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35章 战长沙(十三)

正文 第35章 战长沙(十三)

    王启年阴沉着脸向韦泽辞行的时候,韦泽的脸色同样阴沉,他盯着王启年的眼睛,并没有立刻回答。

    原本还有些悲愤带来的勇气,王启年还能比较正常的说出:“在下是来向韦老爷辞行的。”但是在韦泽那冷峻神色的压力下,王启年越来越不安,他终于低下了头。

    “王兄弟,你是觉得我玩弄降头术么?”韦泽并没有真的想把王启年如何,从他内心来说,还是很希望能够把王启年给招揽到麾下的。所以韦泽还在做最后的努力。

    王启年没想到韦泽到现在还这么客气,他的脸色也缓和下来,“韦老爷,在下不这么想。在下也不是不知好歹的人,不管您用了什么法子,我弟弟的命总是被救回来了。若不是韦老爷慈悲,我弟弟肯定撑不到现在。”

    这话倒也是王启年的真话。王启年虽然对他弟弟王启生的哭诉极为震惊,毕竟听说有人往自己弟弟的伤口里头放虫子,谁都会震惊。但是王启年并不认为韦泽倒是怀着特别的恶意。以他弟弟王启生伤势之严重,若不是韦泽亲自施救,现在应该早就没命了。

    王启年也知道韦泽招揽的心思,他是觉得韦泽会些妖法,但是韦泽还没用这些妖法做什么坏事。若是韦泽真的用这等法术下降头,王启生应该早就成了被韦泽控制的行尸走肉,哪里可能发现别人往他伤口上放虫子。

    但是这等程度的理解不仅让王启年原本就对韦泽颇为微薄的感激之情飞到了九霄云外,更是坚定了王启年离开的决心。

    韦泽盯着王启年看了片刻,脸上那点期待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他冷冷的说道:“那就是王兄弟看不上我们太平军了?”

    这下王启年忍不住打了个寒颤,韦泽把话说到这个地步,双方之间已经没了任何瞎扯的空间。最重要的是,韦泽点出了王启年的真实心思,哪怕是被韦泽救了两次,哪怕是给韦泽效力铸炮,王启年也不想加入太平军。

    抬起头看着韦泽,王启年看到的是韦泽失望的神色。心中虽然翻腾,王启年最终选择了说实话,既然话都说到这个地步,再编造什么瞎话,那可就是明摆着小看了韦泽,“韦老爷,在下真的不想加入太平军。韦老爷救了在下弟弟的性命,在下是非常感激的。在下实在是没办法报答韦老爷的恩情了。”

    “那算了!你走吧!”韦泽对王启年挥了挥手,既然事情到了如此地步,韦泽强行留人还不如让王启年自己走人。

    等王启年出去之后,与其他高级将领们坐在韦泽身边,看了整个事情过程的张应宸恨恨说道:“丞相,不如把这姓王的交给我,我定然让他知道忘恩负义是个什么下场。”

    林阿生前来向韦泽汇报这次的事情,王启生吓得魂飞魄散,在医院里头一阵乱闹,还一阵胡说道。林阿生虽然派人把他给监管起来,可也不能一直把王启生给关着。再说用蛆治疗化脓的法子,别说王启生被吓得够呛,就是一些原本不知道这件事的军医也被唬的不轻。

    看着谣言大有扩散的局面,林阿生跑来向韦泽汇报。韦泽赶紧把高级将领们召集起来,开会通报此事。别人以及下级军人还好处理,若是高级将领们听信了谣言,那可就难以收拾了。

    高级将领们都是最少半年来一起出生入死的,韦泽虽然有不少怪异之处,若是学习韦泽教授的知识时候没学好还会被打军棍,可这都是明明白白的东西,谁也不觉得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地方。林阿生亲自讲述了蛆虫治疗化脓的数个案例之后,比较迷信的张应宸问道:“这真的不是在用啥法术吧?”

    林阿生气恼的瞪着张应宸,有点气急败坏的怒道:“废话!肯定不是!”

