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25章 追赶(十一)

正文 第25章 追赶(十一)

    月日,有林凤祥前来与韦泽汇合,韦泽的部队是士气大振。东王杨秀清并没有因为自己北上,背后有清军紧追不舍,就对韦泽的部队置之不理。这让军官们感到自己千辛万苦的前来与大队汇合,总算是有了个结果。

    根据林凤祥带来的消息,太平军已经开始围攻全州。韦泽怀疑余万清之所以撤兵,是因为全州已经抵挡不住,守军向余万清苦苦哀求。余万清向太平军主力靠拢,做做样子而已。

    做出了以上判断之后,韦泽问林凤祥,“林大哥,现在咱们太平军还有多少粮食?”

    “从桂林出来的时候,也没有多少粮食了!”林凤祥答道。

    听了林凤祥的回答,韦泽的部下们脸色都变得难看起来。渡河前,韦泽手里面还有十天的粮食,渡河用了三天,现在的粮食只够吃七天。七天之后部队就要断粮。

    大伙渡河的时间都在研究地图,林凤祥说的明白,洪秀全与冯云山都想从桂林南下,而杨秀清力排众议,主张北上进攻长沙。现在部队在攻打全州,如果打下全州,部队就会继续北上进攻永州,然后攻打衡阳,最终目标则是长沙。

    在韦泽与太平军主力之间,有快两万的清军。韦泽想与太平军主力汇合,就必须打穿这些清军部下的防线。想与杨秀清联络上,再确定双方协同作战,最少得三四天时间,那时候韦泽的粮食已经不足三天,再行军打仗,那就成了一锤子买卖。若是突破不了清军防线的话,那就得饿肚子了。

    大伙儿都看向韦泽,希望韦泽能够拿出一个办法来。至少得想办法让东王杨秀清派兵前来接应。看着韦泽沉吟不语,张应宸忍不住就想说点什么,韦昌荣私下拽了张应宸一把,张应宸颇为不解看了看韦昌荣,却还是闭上了嘴。

    “林大哥,既然如此,我等现在就去与东王汇合。”韦泽说道。听了这话,韦泽的部下们脸色都变得难看起来。

    韦泽接着说道:“不过前面有清军,我们杀不过去。只能绕路去与东王汇合。”

    “绕路?”林凤祥皱起了眉头。

    韦泽把粗糙的地图放在桌上,“我们不北上,而是先向东,走永江、道州,直奔永州。既然东王要打永州,我们就在永州与东王汇合。”

    林凤祥仔细的看着地图,半晌后提出了一个问题,“走灌阳岂不是更近?”

    “走灌阳,还是绕到了永州背后。既然是绕路,那就得走清妖想不到的路,这才叫绕路。”韦泽答道。说完之后,他紧盯着林凤祥。林凤祥现在是御前侍卫,既然与韦泽的部队汇合,他代表的就是太平天国的诸王。若是林凤祥不能接受韦泽的计划,那韦泽也只能按照林凤祥的要求来办。否则的话,即便是与太平军主力汇合,韦泽的行动也不会被认同。

    林凤祥对着地图看了好一阵,又问了韦泽好几个问题,最后才说道:“东王觉得清妖突然撤军,只怕是韦兄弟从后面赶过来,所以让我过来寻找韦兄弟。东王并没有降下旨意,非得让韦兄弟从后面攻打清妖。绕路也是个办法。”

    韦泽没想到林凤祥如此配合,真的是大喜过望。也不再多说什么废话,韦泽把把与预计道路上天地会打过交道的部下集中起来,先让他们前面联络。韦泽的部队简单整顿之后,就开始随着开路人员向东南方向进发。

    月日,一大叠奏折摆上了咸丰皇帝的案头。咸丰揉了揉自己的脑袋,他年纪轻轻的就感觉到头痛。

    最近的奏折中唯一的好消息是清军在蓑衣渡与太平军打了一仗,塞尚阿自称此战中杀死了近万的太平军,还击毙了太平军的大匪萧朝贵。然而咸丰并不相信这点,之前太平军攻克全州之后继续北上,即便是在蓑衣渡与清军打了一仗,太平军依旧继续北上,出现在永州城下。

    守永州的鲍起豹吹嘘守住永州乃是“不世之功”,这等于变相的打了塞尚阿一嘴巴。鲍起豹声称两三万太平军围攻永州,被鲍起豹杀退。而塞尚阿先是说太平军从桂林逃窜的时候只剩下一万多人,后来又声称在蓑衣渡杀了近万太平军。可几天之后,又有两三万太平军出现在永州,太平军几天内就在山区弄出几万大军,这一看就是扯淡。

    咸丰也根本不相信鲍起豹的话,太平军在永州城外虚晃一枪,突然又南下,直奔道州。早些时候的其他奏章都声称,一支束发的太平军从先是跟在太平军背后攻击桂林,接着渡江后攻克永江,道州。道州守军根本没想到会遭到进攻,这支束发的太平军在月日杀到道州城下的时候,道州城的城门都没来得及关上。

