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4章 韦泽(四)

正文 第4章 韦泽(四)

    韦泽在伏击清军运粮队的战前制定的作战核心就是近战肉搏战,这年头中国的火绳枪质量很差,而这种质量很差,射速很低的火绳枪,韦泽也只有五杆。对面的清军少说也有杆火绳枪,以己之短击敌之长,那是最傻的选择。

    肉搏战是近现代代军队的必修课,即便是飞机大炮普遍大规模应用出现的第二次世界大战,各国军队之间都没少爆发过刺刀战。甚至到了朝鲜战场上,靠着重炮削山,炸弹洗地,火力饱和攻击的美军,也多次与志愿军拼过刺刀。比4年早了快年的年,肉搏战更是近代军队的看家本领。韦泽对此非坚信不移。

    韦泽的部下们在战斗中表现出了卓越的战斗力。韦昌荣等老太平军战士,冲进了清军的队列之后立刻展开了迅猛的杀戮。甚至连张应宸这个不怎么靠谱的家伙,也在用相当笨拙却远比清军勇猛果敢战斗方式投入厮杀。

    清军也如同韦泽料想的那样,遭到直接攻击的后队与中军的结合部位被猛烈的打击给吓傻了。后队的清军们扔下火枪撒丫子就逃。而中军部分则是向前面逃窜。

    “追!别让清妖跑了!”韦泽喊了一嗓子,就向着清军的中军追去。能冲散敌人阵列的最佳人选无疑是敌人的溃兵,若是驱赶着清军逃窜的家伙冲进清军的中军,很容易就能造成雪崩效应。无意识的群体行动向来拥有着无法想象的裹挟能力。溃兵裹着不知所措的部队一股脑的逃窜,只要清军队列完全乱套,短时间内这么一股人流只会玩命的逃跑。等清军溃逃之后,韦泽就能够带着兄弟们的掠夺战利品。那是最佳的结果。

    韦昌荣战斗经验丰富,哪里不清楚这点。听到韦泽的号令,战士们也不去追杀那帮扔下火枪逃窜的清军,大伙跟着韦泽向清军的中军队伍猛冲过去。

    在清军的中军中,带领这支运粮队的把总满脸是汗战战兢兢的在三名骑者面前。那三人高矮胖瘦各不相同,却都有一个共同点,他们都穿着黄马褂。

    这三人是皇帝分配给负责剿灭太平军的钦差大臣塞尚阿的御前侍卫。他们会出现在这里,是因为钦差大臣塞尚阿命他们三人前去送信。一直紧咬着太平军不放的清军四个多月前开始围困永安城。经过大大小小数十场战斗,清军终于在永安城南城北各建起了一座大营,加上其他的各路部队的布置,此时已经对永安完成了包围。

    在咸丰皇帝的不断催促下,负责剿匪的钦差大臣塞尚阿几天前终于下了决心到前线去亲自督战,出发前他派遣御前侍卫科隆多等三人去永安城北大营送信。御前侍卫与当地官员本就没有什么往来,派他们去送信,还能看看前线的虚实。塞尚阿抱的是这样的打算。

    御前侍卫们当然愿意出来走走。在塞尚阿跟前,御前侍卫也仅仅是侍卫。能出来,他们立刻就是京城来的大人物,哪里的地方官都要好吃好喝好伺候。按照满清官场上的规矩,沿途地方上的孝敬自然也不会少。而且送信这事说大不大,却总是个事。等剿灭了太平军,这么一件小事也能算成侍卫的功劳。既然里子面子都能有收获,御前侍卫们自然是“欣然从命”。

    只是这三名御前侍卫在路上也不可能摆出太大的架子,他们被被安排在前往永安城北大营的运粮的队伍中。又给他们的安排了一小队亲兵。

    运粮队的军官是名姓刘的把总,他对这三位身穿黄马褂的侍卫根本不敢怠慢,前前后后伺候的极为殷勤。科隆多他们对此非常满意,数次表示要在钦差大人面前为这位把总“美言几句”。刘把总当然识趣,一封银子恭恭敬敬的递上,科隆多他们当然就笑纳了。

