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63章 破军之将(十)

正文 第63章 破军之将(十)

    一提到“那个东西”,知道蔡玉斌所指的高级军官们都变了表情。有参谋迟疑的问道:“总参谋长说,热气球不到关键时刻不让咱们放。现在距离这关键时刻还差得远呢……”

    “把热气球升起来至少得一两个小时,现在若是不动手准备,真需要用的时候只怕又来不及了。”作战部副参谋长居俊峰虽然想保持严肃的外表,不过此时合不拢嘴的表情已经彻底暴露了他此时的兴奋心情。

    在军阵中央的位置上有十好几面高高挑起的大布幡,每一面布幡都有七八尺宽,两三丈高,十几面这种大布幡一面紧挨着一面,四面围住了一个热气球。此时热气球还没有完全升起,四根三丈多高的竹子搭成的架子上,一根颇为结实的麻绳把热气球的顶端处给吊了起来。

    下面的吊篮是尽可能轻的竹条树枝编成的,吊篮上方的气囊入口处,几个连在手动鼓风机上的铜质的输送管向里面通着热气。精致的木炭正在几个炉子里头燃烧着,还算是纯净的热气被鼓风机不停的导入到热气球的气囊中。

    韦泽去北方之前就着手开始搞热气球,等他回来之后,军工部门已经把这玩意给整出来了。由于韦泽的部下基本都是南方人,水见得多,对浮力的理解有天生的优势。排水实验也是非常容易做的。韦泽甚至用陶管把极少量水的排水实验也给做了。这下让这帮人彻底理解了什么叫做“浮力等于物体排开的液体的质量”。

    有了这个基础,韦泽只用向这帮人做几个孔明灯的实验,军工部门上下就有些恍然大悟的感觉。这帮人都是经过选拔,原本就比较“书呆子”,对于现代物理与化学比较“有感觉”的家伙。面对如此只直观的玩意,大家立马承认了两件事,第一,浮力定律是对的。第二,空气自身有质量有重量。

    当军工部门把热气球定位为“一种可反复升降使用的孔明灯”之后,研究完全上了轨道。在丝绸上刷上用以隔热防焦以及防止漏气的油料,把这些料子仔细缝制之后加装吊篮就能使用了。韦泽原以为这玩意应该属于高大上的玩意,可是在丝绸以及桐油的故乡中国,问题被轻松解决。试制品一次上天成功。

    当部队亲眼看到热气球之后,大家都傻了眼。自此,在训练中表现优秀的人员多了一项奖励,那就是能够乘坐热气球上天。

    中国文化经过几千年的锤炼,所以文化内核里头的唯物主义根深蒂固。韦泽让部队里头表现的优秀人员前来乘坐,这帮家伙很快自愿的当作义务宣传者,把人类操作的热气球这个概念在全军里头推广开来。这让韦泽提出的“学科学,用科学”的宣传口号得到了更多战士的响应。

    韦泽倒是不认为热气球一出现就能把敌军给吓的如何,现阶段韦泽没有生产高压气体存储设备的能力,电解水制造氢气,或者使用氯碱工业法虽然没有理论上的难度,却存在收集气体的难度。韦泽制不出来加工飞艇的材料。

    现代热气球,热气来源是高压气罐内装的可燃气体。韦泽也没办法解决,这就注定韦泽的热气球是笨拙低效的。笨拙低效的热气球本身也没太多的军事用途。炮兵观察哨设在热气球上,观察位置大大升高,视野与视角都能达成更好的效果。所以韦泽就把这玩意暂时“量产”。

    每个旅都暂时配备了一个这种玩意,韦泽这么做的目的是让后勤部门习惯这玩意,他倒不是真的认为这玩意能够在实战中起到多大作用。因为清军并非能够与韦泽的部队进行长时间作战,只怕很多时候热气球还没升起来,战斗已经结束了。

    但是对于蔡玉斌、居俊峰,以及十四军来说,他们对此是极为有兴趣的。韦泽的军中有“战史研究”部门,韦泽部队的战斗都要在里面做记录。如果能够在战场上第一次使用热气球,定然能够记下来一笔。所以蔡玉斌一做建议,其他人不管嘴上说什么,心里头已经决定使用热气球了。

    高级指挥官态度一致,战士们也有热情。迎战江南提督和春的十四军迅速行动起来。

    在对面的江南提督和春当然不知道自己即将见到永生难忘的事情,他此时正在经历着他难忘的一幕。敌我双方的炮兵互相实施炮战,这种事情他是知道的,至少完全能够想象的到。一年多前在长沙,清军守城炮兵与占领了妙高峰的太平军炮兵就进行过炮战。

