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109章 金陵图穷(一)

正文 第109章 金陵图穷(一)

    满清不过阳历,咸丰皇帝甚至根本不知道有太阳历这么一个从西方传来的历法。所以太阳历1855年1月1日那天,咸丰皇帝根本不认为这是新的一年的开始,而是咸丰四年的年末。

    咸丰四年对咸丰皇帝来说是可怕的一年。在这一年中,太平军的北伐军一路攻打到了天津。而太平天国的伪齐王韦泽主导的二次北伐,杀了包括胜保在内的诸多满清大臣,还掳走了山东巡抚张亮基,一来一回之间,韦泽还歼灭了四万官军。最重要的是,一度被围困住的粤匪精锐竟然被韦泽给救走了。

    不管别人怎么看,咸丰皇帝对韦泽的决断非常畏惧。韦泽以最小的代价得到了最大战果,痛歼官军之余,救走了粤匪精锐。自此,这些粤匪开始在安徽等地肆虐起来。先是击破了江南江北大营,解了江宁之围。接着又击破了一度获胜的湘军。户口之战后,部队遭到重创,水军被打光的曾国藩跳江自杀,幸得被手下给救起。

    而粤匪从九江直上上游,重新夺取了武昌城。曾国藩虽然奋力抵抗,却因为兵微将寡,不得不节节败退,退往江西南昌。

    倒是江忠源的部队扩军到两万四千人,开始进攻凤阳。对江忠源的人品,咸丰皇帝颇为相信。江忠源上的奏折中说道,他虽然也打了个几个小胜仗,却没能攻破淮河。粤匪牢固的控制着寿州、凤阳一线,与江忠源的淮军针锋相对。想发动大规模的进攻,还需要一定时间。

    就在西路开始糜烂,北路互有攻守的时候,粤匪的伪齐王韦泽又陈兵常州。这支太平军中最凶悍的部队往来调动之后看来正在休整,不过以韦泽以往的表现来看,这修正也快该结束了。一旦韦泽再次开始行动起来,江浙一带定然会掀起滔天巨浪。如果不能抵挡韦泽的兵锋,粤匪定然会沿着长江两岸戮力东进,那时候,江南就会糜烂。

    江南糜烂的结果,就是大清财政总崩溃。长江以南的物资无法北运,那时候,大清朝只怕就会一步步滑向覆灭的深渊。

    到了此时,咸丰看的非常清楚,大清首先要歼灭的目标就是粤匪中最凶悍的伪齐王韦泽的部队。韦泽完蛋,就意味着粤匪被断了左膀右臂。而韦泽不死,大清哪怕能够取得其他战场上的暂时优势,等韦泽攻克苏南与浙江之后,韦泽定然会被调到那些地方作战。

    咸丰曾经询问过江忠源,韦泽的部队到底有多善战。江忠源回答的非常实在,他认为近期内,同等兵力下,朝廷没有任何一支军队能够与韦泽相抗衡。哪怕有三倍的兵力,只怕也不过是与韦泽打个势均力敌。

    咸丰很信任江忠源,认为他是个人品极为可靠的人。现在情报显示,韦泽的部队有四万多人,按照忠源所说,朝廷需要调动十二万人,才能与韦泽打个势均力敌。大清现在的全国部队不过五十万人,也就是说得用全国四分之一的兵力与韦泽对战,才能保证官军不会失败。

    在恼怒失望的同时,咸丰也生出了一种疑惑。为什么如此有能耐的人不仅没有为朝廷所用,反倒蹦出来造反。大清真的到了被天下真正豪杰所抛弃的地步了么?

    不过对体制的反思并没有让咸丰做出投降的打算,他依旧为了拯救他的天下努力做着战略部署。江南江北大营屡战屡败,尽管被撵到了宣称一带,却还有六七万兵马。尽管没有能够达到韦泽部队的两倍,咸丰依旧下令,命令提督张国梁领兵进攻韦泽盘踞的常州。

    被万人称赞的左宗棠已经在几个月内筹集了五千人马,此时已经走陆路前往浙江。在此之前,一定要拖住韦泽,不能让他顺利的进攻江浙。而且咸丰虽然信任江忠源,却对江忠源的评价并不完全相信。或者说,咸丰至少希望自己能够相信,官军能够以一命换一命的比例与韦泽进行战斗。

    张国梁素来用兵凶悍,在江南大营统领向荣在世的时候,张国梁就不止一次的与太平军部队作战,并且取得了胜利。有这样的悍将领兵,咸丰希望江南江北大营的绿营能够振奋起来,给韦泽以沉重打击。

    咸丰皇帝下了决心,张国梁就承受了强大的压力。这压力不仅来自皇帝的命令,江苏巡抚吉尔杭阿也借着这个机会逼着张国梁出兵。“张提督,你在向提督手下当副将的时候,屡屡向万岁爷上奏你打了胜仗的消息。万岁爷也给你加官进爵,不断赏赐。现在你当了提督,统领江南江北大营的数万人马。万岁爷下了诏书,命你出兵。和为何迟迟不肯动兵。本府既然也在这里,那就得先讲公事。你若是不肯动兵,说不得,本府只能参上你一本了!”