    对这趟旅程的安全,三名御前侍卫中为首的三等侍卫科隆多并没有什么担心。在钦差大人身边当侍卫,往来的公文自然是清楚的很。清军动用了五万大军围剿太平军,即便不少部队并没有到最前线,永安城外的南北两个大营中也有三万多清军逼住了永安城内的太平军。官道直通北大营,已经被清军严密的封锁起来,此时应该是安全的很。护送运粮队的有一百多湖南绿营,战斗力相当不弱。科隆多就更加放心了。

    就在隆科多与其他两名侍卫有说有笑的骑着马前行的时候,突然听到背后传来喊杀的声音。坐在马匹上的科隆多扭过头,越过数十名身后步行的清军头顶,就见到十几名手持长枪的家伙吆吆喝喝冲上了官道。见到只有这么点人,科隆多心中并没有生出什么特别的紧张感觉。最先吸引科隆多的是那十几个人脑门上绑的白布带,还有脑袋上那挽了发髻的发型。北京城有道观,科隆多也见过道士。他第一感觉是,这年头连奔丧的道士们都开始拦路打劫了?!

    事实很快就证明了这帮人并非是奔丧的道士,而是货真价实的悍匪。御前侍卫们当中无疑是有来混资历的勋贵子弟,不过这并不意味着御前侍卫们就是无能之辈,平素里面他们也是要进行各种相当严格的操练。侍卫分三六九等,他们只能靠自己的武功来博取皇帝的认同,低等侍卫也希望自己能够通过勇武甚至军功得到皇帝的提拔。

    见到清军阵形大乱,科隆多并没有畏惧惶恐,他骑在马上,位置比较高。韦泽他们冲出来的时候科隆多大概数出来,冲出来的人就是二十人左右。而清军前军中军加起来还有至少一百人依旧处于有纪律的条件下。

    沉着脸,科隆多对面前的把总命道:“刘把总!土匪最多二十几个人。你说你跟过向荣将军打过仗,也说你从向荣大人那里学到了连环排枪的能耐。现在你就带四十个兄弟迎上去,用连环排枪打那些土匪!逃回来的那些人若是敢冲击我军的阵列,那就立刻给我毙了。去吧!”

    刘把总听到半中腰已经准备带兵前去迎敌,一听要把逃回来的清军击毙,他又怔住了。科隆多若是别的时候自然会大发雷霆,然而土匪们正在冲过来,科隆多也来不及发脾气了。他喝道:“有我们哥几个在,你害怕什么?只要能打死这帮土匪,我们自然给你说话撑腰!若是你败在这里,我们哥几个死了,你会有什么下场?我们哥几个若是没死,你觉得我们哥几个能放过你么?”

    这话如同鞭子猛抽一样让刘把总打了个寒颤,他也顾不了那么多了,操着家乡的湖南话对已经慌乱的部下喝道:“列队,迎敌!”等四十几名部下准备好了队列之后,刘把总喝道:“向前走五十步!边走向跑回来的兄弟们喊话,让他们躲到路边去!”

    刘把总也并非无能之辈,几道命令下去之后,他的部下们立刻服从了命令,他们一边前进,一面喊道:“兄弟们,往路两边躲!”“兄弟们,往路两边躲!”

    韦泽他们此时正追着清军逃兵,那帮清军逃兵们听到了喊话,又见到正前方出现了清军整齐队列,纷纷向道路两边逃去。原本都是人的道路上,片刻间就空出了好大一片空地。而清军的队列清楚的看到对面杀过来的人不过二十人的模样,立刻就恢复了信心。刘把总一声令下,清军的队列就停下前进的脚步,开始准备放排枪。

