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1852铁血中华正文 第3章 韦泽(三)

正文 第3章 韦泽(三)

    月日上午,韦泽带着队伍终于穿过渺无人烟的大瑶山,绕到了官道旁一座高高的山峰上。脚下踩着满是青苔的山石,身边是凛冽的山风,往下看,一条道路蜿蜒盘旋的向着远方延伸而去。极目眺望,道路在树林以及山岭的掩映下若隐若现,却能非常清晰的判断出道路的存在。

    张应宸有辨别方向的天份,在队伍中被韦泽选拔出来委以确定方向的重任。作为本地人,张应宸辨别了好久,才真正的说服自己,前面的这条道路绝非是什么小路,而是永安本地人张应宸熟悉的那条官道。可张应宸从来没有站在如此高又距离官道如此近的地方俯视官道,有种说不出的熟悉以及陌生感。

    韦泽这个外乡人竟然能领着大伙经过从未走过的道路抵达官道,更重要的是,昨天韦泽说最多一天就能抵达官道。在山中转的晕头转向的张应宸自然不信,等真的抵达官道旁边,张应宸对这么一个结果既欢喜又惊讶。

    双手环抱在胸前,韦伯静静的看着前方的官道。韦昌荣、张应宸等伍长站在韦泽左右,更后面的则是千辛万苦抵达目的地的战士们。山风很烈,将这一众战士们颇长的头带尾部吹的在空中飞舞起来。

    韦昌荣将手中的长枪戳在山石上,向前走了一步,探头想看看山崖下。韦泽一把拽住韦昌荣,“小心些,都到这里了,不要为了一时痛快再出什么事情。”

    听到这话,韦昌荣立刻退了回来,点头回答:“四叔说的没错,我的确不够小心。”

    张应宸知道韦昌荣是个颇为冲动的性格,喜欢犯险,没想到在此时他竟然颇为正经起来。

    韦泽命道:“大伙分头找下山的路,应宸你留下来。”说完,韦泽就掏出自己的那画了地图的账本,让张应宸帮助确定方向。

    看着韦泽灵活的操作着炭条,在纸上勾画出山路的走向,描绘出官道附近的地形走势。张应宸是目瞪口呆,不知道该说什么。当然,那副地图中自然有张应宸的功劳,地图右上角那个确定最终方向的十字标志就是张应宸帮忙确定的。只是辨别方向是张应宸的天份,对他来说,只要根据时间看看天空,再瞅瞅山势,树木的模样,张应宸就能准确的定准方向。

    这份能耐也被张应宸周围的不少人称赞过,却从来没有像在韦泽这里得到如此之高的评价。更重要的是,从来没人能像韦泽这样,在张应宸辨别方向的基础上做到这么多事情。

    等韦泽画到一半,张应宸实在忍不住心中强烈的羡慕感,他用试探的语气说道:“韦司马,不知你能否教给我这画图的能耐。”

    “真的想学么?”韦泽头也不回的答道。

    “是!”张应宸自然是下了决心的,他回答的十分坚定。

    听到如此坚定的语气,韦泽转头看向张应宸,他锐利的目光盯着张应宸。张应宸不知道韦泽这是什么意思,却也用坚定的目光回望着韦泽。韦泽对张应宸的态度非常满意,他笑道:“应宸,你要是学就好好的学,学到比我还强,我看好你!”

    这话大大超出了张应宸的想象之外,学别人的本事是件大事,求学者那是要表达出组大限度的诚心,而教学者则是要推三阻四。可听韦泽这意思,竟然是对张应宸想学画图的事情十分欢喜。这简直是弄反了。张应宸今年岁,比韦泽大了4岁。因为出身天地会,张应宸与很多江湖朋友打过交道,他怀疑韦泽这只是少年心性,随口这么一说而已。但韦泽的态度又让张应宸觉得不像。之后的时间中,张应宸心中完全想着此事,直到韦泽把图画完,两人都没有说话。

