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7章 韦泽(七)

正文 第7章 韦泽(七)

    回程的时候众人都抓紧行军,大伙的家人还在永安,这趟出来已经七天了,一想到带着这么多缴获回到永安城之后就能有奖赏,特别是能与家人相聚,人人归心似箭。

    韦泽派张应宸领了两名兄弟先赶回永安城禀报,自己带领大队行军。尽管携带众多物资,来的时候走了六天的路,回去的时候只走了不到三天。毕竟出发的时候众人是探索前进,沿途上还得奋力开路,回去的时候只需赶路即可。大家晓行夜宿,终于在月日上午,到了韦泽与张应宸约定的汇合点。

    在汇合点等待韦泽的不仅仅是张应宸,还有城内派出的一个两的部队,带头的居然是太平军的御前侍卫林凤祥。林凤祥也是金田起义时的4名老兄弟之一,此时也官拜司马,同时成了洪秀全的御前侍卫。官职虽然与韦泽相同,地位却比韦泽高不少。

    韦泽与林凤祥见过面,而且两人在韦泽没有穿越附身前还一起打过仗,算是熟人。见到居然是林凤祥亲自来,韦泽就明白了太平军高层对这批缴获的重视程度。

    亲自一袋袋查看了韦泽他们带回的缴获,林凤祥抓住韦泽的手,兴奋的说道:“韦司马真是辛苦了!有这些东西,守城就有望了。”

    听到这激动的话语,韦泽心中一凛。太平军的局面居然到了令林凤祥都觉得守不下去的地步了么?但是韦泽却也没有点破这点,他笑道:“有林司马亲自接应,我等自然可以轻松回去。回去的道路林司马可否已经安排好了。不若我们现在就走。”

    “得等天黑才行。”林凤祥遗憾的答道,“韦司马出兵之后,向荣再次向前移营,此时几乎逼到了红庙那里。”

    “什么?”不仅韦泽瞪大了眼睛,韦泽的部下们都是一惊,此时距离他们离开永安城已经有了十天,大家不知道永安城的局面发生了如此大变。

    太平军的永安防御体系并不是简单的依靠永安城城墙实施防御,太平军在永安城外也占据了不少据点。北边要冲之一就是红庙。

    满清北大营的统领向荣与南大营的统领乌兰泰,曾经在官村岭被太平军彻底击败,向荣随即被解职。等太平军攻克永安之后,向荣才被起复。自打起复之后,向荣就一改以前的失误,放弃了与太平军全面野战,转而实施了阵地战。他先亲自带队,把清军的北大营从距离太平军里的古排强行迁移到距离太平军里的龙眼塘。

    林凤祥向韦泽简单的介绍了一下情况,韦泽他们离开永安城之后不久,向荣再次移营,把清军北大营逼近到了距离城墙七里地的红庙前面。

    向荣这次移营不仅逼近了太平军,还截断了韦泽带队回到永安的道路。即便是眼下还有路可走,却也保不准什么时候遇到清军的巡逻队。韦泽他们人人背了四十斤的缴获物资,加上数日来不停的行军大战,没有来得及休息,体力已经到了谷底。若是被清军的巡逻队发现并且攻击,别说把缴获的物资给运回去。只怕韦泽他们自己的小命都保不住。

    见韦泽他们如此震惊,林凤祥笑道:“兄弟们暂且不用担心,我出来之前,南王已经命翼王到了红庙。只要我派人回禀翼王,那时候翼王自会出兵引住红庙对面的向荣。而还会有一队兄弟前来接应,把这些缴获运回城内。”

    “如此甚好!我等就听林司马调遣。”得知有大部队接应,韦泽松了口气。

    林凤祥立刻人回去禀报,下午时分,又过来了二十几名负责搬运的兄弟。没多久,就听到远处出现了喊杀与枪炮声。韦泽好歹打了这么三个月的仗,一听声音就知道枪炮声基本都是从清军那边传来的,太平军这边只有偶尔才会开枪,火炮更是一声没响。

    但这不是韦泽他们要关心的问题,林凤祥带领着运输部队,扛着东西就走。队伍避开了双方交战的战场,一路往永安城方向赶。

    前来接应的兄弟们都知道韦泽他们这一路也已经没了气力,所以没让韦泽等人再抗缴获的物资,而是由接应部队每个人扛了二十几斤的东西,十几里路跑了一个时辰。半路上又有五十几名兄弟接应。行进速度更是快了许多,百十号人终于在天色即将黑下来的时候到了永安城下。

    到了城北大门,只见城上城下都站了不少守城的太平军战士。看来这消息传出去的颇快。而令韦泽惊讶的是,人群中竟然有位一身黄袍的王爷,定睛观看,那位是负责全城防务的南王冯云山。

    太平天国攻克永安城后建制,分封了东西南北四王以及翼王石达开。南王冯云山是地位仅次于东王杨秀清的人物。能让冯云山亲自来迎接,说明缴获物资的辛苦得到了上层的重视,韦泽心里面也是有点得意。上前几步,韦泽率先见礼,“属下韦泽见过南王。”冯云山只随便应了一声,就直奔缴获物资而去。确定运来的袋子里面都是食盐与火药,冯云山转回头对韦泽说道:“韦兄弟可是立下了大功!”