    张国梁毕竟是当上了提督的人,即便谈不上涵养,至少也有足够的城府。面对吉尔杭阿的攻击,张国梁不仅不怒,他反倒带着极大的嘲讽说道:“吉尔杭阿巡抚,粤匪势大,不若我等分兵两路,我去打常州,你打镇江。我们同时进兵,让粤匪首位不能相顾。你意下如何?”

    吉尔杭阿当然知道张国梁以前造过反,乃是个土匪。现在被张国梁玩起了青皮的把戏,倒是让这位浙江巡抚没办法对付。

    张国梁打常州,看着是在攻打韦泽。可让吉尔杭阿攻打镇江,那镇江比常州更靠北。在常州与江宁城之间,若是常州与江宁各出一支部队,阶段了吉尔杭阿的退路,张国梁再一跑路。那吉尔杭阿大人立刻就是全军覆没的结局。

    所以张国梁的这条方略自然是绝对不能答应的。只是现在就认了怂,这些日子以来,吉尔杭阿对张国梁冷嘲热讽,用尽威逼手段。立刻就能被张国梁反过来嘲笑。吉尔杭阿又不想丢这个人。

    所以这位旗人巡抚立刻怒喝一声,“你这就是强词狡辩!”

    张国梁冷笑一声,“吉尔杭阿巡抚,我其实很是不明白。你逼着我前去打仗,若是打了败仗,万岁爷顶多把我给撤了。我被撤了,就轮到你带兵了?难道你就能打胜仗不成?”

    这话实际上已经是够掏心窝了,可吉尔杭阿丝毫不为所动,他胸中倒是沸腾着对咸丰皇帝的忠诚心。旗人地位凌驾在汉人之上,吉尔杭阿自认自己是皇帝的狗,是皇帝的奴才。而他这奴才的使命就是驱使汉人官员为皇帝效力,为旗人效力。张国梁若是失败了,自然有替代张国梁的人来继任。这与吉尔杭阿有什么关系。

    吉尔杭阿坚信,皇帝与旗人的矛盾岂是汉人能够插手的?

    所以吉尔杭阿根本不为张国梁的话所动,他站起身来说道:“张提督,本官该说的已经说了,你若是再这么不动。我就只能公事公办!你到时可不要后悔!”

    说完,吉尔杭阿大踏步离开了张国梁的大帐,带着亲兵走了。

    等吉尔杭阿走的完全看不到踪影,张国梁才往地上啐了一口,他骂道:“这是什么东西?”

    不过骂归骂,张国梁也没办法把吉尔杭阿怎么样。咸丰接连下达圣旨,张国梁也知道自己没办法拒绝。无论如何都得出兵打一仗才行。

    站起身,张国梁出去巡营散心。他的大帐就在清军设在宣城的联营中心。他的本部人马还好,这四千兵马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精锐。在向荣在世的时候,就一直由张国梁亲自带领。靠了这支精锐,张国梁可是打了不少胜仗。

    张国梁军法随严,却只是在打仗的时候。除了打仗之外,张国梁倒是发挥了土匪的管理作风。平素里部队出去抢劫一下百姓,抢劫回来之后,军中这帮人就是喝酒赌钱,肆意开心。

    出了中军大营,到了其他营地,张国梁立刻就闻到了清军绿营那熟悉的味道。那是大烟的味道。军人们喝酒赌钱,也算是某种意义上的生龙活虎。清军其他营地里面,连这等活力都没有了。

    大白天的,随处可见帐篷里头的灯火。普通的士兵大多是一个人一盏灯,或者两个人一盏灯。他们嘴里紧紧噙着烟嘴,因为奋力吮吸灯上的烟炮中的烟雾,他们干瘦发白的脸上倒是有了点血色。

    吸完之后,士兵们又憋着气,生怕肺里面的大烟有丝毫泄漏。终于到了憋不住的时候,他们才“嗨”的发出一声像是长叹般的声音。接着,整个人慢慢蜷缩起来,浑身瘫软。

    而那些军官们就更加舒坦,他们自己独居一榻,在床榻两边各点一盏灯。烟枪也备了好几根。有亲兵专门给他们烧烟炮。与那些穷鬼士兵奋力吸尽烟泡不同,这些人有钱,往往一个烟炮吸了大半或者一半的时候就放下。

    吸完之后,亲兵们上来给他们轻轻捶腿,并且奉上茶来。有些军官还比较讲究,自己端起茶来喝。有些干脆就直接让亲兵往他们嘴里喂茶。

    如果不是所有人都穿着军服,根本看不出这是军营,而是会误认为这里是一个超级巨大的大烟馆。

    张国梁对此也是见怪不怪了。他并不是不肯出兵打仗,而是带着这群绿营大烟鬼们打仗,他实在是没有任何打大仗的信心。

    大概走了几个军营,都是这般模样,张国梁也实在是绝望了。可这绿营兵乃是满清的“亲儿子”,打不得骂不得。一旦张国梁动手整顿的稍微过分,这些大烟鬼们就团结起来反抗张国梁。这是自打向荣还在的时候就这般模样了。

    不过咸丰脆的紧,张国梁也没办法。他定下了想法,还是带着中军那些精锐发动一次进攻。好歹得给咸丰皇帝一个交代才行。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