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30章 战长沙(八)

正文 第30章 战长沙(八)

    病人侧着身躺在一间屋子的草席上,整个屋子里头充斥着一股子难闻的味道。有汗味、脚臭味,更突出的则是一种腐烂的味道。

    王启年一脸紧张的站在韦泽身后,韦泽掀开病人身上盖着的一块布单,然后忍不住闭了一下眼睛。这人是王启年的亲弟弟王启生,这兄弟两人在桂阳州也开了个炼锋号的铺子。他们两人手艺不错,生意也很好。兄弟两人并不爱惹是生非,可他们挣到了钱,就有人看他们不顺眼。两人得罪了桂阳州当地的富户。

    桂阳州知州李启诏乃是个酷吏,用非常残酷的手段打击当地的反抗者。富户给钱的话,多抓个“刁民”对李启诏来说根本不是事儿。王启年看事情不对,立刻跑了。他弟弟却被抓,打得皮开肉绽的枷在州城衙门门口。

    韦泽杀进了桂阳城之后释放了这些可怜的百姓,王启年也跑进城内,把弟弟王启生给接回家里头。没多久,太平军击溃清军之后撤出了桂阳,王启年担心自己得罪的富户在清军回到桂阳之后举报王启年兄弟,那时候可就不会再有太平军释放囚犯了。

    他带着重伤的弟弟和伙计们到了永兴,他弟弟就开始发高烧,被打伤的伤口化脓的厉害。找了医生治病,医生只看了看伤口,就让王启年准备后事。王启年不想和太平军有什么瓜葛,但是在这永兴,王启年没有去找的医生只有太平军在铸炮场附近的医院。没想到刚到铸炮场附近,就被他师弟兼远房堂弟王启秀看到。王启年也是真的没了任何办法,这才以同意给太平军铸炮为理由,请求韦泽给他弟弟看病。

    “王兄弟,令弟的伤势太重,我可以给他治,不过你也别指望我一定能治好。若是他没挺过去,你不要怪我。”韦泽给伤者盖上布单,转过身对王启年说道。他方才摸过伤者的额头,感觉火炭般滚烫,稍微按了伤者脖子上的动脉,伤者的脉搏搏动的极快。而那些巨大的伤口处有红有白,那是血与脓液。这种伤,这个局面,韦泽实在没办法给王启年说什么能治好的话。

    这种话不是王启年第一次听到,从话里知道韦泽愿意给他弟弟治病,王启年已经觉得还忍不住生出些希望,“韦老爷,您肯出手的话,那我就太谢谢啦!我弟弟他……,他若是能挺过去,那就是他命大,若是他挺不过去,那也是命啊!”

    说到这里,王启年忍不住已经呜呜哭泣起来。

    韦泽要的就是这句话,这等伤势在这时代根本撑不下去。若是别的人,韦泽根本不在乎。但是王启年这等有铸炮经验的工匠,那就得先把话说道头里。若是夸下口之后还没治好,那韦泽识指望王启年肯出手帮忙了。技术行业是隔行如隔山,即便是强行绑了王启年,可王启年在里头搞鬼的话,韦泽只能干瞪眼的受骗。

    “那就让我先把令弟带去我们的医院,赶紧让医生救治。这救治过程中,王兄弟却不能去看令弟。”韦泽说道。

    王启年知道韦泽的意思,他说道,“韦老爷,我现在心乱如麻,即便给您去铸炮,也铸不好。”

    韦泽干笑两声,“这个好说,这个好说。想来王兄弟这些日子也累坏了,先休息一下。等我们的消息吧。”

    派人把王启年的弟弟王启生运去了医院,韦泽就把后勤部兼军医院院长林阿生给叫到一边,把韦泽的治疗方案给林阿生说了。

    林阿生的眼睛瞪得溜圆,“丞相!你这法子……,太邪乎了!”

    韦泽绷着脸问道,“不用这邪乎法子,你可有别的办法么?再说了,若是这法子起了效果,咱们的兄弟们岂不是也有了救治的办法?”