    此时韦泽他们距离清军队列的距离还有三十多米远。

    火绳枪再烂也是火器,韦泽的小队伍都是用长枪,再勇敢善战也得到清军跟前才能发挥威力。韦泽一看清军的变化就知道战斗已经脱离了原先的计划。

    世纪的时候,韦泽的百米能跑进秒内。米跑更是在秒内。可这仅仅是理论上的计算,韦泽想办到这些,需要一身跑步的运动短衣,脚下的地面是塑胶跑道,脚上是专门跑步用的跑鞋。现实中韦泽在“官道”上,所谓官道与平坦二字毫无关系,依旧是一片坑坑洼洼的地面。快速奔跑的时候能不摔跤不崴脚就很不错了。

    现在韦泽要做的选择只剩了两个,要么就是全力前冲,要么就是马上撤退。若是现在停顿下来,让清军在三十几米的距离上从容列队放起了排枪,十几名手持长枪的太平军战士只会遭到被屠杀的结果。

    现在逃跑当然能够跑掉,可这好不容易打出来的局面就等于前功尽弃。天知道清军下一次的运粮队什么时候能到,韦泽他们带的粮食不多了,不可能连着埋伏十几天。到了嘴里的肉再吐出去,韦泽是绝对不甘心的。

    不想撤退就只有猛冲,就这么电光火石的一念间,韦泽丝毫没有停下脚步,由于竭尽权力奔跑起来,韦泽连再喊一嗓子的气也匀不出来了。

    对面的刘把总一看韦泽不仅没停,还加快了步伐,摆明了要杀进清军阵列里面。他湖南口音立刻高了度,“土匪不过就这么十几个人,大伙儿快放枪!快放枪!”清军士卒也在军官的催促下准备开始射击。一名手快的清军甚至已经打着了火种。

    双方此时比拼的就是熟练度,比拼的就是勇气。韦泽看的清楚,三十几名列队的清军列成三队,摆了个三段击的架势。在这些人后面,还有二十几名清军的长枪手。败退的清军绕过了迎击的清军,从官道两边跑到清军阵列背后。按照清军的如意算盘,大概是希望通过三段击给与韦泽他们重创,接着由长枪手冲杀上来解决剩下的战斗。

    韦泽现在穿在脚上的鞋不是耐克、阿迪达斯,更不是李宁或者度。但这草鞋好歹是韦泽经过一个多月仔细研究不断改进后做出的产品,承力部分都由藤筋与麻绳加固。韦泽很清楚,他一开始能跑得这么快,冲的这么猛,都是靠了这鞋的功劳。方才他如龙似虎的连杀十几个清军,脚上这双合脚的草鞋可是出力极大,同样受损不少。如果继续这么跑下去,草鞋的带子肯定要断。

    心里面有了顾忌,韦泽的冲锋速度明显慢了下来。对面的清军不知道是不是见到韦泽冲锋速度变慢后心里面压力变小,他们手上的速度更快起来。装药,填弹,虽然每个人的步骤快慢不同,但是每个清军手上的动作给了韦泽极大的心理压力。

    “操了!不就是鞋掉了把脚扎破么?跑得慢命都没了,我怎么就这么傻呢?”而韦泽片刻间就想明白了这点,他再也不管脚上的鞋到底怎么样,腿上就加尽了全力,冲着清军的黑洞洞的枪口迎面而去。

    排在前面火枪手们虽然在努力装填弹药,不可抑止的恐怖表情随着韦泽的逼近越来越明显。终于有清军因为害怕,把装火药的药囊掉在地上。有的清军抬眼看看韦泽,低头看看火枪,反复的鸡叨米般重复这两个动作。如此分心的局面之下,火绳枪的准备完全停顿了。

    但是整排的清军中总有另类,就在韦泽冲到清军面前的时候,却见一个手最快的清军尽管满脸惊恐,还是完成了火绳枪的装填,那家伙在韦泽的左边,黑洞洞的枪口笔直的指着韦泽,火绳上冒着火花,剩下的只有扣扳机这么一个环节了。

    韦泽的思维在这个关口上前所未有的清醒,若是此时用枪刺去刺那家伙,极有可能是那名清军的火枪击中韦泽,韦泽手中的长枪刺死那家伙的结果。韦泽松开紧握着枪柄的左手,向左猛跨一大步,把抓住那名手快清军的枪管,将其高高举向空中。