    韦昌荣他们已经找到了下山的路,众人在距离官道半里地的山坳处设下营地。这里林深草密,甚是隐蔽。可韦泽竟然不放心,他派兄弟们到官道上好几处地方,亲自目测看不到营地里面的情况,这才开始扎营。

    营地倒是简单,两根长枪尾部在地上固定好,头部绑在一起。这样的两对支撑点上面架上一杆长枪,用草绳捆起来,再盖上布,就是一个能容纳六个人挤着睡下的帐篷。现在天冷,挤在一起也能保暖,兄弟们倒也没有意见。

    张应宸作为本地人,他和几名兄弟解散了头发,包紧了头巾,就出去探路。

    这年头没有现代通讯器材,探路靠的就是走路,张应宸韦昌荣他们这一走就是一天音讯皆无。韦泽自然没有闲着,他带着部队对伏击阵地,撤退路线做了全面的准备。到了月日一大早,张应宸就急匆匆的赶了回来。

    “看到清妖的运粮队了!最晚中午前他们就能到这里。”张应宸颇为紧张的禀报道。

    “真的么?清妖的运粮队都运的什么?韦昌荣性急的率先问道。若不是因为伏击的营地距离官道有一里多地,韦泽命令所有人都不许高声说话,韦昌荣只怕能够大喊大叫起来。

    “管他们运的什么?把清妖一杀,他们运的东西都归我们啦!”韦泽笑道。

    其他的兄弟们也意气昂扬的点头称是。

    清军的运粮队是大摇大摆的行动的,很快就被张应宸他们发现。见韦泽胜券在握的模样,见到因为有机会伏击清军而洋溢着欢乐情绪的众人,张应宸立刻担心补充了一句,“清妖得有两百多人!”

    这摆明了泼冷水的举动却没有达到效果,韦昌荣豪迈的答道:“两百多人又怎么了?我四叔可是和其他七名兄弟连夺座炮台的人,跟着他伏击清军,绝对能把清军杀得落花流水。”

    张应宸听说过韦泽的这件事,但是也仅仅是听说而已。他忍不住又说了一句,“咱们只有个兄弟。”

    即便是这样的话也没能让韦昌荣的自信遭到任何打击,他拍了拍张应宸的肩膀,“听我四叔的没错!”

    而其他战士已经开始询问韦泽,“韦司马,咱们怎么打?”

    张应宸是有点绝望了,这毕竟是以一敌十的战斗。韦泽或许能够以一敌十,张应宸并不相信自己也能有如此的能耐。既然反复强调了清军的数目之后,太平军的老战士们还如此有信心,张应宸忍不住心中生出了一种感觉,或许韦泽与韦昌荣他们真的很能打仗也说不定。其实,张应宸也不希望自己花费了这么大的气力翻山越岭之后最终无功而返。

    即便是伏击,而且张应宸等人观察了清军,发现清军并没有很防备的模样。韦泽并没有就此大意起来。他立刻与兄弟们制订了几个针对不同情况的计划。

    确定了计划之后,部队立刻行动起来。而这行动居然是把战斗时候用不着的所有东西都给运到隐蔽的地点先给藏起来。韦泽的解释是,这次是抢完了就走,撤退时候尽量轻装。暂时带不走的物资自然不能便宜了外人,须得先藏起来,有时间了再来取。

    前期准备结束之后,部队就埋伏在准备好的阵地上等待起来。伏击阵地设在官道有山坡的那边。经过仔细的搜索,这片地面距离官道几米,地面基本是平的。部队穿戴了草扎成的帽子,披上了草衣。就趴在草丛里面,张应宸在韦泽的命令下亲自在官道上看了埋伏阵地。却见那里只能看到一大片浓密的草丛,看不到有任何人。这下张应宸算是放下心来。

    阵地准备的挺好,兄弟们一上阵地就发现事情不太对头了。官道毕竟是官道,哪怕是打仗期间行人稀少,却也没有达到无人行走的程度。为了不暴露伏击阵地,兄弟们趴上了阵地之后就不能动弹了。尽管身上有用来隐蔽的草衣,兄弟们穿着从清军那里缴获的棉上衣,身下也垫了不少草。这不动弹的情况下寒气依旧不好抵挡。

    而且按照张应宸所说的,清军中午前就会到达伏击地,却没想到清军运粮队走的颇慢,过了中午时分还没出现。韦昌荣忍不住用质疑的语气问张应宸,“你不会露了什么马脚,让清妖看出迹象了吧?”

