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33章 战长沙(十一)

正文 第33章 战长沙(十一)

    停止射击!”柯贡禹喊道。喊完之后,柯贡禹抽出了腰刀,他心中也是颇为后悔的,若是能更早的进行整个旅级别的实弹战斗训练,他这次的指挥肯定能够更好些。

    七天前新步枪开始逐渐配发到教导旅,这些新枪可是真的把柯贡禹给吓住了。作为韦泽部队中的核心战斗力,教导旅的训练是最严格的。队列作战的核心就是要士兵不管对面是火炮、步枪或者是别的什么,完全能够按照军官的指挥进行作战。为了提高战斗效率,所有教导旅的官兵不仅仅要学会如何杀敌,还得学习更多知识。例如火绳枪的结构,特点,原理。射击时候容易出现的故障,该如何排除故障。

    配发到教导旅手中的燧发步枪与火绳枪区别很大。区别不是基本原理,这两种武器的枪管没与击发没区别,都是引发火药池中的火药,通过枪上的小孔喷入枪管,引燃枪管中的火药。但是火绳枪是用火绳去点燃火池里头的火药,燧发枪是靠板簧击打打火石,打火石迸溅出的火星点燃火池里头的火药。

    为了进一步减少步骤,韦泽将子弹也做了处理。战士们不再用火药囊与铅子囊,军工部门提供的子弹是定装子弹,弹头后部粘了一个小纸袋,纸袋中装着火药。发射时用力上板簧,接着咬开子弹后的小纸袋,往火池中倾倒一点火药。接着把子弹以纸袋先入的方式塞进枪口,用通条把子弹送入枪管。完成了这三步之后,战士们瞄准,扣动扳机。板簧激发燧石发火,火星点燃火池里头的火药,火药喷入枪膛,点燃发射药。

    原本十几个步骤简化成六个,每一个步骤更加简单明快。特别是新式的子弹装填方式,使得丢东往西的可能性大大降低。即便是第一次没有发射成功,也可以再拉开板簧,继续扣动扳机。比起火绳枪那可是好出去太多。

    靠打军棍让教导旅的战士熟练掌握了十几个发射步骤之后,学会新枪的这六个步骤,甚至不用打军棍了。兄弟们短短半天就掌握了发射技术。大家学会了用新枪之后一个劲的抱怨,若是早点把这武器配发下拉,大伙的屁股上得少挨多少打呢。

    这是第一次整个旅级别的战斗,对新式武器本来就很有信心的柯贡禹亲眼见到的新武器的威力。想让三段击能够持续不断,需要非常严酷的训练。少说都挨过上百军棍的兄弟现在极为轻松的维持了三段击的连续程度。没有手忙脚乱,没有累的呼呼直喘,六个步骤往复不断,排枪的声音根本没停。

    不到五分钟,教导旅四百杆步枪打出去了十二轮齐射,对面清军前队连一轮齐射都没能发出来,就已经在至少由四千七百颗子弹组成弹雨下洗礼下落花流水了。

    火绳枪往往在整场战斗都打不出去十二轮齐射,在桂阳城下三千人面对两万人,柯贡禹的火枪部队表现已经极为出色,半个多少时的战斗中打出去九轮齐射。眼下装备了新枪的部队,不到五分钟就打出去十二轮,火枪枪管已经烫到根本没办法再用的地步。

    “下次一定不要再这么干了!”心中懊恼着,柯贡禹瞅着清军曾经有一千人前队中还能跑的五百多号家伙如同受惊的羊群般溃散下去,柯贡禹更加懊恼起来,“留几轮在这时候打,能打死多少清妖啊!”

    张国梁的部队的确比较强悍,他们冒着弹雨,尝试着从六十步的距离前进到四十步。但是这种强悍只落得一个没下场的结果,正因为对太平军连续射击能力的错误判断,导致他们遭到了惨烈的损失。而太平军因为火枪枪管过烫而无法继续射击的时候,清军的士气也已经彻底崩溃。

    柯贡禹看到败退的清军背后留下的那条死亡线,据说新式步枪的枪膛里头也动了些手脚,但是韦泽告诉柯贡禹这些之后,严令柯贡禹不能走漏消息。现在看,新式步枪不仅仅是射速提高了,射程与准头同样大大提高。逃跑的五百多号人中,百十号身上中枪,跌跌撞撞的在试图逃命。清楚呈现在战场的死亡线宽度竟然有三十几步的之宽,在这片地面上,横七竖的躺了一地的尸体以及惨叫着垂死挣扎的家伙。

    比胆气,柯贡禹自认不会比任何人差。即便是枪管不能继续射击,但是柯贡禹却没有丝毫畏惧。在这个时候,更加恐惧的是对面的张国梁,此时柯贡禹要做的不是给张国梁喘息的机会,而是继续施加强大的压力。

    “擂鼓!长枪手上前,部队前进!”柯贡禹下达了新的命令!

