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3章 天京匕见(三)

正文 第3章 天京匕见(三)

    韦泽头天晚上送走了陈得桂之后,因为感觉心安理得,夜里睡的不错。第二天一觉醒来,他神清气爽的出了大帐。帐外是个大晴天,万里一碧的晴空中,太阳已经升了起来。在如此的好天气里头,韦泽的心情也更加愉悦起来。

    见到韦泽出来,立刻就有通讯参谋前来禀报,“总参谋长,从常州来的先头部队离栖霞山这边还有十五里地。”

    这消息让韦泽觉得一块心头的大头落进了肚子里面,按照部队的行军速度,十五里地一个时辰就能走完。他早就布置下交通线,部队联络的颇为顺畅,以韦昌荣和阮希浩的指挥能力,以部队参谋部的营运能力,可以排除部队在这最后十五里地迷路的可能性。

    果然,韦泽洗了脸,先去营地暂时巡视了一圈,就得到了先头的骑兵部队抵达的消息。回到大帐,就见到军马所在的场地上多出好些战马,一进大帐的门,等在里面的韦昌荣与阮希浩立刻向韦泽敬礼。

    韦泽用举手礼向他们回礼之后,从容的说道:“以后咱们的部队统统采取举手礼,在咱们的部队里面,太平军的礼仪制度一概废除。”

    听了韦泽的命令,韦昌荣满脸都是欣喜的神色,他大声答道:“齐王!哦,总参谋长,我们知道了!”

    阮希浩或许算是韦泽第二个嫡系铁杆,他在梧州一带参加了韦泽的部队,从此之后一直跟着韦泽。听到这个消息,他则有些吃惊的说道:“总参谋长,东王真的完蛋了么?”

    韦泽点点头,“天王勾结北王韦昌辉和燕王秦日纲,还有翼王石达开,共同谋害了东王。这太平天国到了这样的地步,咱们是没办法再待下去了。我的意思很明白,这次我回到常州之后,天国走他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以后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再也没什么瓜葛!”

    这是韦泽第一次如此直率的说明了自己的看法,心中的爽快实在是难以形容。倒是韦昌荣说道:“总参谋长,天王如此胡作非为,东王府的那些人还肯听他的?早就有人该起来把他给杀了,为东王报仇吧?”

    韦泽叹道,“唉!东王府那帮人啊!他们觉得是北王韦昌辉进天京城杀了东王是自作主张。我都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没有天王把诸王给联合起来,燕王秦日纲凭什么听北王韦昌辉的命令?北王韦昌辉被东王折腾成那惨样,谁敢把身家性命压在北王韦昌辉身上?”

    “北王韦昌辉带了多少人进京?”阮希浩追问道。

    韦泽苦笑道:“就现在所知,比较靠谱的数量是三千人左右。”

    这个数字让韦昌荣与阮希浩瞠目结舌,过了好一阵韦昌荣大瞪着双眼睛问道:“东王府那些人到现在还是认为韦昌辉是自作主张么?他们喝迷魂汤了么?”

    和这些兄弟谈话让韦泽胸中积累了好几天的那股子郁闷消散的极快,总参谋部距离韦泽心中21世纪那指挥最先进军事力量的参谋部的确差得远,不过这些兄弟都接受了正规军事教育,在常识方面都不算差。就算是韦昌荣和阮希浩属于旁观者清,可能让局外人三言两语就搞明白的事实也未免太简单了,偏偏身处局内的东王府人等非得咬着屎厥打提溜。

    韦泽也懒得再说这让人不爽的话题,他对韦昌荣和阮希浩说道:“我已经和他们说了好几次,想来他们总是能想明白吧。”

    韦昌荣点点头,而阮希浩却摇头表示不赞同,“总参谋长,你当时教我们运动技术的时候反复说,要用腹肌的力量,不要让腰受力。你按着我们的腰椎给我们讲,哪些部位容易受伤。我那时候对总参谋长的枪法佩服的五体投地,可是真心的服你了。可是你怎么说我都没弄明白什么叫腹肌用力,什么叫用腰受力。后来练的狠了,真的把腰弄伤了,一动就疼得钻心,我这才知道为什么你要我们那么做。不光是我,好些兄弟都有这经历。不亲自吃过苦头,那就是不知道啊!东王府没吃过苦头,我觉得他们可不会听你的。”

    韦昌荣练武的时候也是吃了好多的苦头,这话让他听的连连点头。

    韦泽倒是微微变了脸色,“我说咱们可别乱开这玩笑啊!你们腰受伤之后,可以向作训部门请假,而且作训部门还会针对性的给大家理疗调理。同时更科学的进行训练。可东王府要是真的吃苦头,那就不是皮肉受苦,那是要出人命的!”

