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23章 战长沙(一)

正文 第23章 战长沙(一)

    在江华与永明扩军的不仅仅是韦泽的部队,罗大纲的部队也招收到不少人。原本他不到的人马现在也扩充到了千余人。年月日,两部共五千余人回到道州水南门一带加入了太平军的阵列。整个道州的局面就完全变了。

    在道州待了快两个月,太平军主力也招收一部分投军的湘南百姓,战斗部队从将近一万变成了一万两千多人。加上回来的这五千多人,青壮总数接近一万千。

    清军也不是瞎子,这么五千多人加入太平军大队,原本做势准备进攻道州的各路清军都开始转而防御,生怕自己贸然进军时候遭到太平军主力的突然打击。这种谨慎恰恰中了杨秀清的圈套,在搞疑兵方面,杨秀清可比韦泽强出去太多。看到部队调动已经吓唬住了清军,杨秀清命令太平军各部队日偷偷脱离道州,向东行进。

    军事会议上,杨秀清公布了作战计划,和突出永安一样,此次行军时分也选择三更天。韦泽作为西王萧朝贵的部下,在全军的第二阵,第一阵是萧朝贵的先锋官林凤祥。

    不用在中军伺候洪秀全,韦泽心里面是说不出的高兴。然而这高兴劲只持续了片刻,洪秀全说道:“韦丞相,听说你带了不少骡马大车回来。这些骡马大车调入中军。”

    “中军,不是后军么?”韦泽试探着问道。

    “就是调到中军。”洪秀全有些奇怪的答道。

    你妈了个!韦泽低下头,心中怒骂道。韦泽是用这些骡马大车运输火炮与后勤装备,他自然希望自己能够继续使用。当然,这次回来的路上韦泽也想过自己这些骡马大车只怕是要被弄走。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骡马大车是现在最重要的运输工具,他一支下面的部队不可能独占这么好的资源。

    既然知道自己保不住这些运输工具,韦泽就希望骡马大车能用在后军上。后军中有大量妇孺老人,对于世纪的中国青年来说,优先保护妇孺儿童是新中国的传统,这是缔造新中国的那支伟大军队的光荣所在。如果有什么能够让韦泽心中不至于有埋怨,那就只有这些奉献出的东西是用来帮助弱者。

    如果是在清军里面,韦泽根本不会提出这样的建议。满清那封建体制讲的就是"i l"裸的压迫,讲强者为弱者奉献?洗洗睡吧,在满清体制中,强者就是要压迫弱者,吞噬弱者。不这么做的才是另类,会被满清体制给粉碎的。

    然而韦泽对太平天国还是有些期待,无论如何,这个新的政权比满清强的多。至少能提出不少类似平等的倡议。

    韦泽毕竟经历过永安的雨夜,被洪秀全剥夺了蓑衣之后,他就对洪秀全没了什么信心。但是这次韦泽还是有些忍不住,他接着说道:“后军中有不少老人孩子,用骡马大车运他们的话……”

    洪秀全深深皱起了眉头,“诸王家眷都在中军,这些车马运送他们只怕还不够。哪里能给后军用!”

    韦泽也忍不住皱起了眉头,韦泽身为世纪的人,他所处的中国经历了快速工业化,经历过砸碎封建制度。那是个属下在水灾中伺候一下上司,上了新闻就要都被罢免的时代。哪怕是封建残余再沉渣泛起,特权也不敢公然声称自己拥有特权就是正确的。

    若是洪秀全这个货色生在韦泽所在的时代,早就有多远滚多远了。对这样的人,韦泽实在是非常讨厌。

    洪秀全也不傻,韦泽的脸色难看,这可不是下属对待天王的态度。他的眼中也有了寒意。

    韦泽皱起眉头,然后有些为难的说道:“属下是觉得,这后队行动慢,若是能让他们走的快些,咱们大队人马也能走的快。这岂不是……”

    “韦泽!天王让你交出骡马大车,你这是不愿意么?”东王杨秀清用非常严厉的语气说道。

    “属下绝对没有不愿意!”韦泽立刻答道。

    “既然没有不愿意,你这么絮絮叨叨说这么多作甚?”杨秀清呵斥着韦泽,“你那才带了一点子骡马大车,给了后队,后队也快不起来!你这胡思乱想的,真是小孩子气!”

    杨秀清这就是给韦泽台阶下,小孩子气与杵逆天王之间是完全不同的概念。小孩子气发作,骂两句就行了。杵逆天王那可是死罪。韦泽本来就已经转变了自己说话的方向,有杨秀清给机会,他立刻答道:“属下想错了!一会儿属下马上就把骡马大车交给中军!”