    高兴归高兴,冯云山的心思还是在军务上,只是赞了韦泽一句,冯云山转身对旁边的人命道,“立刻将这些盐与火药送去圣库。”

    张应宸到了城下的时候,气都快喘不过来了。不过张应宸发现,哪怕是他跋涉了这么久,速度上竟然并不比半路接应的兄弟慢。半路接应的兄弟中,有几个也是跑着跑着就抽筋了。

    一路上,韦泽多次讲过不吃盐的后果,与韦泽他们同行的时候,大家都一样。还看不出来。这几天大家天天盐吃够,甚至还有腊肉吃。与城内的兄弟一比,这体力上居然不落下风。对于这次韦泽的功劳,张应宸已经完全能确定。

    见到冯云山这样的大人物亲自来迎接,张应宸满心激动。然而南王冯云山只是忙着处理公务,却没有多褒奖一下有功之臣,张应宸心中也有些失落。正在心里不太高兴的时候,张应宸就见韦泽上前一步对冯云山说道:“南王,属下乃是奉东王之名出击。南王送这些缴获的东西去圣库,自是应当。但是还请南王派位兄弟和属下一起去见东王,这样属下复命之时也好向东王交代。”

    见韦泽这么做,张应宸立刻紧张起来。太平军中除了天王之外,就是东西南北四王权势最大。东王杨秀清被封为军师,统领诸王。南王冯云山则是权势仅次于东王的人物。韦泽的语气神态颇为恭谨,但是说的这话中隐隐有着不相信南王的意思。张应宸忍不住心中捏了把汗。

    然而南王冯云山竟然没有生气,只见他哈哈一笑,“只是顾得高兴,这件事却没来得及想到。这样,我与韦兄弟一起去见东王,当面把此事说清。”

    既然冯云山如此说,韦泽也就没什么好说,命令部下回营休息,韦泽跟随着南王冯云山向着城内去了。

    在去东王府的路上,冯云山告诉韦泽,昨天下午“天父降临”,向太平军发话,说眼下的困境很快就能渡过,要太平军上下向诸王学习,奋力杀敌,以图胜利。今天韦泽就送回来缴获,想来太平军士气当是一振。

    虽然脸上没有什么表情,韦泽心中忍耐不住想大笑。以往他对太平天国有一个过不去的坎,那就是拜上帝教的问题。作为新中国很普通的青年,韦泽本人是坚定的反宗教份子。然而正是基于反宗教的理念,韦泽很快就发现,那位不怎么露面还喜欢写打油诗来阐述教义的天王洪秀全或许是真的信由他自己创立的拜上帝教。除此之外的太平天国诸王没一个人信拜上帝教。例如后世大大有名的翼王石达开,对拜上帝教的态度可能就只差敲锣打鼓的公开反对了。

    至于冯云山本人,实际上是拜上帝教在广西的真正推行者。洪天王是主管经书编写的教主,冯云山的作用地位无疑就是实际操作的教皇。东王杨秀清眼下的职务是统领诸王的“军师”,这位从上讲本该更世俗化的东王,面对本来完全没机会插手的拜上帝教,竟然搞起“有中国特色的宗教手段”。天王洪秀全称自己是天父的二儿子,耶稣的弟弟转生。杨秀清就自称天父附体,每当天父附体的时候,杨秀清就是洪秀全的“父亲”,是旨意比洪秀全更具权威性的最高神。

    对韦泽这个反宗教的人来说,刨去宗教手段带来的滑稽感,韦泽倒是非常认同这种政治手段。得知自己巧合之间竟然能帮上杨秀清的忙,韦泽心中还是颇为高兴的。

    不管多少人真心相信天父附体这等小手段,杨秀清做事有始有终。每次附体发表完“最高指示”之后,杨秀清都会稍微去休息一下,以示天父附体是会给普通人的身体带来相当沉重的负担。此时杨秀清正在“休息恢复”当中。

    双方又聊了几句,不由自主的就说起了最近的军务。对于清军收紧包围圈,韦泽反倒不在乎。看着冯云山那沉重的神色,韦泽笑道:“南王,向荣与乌兰泰都不过是咱们的手下败将,想打败他们,其实只用像以前那样,把他们给引到外面野战。拖着清军在山里走上几遭,他们心急着打败我们,就更会冒进。此时设下埋伏,定能将他们一举歼灭。”

    冯云山听完之后就问道:“若是清妖不追击咱们出城的部队,而是趁着城防空虚的时候加紧围攻永安怎么办?”

    韦泽答道:“那我们就索性不要守永安了,只要杀光追击咱们的清妖,这永安城咱们想要再次拿下,那是易如反掌。何必一定要在乎这一城一地的得失呢?”

    “何必一定要在乎这一城一地的得失……,呵呵。”冯云山听完之后只是笑了笑,却没有再说什么。太平天国的诸王集中居住,王府就设在永安城衙门附近的几处大宅子中。永安城不大,就这么说话的功夫,两人就到了东王府门口。南王冯云山没有对韦泽的看法给与任何评价,他带着韦泽直接进了东王府。

    <iv  la=”b”>

    <rip>pa_4;</rip></pa>

    <rip>pa_;</rip></pa>

    <rip>pa_;</rip></pa>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