    “出人命?”韦昌荣和阮希浩同时变了脸色。两人都参与过广西血腥的土客仇杀,当然知道什么叫做出人命。他们自己在那残酷的仇杀中可是没少亲自取人性命。

    “喂!四叔!你是什么意思?”韦昌荣知道韦泽不是个喜欢故弄玄虚的人,听事情已经是大大的不对头,他情急之下称呼都变了。

    韦泽脸上阴云密布,“我什么意思?我原本觉得东王府那些人虽然跟着东王欺压其他人,也未必是什么好人。不过大家既然都在东王手下听令,我还是数次提醒他们。总觉得只要他们不犯傻,不去真的相信天王,以东王府当下的实力,自保总是能办到。可方才阮希浩所说,东王府的人根本不听我的,还是会一味的按照以前的习惯去办事。他们不相信天王想杀他们,可天王怎么可能放过他们,天王牵头设下埋伏,有心算无心,这些人可就糟糕了!”

    韦泽把这个非常凶险的判断向两名心腹说了,但是他自己不仅没有放松,反倒是更加紧张起来。一想到东王府的人若是完全不把韦泽的话放到心里面去,韦泽的心脏跳动速度迅速提升。如果这杀戮一起,天京城立刻就会变成一片血海。

    韦昌荣明显没有韦泽那么激动,他挠挠头,“呃……,四叔,天王牵头也只是要杀东王而已。东王欺压其他人那么久,特别是把北王欺负成那个样子了,把东王杀了,惩戒一下北王,敲打敲打东王府的人,这事情不也就过去了么。你这么个说法,就跟天王要杀光东王府的人一样。”

    阮希浩这次还是明显站在了反对韦泽的立场上,“总参谋长,把东王府杀光了,这天京城里头还剩什么?就咱们掌握的天京城情报,没了东王府,天京城里头连像点样的官员都找不到。那时候天京城里头空荡荡一片,还不如咱们在皖中随便一个城呢。天王再怎么闹,也不会闹到这个地步。这不是清除东王府的事情,这是在自杀啊!”

    “是啊!是啊!”韦昌荣立刻附和道,“好歹天国也是天王的天国,他好歹也不能把天国祸害到这个地步吧?这么简单的道理,天王不可能不懂!”

    韦泽可丝毫没有被两人的道理打动,不仅没有被两人言之有理的话打动,韦泽感觉自己的心脏以直线坠落的方式向下猛然坠落。这两位手下说的明显都是真心话,这两位手下说的还是非常有道理的话。韦泽也完全确定了一件事,东王府的人无论如何是不会相信韦泽的警告了。因为他们很容易就能想到韦昌荣与阮希浩想到的道理。清除了东王府之后,天京城内也就什么都不剩了。天王在这什么都不剩的天京城里头又能作甚?上吊自杀也不过是如此。

    这些人都能想明白简单的道理,或许他们也能够想明白些更复杂的道理。但是他们却都没想明白更简单更根本的道理。北王韦昌辉杀了东王杨秀清之后就已经沦为了“天国叛逆”,如果北王韦昌辉不能将东王府的人斩尽杀绝,让北王韦昌辉成为天国的道理,让被杀的杨秀清与东王府众人成为天国叛逆,那韦昌辉就只能乖乖的去死。

    如果韦昌辉原本就只是想杀东王杨秀清,那杀了杨秀清之后,他大可再逃出城去,或者干脆自行了断。到现在为止,韦泽得到的消息中,韦昌辉根本没有逃命的迹象,反倒是从天王府向东王府一次次的发出了各种极具诱惑的命令。在这些命令之后所隐藏的定然是深不见底的陷阱。

    至于洪秀全么,韦泽早在广西永安城时候就对他没了什么幻想。不过是为了给护卫他那一群老婆的卫队穿上蓑衣,洪秀全就能让作战部队交出蓑衣与斗笠,在冬日的大雨里头淋着。韦泽自己是完全干不出这等事,真的到了打仗的时候。如果一线部队装备不够,韦泽只会把他自己老婆的蓑衣拿出来给一线部队。

    对洪秀全这样的一个人而言,在手握实实在在的大权和继续当傀儡之间做一个选择,韦泽实在看不出洪秀全有什么理由不让天京城化作一片血海!

    想到这里,韦泽也不再劝说什么,此时他知道自己怎么劝说都是没用的。韦泽颓然的坐在了韦昌荣与阮希浩对面的凳子上,然后用低沉的语气说起了故事。

    韦昌荣与阮希浩愕然发现,就这么片刻之间,韦泽的声音听上去竟然极为干涩,甚至有点变了个人般的模样。但是两人很快就把注意力放到了韦泽所说的内容上去了。

    “主人带着猎狗去打猎,每次都打不到兔子。于是主人怒骂猎狗说,你不愁吃不愁喝,怎么会每次都跑不过野地里忍饥挨饿的兔子呢。猎狗委屈的答道,我跑是为了嘴,兔子跑可是为了命啊!”