    没等张应宸反驳,韦泽打断了韦昌荣的话,“应宸已经习惯了咱们的行军速度,按咱们的走法,应该早就到了。”

    这下韦昌荣不吭声了,张应宸气鼓鼓的瞪了韦昌荣一眼,却也没有反驳什么。毕竟是张应宸的预测出了问题,即便是韦泽替张应宸做了解释,可眼前的错却是实实在在的。好在韦泽为了预防变化,让大家各带了一竹筒的军粮,发现事情不对,命令大家又吃了一顿饭,总算是没有出现太大的偏差。但是啃着冰凉的大米混黄豆饭,张应宸都不好意左右看。他相信,左右的兄弟都会用不带好意的目光回视。

    又过了大概半个时辰,在高处瞭望的兄弟们终于下来禀报,官道上出现了清军的队伍。

    与张应宸回报的情况相同,这支清军雇了一批驮马队。驮队大概由五六十匹滇马组成,包括驮队赶马人的与负责押运的清军,共有多人。韦泽的队伍只有号人,名兄弟用长矛。五名兄弟用火绳枪。

    清军并没发现精心躲在草丛里的太平军,他们甚至就没有对任何能够埋伏的地方观察过。躲在伏击阵地上的张应宸反倒是目不转睛的看着清军的运粮队,他发现清军的队伍防备极为松懈,清军雇佣的驮队的照顾马匹,不想让马匹费太大的力气,速度相当慢。而清军也就和牲口保持了相同的速度,懒洋洋的走着。清军的中军大队也不知道是个什么级别的官带队,反正周围有不少卫兵护卫着,只是看不清到底是护送着什么人。这支清军几乎人人都有火枪,能确定是一支清军的绿营部队。

    太平军对清军的火枪并不陌生,韦泽的部队里面就有五杆缴获自清军的火绳枪。这种火枪不仅沉重,而且操作流程复杂。一次发射需要十几个步骤,清军里面熟练射手一分钟也就顶多两枪。而且枪管散热很差,接连放过五六枪之后就得等到枪管温度降下来才能继续使用。对付这种火枪的最好办法莫过于突然逼近清军身边,让这些火枪根本没有施展的机会。这是韦泽制定作战计划的核心要点。

    就在清军运输队的中军刚过后没多久,张应宸眼睛就亮了,在后队的驮马上居然运的是腊肉。张应宸的眼睛里面差点就看不到清军与其他驮队,腊肉几乎占据了张应宸所有的注意力。而此时,张应宸听到身边不止一个人吞咽口水的声音。想到若是战胜了清军之后就有可能吃到肉,张应宸突然觉得自己有了战斗的勇气。

    正在想这个时候,张应宸觉得肩头被拍了一下,扭头一看,只见旁边的韦泽转头低声说道:“传令下去,准备冲锋!”

    马上就要真刀真枪的与清军作战了,张应宸觉得自己的心脏立刻激烈的跳动起来。正激动间,就见韦泽瞪了张应宸一眼,“传令下去,准备冲锋!”

    张应宸这才明白过来,韦泽可不是光给张应宸一个人说话,而是要张应宸对身边的兄弟传令。他连忙扭过头,对旁边埋伏的兄弟低声说道:“传令下去,准备冲锋!”

