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95章 东进(十)

正文 第95章 东进(十)

    “曾公,左宗棠的信里面怎么讲?”胡林翼看曾国藩放下书信之后,忍不住问道。

    在距离田家镇不远的清军中军大帐,湘军的四大头子,曾国藩、曾国荃、胡林翼、塔其布正在商讨未来的战争。

    接到了咸丰皇帝的圣旨之后,曾国藩立刻写信给左宗棠,再次言辞恳切的请再次成为湖南巡抚幕僚的左宗棠出山相助。这信是以八百里加急的文书发出去的,左宗棠倒也爽快,同样以八百里加急的快件把回信发给了曾国藩。

    听了胡林翼颇为焦急的询问,曾国藩把左宗棠的信交给了胡林翼,曾国荃也凑过来一起观看。与以往一样,左宗棠在信的开头依旧以“涤生”称呼曾国藩,左宗棠在信中告诉曾国藩,咸丰下令让左宗棠去浙江当练兵大臣,左宗棠欣然接旨,准备上任去了。

    看到左宗棠如此干净利落的拒绝了曾国藩的邀请,胡林翼是相当的失望。如果送信的速度能够达到八百里的话,从田家镇前线到湖南,写信回信顶多两天就能完成。不过以满清的通讯系统,这信件往返花了整整六天。六天中,曾国藩等人已经充分讨论了咸丰皇帝下达的命令。对于湘军最有利的局面莫过于左宗棠加入湘军,独领一军。以左宗棠的能力,定然能让湘军如虎添翼。而咸丰皇帝任命左宗棠为浙江练兵大臣,彻底断绝了这个可能性。胡林翼自然感到极为失望。

    与胡林翼的失望相比,曾国荃则是脸色大变。他急切的说道:“这可糟了!”

    胡林翼疑惑的皱了皱眉头,虽然对不能请左宗棠出山颇为遗憾,却远没有达到认为要出大事的程度,所以他问曾国荃,“为何?”

    曾国荃负责征召湘军,对湖南的局面极为熟悉,他焦急的说道:“左宗棠可不是任人摆布之辈,若是他孤身一人前往浙江,没有他自己的兵马,到了浙江之后有何用处?现在湖南巡抚骆秉章对左宗棠言听计从,定然优先让左宗棠招兵,我等率军与粤匪连番苦战,急需补充人马,这么一来……”

    湘军的大头子都是聪明之辈,接下的话根本无须曾国荃继续说明。这么一来湘军补充部队的计划就会全盘落空。不用说,湖南巡抚骆秉章一定会借此机会狠狠打击湘军。

    一年多前曾国藩征集兵马组建湘军,那时候曾国藩练兵的时候让绿营与湘军一起操练,他自己就对着士兵们发表演说,试图以君臣大义说服绿营,让军机散漫,整日里骚扰百姓的绿营不要再自甘堕落,而是要努力练兵,为国效力。

    曾国藩的手伸的太长,直接触动了湖南绿营的利益。看似忠君爱国的行动,从面子的角度来说,等于是在指责绿营的是坏人,更被视为暗示绿营的将领们纵容属下,乃是恶首!

    对这种攻击,绿营立马就采取了还击,带头闹事的,是长沙副将清德。他在太平军进攻湖南时曾临阵脱逃,此时面对曾国藩却很勇敢。他不仅带头抵制会操,“操演之期,该将从不一至”,而且摇唇鼓舌,四处鼓动各军不要受曾国藩的摆弄。

    自认为所作所为上对得起咸丰,下对得起良心的曾国藩立刻给咸丰上了个折子,弹劾清德,并猛烈抨击湖南驻军“将士畏葸,疲玩已成痼习,劝之不听,威之不惧,竟无可以激励之术”。尚方宝剑很快显示了威力。咸丰皇帝立刻将清德革职拿办。

    清德的上司、湖南提督,也就是驻湖南最高军事长官鲍起豹更伺机报复,而机会也很快就来了。绿营兵听不懂曾国藩的大道理,却有着自己的审美观。他们看着曾国藩招来的这些湘勇土包子怎么看怎么不顺眼,经常借故与湘勇发生械斗。1853年8月初四,鲍起豹的卫队又寻衅攻打湘勇,双方各有负伤。

    军队没有纪律,何以平贼,何以安民?曾国藩向鲍起豹发去文书,要求他逮捕带头闹事的绿营兵,以杜私斗之风。

    鲍起豹决意要借这个机会好好教训教训曾国藩。他故意将几名肇事士兵五花大绑捆起来,大张旗鼓地押送到曾国藩的公馆,同时派人散布曾国藩要严惩这几个绿营兵的消息,鼓动军人闹事。绿营一传二、二传三,越聚越多,群情激愤,纷纷上街,游行示威,要求曾国藩释放绿营兵。长沙城中一时大乱。

    张亮基调走之后,湖南通省官员都和曾国藩气味不投。出了这个事,满城官员都关起大门,袖手旁观,心中暗喜。“营兵既日夜游聚城中,文武官闭门不肯谁何。”等着要看曾国藩的笑话。绿营兵见状,胆子更大,居然开始公然围攻曾国藩的公馆。

    曾国藩的公馆就临时设在巡抚衙门的射圃里,与巡抚骆秉章的办公室仅一墙之隔。曾国藩以为绿营兵胆子再大,也绝不敢武装攻击他这个二品大员。所以被绿营兵包围后,他还若无其事地处理公文。不料绿营兵竟然破门而入,连伤了他的几个随从。连曾国藩自己都差点挨刀。曾国藩夺门而逃,几步窜到隔壁巡抚办公室门前,连连急叩。

    绿营在门外闹事,巡抚骆秉章听得一清二楚,但是却装聋作哑,暗暗发笑。他早应该出来调停,却一直假做不知。直到曾国藩来叩门,他才故作惊讶,出来调停。绿营兵一见巡抚驾到,马上规矩下来。

    骆秉章的调处办法是命人把鲍起豹捆送来的那几个绿营兵带过来,他亲自上前松绑,还连连向他们道歉,说让兄弟们受委屈了!