    “那就行!”张应宸原本也不真的相信这是什么巫术,林阿生态度如此肯定,他那点怀疑也就烟消云散了。

    刚统一完思想,王启年就跑来要见韦泽。等王启年得到了韦泽首肯,急匆匆离开离开之后,张应宸是不乐意了。

    韦昌荣冷笑道:“把这王启年杀了,有什么用?要是有别的人知道些内情,只怕还真的以为咱们心里有鬼,杀人灭口!”

    “那就让他这么走了?救了他们就白救了?”张应宸很不高兴的反驳道。

    “王启年也是出了不少力的,帮咱们打了不少板簧。若不是他弟弟这么闹,等全部板簧都打造完,他要走,咱们也不能拦着。”胡成和答道。太平军并不强迫人加入,不仅仅是韦泽这一支部队不采取强迫手段,整个太平军各个军队都是如此。去百姓那里请百姓加入太平军的时候,太平军的兄弟们从来不会大咧咧的坐在主座上,而是一定要让百姓家的家主坐主座,兄弟们在客座坐了,认认真真的诚心请人家加入。

    “那这家伙若是出去造谣怎么办?”张应宸有些不依不饶。

    胡成和不太理解张应宸为何这么强烈的要对付王启年,他说道:“他和他弟弟活蹦乱跳的出去了,即便是胡说道,你觉得谁会真的信?别人不光是不信,他弟弟若是说自己被下了降头术,其他百姓只怕还敢把王启年的弟弟给打死呢。”

    “真的打死就好了,我只怕是打不死!”张应宸看自己的苦心竟然没人理解,他终于说道:“王启年帮咱们打造了不少板簧,若是他跑去给清妖做板簧,那会是什么结果。”

    这个问题倒是颇为尖锐,太平军的将领们的目光齐齐看向韦泽。韦泽也不是对技术泄漏完全没有担心,不过韦泽的看法与这些兄弟们倒是不同。从历史上看,技术扩散是不可避免的事情。而王启年模仿的燧发枪板簧,原型是韦泽手中的那支从满清那里缴获的双筒手铳。若是满清真的想大规模模仿,根本不用王启年奔走呼号,满清手里头就有可以立马模仿的燧发枪。

    “就放他走吧,谁也不许背后使绊子。若是我们真的做了什么,反倒会被认为咱们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韦泽给此事做了决定。

    看着将领们或是觉得松口气,或是觉得不安的神色,韦泽笑道:“这次的仗打得好,我准备给兄弟们授以手铳,以表彰兄弟们的功劳!”

    给军官们授以手铳,这是为了培养荣誉。原本最佳方式应该是各种刀剑,可眼下军工部门没有制做优质刀剑的能力,加上现在部队缴获的单刀长枪甚多,负责肉搏战的兄弟们除了使用长枪之外,背上都背了一口单刀。军官们都有用以指挥齐射的单刀,能够彰显军官地位的只有手铳。

    听到韦泽的话,军官们都是眼睛一亮。韦泽携带的拿把手铳上面装饰着漂亮的花纹,造型也颇为漂亮,配了个牛皮枪套,插在右腰靠后的位置上,的确是令人羡慕。得知自己也能得到这样的一把手铳,众人自然是欢喜。

    “什么时候给枪?”张应宸喜道。

    看着张应宸猴急的模样,韦泽笑道:“后天吧。大家赶紧把自己部队里头表现优秀的军官们给推荐出来,除了大伙一人一把之外,这些优秀的军官们也得有!谁能把战列练好,带好,那就给谁授枪!不能让兄弟们不知道在咱们的部队里头什么向上爬!”

    韦泽的部队中只有排队枪毙这么一个战术,所有训练都是为了不断完善这个战术。实战中,军官们也要努力更好的使用这个战术去赢得战斗的胜利。表彰的标准自然不可能别的,谁能把这个战术执行好,谁就能得到奖赏。授枪、晋升,军队中对此有了明确的标准。