    林阿生低下头想了片刻,终于点头答道:“我现在就去办。”

    王启年让韦泽带走了自己的弟弟,他其实很想跟去,但是他弟弟的伤势那么重,他也知道只怕撑不了多久。坐在那里发着呆,不知不觉中,王启年就趴在桌上睡着了。

    突然间,王启年大叫一声,从meng中惊醒。他先是下意识的看向床铺,却见床上根本没有人,迷瞪了片刻才想起他弟弟已经被韦泽给接走了。方才做了一个弟弟去世的噩meng,王启年再也睡不着,他起身就前往太平军的军医院。到了门口,就被卫兵给挡住了。王启年说了自己是来看自己弟弟的,卫兵说道:“现在天色已经晚了,外人不许进出医院,你明天再来吧。”

    回想起白天韦泽说的话,王启年也知道韦泽未必是开玩笑。他只能回去。

    第二天一早,王启年就赶到了医院。这次卫兵让他进去了,在一间门上贴了奇怪简单符号的病房里,王启年见到了他弟弟笔直的躺在床上,额头上搭了一块布。这里的风俗是给死者脸上盖块布。王启年以为自己的弟弟已经死了,正想扑上去哭,却见他弟弟的喉头蠕动了一下,身体动了动。

    这下王启年才知道他弟弟还活着,再看那块布,湿漉漉的,应该是用来冷敷的。三步并作两步走到弟弟面前,王启年摸着弟弟的脸,只感觉脸上凉凉的,竟然已经退了烧。揭开布单,他弟弟身上几处化脓的伤口处红红的结了薄薄一层痂的疤。再也不是昨天那种满是脓液与血丝的模样。

    即便是不懂医术,王启年也知道他弟弟王启生这是有救了。一屁股坐到了对面空着的床铺上,王启年忍不住捂住脸呜呜的哭泣起来。

    两天后,韦泽询问起林阿生王启生的伤势。林阿生一脸说不出的表情,“丞相!我是服了你!那样的法子都能想出来,可那法子可真有用!不是亲眼见到,打死我我也不信。”

    “行了行了!”韦泽打断了林阿生的话,“那王启年就没有说什么?”

    提到王启年,林阿生怒道:“唉!丞相,我看那王启年只怕是根本不想与咱们有什么瓜葛。到现在只是每天去看他弟弟,别的什么都不说。若不是咱们打进了桂阳州,他弟弟现在早就被枷死在州府前头了。现在咱们又治了他弟弟的病。哪怕是和咱们以前深仇四海的人,受了咱们的这等恩惠,总得说个感激的场面话吧。我听说这王启年开始亲口说过要给咱们铸炮的,现在也没动静,没想到这人竟然是个忘恩负义的小人呢!”

    韦泽对此也很无奈,他很想王启年给自己铸炮,但是韦泽更不想王启年敷衍自己。这两日铸炮很不顺利,沙眼的问题非常严重,哪怕是采取了韦泽的提供的不少工具,照样没法解决这个问题,前后一共铸了四门炮,竟然没有一门能够铸的没有砂眼。韦泽曾经听说过一个关于满清铸炮的笑话,说是往大炮的沙眼中倒水,能倒进去一碗水。

    亲自参加了铸炮之后,韦泽才知道这真的是笑话而已。自己的军工人员与参与铸炮的铁匠们可没有玩忽职守,但是往沙眼里头也能倒进去小半碗水。上千度的高温下,不小心就是非死即伤,这等火窟般的环境下,谁还真的能故意玩忽职守?

    所以韦泽对林阿生说道:“行了行了!林部长,人各有志。再说了,王启年的师弟王启秀现在正在给咱们铸炮,不看僧面看佛面。总得给王启秀留些面子,你给医院里头的兄弟们说,谁也不许提这件事。”

    又过了两天,王启年的弟弟王启生完全退了烧。他毕竟是年轻人,身体壮实,虽然伤口一度化脓的厉害,但是脓液还没进入血管,创口上没了脓之后,很快就结痂。现在已经能够开始喝稀粥。

    王启年终于主动出现在韦泽的铸炮场,见到韦泽,王启年就给韦泽跪下磕头,“多谢韦老爷救了我弟弟。”

    到了这个时代半年了,韦泽还是不习惯别人给他下跪。韦泽的部队里头是以敬举手礼替代下跪打千。他连忙扶起王启年,“我既然答应过王兄弟你,那自然是要救你弟弟。”

    这里面的话也是在挤兑王启年,王启年听了之后微微脸一红,他答道:“韦老爷,我是要对不起你了!上次我说给你铸炮的事情,却是我说了瞎话。”

    这话让韦泽心里头一阵冰凉。不管嘴上怎么说要给王启秀面子,韦泽心里面对王启年也是越来越不放心。自己遭到满清官府迫害,亲弟弟差点死在满清官府手中,而且这次又因为被官府抓到之后打的伤发作,差点没了性命。若是个敢造反的人,此时早就应该投军了。可王启年拖到现在还没有任何表示,连说过的铸炮的话都不给兑现。只怕王启年根本不想给韦泽铸炮。

    现在听王启年亲口承认自己说了瞎话,韦泽猜着王启年是要说自己不能承诺铸炮的事情。虽然心里头很是不爽,但是韦泽也不想逼迫过甚,他干笑道:“王兄弟,你若是不肯帮我铸炮,那也没什么。人各有志么……”

