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24章 完粮纳税(二)

正文 第24章 完粮纳税(二)

    “革命军人个个要牢记,三大纪律项注意;

    第一一切行动听指挥,步调一致才能得胜利;

    第二不拿群众一针线,群众对我拥护又喜欢;

    第三一切缴获要归公,努力减轻人民的负担;

    三大纪律我们要做到,项注意切莫忘记了;

    ……”

    革命这个词在中国有几千年的历史,在《易?革?彖辞》中有:“汤武革命,顺乎天而应乎人”之说。然而革命这个词在以往很少提,更不用说编到造反队伍的歌曲里头来唱。

    沈心曾经认为占据安庆城的丞相韦泽是个非常有见识的泥腿子,因为韦泽兴办的《安徽新闻》也好,或者是韦泽自己的发言也罢,都是用的白话。然而韦泽却在解释“革命”以及“革命军人”上引经据典,沈心对韦泽的一段话印象极深,“几千年前的《诗经》上讲,赳赳武夫,国之干城。因为那时候军人至少也是国人,是能对政治发表意见的。我不管其他的军队中对于军人怎么看,至少在咱们的队伍里头就是如此,身为军人,要说话的时候,就不能有人拦着!”

    这“国人”是什么,沈心并不知道,他读《诗经》都读的很少。不过这次之后,沈心对韦泽的印象完全转变了,韦泽不再是个泥腿子,而是一个深藏不露的读书人。因为有了这样一种认知,沈心原本对太平军的排斥无形中降低了很多,甚至连这《三大纪律项注意》这样用词直白,内容简单的小曲,也变得顺耳很多。

    行军时这曲子听的久了,沈心突然生出一个疑问来,若是能做到这三大纪律项注意的军队,能叫做粤匪么?能够不拿群众一针一线,用了群众稻草当床铺之后还要给群众重新捆起来的军队,怎么听都像是仁义之师。沈心原以为这首曲子只是为了让沿途百姓听的,然而他发现,这曲子竟然是要求太平军自己遵守的纪律,这可让他迷惑起来。

    宣传队逐渐开始分散,以安庆、桐城、舒城、庐州等太平军主要控制的城市为中心,向周边扩散。沈心被分配到了庐州一带。

    由于缴获了地方上的田地账册纳税记录等物,沈心这种懂得一些文言文的家伙被用来搞“翻译”工作,就是把文言文翻译成白文。翻译好的白文归纳总结,确定了那些地方纳税的基本数量。

    不仅仅要翻译,太平军抓获了不少税吏,让他们交代地方上交粮纳税的具体情况。沈心作为翻译人员,也要拿了相对的资料旁听。作为一名十岁的年轻人,沈心听到了太多的不平事。

    出发之前,韦泽告诉大家,按照田亩来交粮,必然会引发地主士绅的极力反抗。为了对抗地主士绅,就一定要依靠穷苦民众。沈心觉得韦泽说的或许是正确的,不过应该没有韦泽说的那么惊心动魄才对。

    而亲自旁听了税吏的讲述,沈心才知道地主士绅们到底有多凶狠。首先,谁家出了进士的话,立刻就会成为地方上的一霸。进士老家附近的田产若是出售,在进士的家人明确发话之前,别人是不用考虑能够购买这块土地了。进士老家的土地会迅速向进士家集中,托庇在进士家族门下。自此,他们就不用交税了。

    当然,这不用交税可不等于租子照旧,托庇在了高官门下的田产,租子只会增加不会降低。既然不用向国家交税,作为交换,就得向庇护四方的高官家多多上供奉。

    与其他托庇相比,当官的毕竟有个官场斗争,私下做得太过分会遭到弹劾。所以能够托庇在高官家族,这甚至还算是好的。如果不幸托庇到了“地方豪强”手中,那就如同成了奴隶一般。

    听了税吏的介绍,沈心觉得有文化的豪强们,也是欺压百姓,不过他们的方式更多是维持一个对他们有利的制度。而没文化的土包子豪强欺压起百姓,那就是要让他们自己觉得开心而已。各种在沈心看来已经是荒谬的事情,没文化的土包子们干的不亦乐乎。身心就没法理解为何地方上的土包子豪强们要抢男霸女,更不理解他们费力气收买官府某些人之后,转而与官府政策对着干。

    这些培训以及了解局面的工作结束之后,他所在的宣传队编入军队中,军队以两三百人为一队,分头开进了各个村子。行军中,沈心见到不少石灰腌制过的比较陈旧的人头,也有些相对新鲜的脑袋。一询问,这帮人都是庐州地方豪强,试图组建团练对抗太平军。