    绿营兵面子挣足,兴高采烈拥着这几人而去。

    只剩下骆曾二人了,骆秉章一句安慰的话也没对曾国藩说,只淡淡地说了一句:“将来打仗,还要靠他们啊!”就转身走了。

    曾国藩被气的差点吐血,可他也明白的看到湖南官府完全支持绿营,不得已,曾国藩只能带着湘军跑去衡阳,避开湖南官府。这才算是顺利的继续练兵。

    现在曾国荃简单的点了一下,湘军四位首领都很清楚,有了皇帝的命令,早就想继续整湘军的骆秉章绝不可能放过此次机会。湘军短期内想补充兵力的想法完全落空了。

    塔其布看曾国藩眉头紧皱的模样,忍不住说道:“曾帅,不如末将向万岁爷上个折子,说说此事?”

    塔其布乃是旗人,曾国藩让他当副手,也大有向皇帝表示自己忠诚的意思。而塔其布并没有因为自己是旗人就觉得高人一等,他极为支持曾国藩。在这种时候,塔其布上奏折比曾国藩上奏折更有效果。

    曾国藩只是思忖了片刻就说道:“不必了。虽然我军需要补充,可真正的对手乃是韦泽。那韦泽屡战屡胜,手下尽是精锐。靠征召来的兵,只怕不是他的对手。”

    挺曾国藩这么一说,塔其布也没办法继续说下去。

    几日来湘军大头目们一直在研究咸丰的圣旨,以及当下的局面。咸丰皇帝急令曾国藩派遣水军顺江东进,进攻天京城。不用结合战局,仅仅从圣旨上的行文就能看出咸丰的急迫。结合了战局之后,曾国藩更是能理解此时江南局面的危急。

    曾国藩与好基友江忠源之间保持着高密度的情报往来,对安徽的局面非常清楚。太平军占据了皖中地区,大量的粮食顺流而下供应天京城的需求。这让曾国藩曾经设想的扼住两湖地区后,掐断太平军粮饷供应的计划完全落空。

    尽管著名的粤匪头子韦泽离开了安徽,太平天国并没有放松对皖中的控制。江忠源告诉曾国藩,粤匪现在固守着寿州与凤台,与在宿州的淮军针锋相对。如果没有特别的变故,江忠源短期内依旧处于兵力的劣势地位,无法挥军南下。

    曾国藩在湘潭大胜,趁势反击,打到了田家镇附近。如果曾国藩率军东进,对面的太平军大败之余,未必是曾国藩的对手。攻克田家镇之后,湘军再拿下湖口,就能顺江而下。太平军为了确保天京城不失,定然要调动机动兵力前去协助防卫天京城。根本不用想,太平军这支机动兵力自然是韦泽的部队。曾国藩的湘军无论如何都要与名声赫赫的韦泽部队正面交手。

    曾国藩并非是一个狂妄之辈,韦泽面对清军屡战屡胜,和这样的敌人作战,曾国藩绝不认为自己能够轻易获胜。

    曾国荃、胡林翼、塔其布的视线都落在了曾国藩身上,曾国藩当然可以拒绝咸丰皇帝的命令,至少可以阳奉阴违。湘军是否服从咸丰皇帝的命令实施东征,就看曾国藩的意见。

    “万岁所虑甚是,我等早就说过多次,此时必须东征!”曾国藩咬咬牙,终于下了决心。

    “为何?”曾国荃忍不住问道,“既然左宗棠要去浙江做练兵大臣,我等不妨让他去。左宗棠自比今亮,想来他定然能够在浙江击溃粤匪!”

    曾国藩叹口气,“国荃,若是我军不东进,韦泽必然东进。就江苏官军新败,根本抵挡不住韦泽的兵锋。韦泽一旦攻克苏州,与上海小刀会的逆贼们合兵一处,那整个江南局势就真的会糜烂。万岁所虑的正在于此!”

    曾国荃并没有被他哥哥说服,江浙的官军无能,凭什么让湖南的湘军承担?虽然想说这话,可曾国荃却没直接说出口,他旁敲侧击的说道:“据说江南江北大营还剩下五万人马,就算是无法剿灭韦泽,好歹也能抵挡一阵,那时候我军修正完毕,就能从容进兵。早几日晚几日又有何妨?”

    曾国藩没说话,胡林翼已经明白了曾国藩的意思,他说道:“沅浦兄,我军此次重创粤匪水军,这些水军主要是粤匪从鄱阳湖弄到的大量船只与水手。那韦泽并不用占据浙江,只需控制太湖,他就可以如法炮制,重建粤匪水军。我军现在水军大战优势,若不在此时动手,以后可就麻烦了!”

    听了胡林翼的话,曾国荃立刻就明白了。就江浙那些人的德行,韦泽定然能够短期内控制太湖,若是让太平军重建水军,湘军现在的优势就荡然无存。想到这里,曾国荃也放弃了阻止湘军出兵的努力,他沉默下来。

    见没人反对,曾国藩命道:“我军抓紧休整,能补充多少就先补充多少。三日后兵发田家镇!”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