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21章 追赶(七)

正文 第21章 追赶(七)

    漓江,在世纪无数的影视与平面作品中都是一条平稳、温婉的水系,象鼻山、竹筏,如同镜面一般的水面,安逸的仿佛在画面中的黄昏和清晨宁静的沉睡。

    站在这条心目中宁静的水畔,韦泽看到的是宛若亢奋的蛟龙般奔腾的宽阔江水。汛期的漓江在翻涌吼叫着,湍急的江水卷动着它能卷动的一切,水草、落入江中的树叶与枝条,都在江水中上下翻滚,随着激流向东南方向快速而去。江水拍打着岸边的岩石,飞溅起片片水雾,江风裹着水滴打在韦泽脸上,给他一种宛如下雨的感觉。

    雨天行军作战对于韦泽来说并不陌生,站在没有战斗发生的漓江江边,韦泽脸上的神色比在雨中行军作战还要凝重的多。最初的军事计划只是赶上围攻桂林的太平军主力,归队之后的事情就好办的多。可太平军已经渡过漓江北上,迎面而来的则是狗皮膏药刘长清,韦泽只能改变了原本的作战计划。

    刘长清面对精心策划的战斗中逃了性命,韦泽也只能继续修订军事计划。他很正常的认为,要收集起江边的船只,先把辎重部队与老弱运过江去。控制着船只与渡江地点,韦泽就能让精锐的部队在漓江两岸流动作战。一旦找到太平军的主力,韦泽马上收拢部队,以最快的速度赶过去。因为有对漓江先入为主的想法,韦泽甚至觉得实在不行的话,武装泅渡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眼前宽阔湍急的漓江无情的粉碎了韦泽的想法,他也不死心的派了几名战士下水尝试。下水的战士都精通水性,然而湍急的漓江水还是很快就把精通水性的战士卷入水底。幸好出发前韦泽让他们在腰上拴着安全绳,这才算把人拉上来,好一阵人工呼吸才算是把人给救回来。

    太平军与清军早就把江上的船只弄了个干净,韦泽面临着无船可用的局面。阮希浩也算是半个艇军出身,漓江从桂林直通梧州,他坚持认为,必须是艇军这等靠水吃饭的人,拥有不少于十条的大乌篷船,才能在短时间内把部队在江两岸之间来回运送。而现实的局面是,莫说大乌篷船,就连韦泽见过的桂林的竹筏都见不到一条。

    “船都被弄走了。”张应宸派出的侦察部队也没找到船只。

    “现在返回梧州找艇军的兄弟,也不知道来不来得及。”艇军出身的梁长泰很没底气的说道。

    “船只怕都在桂林城那边。”韦昌荣说道。

    张应宸看大伙议论纷纷,他说道:“桂林的渡口有船,只是渡口有数百清军把守。守渡口的地方只怕还有火炮。若是我们打渡口,就只能强攻。”

    渡口距离桂林城很近,打渡口很可能会遇到城中清军出击的问题。即便是能击破出击的清军,渡口的守军也不会那么轻易的就等在那里。他们若是把船给划走,打渡口就等于白打了。

    韦泽原本的计划中,韦昌荣只用打到桂林城下,骚扰一下清军即可。韦泽手中的精锐部队不过,桂林城内只怕还有上万的清军。在桂林城下待得时间稍长,只怕就会遭到全军覆没的结果,此时的韦泽打不起消耗战。

    “韦检点,若是你当时早点从吴家镇撤回来,应该就能赶上南王的大队。现在隔了一条江,南王怎么可能知道咱们已经赶过来了。”南王的侍卫看着宽阔的江面,也忍不住抱怨。

    韦泽心中当然也颇为后悔,只是晚了两天,这局面就完全不同。但是既然已经如此,韦泽就更没有浪费时间的余暇。强行把思绪收回来,韦泽说道:“梁兄弟,向下游走可否有能趟过去的地方。”

    “想趟过江得冬天,现在肯定不行。”艇军出身的梁长泰给了相当专业的意见,他给出了总结性的发言,“现在想过江,一定得靠船。想快点过江,就非得找到大船不可。”

    韦泽微微叹了口气,“我们向下游走,一定要渡过漓江,追上大队人马。”

    “哦!”周围的兄弟们只是应了一声。韦昌荣有些不甘心的说道:“若是南王能够下令派船来接我们就好了。”

    韦泽叹口气,“太平军不会再到漓江以南了!”

    这个判断其实很容易就能确定,太平军最终定都南京,从桂林到南京,千里迢迢。从俘虏的刘长清部下那里得知,清军数支军队已经渡过漓江,对太平军进行追击。在这样的局面下,太平军是不可能再扭头打回来。而且韦泽去梧州的经历,已经让韦泽明白,在这资源贫瘠,人多地少,土客矛盾激烈的广西,是根本没办法让太平军有所作为的。

    “昌荣!计划变了,我们不用再想着在漓江两岸来回走,也不用再找太平军主力。你还是带兵佯攻桂林,我带其余的人沿江往下面走。你记住,你去桂林只是虚晃一枪,吓唬吓唬清妖就行,然后你再调头去佯攻一下荔浦。我们沿江寻找能够渡江的渡口,你帮我们争取时间。我们也会尽力的。”

    “是!”被委任了这么艰巨的任务,韦昌荣却没有丝毫的胆怯。他说道:“检点,把梁卒长与阮卒长分到我这里。”

    韦泽目光复杂的看了看韦昌荣,想再叮嘱几句,又怕说了太多的话,会打击韦昌荣的自信,他最后说道:“你一定要小心!”

