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快穿之不是炮灰的炮灰金井梧桐秋叶黄 第八章 窥视

金井梧桐秋叶黄 第八章 窥视

    其中奶娘在余颖心里,就是属于那种最容易被人算计的。

    比如说,给奶娘的食物里加些不好的东西,大人吃了并不会有事,但刚刚出生的孩子却承受不了,有可能便秘,也有可能跑肚拉稀。

    一个不好,搞的小命不保也是有的。

    所以,她们的吃喝从现在开始,都要经过仔细思量,确保食品安全卫生。

    还有一点,她们的家人都在外面,有可能成为人质。

    当然,一般人在平常的时候,也不会去做威胁她们家人的举动。

    因为一旦暴露出来谋害同族,绝对会让他们声名扫地,甚至有可能贬为庶人。

    除非,有人能想出来什么置身事外的方法,才会这样做。

    当然,也不能完全排除这种可能,没准有人就是故意去做,只要采用巧妙的手段脱罪,或者是找到可以被嫁祸的。

    也是会有人做。

    那么,不如早些注意着。

    这个大大的缺陷该怎么解决?

    其实,她们的家庭散居于京城里,不怎么好管理。

    如果住在一出的话,倒是可以相互照顾一下。

    她打算等着抽出时间来,看看原主的陪嫁里,有没有地方安置那些人?

    这样比较好管理不说,还好保护。

    余颖打定主意把所有的危险都扼杀在摇篮里,毕竟到现在那个给原主下药的人,就没有抓住。

    够狡猾的。

    这一刻的她,虽然人坐在那里,其实思绪早已经从铃兰的话语声里飞走,开始盘算那个下手的人。

    能跑到东宫给太子妃的药里加料的家伙,余颖感觉应该有一定功夫,不然怎么跑到东宫里给药里加东西?

    所以,要注意一下那种看上去有些功夫的人。

    另外还应该精通药理,或者是有那种秘药,当然也有可能是两种可能都行。

    “精通药理是怎么一回事?”旦旦问。

    自从上一次清醒后,余颖醒着的时候,它也醒着。

    余颖就大略讲了一下,旦旦点点头。

    旦旦来了兴致:原来那个人隐藏得很深,所以到了现在也不知道是谁?

    “是啊,那个人马甲没有掉。”

    “哇!手段如此毒辣,竟然恨不得让人发疯。”旦旦在共享了这一段记忆后说。

    “那是当然,这都不算是最厉害的。这世上,为了排除异己,甚至有人都敢去阴太子,手段十分毒辣。”

    “还敢阴太子?”

    “是的,历史上有位大臣因为和太子有隙,就诬陷太子行巫蛊之事,最终逼反太子。”

    余颖说的是汉武帝和太子刘据的事情,搞的汉宣帝刘病已还在襁褓里,就被抓进监牢。

    而他的曾祖母(卫子夫)、祖父(太子刘据)、姑姑、父母以及兄长,都在那一场动乱中,或者是自杀,或者是被人杀死,统统死去。

    “还有这么厉害的人。”旦旦说。

    “是的,所以有句话说:人心是最毒的。”

    这句话,是余颖在心里提醒自己,不要小看任何人,一切小心,她现在就是一介凡人。

    事实上余颖能感知一件事,在东宫里一直有人观察着太子妃。

    所以,余颖决定要注意原主的人设上不能崩。

    不然,古人一个个心思很重的,一个不好就会发现有不一样的地方。

    余颖的身份暴露,等着她的,只怕是烧死的下场。

    这点余颖是不敢去尝试一下,被人视为异类,那是一种非常糟糕的情况。

    甚至会连累原主想要保护的人:太孙。

    那么,任务妥妥的会失败。

    所以她还是老实呆着点,看别人出招后,再反击吧!

    而这时候,铃兰已经讲完所有的问题,然后躬身道:“太子妃,奴婢已经讲完。”

    回过神的余颖,根本就没有听铃兰说的是什么话,不过她还是很镇定点点头说:“好。”

    然后余颖站起来,走人。

    这时候的东宫上下,算是对这位太子妃有种说不出的敬畏。

    其实前一次太子妃中暗算的事情,他们就知道点情况,早就猜测过太子妃不会吃亏之后,什么都不做吗?