    洪秀全听了杨秀清的斥责与韦泽的回应,他哼了一声,也没有继续追究此事。

    等会议散了,洪秀全自然是先离席。北王韦昌辉对韦泽说道:“韦兄弟,你若是在全州的时候能够弄回来些轿子就好了。若是你带了些轿子,只怕还能向天王说说,给自己留下点骡马大车。”

    韦泽心里头厌恶,脸上倒是浮起了笑容。韦昌辉这话不是有什么恶意,而是在善意的提醒着韦泽。蓑衣渡之战失败后,太平军抛下了全部辎重进兵永州。韦泽重夺全州的时候,看到不少清军缴获的轿子什么的。韦泽自己就没想过自己坐轿,而且轿子对行军也没啥帮助,所以他撤兵的时候根本没有带那些轿子。

    韦昌辉的意思韦泽也明白,韦昌辉是以为韦泽想给自己留下些骡马大车。如果韦泽早些时候能想到这点,他从全州运回些轿子,就能让洪秀全开心。毕竟洪天王是个讲自己排场的人,在从全州到永州路上,没了大量轿子,天王的个老婆只怕也谈不上什么排场。韦泽亲眼见到的中军里头,可没有突出永安时候的大量车马轿子。如果韦泽能让洪秀全开心,他再申请给自己留东西,也很容易得到洪秀全的认可。

    只是知道这些,与韦泽会这么做一点关系都没有。只是北王韦昌辉也是善意的提醒,韦泽可不能不识好歹。向韦昌辉道谢之后,韦泽也就把此事给敷衍过去了。

    出议事厅的时候,西王萧朝贵与韦泽并肩而出,看到周围没了别人。萧朝贵笑道:“韦兄弟,天王总得有些排场。东王说你说得对,你还是孩子气!”

    韦泽心中自然是不爽,当年长征的时候,红军领导人们自己两条腿走路,没有骡马大车,更没有轿子。可那场人类史上空前的行军,最终走出的是能够改变中国震撼世界的队伍。韦泽看过一个访谈,张闻天的夫人说起长征时候,张闻天重病,然后老太太说:“部队让抬夫抬着他!”

    看完那纪录片之后,韦泽算是知道为什么张闻天的夫人在党内不受待见了。长征途中有个屁的抬夫啊!那都是革命同志,周总理当时对自己病重时候照顾他的同志大为感谢,可这革命同志到了张闻天夫人嘴里,就成了“抬夫”,就这自以为人上人的家伙,能被待见才有鬼呢!

    心中虽然不爽,韦泽却也不能不感激西王萧朝贵对自己的爱护。毕竟韦泽不过是个小小的丞相而已,天王洪秀全要是对付韦泽,那容易的很。在韦泽有能力收拾洪秀全之前,他得先保护好自己。

    所以韦泽对萧朝贵拱手行礼,“属下绝对不会再让西王为难。”

    韦泽倒也没按什么好心,不把西王萧朝贵给牵连进来,他心里头也不爽。

    萧朝贵笑起来,“韦兄弟!你啊,就是孩子气!”

    不管怎么不爽,此次离开道州也需要竭尽全力。韦泽安排好了部队,有专门安排了抬大炮的部队。几十斤的大炮还好些,四人抬就足够了。而韦泽部队中还有些4多斤的大炮,长途行军中,就得人抬不可了。制作抬大炮的工具,并且安排人手,可不是小事。

    整个、两天,韦泽所有精力都花在准备行军之上。到了日晚上三更,林凤祥的先锋部队出发,没多久,韦泽就接到军令开拔。昏暗月色下,韦泽想起了突出永安时候的夜晚,那是个大雨倾盆的夜晚,但是在山中行军,偶尔雨停的时候,比较薄的云彩间竟然还有那么一丝朦胧的月光。虽然那个时候已经是半年前,但是韦泽总是忘不掉那隐约的月光。

    收回了这丝念头,韦泽说道:“出发!”

    这次行军的目标是先通过道州东南4里的四眼桥。然后进兵宁远。渡过了七里江,过了四眼桥,都到了月日中午。前面的林凤祥传回消息,清军已经在宁远部下了防御。

    韦泽带着大炮,他倒是想干脆就上去把宁远攻下来算了。可很快中军的杨秀清就下了命令,部队不进攻宁远而是南下下灌驻扎。

    韦泽的部队刚到下灌,就接到命令,林凤祥所部与李开芳所部作为疑兵,一部佯攻宁远县县城,一部则挺进蓝山北境攻打当地两个乡,给清军制造太平军要进攻蓝山的假象。而韦泽所部则作为先锋,进攻嘉禾县。

    “东王用兵就是比我们强!”韦泽对总参谋部中赞叹道。

    总参谋部的众人也很赞同韦泽的观点,虽然太平军主力都是骁勇善战之辈,可这等干净利落的安排的确是可圈可点。下灌可以通向好几处地方,东王杨秀清等人能够非常有效的布下疑兵,扰乱追击的清军。若是韦泽他们指挥战斗的话,只怕首先考虑的就是怎么把清军一举歼灭,然后从容行军。双方在运动战上的水平,的确有相当的差距。

    参谋部设有战史科,这可是参谋部非常重要的部门之一。所有战斗都要有记录,时候有总结。还要整理文件,用以以后的探讨。这次的用兵无疑可以说是韦泽的总参谋部中非常重要的一次战斗记录。

    有很好的疑兵准备,韦泽的突进毫无压力,除了路上有三十几名清军在袅塘隘口抵挡,剩下的战斗只能称为武装行军而已。清军把总王万年的脑袋被砍下来带走,其他的清军尸体剥的赤条条扔进山涧。

    韦泽在日攻下了无人防御的嘉禾县。然后就得到了命令,部队继续进攻,拿下桂阳州。在当地群众载歌载舞中,韦泽再次杀入了无人防御的桂阳州。据说桂阳州知州李启诏得知太平军攻来,竟然吓得投水自尽了!

    太平军三日内,连下两城,进攻郴州的道路已经被打开。

    <iv  la=”b”>

    <rip>pa_4;</rip></pa>

    <rip>pa_;</rip></pa>

    <rip>pa_;</rip></pa>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