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119章 金陵图穷(十一)

正文 第119章 金陵图穷(十一)

    陈承瑢把韦泽的三条要求带回了东王府,听完了韦泽的要求之后,暂时位列东王府第一的黄维江颇为疑惑的问道,“谁愿意跟着韦泽走,我们都不能阻拦么?”

    韦泽提出的三个要求中的头两个,要钱、要人,这都很容易理解,而这第三个要求不太好理解。把城内愿意跟韦泽走的人都带走,对韦泽有什么好处?或者是韦泽准备在城内肯跟随他的人都离开天京城之后,同时对东王以及北王发动进攻么?

    “韦泽定然有什么奸计!”陈得桂毫不犹豫的说道。

    大家都知道陈得桂对韦泽的厌恶,所以没人把陈得桂的态度放到在心里。但是陈得桂的话倒是说出了大家的共同想法,韦泽不会这么简单的就撤出天京城去。留在天京城里头,韦泽就是现在牌局的玩家之一。离开天京城之后,决定太平天国中央格局的变动可就不是韦泽想参加就能随便参加的。从这个角度来看,韦泽索要的报偿未免太少。

    “就按照前两条办吧。第三条不过是韦泽不想离开天京城的借口,咱们多派兵马,不让他奸计得逞!”助天候刘绍廷说道。

    就在这帮人在商量的时候,韦泽的夫人祁红意也疑惑的询问韦泽,为何要提出那样的三条要求。韦泽先把天京城的局面对祁红意说了,接着问道:“却不知夫人到底怎么看。”

    祁红意皱着眉头想了一阵才答道:“若是说他们所做所为毫无道理,那是谈不上的。不过总觉得他们实力不足。”

    韦泽觉得这话实在是太普通了,实在是引不起自己应答的兴趣,他干脆只是鼻子里头哼了两声,却不接腔。

    祁红意看着韦泽这么若有所思的模样,干脆反问道:“齐王,若是你来执行东王府这套,会和他们不同么?”

    这个问题很像是换位思考的脑筋急转弯,韦泽沉思了好一阵才答道:“我若是到了他们这个地步,要做的事情只怕和他们是别无二致。不过我有一点和他们有本质不同。”

    说到这里,韦泽下意识的用手指捏着下巴,他的视线笔直,眼神却看上去甚是空洞,仿佛视线投到了只有韦泽才能看到的另一个虚无缥缈的世界,“我绝对不会相信我能控制天王洪秀全,但是东王府的那些人却是相信他们能够控制天王洪秀全。其实他们不仅认为自己能够控制天王洪秀全,他们觉得他们能够控制整个局面。他们认为天平天国的走势掌握在他们的手中。”

    说到这里,韦泽突然闭上了眼睛,过了一阵,韦泽睁开眼睛,他盯着祁红意说道:“原本我听说过一句话,人只会相信自己所相信的东西。东王府那帮人相信自己面对的局势还如东王在世的时候那般,很多权势依旧是天然就该存在的。但是实际上已经根本不是这样,即便是他们把握给逼出天京城,即便是他们能够杀死北王,可还有天王,还有翼王,还有豫王,还有安徽的三丞相。他们要面对的名面上,暗地里的敌手多了去呢。可他们现在就仿佛是胜券在握一般,我方才还觉得他们可笑。不过转头一想,我现在的心思和他们其实没什么区别。看来我自己也得小心才是。”

    祁红意没想到韦泽最后弄成了自己我批评,她扑哧一笑,“齐王,能做到你这样料敌机先的,此时难道稍微得意一下还不行么?虽然对于却也没有必要对自己过于苛责了。”

    韦泽有点不好意思的笑道:“我是觉得我真的比东王府的那帮家伙强,其实现在看来,我和他们不过是一丘之貉,顶多是个五十步笑百步的分别而已。所以不得不自省一下。若是说苛责,却也未必谈得上吧。”

    祁红意摇摇头,“齐王,万物作焉而不辞,生而不有,为而不恃,功成而弗居。夫唯弗居,是以不去。以妾身看来,齐王尚未做到为而不恃,顶多能生而不有罢了。”

    有这样的妙人说话,韦泽忍不住哈哈大笑,“听着很厉害的样子,不过现在我却是想不通,也不想再辩下去。我已经想起有几个地方尚且忽略了,就先去办事。夫人还是早早休息吧。”

    回到大帐,韦泽立刻还是给安徽的三丞相写信,将天京城发生的事情告诉了他们。不过韦泽并没有直接说出天王洪秀全指挥了此事,而是写“有人指示北王韦昌辉与燕王秦日纲谋杀东王。天京城内也有内应,否则北王韦昌辉他们不可能如此轻松的就进了天京城南门。”