    将领们已经开始沉思起来,他们都在考虑自己的部下到底谁比较合适得到嘉奖。王启年的事情很快就被扔到了一边,再也没人想起。

    “对了,还有件事这次得做了!”韦泽说道。

    沉思的将领们都看向韦泽,等着韦泽面授机宜。

    由于手铳只造了把,授枪的人数也只有名。教导旅参加的战斗最多,他们最终分到了把的份额。在全军五千人的面前,韦泽亲自主持了授枪仪式。

    高台上,一拉列带着花朵般左右两片牛皮小帽的师帅旅帅们背着手站立,下面密密麻麻列队的战士们可是一饱眼福,他们还真的没有同时见过这么多高级军官们。看着自己熟悉的长官,以及不熟悉的长官。所有战士都有着莫名的激动。

    大嗓门的司仪声音洪亮,台下的士兵们都听的清楚,全军最高指挥官韦泽丞相要亲自向高级军官授枪。这可是非常重要的仪式,至少在在这个时代的中国,这种仪式类似于祭祖的级别,只有真正的自家人才能观礼。

    高级将领得到授枪很短,看着就稀奇。听说威力不亚于步枪,能够以这么短小的武器达成威力,战士们自然是羡慕。不过那还是高级将领的事情,等到那些优秀的中低级军人开始得到授枪的时候,大伙才真正激动起来。这些家伙都是大伙认识的熟人,他们能够从丞相韦泽手中接过短枪,意味着每一个士兵都有机会得到韦泽亲自授予短枪的机会。官兵们的目光明显灼热起来,虽然也有嫉妒甚至不屑的神色出现,可全军的情绪还真的被调动起来。

    而最后一步,却是每一个军人都要参与的。这两天,部队原本就颇为统一的军装都做了改动,原本的领子上都被缝上了一个全新的立领。部队里头要求每一个士兵都得加装这个立领,由于部队里头没有女营,永兴这么一个县城里头也缺乏足够裁缝,所以部队的战士们学着自己把领子缝上去的。

    而韦泽亲自把一包包红色的领章颁给两司马,两司马接到领章之后,下了台子,把每一对领章再授予战士。这个完全公开的过程让战士们激动了。固然没有得到韦泽亲自授予领章的荣耀,让是每一包领章都是丞相韦泽亲自授予的,某种意义上等于是韦泽亲自给每一个人颁发了领章。

    虽然还不清楚这领章到底意味着什么,甚至对立领的服装也并不习惯,可在这一刻,每个战士都觉得自己与部队最高统帅有了真正的联系。

    不由自主的,喝彩鼓掌声响了起来,而且参与的人越来越多,韦泽全军五千兄弟都开始参与到这声音中。

    韦泽上前一步,向着台下的兄弟们挥动左臂。台下的每个兄弟都觉得韦泽是在向自己招手,呼喊声愈发激烈起来。直到大嗓门的司仪们高喊着“静一静!静一静!”这兴奋的声浪才逐渐平息下来。

    韦泽看台下安静下来,他深深的呼吸了一下,就大声向着众人喊了起来,“兄弟们,带上这领章之后,从此别人一眼就能看出你们和别人不同了,因为你们的穿戴和别人完全不同。但是,大伙和别人的真正的不同是什么?是因为你们是我们这支队伍里头的一员!咱们这支队伍从永安走到现在,打了无数的胜仗,杀了成千上万的清妖。今天让大伙带上领章,就是让清妖一看就能看到大伙,一眼就能记住大伙。带上这领章,就是要让清妖知道是谁打败了他们,是谁每次都能让清妖们被杀的落花流水,尸横遍野。为的是让清妖看到咱们这支队伍,就知道他们绝对不会是咱们的对手,先就胆战心惊!所以,我现在想问大家一句话,你们愿意不愿意像常山赵子龙那样,当能够每战必胜的常胜军!兄弟们,你们愿意不愿意!”

    “愿意!愿意!”那些老战士们已经高喊起来。

    “愿意!愿意!”即便是在道州加入韦泽部队的战士,也都参与过战斗,在桂阳州城下打过胜仗,他们也跟着吼叫起来。

    在这样的气氛下,没有打过仗的战士也跟着喊起来,与身边这些身经百战的战士们站在一起,他们也赶到了力量,也激发起了情绪,这些战士也跟着喊道:“愿意!愿意!”

    <iv  la=”b”>

    <rip>pa_4;</rip></pa>

    <rip>pa_;</rip></pa>

    <rip>pa_;</rip></pa>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