    说完了故事,韦泽有点摇摇晃晃的站起身问道:“你们现在带了多少骑兵?”

    虽然没听明白韦泽的故事到底什么意思,韦昌荣对自己的部队还是了若指掌,他答道,“三百!”

    “后面还能上来多少骑兵?”韦泽记得他手下的骑兵部队数量可不止这点。

    “总共有八百骑兵。”韦昌荣答道。

    “那就把这八百骑兵分成两队,一队和两个旅的步兵向天京城缓慢靠近。给我紧密监视。另外一队准备随时支援。”说完之后,韦泽垂头丧气走出了大帐。把满脸不解的韦昌荣与阮希浩丢在大帐里头。

    停在大帐之外,韦泽视线投向了天京城的方向,在那蔚蓝天空的天空下,已经升起的太阳暖暖的晒着,这怎么看都是一个美好的晴天。然而在韦泽眼中的一切,仿佛都被笼罩在一层黑暗之下,今天早上起床后的好心情完全飞到了九霄云外,韦泽只觉得自己的胸膛里头跟填满了铅块般的沉重,沉重到连呼吸都几乎无法进行下去。

    不同的视角下,同样美丽的天空就有不同的色彩。天京城内的天王府大门敞开了,东王府重臣们纷纷下了轿子,在女官们的引领下进了天王府。等他们刚进去,天王府的大门就关闭起来。这并没有引发众人的紧张。平素里别说基本没有开启过的天王府,就是东王府的大门也不是说打开就打开。

    女官们领着众人走了好久,把他们带进了个颇大的院子。院子边上树了不少旗杆,上面挂起了黄色的锦缎。在这晴朗的天空下,锦缎反射着柔和的亮黄色的光泽,真的是有种金碧辉煌的感觉。

    女官们安排众人站好位置,然后就退下了。佐天候陈承瑢跟着女官进去领旨。一众东王府的高官们带着自己真正的亲信就等在院子里头。想到自己马上就要得到的封赏,以及出了天王府之后就要面对的内部斗争,大家心里头很紧张。在这个时候反倒没人想说什么。

    很快,一个穿着非常华丽的女官出现在从内府通向院子的门口。女官用清脆的声音喊道:“天王有旨,东王府众人接旨!”

    东王府众人纷纷跪下,太平天国不叩头,只是长跪。大伙一个个上身跪得笔直,屏息凝神的等待着天王的旨意。女官却没有立刻说话,她先是转身向内府的位置跪倒,嘴里面念叨着什么。众人听不清,也不敢问。就只能这么老老实实的跪着。虽然天气很好,可笔直的跪在院子的青石板上,没过多久众人就觉得膝盖开始难受起来。

    没人敢抱怨,见天王的礼数就是如此。刚定都天京城的时候,大伙还有过长跪半个时辰听天王絮絮叨叨说一堆屁话的经历。礼数上大伙起身的时候要显得挺费力,证明自己跪的很诚心。而那次经历中,所有人不管诚心不诚心,都是摇摇晃晃的起身。有些身子板不太好的,是被亲兵给架起来的。那次的经历让这帮人记忆深刻。不少人心中已经觉得天王这次只怕还是要如此折腾兄弟们。

    跪了足足有五六分钟,东王府重臣中有些胖的因为膝盖承受不住,身体已经开始左摇右晃。又过了一两分钟,女官终于起身,转向众人。她展开了手中的金灿灿的诏书,准备宣读。东王府的重臣,以及东王府重臣的心腹们也顾不得膝盖的强烈不适,都屏息凝神的听着。

    “东王府众人意图谋逆,杀无赦!”女官用清脆的声音大声念道。

    东王府的重臣一时没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大家商量好的事情可不是这样啊!难道是这女官私改圣旨不成?

    没等这念头变成下一步的行动,那些黄绸晃动,从后面突然冲出了如狼似虎的士兵。他们手中都拿着长短兵器,向着近在咫尺的东王府重臣们杀了过去。

    黄维江就在第一排第一位,他正想站起身呵斥这些士兵,一杆长枪就当胸刺入。他下意识的用手仅仅抓住枪杆,而另外一杆长枪却直刺入黄维江的咽喉。一阵强烈的痛楚与充满了血腥味的窒息中,黄维江眼前黑暗下来。临死的痛楚感已经迅速消退,黄维江只感觉到了说不出的悸动。好像是无限的漫长,又像是转瞬之间,这悸动的感觉也消散开来。

    黄维江最后的念头是,“到底哪里出了错?!”