    原本韦泽还觉得以自己手头上的实力,可以完全无视平日里和他并没什么特别来往的天国上层。但是反思东王府失败的原因后,韦泽忽然想明白了一件事,正常的交流乃是一种必须。如果现在韦泽自己什么消息都不发,就这么洋洋得意的待在天京城,此时有其他“有心人”对天京城外的太平军各部散布韦泽私下沟通北王暗杀东王的消息,韦泽可就完全处于被动状态了。

    没有什么是想当然的事情,亲眼看到杨秀清的下场,亲眼看到东王府众人的愚行,韦泽发现自己当下的优势,完全是21世纪对于19世纪存在的世代级别的差距。至于韦泽本人与这帮人相比,很多地方谈不上更加先进。

    收起了傲慢之心,韦泽先很认真的占据了消息传播上的优势。原本韦泽觉得他既然是铁了心要走,很多事情根本不用在乎。现在看,如果韦泽不想走,很多事情反倒是能够将将就就的过去了。既然韦泽一定要走,所有事情就必须黑白分明的处置清楚。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韦泽想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他就必须比谁都更加认真才行。

    给安徽等地的丞相们发去消息,韦泽接着命令手下的部队立刻派人安置交通线,确保天京城北门发出去的消息,能够安全抵达镇江常州。原本韦泽只是派了数波信使去通知常州守军,立刻派遣三个军的部队想天京城北出发。

    现在韦泽又把今天天京城内发生的事情写下来,专门给常州那边发了出去。在这番情报最后,韦泽写到,“就现在看,矛盾斗争仅仅是开始而已。我军若是不愿意为了争夺权力而杀得满手是血,那就只能选择现在就得准备与天王恩断义绝,彻底分离!”

    当然,这么紧要的东西,韦泽没有立刻发出去。他把明天需要准备的事情安排了一遍,自己才疲惫的回到后帐,打着哈欠韦泽躺下了。没等再想一件事,韦泽就沉沉的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韦泽起身吃了早饭。正在安排今天要做的事情,侦察部队就前来报告,两万左右的东王部队正在向城北调动,他们带着枪,拖着大炮,很有些气势汹汹的模样。

    即便是安排得当,参谋部里面依旧非常紧张。参谋们都跟吃了火药一样,稍微遇到点值得紧张的消息就扯着嗓子说话。韦泽见到这模样心里面很是不爽,不过转念一想,又觉得这样的表现并非不可理解。

    莫说部队,就算是部队的指挥官韦泽再怎么算计,再怎么想从中谋取最大利益。其实韦泽本心也不想与东王府的部队正面开战。不仅仅是东王府的部队,韦泽自己并不想与任何太平军的部队杀得血肉横飞。韦泽都是这么一个想法,就不用说下面的部队了。

    但是偏偏现在部队又不得不防备着东王府的进攻,在强烈的精神压力下,情绪不紧张才怪。此时韦泽也不敢让部队放松警惕,东王府那帮人反倒没什么可怕的。可怕的是现在天京城内的还有好几路心怀鬼胎的家伙,保不住他们就会在里面搞出些什么来。

    在这种剑拔弩张的局面下,韦泽终于等到陈承瑢前来求见。

    经过一夜休息,陈承瑢的气色比昨天强出去很多。见到韦泽之后,陈承瑢先是施礼,这才说道:“齐王千岁,我已经与东王府的同僚们商量过。你说的要在整个天京城里面说你要离开天京城,我们可是办不到。所以谁知道你要走之后,愿意跟你走的,我们不阻拦。你要的人,我们也会给你。不知你意下如何?”

    韦泽也知道自己不可能在这天京城里面大肆吆喝,所以他问道:“那你们准备怎么办?”

    陈承瑢拿出了东王府的方案,“我们先把五十万两银子运到城外,你们到城外接银子。另外,你等拿了名册,派五百兄弟在城内,我们会把你们的人都给你们!谁愿意跟你们走,我们也不阻拦。齐王千岁觉得如何?”

    “就是说我现在就得离开天京城喽?”韦泽直逼事情的核心。

    陈承瑢毫不退让的答道:“齐王千岁,既然您答应退出天京城,早点晚点又有什么关系?以您的聪明,我们就不说什么瞎话。你在城外,您名册上有的人,我们哪里还敢不让他们跟着您走呢?”

    韦泽想了想,却也觉得有道理。只要韦泽退出天京城,天京城内的主要矛盾立刻就变成了东王府与北王之间的矛盾。此时东王府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想法,也不敢阻挡韦泽的人。想到这里,韦泽答道:“好,你们把钱运出城,我这就带兵前去接收!”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