    嘭!火绳枪沉闷的响声在韦泽头顶左上方响起。在最后,那名手快的清军还是扣动了扳机。韦泽抓住枪管的左手以及左前臂竟然被震得整个麻了。死里逃生的兴奋只带来了片刻的愉悦感,接下来一种无法扼制的愤怒从韦泽心中猛地涌了出来。

    “我操你娘!”伴随着这声完全不过脑子的大吼,韦泽凶性大发。既然左手已经无法用力,韦泽干脆放开右手中的枪杆,抽出了充作砍山刀的单刀。也不管那个已经放过枪的清军,韦泽右臂奋力挥下,单刀狠狠的砍进了正前方清军的脑门。

    这一刀的力气是如此之大,寻常的铁刀硬是削掉了清军的半个脑袋。在断刀劈开的缺口处,红红白白的东西清晰可见。韦泽一脚踹在那名已经变了尸体的清军胸腹处,尸体往后飞了出去。

    此时韦泽距离最近的清军不过半米多点,可清军们一个个目瞪口呆的看着近在咫尺的韦泽,居然没有丝毫的反应。韦泽挥动右臂,又斜着劈开了另一名清军的咽喉。杀鸡般的惨叫只响了一瞬便戛然而止。

    接着一声非人的惨叫响了起来,“妈呀!”

    这声惨叫看来是道出了清军们的心声,其他的清军或早或晚的发出惨叫声,接着扭头就跑。后面的人反应稍微慢点,被最前排的家伙迎面撞了个趔趄,有些用力过猛的干脆就把后面的清军给撞倒在地。仿佛倾斜了葫芦架,清军们你碰我我碰你,歪歪斜斜的整个乱成了一团。

    韦泽从后面赶上两步,他左劈右砍,两名清军惨叫着扑倒在地上。韦泽心中啐了一口,这两刀看似创口大,受伤的清军流血也很多,韦泽却不是给了两名清军致命的一击。看来自己还是过于激动了,竟然完全失去了平常心。

    稍微稳定了一下情绪,韦泽连跨两步,挥刀劈向一名清军的光秃秃的后脑勺,清军作战的时候都把辫子盘在头上,那清军天灵盖上的辫子并没有被不够锋利的铁刀砍断,而是被单刀切进了脑袋里面。仿佛遭到了雷击的蛤蟆一样,清军浑身一抖,然后定在当地。

    看到单刀切进了这清军的脑门,韦泽很清楚这家伙已经死了。韦泽尝试着握紧松开自己发麻的左后,麻木的感觉依旧还在,左臂已经能用上力道。韦泽放开右手中的刀柄,任由脑袋上留着把单刀的清军尸体自己倒地。右脚点则住地上的枪杆中央靠前点的位置一碾一挑,长枪就飞了起来,韦泽抓住飞上半空的长枪。一枪就刺入了逃窜清军光秃秃的后脑勺上脊椎与脑袋的结合部。那位置被利刃刺入后,重则会立刻毙命,轻则也是全身永久性瘫痪。

    韦泽一拧枪杆,枪头转动扩大了创口,接下来很轻松的就抽回长枪。面对前面晃动着的一众光秃秃的后脑勺,韦泽瞬间就锁定了最容易刺的,一枪又刺入了脊椎与脑壳的结合部。

    刘把总此时已经拔出单刀,对着溃散的清军火枪兵们又喊又吓。这努力仅仅让他周围的少许暂时停下了步伐。可接踵而来的则是冲上来的韦昌荣等太平军战士,太平军战士们手中的长枪毫不留情的向着阵形崩溃的清军狠狠刺去。在一片惨叫声中,清军中军的应急部队就此崩溃了。

    <iv  la=”b”>

    <rip>pa_4;</rip></pa>

    <rip>pa_;</rip></pa>

    <rip>pa_;</rip></pa>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