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50章 东王的策略(二)

正文 第50章 东王的策略(二)

    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上的原因,当天京城出现在韦泽视野中的时候,韦泽感觉此次见到的天京城比上次见到的时候有生气的多。

    此时太平天国已经夺取天京城一年有余,清军的江南江北大营也围攻了天京城一年有余。江面上可以看到在天京城外战略要地上修筑的堡垒,以及堡垒中那些太平军的战士。见到韦泽的运量船队,战士们纷纷向船队挥手致意。看来经过这一年多的战斗,大家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日子。

    船队刚到岸边,就已经有人做好了接粮的准备。天京城里头运粮本来也不归韦泽管理,韦泽懒得去干涉。更重要的是,韦泽身为王爷需要一身王爷的装束。对韦泽来讲,没有什么能比笔挺的大元帅军装更加称心如意的服饰了,戏服般的太平天国王爷衣服对韦泽未免太难受。

    不过难受归难受,韦泽从来不会在这等事情上不注意。有人从船下跑上来,送上来三套衣服,“齐王,属下已经向东王禀报过,这三套衣服乃是东王送给三位丞相的袍服。”

    太平天国的王爷与丞相都穿黄龙袍,样式乃是无袖盖窄袖一裹圆袍。自天王至指挥黄马褂都绣团龙,在前面正中一团绣职衔于其中。三位丞相原本倒是有比较简单的此类服饰,不过他们北伐时候这些衣服早就穿破了。

    韦泽可不敢自己给丞相发朝服,所以提前派人向杨秀清申请朝服。三位丞相都换上崭新的朝服,又带上了帽子。

    太平天国冠制,有喜庆朝会大事则戴盔,叫做角帽。天王和诸王角帽又叫做金冠。诸官角帽又叫朝帽。金冠用纸骨家制作,雕镂龙凤,粘贴金泊,冠前立花绣冠额一,如扇面式,花绣递分等差,中列金字王号。朝帽也是纸骨贴金制成,帽额中列职衔,其花绣也递分等差。

    韦泽也好,三位丞相也好,都没有参加过这些具体的服饰制度制定工作,这些家伙都是东王给的,他们就老老实实的穿上。

    韦泽受封齐王之时的那身行头就只穿过一次,然后就扔在他在庐州的齐王府中。这次拜见杨秀清,韦泽又把这衣服给穿上了。而且在韦泽的前头,警卫们高高挑起了一面大旗。与东西南北四王的四方形旗帜不一样,乃是三角形的黄绸旗,长宽尺,红字,水红色边,上书“太平天国齐王韦”。

    仅仅这面将旗打出来,就让整个码头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韦泽一行人身上。韦泽本人倒是不怎么出名,可这衣服上的字,脑袋上的冠是真的与众不同,他不时听到有人在询问,“那个就是齐王韦泽么?”

    而林凤祥等人却是太平军中很出名的将领,道路两边不时有人向三人打招呼。在万众瞩目之下,韦泽四人人就到了城门口。

    城门口的守城将领看来早就得到了命令,象征性的查验了韦泽等人的文书,守城将领立刻派人在前面开道,韦泽等人骑着马,向着东王府前进了。一行私人到了东王府前,立刻就有人带着他们进了东王府。进了大殿,就见杨秀清坐在龙案之后。

    韦泽等人连忙跪倒,因为太平天国不许叩头,所以都是直挺挺的长跪。时韦泽已经有半年没见到东王杨秀清了,他正在看着杨秀清的时候,却听的身边的李开芳突然哭起来,“东王!属下回来了!”

    杨秀清看来也挺激动,打下天京城没多久,李开芳等人就孤军北上。居高临下的看着韦泽等人一阵,杨秀清终于说道:“起来吧!”

    四人站起身,杨秀清赐座。

    韦泽对这通做派相当不喜欢,偏偏他也逃不开。幸好杨秀清此次会面主要想接见的对象乃是三位北伐的丞相。韦泽反倒不是主要对象,所以韦泽也能够在心里面想着其他的事情。

    是不是在走神,大家都能看得出,正在韦泽盘算着如何征收粮食,如何征兵,如何攻打清军江北大营之时。韦泽突然听到杨秀清喊道:“韦泽,你却在想什么。”

    抬起头,却见东王府内的众人都在看向自己,杨秀清那明亮的眼睛更是显得锐利。即便是被众人这样的围观,韦泽倒也没什么不安的感觉,他坦然答道:“东王,属下想的是如何征粮,向天京送粮。还有如何攻打清军江北大营之事。属下从北边回来没几天,很多庐州事物没能处理完毕。”

    敢这么和杨秀清说话的人在太平天国中真的不多,很明显周围的东王府官员将领们都很有些意外的模样。但是韦泽坦然的看向杨秀清,一点都没有怯场的感觉,若是杨秀清此时问起具体内容,韦泽就能立刻说出个道道来。

    盯着韦泽看了片刻,杨秀清突然笑出声来,“韦兄弟,你还是小孩子气!”