    他们的下场当然已经明了,团练被剿灭,挑头的家伙被砍了脑袋以儆效尤。有些实力雄厚的家伙甚至被灭了满门,把他们的土地都给抄了。他们的土地与房子被充军,当作部队在地方上的据点。

    到了村落,两百人的部队先在庄稼地附近溜达了一圈,然后才开进了村落。这么两三百人的武装力量突然出现,让当地的百姓们大吃一惊。只是太平军并非第一次抵达这村子,所以好歹没出现村民们以为进来了土匪,群起抵抗的误会。

    沈心这种临时工,自然不能负责重要的与村落中地主谈判的工作。他与其他宣传队人员一起跑去挨家挨户的与百姓们谈。

    “老乡!我们新的完粮纳税的事情你们听说过么?”

    “……地多的多交税,地少的少缴税,没地的不交税……”

    “……老乡,您别这样!我们为什么到乡下来,就是要对您说清楚此事,你若是不信……”

    “……老乡,你快起来,我们可受不起这个礼,你放心,只要是你家没有那么多地,真的不用交税……”

    “……没错的,只要家里面有人在我们太平军里头当兵,谁都不能放你们高利贷,每年的利息最高一成五……”

    “……你问若是没人借钱给你们怎么办?你只要是军人家属,就能从我们太平军的钱庄里头借钱……”

    “……老乡,你要是想让自己的儿子去当兵,那就去找村口去找人,要不我现在就带你们去……”

    每一家都要去宣传,沈心原本是看不起普通百姓的,认为他们就是什么都不懂的愚氓。然而拿着太平军的政策到乡间,老百姓很快就明白太平军的目的所在。有些百姓看着憨厚,没什么言语。可这些人甚至没等沈心先说,他们就主动说道:“只要让我等没地种的穷人不交税,你们前来收拾那些不交税的地主,我们绝对不敢和老爷们打仗!”

    原本沈心还以为太平军试图分化地主与穷人之间的关系,未必能被穷人了解。现在一看,穷人对这些倒是了解的极为清楚。或者说百姓听完了沈心宣传的内容,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只要不向穷人收税,穷人才不会给富人帮忙。

    在完成自己的工作之后,沈心还稍微添加了一点他自己在意的东西。

    “……老乡,你们知道朝廷么……”

    对这个问题,沈心发现一半的百姓根本不知道“朝廷”这个词。经过诸多引导性询问,沈心发现大家都知道皇帝,也知道一些戏文里头出现过的高官的名称。当然,这些人也知道县令等基层官员。

    然而百姓却没有朝廷这个概念,百姓认为皇帝直接命令某些人前来当官。干得好或者不好,都是官员自己的行动。这种朴素的观念总结起来,就是大家对沈心提出的忠于皇帝这个问题的回答。

    “……我不认识皇帝啊!再说,他给我什么好处了……”

    整个炎热的七月,宣传队就是在乡间跋涉。在部队的带领下,把“完粮纳税”的消息尽可能一家家的传递到太平军控制的所有土地上。这种艰苦的行动得到了立竿见影的回报,大量贫困地区的百姓前往投奔太平军,仅仅经由沈心一个工作队介绍就前去投军的,人数超过了五百人。对于这些人投军的目的,沈心也非常清楚。这帮人在乡间是受到欺压的,家里头有人当兵,自然就能够有人撑腰。至少在不久后进行的税收中,可以确保这些穷人能够按照太平军宣传中所说的那样“地多的多交税,地少的少缴税,没地的不交税”。

    百姓们的反应,让沈心也明白了一件事。皇帝对于那帮志在通过科举获得功名的读书人很重要,但是对于普通百姓根本没意义。双方一来是见不到面,二来皇帝通过官员向百姓收税。谁真的认为乡间竟然能够存在“忠君”的想法,那只能说如此认为的人生病了。在乡间,永远都只有一个真理“县官不如现管”。

    转念一想,沈心却想明白了另外一个问题。其实对于试图走官场路线的人,更是县官不如现管。理论上,皇帝拥有官场的最高裁决权,大家要忠君,因为不忠君的话,立刻就得丢掉官位。其实官场上的人与百姓没什么区别,所有选择的目的都是为了最大化自己的利益。

    想明白这些的沈心,突然觉得自己长大了!

    <iv  la=”b”>

    <rip>pa_4;</rip></pa>

    <rip>pa_;</rip></pa>

    <rip>pa_;</rip></pa>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