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4章 道州盘桓(四)

正文 第4章 道州盘桓(四)

    “西王,若是天王怪罪下来……”韦泽看着面前的西王萧朝贵,慢慢的说道。

    在不久前的军事会议上,洪秀全态度鲜明的表示要以守城为近期的战略。会议刚结束,萧朝贵就派遣韦泽出去打江华与永明,这也未免太过于明目张胆。

    萧朝贵见韦泽这么讲,他笑了起来,“韦兄弟,按理说应该是我担心天王怪罪,你是要死要活的去打江华与永明。这怎么反过来成了你劝我呢?”

    这话一下就把韦泽给问住了,在世纪,纪律是所有学校、企业、政府、政党的最基本要素。做对做错事情那是能力问题,总是有人能担着,但是破坏了纪律,那可就没几个人真敢打马虎眼。当然了,打马虎眼的也是有的,只是组织能够在这等大是大非的问题上打马虎眼,那这个组织距离崩溃也差的不远。

    韦泽想归想,却不会真的对西王萧朝贵这么说,回到这个时代之后,韦泽发现自己和这个时代格格不入,不是因为语言或者生活条件,而是因为韦泽受到的教育,以及所处的社会环境与这个时代有天壤云泥之别。

    而且西王萧朝贵也有资格对太平天国的制度置之不理,因为他好歹是“天兄附体”的人,也就是说耶稣的圣灵会时不时的降临到萧朝贵身上。而且萧朝贵拥有了耶稣圣灵之后,还给耶和华编写了一本家谱,洪秀全是天父第二子,冯云山是天父第三子,杨秀清是天父第四子,韦昌辉是天父第五子,杨秀清义妹、萧朝贵妻杨宣娇是天父第六女,石达开称天父第七子,萧朝贵称帝婿,故洪秀全称萧朝贵为妹夫。后来杨秀清成了天父耶和华在人间的肉身之后,这才把他从天父第四子的身份上给开除了。

    对于这样一位大人物,韦泽当然不能妄加指点。所以韦泽笑道:“西王,属下是怕被天王责备,所以才战战兢兢。既然有西王命令,属下还有什么好怕,今晚准备,明天就动身。”

    萧朝贵摆摆手,“韦兄弟这风风火火的性子我很是喜欢,只是韦兄弟不用这么着急。去打江华与永明,还需水陆并进,韦兄弟不妨去找找罗大纲说说。”

    罗大纲就是开会的时候主动要与韦泽一起南下的那位检点,萧朝贵的安排是完全有自己的想法,竟然对洪秀全的思路置之不理。但是韦泽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好,即便是太平天国想在道州进行休整,也没必要让清军那么舒舒服服的围困道州。洪秀全那小家子气的举动,韦泽相当看不上。

    得了萧朝贵的命令之后,韦泽就肆无忌惮的行动起来。他先去找了罗大纲,罗大纲开完会就去安排他的营地,韦泽竟然在道州水南门处找到了罗大纲。水南门距离道州城颇远,乃是交通要害,又是水军重要的码头,清军从南边进攻道州的话,必然要经过这里,敢在这里扎营是很需要点勇气的。

    罗大纲是太平军中相当年长的一位,现在已经有四十余岁,因为常年在水上讨生活,肤色黝黑。见到韦泽前来拜访,罗大纲倒是很高兴的接待了韦泽。两人就在水门边找块空地坐下,开始谈起了南下的事情。

    韦泽走过江华与永明,当地已经有天地会造反,天地会的那帮兄弟们还希望韦泽能够留下来帮他们。韦泽当时目标就是北上永州,所以没有答应。只是招募一些江华与永明当地的天地会兄弟。

    “罗大哥,兄弟我这次想与那边的天地会弟兄们汇合,共同攻打县城。”韦泽把自己的计划全盘托出。

    “韦兄弟你胆子真大!”罗大纲笑道,“若是我的话,定然是先联络那边的兄弟,然后才出兵,韦兄弟你却是边出兵边联络。”

    被罗大纲这么一说,韦泽也挺无奈的。现在的部队训练到了一个阶段,兄弟们对严格的纪律颇为不能忍耐,若是慢慢的训练起来,那可是需要不少时日。现在韦泽偏偏最缺的就是时间,所以内部矛盾外部转移,通过一系列行军打仗来锻炼队伍,也是不得已的选择。

    然而罗大纲也不是要以讽刺韦泽为目标,他想了想说道:“韦兄弟若是南下,务必多与我联络。我这边只怕是五天后才能出兵。”

    韦泽答道:“如此甚好,我就先走着,等到罗检点安顿完这边的事情,再去和我们汇合。”

