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16章 追赶(二)

正文 第16章 追赶(二)

    参谋长兼行军司马张应宸卒长紧皱着眉头,眉心几乎拧起一个疙瘩。他已经盯着沙盘上画的一道算术题十几分钟,标准的计算式子在纸上已经写好,题目挺简单,是一个计算时间的题目。张应宸只需根据角度求出一个三角形的边长,再把边长除以速度,用除法算出一个时间来。

    整个作战方略是由军事委员会负责制定,军事委员会的成员是韦泽、张应宸,四位旅帅,以及几名关键部门的军官。而制定作战计划,就是参谋部的工作了。张应宸因为表现出色,现在已经从副参谋长成了参谋长。

    现在这位新参谋长正在模仿前参谋长韦泽多次进行过的计算,来推导出基本的战斗步骤。在看韦泽做计划的时候,张应宸觉得自己学会了。实际操作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学会,很多东西在他脑海里尚且没有概念。

    两个月的突击学习后的现在,参加学习的不仅仅是张应宸一个人。能到参谋部工作的,至少都接受过培训。张应宸所做的事情,参谋部里面的参谋们大概都知道。参谋们甚至还不如张应宸,他们是不知其然,更不知其所以然。五六个挑选出来的人,一个人捧着一个沙盘,有些性子急的,把当作笔的竹签咬在嘴里,坚硬的签字都被咬的满是豁口。

    算数与几何问题解决不了,张应宸换了另一个沙盘,他开始尝试用坐标来解决另外一个问题。对着坐标系皱着眉头看了很久,张应宸突然一拍大腿站起身来,他边走边兴奋的说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参谋部的参谋们一个个面面相觑,不知道张参谋长到底弄明白了什么。不过大伙此时被难为的够呛,有这么个机会,参谋们放下自己手头的工作,询问起张应宸了。

    “张参谋长,你弄明白了啥?”“给说说,给说说。我这已经完全弄不明白怎么回事了!”

    张应宸没有回答,他的手臂抱在胸口前,一会儿低头沉思,一会儿抬头闭目。过了好一阵,张应宸才兴奋的睁开眼,放开手臂说道:“算题就跟打仗一样,不要想着它会动,其实不动,不管人怎么动,图是不动的。这叫什么来着……”

    边说边抓出一张纸,张应宸念道:“原点!就是原点!”

    参谋们本来想着从参谋长张应宸那里学到些东西,结果越听越糊涂。张应宸倒是解决了自己的问题,他跑回沙盘前,呼呼啦啦的计算一番,就把最终结果给算出来了。

    张应宸是铁了心要学会韦泽的能耐,两个月来,他从韦泽这里学到了东南西北上下左右等等四五百个字怎么写,怎么认。而且好不容易把这些文字与现实给联系起来。除了学着建立起文字与现实的联系概念之外,张应宸还从韦泽这里学到了基本的数学与几何概念。

    例如度的概念,原本他只能东南偏东一些或者东南偏南一些来表述,现在甚至能模模糊糊的建立起了用角度来描述行军方向的概念。让他从一口气数到,张应宸已经能办得到。问题是说度的时候,张应宸会在脑子里面先顺时针的大概估算,没办法直接从度逆时针的想出一度来。

    作为辨别方向的天才,张应宸可以很轻松的在脑子里回忆、构建出一副画面。现在张应宸突然明白了,对他而言,这幅画面太过于真实,太过于生动。张应宸作为参谋长,首先要做到的是在脑海中构架出一个十分简单的模型,没有立体,只是简单的平面。先不用管一切地形地貌,行军作战完全简化到了一个由线条以及运动的点组成的模型。

    确立了这么简单的模型之后,张应宸算是豁然开朗。原本困扰他的东西现在都变得无比简单,是张应宸把事情想的太复杂化。不管我军还是敌军如何的运动,一切运动在这图上都是有一个原点。张应宸发现自己找到了属于自己对原点的认知。

    周围的参谋们却是远远比不上张应宸的天份,让他们在脑中构架一个运动的画面已经非常困难,更别说从繁入简。听了一阵张应宸的心得,参谋们似懂非懂。而且张应宸的感悟对他们来说并无实用之处,工作紧要,大伙又各自回去自己的位置上,开始啃着竹签继续试图解决问题了。

    参谋部制定的作战计划最终发到各个部队之后,各部队也觉得头痛起来。作战计划挺详细,从哪里出发,走什么道路,甚至按照什么步点行军,行军速度,这一切都在作战计划中体现出来。