    “韦老爷,我可不是不想给你铸炮!”王启年连忙辩解道。

    韦泽又是干笑两声,却没有接口。事情都到了这个地步,他很想听听王启年到底准备说出些什么合情合理的说辞。

    王启年慢慢说道:“韦老爷,我跟着我师父铸炮的时候是十几年前,那时候我才岁,只能给我师父打下手。至于铸炮时候到底有什么讲究,我只是当时听了师父讲过而已。这十几年没铸过炮,我早就忘得差不多了。当时我给韦老爷说肯给你铸炮,那时候我是心急,只能捡着你爱听的说。这几天我每天都在回想十几年前铸炮的时候,师父到底给我说了什么。现在觉得能想起来也都想起来了,这才敢来找韦老爷。”

    韦泽本以为自己看错了王启年,对王启年错抱了幻想。听了王启年的大实话,韦泽发现自己或许没看错王启年的为人,但是他却是从一开始就错了。听说王启年铸过炮,韦泽就认为王启年熟练掌握了这时代的铸炮技术。这才是韦泽大错特错的地方。

    韦泽忍不笑道:“那王兄弟现在可以去铸炮了吧?”

    “在下愿意给韦老爷铸炮!”王启年认真的答道。

    虽然王启年或许对铸炮的技术早就忘记了,但是作为铁匠,他的本事可不是吹出来的。到了铸炮场,王启年整个人看着就不一样了。

    王启秀连忙给王启年递上一副烟熏眼镜,这是韦泽他们开发的产品。这年头眼镜这玩意在中国谈不上流行,却也不是什么特别稀罕的物件。这烟熏镜片虽然比不上墨镜,却也能带上之后用来观察铁水。

    “这物件不错!”王启年戴上之后先是赞了一句,然后又说道,“却是有点头昏。”

    这时代不流行平光镜,有度数的眼镜自然会让视力正常的人感觉不适应。

    高明的匠人都懂得观察铁水,从颜色,亮度上能够分辨出铁水练到什么程度了。在韦泽的时代,钢铁厂的技术人员或许还有这种能耐,不过这能耐是因为他们见铁水见得太多,真的对铁水化验成份,是不靠眼睛的。

    王启年就站在铁水炉子前头,定时观察铁水的颜色,亮度。韦泽觉得王启秀就算是够能忍耐高温了,可是与王启年一比,这就高下立辩。王启年仿佛根本感觉不到高温一样,态度可比王启秀要专注的多。

    而且对于韦泽设计的天车,滑轮组,王启年只看了一遍,就能很熟练的操作,仿佛这是他设计出来的一样。如此的水准更让韦泽吃惊。

    当天,王启年主持两次铸炮,两次都铸出了相当合格的产品来。炮身色泽均匀,竟然没有什么沙眼。即便有的几个小洞,也都极浅,根本不影响火炮质量。

    到了这一步,韦泽能够提供的技术终于有了用武之地。韦泽让把炮再给熔了,新铸出的铁炮放进一个外面用煤加热的圆形炉子里头,为的是不让铁炮迅速冷却。然后韦泽把一个内循环水的冷却器从上方放进还红着的铁炮炮筒中,这个降温装置不接触炮筒,只是靠空气交换从炮筒中带走热量。

    炮筒外的圆形路子持续加热,让铁炮的外壁比内壁温度高。这是美国人在年发明的罗德曼铸炮法,据说能制造某种身管自紧的效果,大大提高了炮管寿命。

    等炮口从红热变成了普通的温度,韦泽撤掉了外部的圆形炉子,这次的铁炮膛壁很薄。韦泽用制作米涅步枪时采用的外壁包铁条的方式在铁炮外头以顺时针与逆时针方向缠了两层铁条。即便是这样的安全措施,火炮照样十分轻盈。

    这是五倍身管的三磅炮,随便装上车轮就能随部队行军。如果遇到车轮无法行进的地方,靠人背都没有问题。年的美国独立战争中,这种三磅炮大显身手,4年的时候,美国才彻底抛弃了三磅炮,采取了六磅炮。

    但是对于韦泽这种习惯野战的部队来说,能够在长江以南的山岭,水网中迅捷行动的三磅炮恰恰是部队最需要的武器。

    铸出了自己希望的火炮,韦泽立刻进行了炮筒全火药装填实验。火炮经受住了考验,打出去了炮弹,炮管安然无恙。

    <iv  la=”b”>

    <rip>pa_4;</rip></pa>

    <rip>pa_;</rip></pa>

    <rip>pa_;</rip></pa>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