    联络好之后,韦泽回到营地就召集指挥员,宣布了南下的命令。此时部队人数只剩下了人,可刨掉一小部分少年之外,战士们皆是青壮。因为数次战斗皆是大胜,韦泽的部队中人均一支火枪,一杆长枪,精锐部队还都有单刀。在这个时代的中国军队中算得上是装备精良。

    韦泽对自己的部队很有信心,如果以吴家镇战斗结束后为划分线,现在韦泽的部队可是一个老兵带一个新兵。即便是以突出永安之后来计算,韦泽部队中的伍长们基本都是在城内就接受过一个多月军训的老战士。有这么一支军官团作为骨干,韦泽很有信心。

    在诸多制度已经完成的现在,韦泽还有一个重要的部门尚未正式组建,那就是野战医院。现代西医基础之一就是人体解剖,对医生来说,若是连人体结构都不知道,怎么可能对医疗有正确的认知。医学是非常科学的体系,在欧美,非正常死亡后的解剖是家常便饭。但是在中国,死者为大的想法根深蒂固。杀人未必会遭到强烈的指责,然而把尸体切开,研究死亡的原因与过程,绝对是犯大忌讳的事情。

    韦泽教授一下兄弟们文字,数学,甚至教大家现代汉语,这都不是问题。太平天国上层根本不会在乎这事。可韦泽敢从人体解剖入手的话,那定然会被视为异端。虽然建立现代野战医院的想法是早就有了,但是韦泽却只能从纱布,包扎等地方入手。

    然而部队现在规模越来越大,出现大规模伤亡的事情在所难免,所以韦泽召开会议,在会上直接说了自己的想法,“若是有兄弟中了枪,咱们怎么办?”

    “把铅子挖出来。”韦昌荣答道。这些基本的医疗知识乃至医疗实践,大家都是有的。

    “那胸口肚子上中枪的兄弟该怎么办?”韦泽继续问道。部队里面有过这样受伤的兄弟,因为没有更好的治疗办法,最后死了十几个人。

    这个问题让大伙没办法回答,韦泽等了一阵才说道:“我倒是有个法子,但是大伙一定得不传出去才行。”

    “什么办法?”张应宸急切的问道,侦查部队经常要和敌人遭遇,死亡率比普通部队高多了,中枪后因为无法治疗而死亡的战士中,侦察部队竟然占了三成。

    “做军医的兄弟每次打完仗,就找被铅子打死清妖的尸首,切开他们的伤口看到底清妖是怎么死的,只有见到了之后,才能知道中枪后是什么模样。等咱们的兄弟中了枪,我们才能知道怎么治疗。”

    后面的发展果然如同韦泽所想,听了这说法,大伙都一脸蛋疼的模样,默不作声。这法子从道理上说是没错的,与会的这帮人也都经历过枪林弹雨,杀人对他们来说根本不是问题。但是连这帮人人手上都有几条乃至十几条人命的家伙都没办法接受,韦泽也只能和大家一样干瞪眼。

    看没人支持韦泽,最后还是韦昌荣说话了,“医生都归林师帅管,这事就让林师帅办吧。”

    因为韦昌荣没能去杨秀清那里,所以他最终升军帅的任命泡汤了,但是韦泽手下的四名旅帅却都升了师帅。原本负责后勤工作的旅帅林阿生,此时也成了林师帅。

    “对对!林师帅管这个,就由他来办。”张应宸也立刻跟着推波助澜,毕竟大家都是在战场上冲杀,过着到头舔血日子。有好医生的话,大伙的性命都更有保障。

    林阿生平素就不爱说话,即便是大伙一窝蜂把这件棘手的事情推给他,林阿生也没有蹦起来反驳,他只是看着韦泽。韦泽说道:“林师帅,这件事就教给你来办。”

    “我可未必能找到这样的兄弟。”林阿生答道。

    “找不到,你就得自己上!”韦泽拿出了高压的态度。不过这么说完之后,韦泽也觉得自己是不是在欺负老实人,若对方是韦昌荣这样的家伙,韦泽无论如何逼迫,韦昌荣都是不会干的。

    林阿生沉默片刻,最终点头答应下来。

    把这件事说出来,并且向前推进了一步,韦泽算是松了一大口气。接着的事情就是进攻江华与永明的计划。

    “大家还记得周法贵吧?”

    “就是那个在癞头山发英雄帖的那个么?”胡成和答道。

    “就是他。上次咱们要来道州,就没参与他的事情,这次咱们带队去癞头山找他!”韦泽拿出了更详细的计划。

    <iv  la=”b”>

    <rip>pa_4;</rip></pa>

    <rip>pa_;</rip></pa>

    <rip>pa_;</rip></pa>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