    鼓声中,长枪手们跑到了前排,接着各卒卒长们吆喝起来,带着各卒的队伍踏着鼓点开始前进。部队走过了五十步左右的距离之后,长枪手们毫不留情的对着清军死亡线上还没死去的清军进行刺杀。

    一片惨叫声过后,长枪手们清理了敌人,部队开始继续向着清军方向前进。

    此时败退的清军已经回到了阵内,看得出张国梁的压阵部队对亡命逃窜的家伙下了毒手,一些清军被杀死了。这样的雷霆手段固然稳住了阵脚,却也打击了清军的士气。

    教导旅轻松的逼近清军步左右的距离,枪管依旧很热,却不再是难以触碰的温度。

    “停步!”柯贡禹命令道。鼓声一变,行进的部队停下了前进的步伐,开始原地踏步。

    “长枪手后撤!火枪手装弹!”柯贡禹继续命道。哗哗啦啦的一阵搬动板簧的声音过去,部队开始再次填弹。

    张国梁的部队就这么眼睁睁的瞅着教导旅从容的做着战术动作,他们不仅毫无有序的反应,甚至连装填火药的行动都没有。

    “准备进行前进中射击!”柯贡禹看着张国梁部队的傻样,心中已经大大轻松起来。他想让火枪的枪管再凉一些后才继续战斗。

    张国梁毕竟是张国梁,他的部队遭到了这样的打击之后还没有崩溃。教导旅的部队完成了准备工作,正在等待的时候,张国梁的部队也有了新动静。已经无力再战的第一阵退后,第二阵也变了队形。从一队纵列变成了两队纵列。

    这两队纵列还分成了前中后三队,最前面的一队中出现了士兵扛着的三尺多长,手臂粗细的抬枪,还有些身体比较壮实的清军,手中拎着一些像是瓦罐一样的玩意也到了清军的第一阵。

    柯贡禹心里头又赞赏了一下张国梁,能够在第一阵崩溃之后准备好第二阵,这份功力真的非同一般。看得出,张国梁面对太平军密集火力,选择了用强有力的突击火力对抗的打算。那看着像是瓦罐的东西,应该是火罐,就是一种很原始的手雷。在罐子里头装上火药,点燃引信之后奋力抛掷。抬枪则是散弹枪,若是近距离开上一枪,足够打死打伤十几个人。这种武器都是近距离内破敌人横列的好办法。

    与张国梁这种变化多端的阵法相比,柯贡禹不得不承认教导旅到现在都只有一种阵法,那就是排开横列和敌人对着干。

    “开始前进中射击!”柯贡禹命令道。此时枪管还没有完全冷却,柯贡禹急急忙忙的发布这个命令,一来是他对清军的抬枪与火罐冲击有点忌惮,希望以主动进攻的方式尽快打乱敌人的布置。二来则是柯贡禹起了贪心,抬枪与火罐都需要大量的火药与铅子,能解决这些清军的话,战后的缴获会非常丰厚。新式火枪固然犀利,可弹药铅子的消耗也很大。韦泽已经下令,战后一定要回收打出去的铅子,哪怕是从清军尸体里头剜,也得把子弹尽可能的取出来。

    与其这么费力,那还不如打了胜仗之后缴获。想有更多缴获,就得尽可能让清军在战场上少进行射击才行。

    命令一下,第一排火枪手们开始进行射击,子弹飞过步的距离,纷纷进入清军的阵列。这次的清军排了两个纵队,纵队遭到了左右两个方向的射击,因为火力密集度提高了,清军损失比第一阵的伤亡看着更大。