    很快,部队一分为二,韦昌荣带了七个卒的精锐部队向西,韦泽带着其余部队向着东南方向而去。

    韦泽的部队分兵是年月日的事情,到了月日,身在桂林附近阳朔的钦差大臣塞尚阿接到了一份公文。

    塞尚阿早在四月就从荔浦搬到阳朔办公,那时候太平军正在围攻桂林,钦差大臣塞尚阿当然不可能置自己于险地。他把守桂林的重担交给向荣,自己跑到了桂林附近阳朔“总揽大局”。

    太平军撤围的消息自然也已经传到了阳朔,塞尚阿大人也调兵遣将的组织追击。大垌战役之后,勇将乌兰泰、秦定三等人丧命。剩下的清军将领们都是自求多福,不肯出动作战。清军两三万人在桂林附近,却是消极防御。在兵力武器都占据优势的时候,硬是顿兵不出,太平军看打不下桂林这座坚城,相当自如的解围而去。塞尚阿是费了好大的劲,才让几只清军部队对太平军尾随追击。

    太平军刚走,塞尚阿就得到了消息,一度被咸丰皇帝关注,专门下旨要求查清的那支束发的太平军终于出现了。

    在得到这个消息之前,塞尚阿也对束发的太平军进行了详查。此次官军剿匪屡战屡败,咸丰皇帝下了无数的旨意,塞尚阿根本没能达成皇帝的目标。在所有的旨意中,完成难度最低的就是查清束发的太平军到底是什么人。在当钦差大臣之前,塞尚阿已经授文华殿大学士、首席军机大臣,管理户部,是满清朝廷中实打实的相臣。他非常清楚伺候皇帝的轻重缓急。更清楚查清汉人的束发军队,对于清廷的重要性。

    在清军围攻永安的时候,这支束发的军队专门劫夺清军粮道。最后得到这支军队的消息乃是在大垌,阶段向荣的部队后路的正是这支束发的太平军。自此之后,这支军队就再也没了消息。

    然而太平军突出永安之后屡战屡胜,很难抓到俘虏。而且围攻桂林的太平军中各部都曾经出动,却并未见到过有束发的太平军部队。塞尚阿很怀疑此前的情报有误,太平军被称为“长毛”,因为他们不剃头,而是采取披发的长发发型。有了长头发做基础,束发是非常容易的。

    在太平军撤围之后,这支束发的汉人军队突然从南边冒了出来。这让塞尚阿是搞不懂这支部队与太平军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塞尚阿很怀疑,那支束发的军队并非是太平军,或许是依附太平军的某支造反者的部队。但是这已经不重要了,根据情报来看,这支尚且在漓江南岸的军队击破了刘长清部之后,竟然是进攻桂林的姿态。

    塞尚阿很清楚,若是自己命令已经渡江追击太平军主力的清军回来,那帮原本就没有什么追击意愿的清军立刻就能回来。可咸丰皇帝已经在诏书中明令,“省城固属要紧,他处亦不得再有疏虞。”

    此时太平军主力北窜,若是过江的清军返回来围剿这支束发的逆贼,等于是放任太平军自由行动。那时候即便是歼灭了这支束发的逆贼,也不可能得到咸丰皇帝的认可。

    经过了这番思忖,钦差大臣塞尚阿终于确定了自己的方略。他命令在桂林的向荣一定要调查清楚这支束发军队的是怎么一回事。同时命令原本与刘长清一起追击太平军的余万清所部南下,在江北封堵这支太平军。这是钦差大臣塞尚阿根据之前与太平军作战总结出来的经验。把咸丰皇帝非常关注的这支束发太平军封堵在漓江以南。万一追击太平军主力不成,还能把清军给拉回来,消灭这支束发太平军。塞尚阿已经经不住任何失败了再没有能拿出手的军功,可不仅仅是官位不保的问题,塞尚阿大人的性命也会遇到大麻烦。

    这也仅仅是开始,塞尚阿写公文给在桂林的邹鸣鹤与向荣,告诉他们,自己马上就要去桂林。而且命二人立刻组织部队,前去攻打束发的逆贼。

    写完公文发出去之后,塞尚阿立刻命令部队准备进军桂林。他很清楚,若是自己不能前去桂林,是无论如何都没办法指挥的动一支窝在桂林的任何清军。

    <iv  la=”b”>

    <rip>pa_4;</rip></pa>

    <rip>pa_;</rip></pa>

    <rip>pa_;</rip></pa>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