    不过那种炮战与他此时经历的炮战完全不同。在长沙城外的炮战,太平军的炮兵与清军的炮兵基本都能互相看到,双方的炮击频率并不高。正在和春提督眼前发生的炮击,清军根本看不到太平军空心方阵中的炮兵,炮弹就这么越过太平军的人墙直飞向清军的炮兵。清军还没能打出去一炮,对面太平军至少已经打过来二十几炮。而且太平军的炮兵越打越准,长沙城与妙高峰之间的炮战,双方都是数十上百次炮击之后,炮弹偶尔击中对方的炮台。或者打坏了炮台下地面,导致大炮无法正常开火。

    而束发粤匪们的炮兵如同字面意义一样,用炮弹直接摧毁和春的大炮。和春是第一次知道实心炮弹砸在铁炮上是什么声音,那是一种他从未听到过的尖锐与激烈的声音。发出着铿锵有力的声音的位置距离和春很远,但是那尖锐的鸣响刺激着和春的耳膜,让他感觉到牙酸腿软,仿佛是自己整个人化作了钢铁,与另外的钢铁撞击了一样。

    再看那被击中的清军大炮,炮身在束发粤匪发射出的炮弹击中的位置断成两截,和春从来没想到过,那么粗大的火炮竟然会被打成两截。

    而之后的炮战中,清军的火炮虽然没有继续遭到束发粤匪火炮直接命中,但是火炮旁边的炮手,还有放置火药铅子的位置不断中炮,每一次中炮都让尚未被击中的清军炮兵们丧失了一些战斗意志。最初,清军炮兵们还能手脚哆嗦着努力开炮还击,十分钟之后,和春亲眼见到只要束发粤匪那边开一炮,清军所有炮兵的都不自觉的躲藏起来。束发粤匪那边不停开炮,清军这边干挨打,不反击。

    这么继续炮战的话,摆明了是向着覆灭发展,和春连忙命令部队把大炮拖回清军阵地。

    清军的炮兵见到有人前来接替自己,立刻躲在帮着拖大炮的清军队伍中,仿佛这样就能够减少自己被炮弹认出来的几率,从而降低死亡的可能一样。在拖大炮的过程中,束发粤匪的炮兵们毫不留情的继续射击,清军中弹的人数更多起来。

    在这么干挨打无法还手的局面下,精神崩溃的清军们发一声喊,突然扔下大炮逃回了阵列中。和春的精神压力本来就已经极大,看到这样的局面,他一声怒喝,“把逃跑的人抓出来砍了!”

    十几个因为恐惧而脸色惨白的清军被从阵列中拖了出来,和春的亲兵们冲上把他们按倒在地,单刀挥下,十几颗人头咕噜噜滚落地上。没了脑袋的尸体软软的倒在地上,空荡荡的脖颈处鲜血汩汩而出。

    “临阵脱逃者杀无赦!”和春喝道。

    而和春的亲兵以及军官们也纷纷跟着喊道,“临阵脱逃者杀无赦!”“临阵脱逃者杀无赦!”

    这样的雷霆手段总算是起了点作用,一度快要崩溃的清军总算是恢复了秩序。和春也没有选择傻乎乎的继续在这里干挨打,他命令清军部队整个后撤,同时命令清军再次派人把大炮继续往后拖,经过半个时辰的折腾,清军撤到了距离束发粤匪两里地之外的位置。不管怎么看,清军数量都在束发粤匪之上,然而面对着数量居于劣势的束发粤匪,人数大占优势的清军只能选择采取守势。

    “提督大人,我等要等音德布总兵侧面袭击粤匪么?”有些比较机灵的军官问道。这话说完之后,其他军官都带着一脸赞同的表情,目光灼灼的看向和春。

    这场炮战给他们留下了太过深刻的印象,束发粤匪的炮兵展现出的战斗力令清军想都不敢想。那精准的射击,密集的炮击频率,所有的一切都让清军觉得束发粤匪是不是用了什么妖法,才能够有如此的效果。

    指挥炮兵的乃是个游击,他在炮战中挺幸运的没有受伤。带着惊魂未定的表情,指挥炮兵的游击上前对和春施礼,“提督大人,我等不妨现在再给大炮披红挂彩,上香敬酒。驱驱邪气!”

    这个建议一出,不仅其他的军官都是赞同的表情,连和春也是连连点头。和春这么做可不是装装样子而已。在清军看来,炮兵就是个靠运气混饭吃的行当。所以每一门炮在开战前都要披红挂彩,敬酒、上香,摆供品。

    何春相信,这次的炮战失败应该是有非人类之外的因素在作祟。正命令指挥炮兵的游击去“驱邪”,却有和春的亲兵兔子一样连蹦带跳的冲进了大帐。这位就是方才参与处斩逃兵的亲兵,所来也是勇武,此时他吓得嗓门都变得尖细起来,面对和春跪下之后,那亲兵手臂直直的指向外面,尖声叫道:“提督,你到外面去看看!”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