    第一排射击完毕,就站在原地开始装填子弹。第二排与第三排越过第一排之后向前走了五步停下,第二排开始射击。第二排射击完毕之后,第三排越过第二排向前走五步,继续开始射击。此时第一排已经装填完毕,他们的枪口举着向天,以小步快跑的方式向前,越过第三排,再向前走五步,继续连续射击。

    教导旅的阵形就只有这么一个横列的排队枪毙,所以在这排队枪毙的方式中玩出了各种花样。虽然还比不上英国的龙虾兵的能耐,但是野战中比清军可是戳戳有余。

    这年头射击的一步是.米,教导旅训练中,向前走五步大概是两米多点,每一列向前走两米多,与清军之间的距离开始慢慢缩短。到了步左右的时候,清军的火枪队也开始反击,有两三名太平军的兄弟中弹。后排的兄弟立刻顶上了空出的位置。

    教导旅根本不在乎这么点损失,部队依旧在不断前进,射击。双方的距离缩短到4步的时候,太平军每个火枪手都打出去了六发子弹,清军才打了两发。面对着不停逼上来的太平军,清军还算是面对太平军,可脚步已经开始往后退。这种做法唯一的意义就是让清军射击的速度更慢,伤亡增加的更多。

    看来张国梁也看出了问题,突然间,清军后队里头突出一股两百多人,他们没拿火枪,而是嗷嗷叫着,手持刀枪发动了冲锋。看来张国梁放弃了与太平军进行火枪对射,而是要玩命了!

    “停止射击,上刺刀!”柯贡禹命道。新式的火枪枪杆细长,数道铁箍把枪管牢牢的固定在了枪杆上。火枪手们从后腰上抽出一个尾部带铁环的枪头,铁环套在火枪枪口上,再用一个插销把枪头固定好。火枪本来就有一米多长,加上枪头就有一米四还多。比起长枪来自然算不上顺手,但是对上单刀,在攻击范围上还是大占优势。

    清军没想到对面的4火枪手顷刻间就变成了能够刺杀的短枪手,再想变换队伍已经来不及。

    “长枪队带头冲锋!”柯贡禹没有给清军任何调整的机会,立刻下达了冲锋的命令。

    长枪队在前,短枪队在后,五百肉搏部队逆着清军的部队而上,双方的白刃部队撞在一起,瞬间就爆发出一阵惨叫。而清军不擅长肉搏的特点此时展露无疑,仅仅是三四个回合,那帮肉搏的清军就被击溃。敢肉搏的已经是清军的精锐,随着这帮精锐们开始逃跑,清军的部队已经整个崩溃。

    张国梁部队的崩溃引发了连锁反应,他们逃向了另一支由德亮带领的清军。德亮带领的清军本来在尝试攻击太平军另外一支五百人的部队,见到张国梁的部队逃过来,德亮的部队根本没有组织防御,试图反击。而是扭转头也开始逃窜。

    德亮对立面的太平军随即发动了追击,一千人的太平军追击三千多人的清军,追杀出去将近十里地。清军把手中能扔掉的东西都给扔了,沿路上都是各种武器,甚至包括军衣和鞋子。那些觉得衣服都碍事的清军脱下军衣,试图减少逃跑时的负重。逃跑过程中,把鞋跑掉的也不是一个两个。

    在追击中又干掉了四五百清军,柯贡禹命令部队停止追击,开始收队。经过这一战,缴获的铅子、火药,比消耗掉的还大很多。特别是清军随身携带钱财,从一千多战死的清军身上搜出了十几万枚铜钱与数千两白银。这并不是一笔小数目。

    打扫战场的有军医院的兄弟,他们负责从尸体上剜出铅子。虽然柯贡禹不知道为何韦泽如此精打细算,但是教导旅的兄弟们不用去剜铅子,柯贡禹就完全不去批评军医院。

    “你觉得我们干的不好,你们干啊!”这都是嘴边的话,对于柯贡禹来说,无意义的批评是完全没必要。此时柯贡禹最想的就是回城向韦泽汇报,能有今天的地位,完全是韦泽慧眼识人,一手提拔的结果。打了大胜仗,柯贡禹最想告诉的人就是韦泽。

    <iv  la=”b”>

    <rip>pa_4;</rip></pa>

    <rip>pa_;</rip></pa>

    <rip>pa_;</rip></pa>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