    而道州知州王揆一的谢罪奏折看得咸丰竟然哈哈大笑起来。王揆一大人先是“投河自尽,旋被救起”,接着“又欲自刎,亦被将刀夺弃”。总之,这位王知州经过激烈的生死考验,最终活蹦乱跳的带着属下们逃出生天。

    看完了这份奏折之后,咸丰先是纵情大笑,笑完之后狠狠把奏折摔了出去。他接着站起身,想冲过去继续狠狠踩几脚。如果王揆一知州此时在咸丰的面前,咸丰肯定就会如同踩那奏折般狠踩王揆一的脑袋。

    对这样临阵脱逃的家伙,咸丰立刻下旨严办。而塞尚阿对那支束发的太平军调查的结果也送到了咸丰面前。据塞尚阿称,这支束发的太平军头子名叫韦昌荣,乃是太平军大匪韦昌辉的族弟。乃是金田村时候就跟着萧朝贵的悍匪。而且塞尚阿还声称,太平天国的最高领导者是萧朝贵,而萧朝贵在蓑衣渡被打死了。

    咸丰早就对塞尚阿等文官武将的奏折彻底失去了信心,他只是暂时相信了束发的太平军那部分报告。这位年轻的皇帝并不知道,即便他如此警惕,还是高估了他部下们收集情报的能力。且不说塞尚阿弄错了束发太平军的领导名字。而且韦昌荣与韦昌辉也根本不是什么族兄弟。论起辈分的话,韦泽倒是与韦昌辉平辈。之所以两人的名字看似族兄弟或者亲兄弟,完全是一种巧合。太平天国北王韦昌辉原名韦正,是洪秀全给韦正赐名韦昌辉,而韦昌荣则是本名。幸好咸丰不知道这些,如果知道的话,他揉太阳穴都难以驱除头痛吧。

    对于现在的战况,咸丰很敏锐的感觉到,钦差大臣塞尚阿准备开始推脱自己的责任了。在奏章中,塞尚阿反复提及道州乃是湖南境内,而他是负责剿灭粤匪。这意思是明摆着,既然钦差大臣塞尚阿已经把粤匪赶出了广西,他的责任已经尽到,剩下的事情都是湖南官府的事情。

    咸丰一直觉得塞尚阿在朝廷的时候是个颇为能干的家伙,所以他对塞尚阿在外当钦差大臣之后的种种丑态很是不能理解。然而来自各方的奏章众说纷纭,除了互相攻击之外就是互相推脱责任。对于逆贼们攻城略地反倒不怎么提及。

    “看样子得重重的处置一些人了!”咸丰放下奏折,终于下了决心。

    此时的道州城外,韦泽正在等待太平天国诸王的主力抵挡道州。沿着永江抵达道州的路途上,韦泽的部队又扩大了一倍。湖南天地会一直在努力造反,却始终无法打败清军。韦泽的出现无疑让这些分散在各地的天地会成员们有了可以依凭的对象。

    韦泽的部队高唱着“上等的人欠我钱,中等的人得觉眠,下等的人跟我去,好过租牛耕瘦田!”的曲子,所到之处,天地会成员纷纷加入。

    与广西的天地会情况不同,进入湖南之后,天地会基本都是当地人,他们并没有拖家带口的投奔太平军,而是以自愿入伙的方式参加了韦泽的队伍。快到道州的时候吗,韦泽的部队扩充到了4人。

    这些新加入的天地会人员都是本地人,在攻克道州的过程中起了极大作用。就如太平军攻克永安一样,有这帮天地会成员帮忙,韦泽他们杀进城门的时候,城门处已经打成一片。

    由于一路上招兵,部队的行军速度不算快。打下道州之后,韦泽干脆就暂时在这里进行了整编。当然,韦泽也往永州方面派出了前哨。结果前哨正好遇到向永州方向前来的太平军主力部队。

    对韦泽来说,这感觉并不算好。即便有林凤祥作证,但是太平军主力这么浴血奋战之后,韦泽却跑到了他们前面。如果是有心人非得挑刺,可以用来找别扭的方面要多少有多少。而且韦泽很清楚,这并非是别人的问题,他自己也是有点心虚的。

    从南下梧州开始,韦泽其实就抱着脱离太平军自己单干的想法。只是看到了广西的现实之后,韦泽发现自己没能力单干。这才返回头追赶太平军的主力。而且如果是那种“忠心耿耿”的家伙,不管前面有多少清军,也是会努力突破清军防线,尽力与主力回合。而韦泽的选择对于韦泽是最有利的,在这点上,韦泽非常清楚。

    远处的山路上出现了黄伞,下面有穿着黄色王爷袍服的人影,太平天国的王爷们终于出现了。

    <iv  la=”b”>

    <rip>pa_4;</rip></pa>

    <rip>pa_;</rip></pa>

    <rip>pa_;</rip></pa>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