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68章 破军之将(十五)

正文 第68章 破军之将(十五)

    1854年5月20日刚过中午,六安的地主们乘马坐车的通过三千清军战俘所处的道路之后,才知道三千人到底有多少。一里多地的道路边,盘着腿坐着一个个清军俘虏方阵。整个一里多地的道路边都是这些清军俘虏组成的方阵。

    地主士绅们一面震惊,一面还是颇有些不爽的。就在他们通过之前,太平天国的齐王韦泽带人通过了这条路,那时候这三千多清军俘虏可是跪地磕头的。等韦泽一通过,看守俘虏的太平军官兵就命令清军俘虏盘腿坐回地上。太平军战士也好,清军的战俘也把,对地主士绅们根本不搭理。

    亲眼看到自己与齐王韦泽待遇的差距,有个看着就是读书人的中年人用满是酸味的语调低声说道:“乱世军头起四方,有枪就是草头王。哼!”

    中年人旁边的人立刻压低声音劝说道:“胡兄,你小点声。我听说那齐王韦泽还在他的军队里头公开说,枪杆子里头出政权呢。”

    那位胡兄听完之后,又哼了一声,却不再说话。

    清军战俘所在的道路直通两山之间的一片比较平坦的谷地,虽然这帮地主士绅知道韦泽请他们来肯定是要示威,他们见识过躺了三千清军尸体的战场之后,自觉的已经没什么好可怕的。可等他们终于赶到了一个新的战场,见到了谷地上堆的近四千人的清军战死死者。每个人的脸色都变了变。

    他们原先去的那两个战场毕竟是打完仗好几天,太平军已经派人打扫过战场。所以死者们的尸体上被“清洗”过一次,基本尸体都有所搬动。

    现在他们看到的是“原汁原味”的战场,血腥味道混在战场上并未散去的刺鼻硝烟中,有些干枯的树枝被烧的焦黑,有些一度被点燃的树枝上干脆还冒着青烟。俯卧,仰卧,侧卧。双臂紧抱,双臂用力前身,双臂丢失了一条或者两条。

    战场上的一切都没人动过,一切仿佛依旧凝固在战死者们死亡时的那一瞬间。士绅们甚至能看到战场上的一条小溪此时已经是赤红色,散发着浓厚的血腥味道。

    绝大部分地主士绅都噤若寒蝉,脸若死灰,也有极少数地主士绅的眼中跳动着兴奋的光。不过不论哪一种,都如同被痛打过的狗一样,在太平军面前老老实实的夹着尾巴。

    参观完了战场,韦泽没有再次命令这些地主士绅“帮助打扫”战场,而是带着这帮人回了六安城。

    到了城内之后,已经是晚上。韦泽立刻把地主士绅们带去了教军场,召开会议。韦泽刚与这些士绅商谈今年完粮纳税的问题。地主士绅们无一人敢推脱,皆“心甘情愿”的表示自己愿意按照韦泽定下的制度“完粮纳税”。

    听完了地主士绅们的话,韦泽笑道:“我听说过一句话,叫做三人同心,其利断金。咱们光在六安城内的岂止三人,三千三万都不止。若是这么多人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我们又有什么好怕的?”

    地主士绅们中敌视韦泽的不少,但是在智商上是傻瓜的可真不多。听了韦泽的话,他们立刻就应和道:

    “韦王爷说得对!”

    “我们紧跟着韦王爷!”

    “韦王爷说什么,我们就听什么!”

    韦泽当然不会相信这群人,且不说韦泽对地主士绅的态度,哪怕是从现实的角度来说,韦泽既然没有能够稳定的在皖中收三年税,也没能够把清军连续三年挡在皖中之外,那么皖中的地主士绅基本都可以认为是不可靠的人。所以韦泽还给这帮人准备了些别的戏码。

    等地主士绅们的叫唤声稍停,韦泽笑道:“我是个粗人,特别是字写的极为糟糕,所以我一直佩服的就是把字写的非常漂亮的人。这次和清军打仗,我抓到了一位俘虏,此人还不是个汉人,而是蒙古八旗出身的总兵。来,有请总兵音德布。”

    韦泽话音方落,立刻就人把一个绳捆索绑的汉子拖了上来。拖上来之后,两个亲兵也不管那么多,在这人左右腿弯上猛踹一脚,总兵音德布腾的就跪在了地上。

    韦泽挥挥手,立刻有人在韦泽左右放下了两个布幡。“诸位,读读这上面写了什么?”

    六安距离桐城很近,读书风气虽然不如桐城与安庆,也绝非拒绝认字。而且布幡上的八个字也谈不上难认,乃是“驱逐鞑虏,恢复中华。”

    韦泽站起身大声说道:“诸位驱逐鞑虏,恢复中华。这就是本王要在这安徽做的事情。什么是鞑虏,旗人就是鞑虏,蒙古鞑子更是鞑虏。按照这个来说,这满清蒙古八旗的总兵音德布就是个鞑虏。我们对鞑虏是什么态度,那就是一刀杀了。”

    “嘶!”地主士绅们虽然也见到了修罗场般的战场,但是他们却没想到韦泽竟然要当众杀人。更要当众杀一个满清总兵这样的大官。

    “但是,我乃是堂堂的华夏子孙,乃是个真正的汉人。孔子说过,夷狄入中国,则中国之,中国入夷狄,则夷狄之。大伙知道这位总兵音德布擅长什么么?这位总兵音德布擅长的乃是草书!他是书法大家呢!”