    像黄维江这种首当其冲的或许还算是有些幸运,那些位于跪拜方阵中央的人在临死之前还要经历亲眼看到东王府同伴被杀死所带来的恐慌。在这时候,所有人所喊的都是“你们要干什么?”或者“你们要造反么?”

    但是对面杀来的士兵们根本不回答,而是奋力实施着毫不停歇的杀戮。东王府的重臣们已经跪了好一阵,即便是站起身来后也感觉腿脚都不灵便。即便是他们中不少人也曾经也是到头舔血一路杀到现在的,在没有武器,身体也没在最佳状态的当下,他们的抵抗也显得非常徒劳。

    更不用说这批士兵之间配合默契,两三个人组成一个小队,同时用手中的长枪攻击一个东王府的重臣。即便某一杆长枪被东王府的重臣抓住,另外的士兵也毫不迟疑的继续猛戳。在如此暴风骤雨般的猛攻下,东王府的重臣转眼间就到了全军覆灭的边缘。

    东王府里头也有真正的高手,扶天侯傅学贤所处的位置比较靠中间,而且他是东王府中一直强烈要求杀死北王韦昌辉的代表人物。别人都是在审时度势的为自己考虑,只有扶天侯傅学贤整日里只吆喝着要带兵立刻杀了韦昌辉。

    即便是到了东王府,扶天侯傅学贤的心思依旧在杀韦昌辉之上。这让他以最快的反应进入了战斗状态。在加入太平军之前,扶天侯傅学贤乃是个拦路抢掠的山大王,因为从小就有严重的皮肤病,一直饱受歧视欺凌的扶天侯傅学贤性格极为暴烈。面对敌人的时候,他斑白的脸几乎整个扭曲起来,这意外的视觉效果让冲过来的士兵愣了愣。趁此机会,傅学贤一把抓住长枪,顺势飞起一脚踹飞了正面的士兵。

    傅学贤也不去尝试抵抗,他直奔来时经过的大门,试图从这里杀出一条生路。然而大门处闪出一条身影,那人手持一把手铳,没等傅学贤反应过来,枪声一响,傅学贤胸口中弹,他身子一软,手拄着长枪跪倒在地。

    后面三名士兵赶上来,对着傅学贤完全暴露的后背奋力刺出。枪尖深深刺入了傅学贤的后心,后腰,左肋。没有惨叫,没有呻吟,傅学贤抬起头看着对面击中自己的那人,他那斑白的脸有些讶异。他张开嘴,鲜血就顺着嘴角流了下来。扶天侯傅学贤死前最后一句话是,“张应宸,你……”

    很明显,张应宸把从韦泽那里学来的刺杀术教的很好,东王府重臣们来了一百余人。不到五分钟,所有人都被刺倒。长枪手们没有退下,而是毫不迟疑的开始在地上的每个人脖子上补枪。又过了两分钟,最后的呻吟与求饶声完全平息。这个被那些绸缎映衬的金光闪闪的院子终于安静下来。

    杀戮刚结束,跟着陈承瑢一起进了天王府的家伙就跑了过来。他是陈承瑢的亲信,也是东殿尚书下的一名文官。此人在东王府中人面极熟,却没什么特别的能耐。今天早上,东王府重臣们见到陈承瑢居然选他进了未来军师府,都颇为不屑。

    不久前曾经露出过嘲笑神色的东王府重臣们此时都已经命丧当场。他们的尸体被张应宸的部下统一摆成了脸朝上的姿态。这很体贴的做法并没有让这位前东王府的文官感到轻松,那一张张满是血污的熟悉脸孔,那死不瞑目的表情,以及凝固在死者脸上的那种临死时痛苦与震惊的表情,都让这位文官感到后背一阵阵发冷。

    但是不管心里面怎么害怕,这位文官都不得不执行自己的任务。他颤抖的手中拿着一份名单,名单上是此次被诓骗进天王府的东王府重臣的名字。每确定一名死者的身份,官员都会在名单上相应的名字后面画个勾。

    勾完了这两百多人的名字,那文官脸色惨白,手抖得连笔都拿不住。他急急忙忙的拿着名单向着院子附近的房间奔去,用最快的速度脱离这满是死者的修罗场。

    房间里面还是北王韦昌辉、燕王秦日纲与佐天候陈承瑢三人,天王洪秀全依旧没有参加这会议。看了全部被勾掉的名单,陈承瑢长长的松了口气。韦昌辉则露出了欣喜的神色。至于秦日纲倒是无所谓的态度。

    “佐天候,那接下来的事情又要劳累你了!”韦昌辉笑道。

    陈承瑢答道:“北王,你的兵退了之后能守住北王府么?”

    韦昌辉脸上露出了自信,“这个你放心,既然东王府的队伍无人统一指派,莫说三万,就是十万又有何惧?”

    韦昌辉如此有信心,陈承瑢也只能起身说道:“好吧!我现在就去办事!”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