    韦泽对部队恶补文化知识,重点之一就是简体字,白话文。文言文的要点是几乎每一个字都有其独立的含义,学文言文的要点是要懂得把这些意思给合理的组织起来。白话文就更加规范,韦泽认为白话文就是工具,按照主谓宾从的模式,把一系列意义明确的名词串联起来,指出了详细完成的步骤。从文学性上看,韦泽的这做法毫无精妙之处。与微言大义,什么栩栩如生竿子打不着关系。但是韦泽倒是颇为骄傲的认为,这才是他所要创造的新世界的基础。在识字率不到一成的太平军中,韦泽要让每个人都能都会写。通过掌握文字这个工具,能读懂会写公文命令,能够靠文字来实现交流,这就是跨时代的进步。

    两个月时间当然无法完成韦泽的宏伟蓝图,至少一小部分掌握了到字的指挥官们总算是开始接近韦泽的标准。读完了参谋部费劲心力写出的作战计划,下面的军官们开始挠头了。

    行军的道路靠的是引导的模式,各部队都有专门的行军引导人员。指挥员们很多还看不懂地图,地图比较珍贵,谁也不能在上面乱写乱画,所以张应宸战前制作的简易地图上的很多路名大家看不懂。这不是部队的文化教员们没教,而是大伙没概念,记不住。

    这年头没有钟表,两个月时间根本训练不出行军步点频率,缺乏这个基础,行军速度就成了空谈。韦泽部队中的四名旅帅一致认为,参谋部在瞎扯淡。

    韦泽提出了“三定”的组织理念。定职务、定编制、定责任。这等明确的体系之下,部队中的工作效率大大提高。

    韦昌荣作为最精锐的第一旅旅帅,兼任了作战训练的任务。与韦泽那种需要些天份才能练成的毒辣精准的枪术不同,韦昌荣的枪术简单明了,粗暴使用,最适合原本没有经验的战士迅速掌握。

    第二旅旅帅胡成和,部下多是天地会出身,他兼任了联络地方天地会的工作。实际上的指挥基本交由副手周盛德执行。

    第三旅旅帅林阿生,主要是管后勤。

    第四旅是个纯粹的女性部队,作战训练由作战训练处统一指挥。柯贡禹当了这个旅的旅帅,下辖四个卒。头两个卒是齐装满员的火枪队,后两个卒基本是老弱,主要负责做饭洗衣服等工作。

    除了柯贡禹以一个老爷们而担任一堆女人的总指挥官而遭到某种很善意的笑谈之外,其他的指挥官都是韦泽军中响当当的人物。甚至连柯贡禹这个三十多岁的汉子也有独到之处,柯贡禹长相气质给人一种很放心的感觉,若是别人当了这个女性部队的旅帅,大家未免分言风语的,柯贡禹当了旅帅,大家顶多笑话他领了一群女人,却从来没人往桃色方面去考虑。

    四位旅帅虽然都能很有效的统领自己的部队,但是各旅都没有建立参谋部门。大量新兵加入之后,初级训练都没有能够完成,不少高级课程大家也只是听说过,像标准的行军速度,连老战士都没有训练过几次,更不用说新兵了。

    所以张应宸费尽心思,按照标准制定出来的作战计划,遭到了整个部队的一致反对。官司打到了韦泽那里。

    面对同志们的一致批评反对,平素里也不是那么容易服软的张应宸这次难得的闭嘴不言。他的认识水平大涨,一下子弄懂了很多以前没弄懂的事情,这心情愉悦之下,张应宸就按照韦泽编写的诸多条例,按照自己的想法弄出了这份作战计划。等到激昂亢奋的情绪稍加平息,张应宸也知道这计划比较扯淡。

    韦泽既没有批评张应宸,也没有批评旅帅们这么激动的态度。他等声音稍落,问了一句话,“大家是觉得做不到这作战计划规定的内容,还是读不懂这作战计划?”

    这话问完,几名旅帅立刻暂时闭了嘴。韦昌荣最直率,他只沉默了片刻就开口说道:“韦检点,这计划也是我们大伙一起商量出来的。要做到自然是要做到。只是这军事训练才刚开始,很多地方根本做不到这么细。”

    有韦昌荣表态,其他三名旅帅也都纷纷表达了这样的想法。韦泽笑道:“能做到多少就做到多少。咱们军委成员确定作战方略,参谋部制定作战计划。各个部队负责执行,若是大家觉得张参谋长的计划违背了作战方略,如果没有,那就是大家执行的事情了。”

    军事委员会中一线指挥官们见韦泽的态度如此鲜明,大家也终于放过了对张应宸的指责,开始考虑怎么把这看起来云天雾地的军事计划给落实的办法。

    <iv  la=”b”>

    <rip>pa_4;</rip></pa>

    <rip>pa_;</rip></pa>

    <rip>pa_;</rip></pa>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