    这话一出,气氛登时就缓和了不少。杨秀清稍显无奈的笑了笑,却命令韦泽等人进内堂说话。没有那么多文武,谈话的主要人物还是这五个人,气氛却宽松了不少。

    杨秀清这次落座之后倒是先称赞了韦泽一番,“安徽向天京运粮很是及时,韦兄弟功劳不小。不过此次收粮的时候,韦兄弟能比去年征收更多粮食么?”

    “属下所见,征收的粮食绝对不会比去年少。”韦泽立刻答道,“不过东王,属下觉得,真的想确保粮食不匮乏,只靠安徽是不行的。江浙、湖广素来盛产粮食。有俗话说,湖广丰,天下足。与江浙与湖广一比,安徽真是个穷地方。”

    这话说的仿佛跟诉苦一样,实际上却是韦泽在向杨秀清陈述战略形势。杨秀清听完之后盯着韦泽看了片刻,脸色也逐渐郑重起来,“韦兄弟,那你觉得到底是先打湖广还是先打江浙呢?”

    “那得看东王您是不是还要北伐了。”韦泽最担心的就是这个,杨秀清若是要北伐,韦泽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我若是不北伐呢?”杨秀清答道。

    “东王,若是我军暂时不北伐,那局面可就大好!”韦泽看很有机会推销自己的战略,他连忙掏出地图来送上杨秀清的桌案。

    守江必守淮!乃是南朝的诀窍所在,能南北对峙的时候,淮河都是双方争夺的焦点。这点上韦泽非常清楚,三大战役中真正抵定局面的并非辽沈或者平津,而是以徐州为中心的淮海战役。当解放军的兵锋越过淮河直推进到长江的时候,国民党的失败就已经确定。

    韦泽不敢引经据典,他只能说自己听一个试图求官的书生讲过这个问题。在这件事上,为了证明自己其实不懂行,文化知识比较薄弱,韦泽还编了个瞎话。说那时候他觉得那些书生们只会吹牛,所以韦泽就把书生撵走了。现在再找,却也找不到那人。

    这本来是为了避嫌编的瞎话,没想到这个话题大大的触动了杨秀清。他先是问了一圈这书生到底有什么特点,是否还能找到。得到了否定的答案之后,杨秀清叹了口气,“韦兄弟,我知道你是个人才,以后你若是遇到这样的人,别管他有没有真本事,先把他们笼络住再说。”

    “哦!谨遵东王旨意!”韦泽答道。

    杨秀清说到这里还是意犹未尽,他继续说道:“若是天王让你们砸孔子的牌位,烧书。你等切不可听从,此事天父已经降临,将天王斥责棍责,你们可不要犯错才好。”

    听到杨秀清一本正经的说天父降临,韦泽还差点想笑。随即听到“天父”应为这件事“棍责”了天王洪秀全,韦泽的笑意登时飞到了九霄云外。如果杨秀清没说瞎话的话,就是说杨秀清能够以天父的名义对洪秀全打棍子了。

    砸孔子的牌位,韦泽倒不觉得有什么问题。孔子作为先贤的确值得尊敬,不过高捧着孔子牌位的基本没什么好东西。砸孔子牌位实际上是在打击儒棍。韦泽还记得杨秀清向自己说过,西王萧朝贵还在的时候,杨秀清与萧朝贵就唱过一次双簧,由非常诙谐的西王萧朝贵在保住了洪秀全面子的同时,把烧书、彻底打击儒家势力的行径给弱化到最低的程度。

    现在看,杨秀清的能力大概是在西王萧朝贵之上,可是杨秀清在圆滑的手腕上却比萧朝贵差很多。至少萧朝贵乃是“天兄耶稣”,他搞起“天兄降临”的时候只怕是不会直接命人把洪秀全按倒,然后对着洪秀全的屁股施以一通棍棒。

    洪秀全烧书的要求肯定是不对的,但是在韦泽看来,洪秀全的错误并不等于说杨秀清的处理方式就没有问题。只是这等事根本不是韦泽能够插嘴的事情,韦泽只是答道:“谨遵东王旨意。”

    而韦泽说了之后,他就等了一阵。出乎他意料之外,三位丞相竟然没有立刻跟着韦泽应和。既然三人这么不懂事,韦泽就不再等下去,他开始继续就自己的战略进行阐述。“东王,属下觉得,在长江以北,还是尽快打破清妖的江北大营为上。只要打破清妖的江北大营,我军就能沿着淮河向东,推倒海边去。那就截断了清妖南北之间的联络。”

    说到这里,韦泽认真的看着杨秀清,“东王,若是我们想让清妖跑来主动和我等打仗,这么做是最容易让清妖出来的办法!”

    <iv  la=”b”>

    <rip>pa_4;</rip></pa>

    <rip>pa_;</rip></pa>

    <rip>pa_;</rip></pa>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