    命令就这一个接一个人的传达下去,就在低声的言语越来越远,命令传遍部队之后。就听草丛一响,韦泽猛然从隐蔽阵地上站起来。甩落了头上的草帽以及身上的草衣,韦泽将手中的长枪高高举在半空,大吼一声,“兄弟们,跟着我冲!”也不往后看,韦泽挺起长枪向着清军队伍杀了过去。

    见韦泽率先出击,张应宸收回了心思,站起身跟着韦泽冲了下去。张应宸身高左右,在满清时代的广西绝对谈不上矮个,而韦泽身高有左右,算是身高腿长。张应宸发现自己已经用尽了全力冲锋,却和韦泽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而旁边却有一人很快就超过了张应宸,片刻后就跑在张应宸前头。那人是与张应宸身高差不多的韦昌荣。

    伏击阵地距离官道不过二十几米,从站起来开始不到半分钟,韦泽已经杀进了对这突如其来变故完全愕然的清军队伍。

    张应宸听韦昌荣多次得意洋洋的吹嘘过韦泽的勇武,上次的战斗中,清军是在逃跑中被歼灭的,赢了也没什么特别的。见到韦泽能冲在队伍最前面,张应宸就认同了韦泽的确够“勇敢”,现在张应宸能够亲眼证实这是不是传言中武功高强之辈。

    跑在韦泽身后的张应宸亲眼看着韦泽几步窜到清军队伍浅浅,长枪毒蛇般刺出,一枪就扎进了韦泽正前方一名清军的咽喉。韦泽此时已经站定脚步,他轻轻扭动枪杆的同时抽回手臂,鲜血就从那名清军脖子上的伤口中喷涌而出。

    根本就不看这名已经没救的敌人,韦泽的半转过身,伴随着一声怒吼,“杀!”韦泽的长枪又刺入了另一名清军的咽喉。

    只比韦泽慢了片刻,紧跟而上的韦昌荣跟也已经冲到清军队伍近前,他喊了一嗓子“杀!”手中的长枪也狠狠刺入了旁边一名清军的小腹。跟在韦昌荣身后的另外一位太平军战士冲到了韦昌荣前面一点,他飞起一脚踹在被韦昌荣刺中的清军胸腹位置上,那名清军一声惨叫就放开下意识抓住韦昌荣枪杆的手,向后倒去。

    更多的太平军战士已经上了官道,他们之间配合的相当默契。伸手矫健如韦泽的,一个人就能解决敌人,而凶猛有余技巧不足的战士们则两三个对付一名清军。转眼间,就有五六名清军命丧当场。

    分到韦泽手下之前,张应宸一直是守城部队的人,并没有什么野战的经验。尽管在韦泽手下也接受过一些战斗训练,张应宸还是被这些战友展现出来的强劲战斗力吓得一哆嗦。

    就在张应宸只顾看战友是如何作战的片刻间,韦泽已经接连刺死了四名敌人。清军哪里想得到会遭遇到如此凶狠的敌人。张应宸亲眼看到清军吓得面如土色,浑身哆嗦,手中的火枪掉在地上都不知道。面对这样的敌人,韦泽没有丝毫的停顿,更没有丝毫的怜悯,他攻击的位置都在清军咽喉,赶上前几步,又连着刺死了两名清军。

    “张应宸,你看够了没有?要是看够了就开始杀清妖!”韦昌荣正跟在韦泽身后又解决了一名清军,他扭回头对着张应宸大吼一声。

    张应宸被这声怒吼吓的打了个哆嗦,虽然知道自己要打仗了,也冲出来了,然而张应宸现在才突然明白了一件事,他已经置身于战场之上了。看着韦泽与韦昌荣等人或者干净利落或者凶猛无比的刺杀着敌人。看到了清军被这突袭杀了个措手不及,确定了自己身处战场的张应宸把其他想法都给抛到了九霄云外。随便盯住距离最近的一名清军,也不管能否刺中,竭尽全力的发出一声嘶吼“杀!”张应宸挺枪就刺了过去。

    <iv  la=”b”>

    <rip>pa_4;</rip></pa>

    <rip>pa_;</rip></pa>

    <rip>pa_;</rip></pa>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