    这话一出,皖中的地主士绅们都惊呆了。他们万万没想到,饶来绕去,竟然绕出一个要驱逐鞑虏的太平天国王爷,更没想到居然见到了一个身为书法家的蒙古人。

    韦泽自己心里面也有些觉得好笑,他原本以为自己在这个时代只知道江忠源这么一个人,万万没想到居然遇到了总兵音德布。韦泽的母亲家收藏的有扇子,其中一把泥金摺扇上就是总兵音德布的草书。韦泽自幼被家里人逼着练毛笔字,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这位总兵音德布写的扇子。

    尽管韦泽的字没练成,不过他还记得有这么一号人。得知抓到了音德布的满清总兵之后,韦泽就命令总兵音德布用草书写了几段话。自古艰难唯一死,到了这时候,总兵音德布也不肯自杀为满清效忠。他就写了一段。这下韦泽确定自己没找错人。出于一种说不出的香火之情,韦泽决定绕过总兵音德布。

    当然,饶过也不可能是凭白绕过,韦泽也准备充分利用这件事为自己做做政治宣传。

    他继续说道:“这总兵音德布虽然是蒙古人,却学的汉字,学了书法。这乃是我汉人的学问。若是在战场上把他杀了,那他自然该死,不过既然被我们活捉,那就有可放过他一次的理由。”

    地主士绅们中间不少也是有些学问的,见韦泽这么热情洋溢的玩这么一出,他们也有了些兴趣。一个坚称驱逐鞑虏恢复中华的人,要怎么放过一个满清总兵,还是蒙古八旗出身的总兵。

    “我现在要放过的不是满清总兵音德布,我现在要放过的不是蒙古人音德布,我现在要放过的乃是一个草书的书法家音德布!”韦泽向地主士绅们说完之后,转头向总兵音德布大声喝道,“音德布,你可听到了么?”

    总兵音德布被抓之后已经被吓得不轻,他所知的是,粤匪对官府人员从来都是杀戮,绝不放过。更不可能放过旗人出身的官员。太平军攻陷了金陵之后,将满人城内数万满人杀得一个不剩,这消息早就传遍了天下。总兵音德布对此听过很多次。

    而且身为书法家,总兵音德布的汉语造诣不低。“驱逐鞑虏,恢复中华”的意思是什么,他只怕比不少汉人更清楚。联想到自己被拖出来的时候,韦泽的手下极为粗暴的对待,总兵音德布觉得自己死定了。他此时根本没有了反抗的心思,只希望韦泽能够给他一个痛快,不要像公文里面说的那样,如同前湖南巡抚张亮基那样,即便当了山东巡抚之后依旧被抓,送去天京城凌迟处死。

    可听了这么一阵之后,总兵音德布愕然的发现,韦泽竟然因为音德布是个草书书法家,所以不管音德布是满清的官员,更不管音德布是蒙古八旗,就这么放音德布一条生路。他觉得自己是不是听错了。草书乃是总兵音德布这一生的最爱,也是他这一生的骄傲所在。可这也是总兵音德布从未想过的,能够被粤匪认为可以不杀音德布的唯一理由。

    但是这种怀疑并没有持续太久,韦泽下令,“把其他的鞑虏给我带上来!”

    锁链响处,一群带着木枷的清军军官被拖了出来。韦泽懒得对这些人做任何介绍,他冲着下面的地主士绅们喊道:“这些人呢,要么就是鞑虏。要么就是投靠鞑虏的汉人。我们既然要驱逐鞑虏,恢复中华。对于鞑虏与汉奸只有一个态度,那就是杀无赦。当然了,满清的小兵们不懂这些,他们当兵大多数只是混口饭吃,找个营生。抓获他们之后,我们还当饶他们一条性命。但是对于这些当官的,那就不能放过。”

    说完之后,韦泽喝道:“把这些人都拖出去砍了!”

    如狼似虎的士兵们冲上来拖着这帮军官就走了,这帮军官们惨叫着,求绕着,却没能让韦泽有任何的心软或者同情。

    片刻之后,一串尚在滴血的头颅被拿进了教军场。地主士绅见韦泽要绕过总兵音德布,不少人觉得韦泽只怕也会对其他满清军官网开一面,没想到韦泽是说杀就杀,竟然毫不留情。

    而韦泽也不管别人怎么看,他对跪在地上的总兵音德布说道:“音德布,我今天就放了你,不过有件事你得帮我办了,把这些人的人头送给狗鞑子头目咸丰,顺道帮我带个口信给咸丰,老子迟早要砍了他的脑袋!”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