    不可能!

    女人是很小心眼的。

    势必做出反击,或者是想着回击。

    果然,到了现在太子妃出招。

    当然心中有鬼的人,有些惴惴不安的。

    不知道这一次太子妃是被吓坏了?

    所以狠抓一下东宫的情况。

    但时间久了,太子妃就会忘却痛,抓得不那么紧。

    事实证明他们的想法错了,这位太子妃这一次抓得很紧不说,时间还很长。

    时间久了,连他们自己都养成了习惯,少说话多做事。

    当然就是发现有八卦的时候,也要看看有没有八卦的可能?

    尤其是皇家的八卦,那是不可以传的。

    当然要是有小道消息,还是要上报给太子妃。

    就这样,余颖在几个月后,终于把整个东宫都牢牢地掌握在手里。

    就是有剩余的钉子,也都是余颖特意留下来的,毕竟皇帝的钉子是不可能清除掉的。

    可以说,东宫里的很多消息都传不出来。

    这一点的变化,让宫里的女人是十分气愤,原本东宫的很多事情她们都知道,现在啥都不知道,这感觉太差。

    另外,她们彼此之间猜忌更深。

    毕竟她们心里都明白,给太子妃下药的人不是她们,这宫里还有一个高人在,那么是谁?

    贤妃心想:“难道是德妃?惠妃?甚至新上位的路昭仪、王昭容、刘昭媛?这些人都有可能。”

    而德妃、惠妃,以及几个实权妃嫔都在怀疑,甚至拿出不少嫌疑对象,她们的老对头、新敌手都榜上有名。

    于是这段时间里,高位妃嫔之间,相互拆台的动作一直没有停止。

    当然不少人都提高了警惕,毕竟能做到在太子妃药里搞鬼的人,只怕在宫里有一定势力。

    所以,她们对出手的人,已经变得痛恨。

    这是搞什么事情?

    要弄就弄彻底、弄干净,而不是留下这么大的窟窿,让她们跟着受怀疑。

    说实话,在太子妃被下药之后,刚开始知道有人下手对付太子妃,她们并不怎么在意,甚至是欣喜若狂的。

    毕竟那人对付的是,有可能阻碍她们儿子们大业的人,她们是巴不得太子妃倒霉,一命呜呼或者疯魔,这样子太孙的名声就会变得不好。

    但事实上那个妙计竟然没有成功,还让皇帝怀疑上她们,让那些在风暴中扫到台风尾的妃嫔们颇有怨念。

    另外,还是有聪明的妃嫔认为:既然有人出手太子妃,那么会不会有一天来对付她们?

    细思恐极,有人是越想越是可怕。

    搞的现在贵人们吃饭,一定是要找人试菜,喝药当然更加要试,简直就是有种杯弓蛇影的感觉。

    她们之间的往来,也变得更加虚伪。

    至于余颖在听说林御医的话之后,倒是很正常的吃喝。

    因为在系统的检测下,这种药物很难搞到,甚至在找到这个世界的医学书以及药物宝典的时候,发现竟然没有能搭配出来。

    那么,余颖猜测那个人下的是秘药,这种可能性很高。

    这种猜测,还因为现在能在宫里的人,一般很少有机会出宫,甚至进宫的年纪也不会大。

    没有机会极为精通药理。

    除非......

    所以,余颖更倾向于那人有什么祖传的秘药。

    那一次和亲公主变女皇的任务里,那位心狠手辣的皇后娘娘不就是依仗着秘药,把其他的皇子皇女是一网打尽。

    从那一次起,余颖就知道秘药的厉害。

    所以余颖琢磨着,难道那人是出身那种曾经的大家族?

    但世家什么的,在前朝的时候,就被打击的四分五裂,难道是那些人残支?

    另外,还有一个问题,那就是药物的保存问题。

    药物是有保质期的。

    那么,那人是怎么保存的?

    除非那些药物是采用了一个独特的手段,不然绝对不会保存那么久。

    就像是余颖,很多东西保存在背包里,可以保证永远不变质。

    而如果是没有,只怕早就药效过了。

    一个念头在余颖的脑海中,浮现出来,难道是那种可能?

    当然,也有一个可能,是最近时间刚刚配置出来的。

    那么如果是真的,倒是和余颖的猜测很相合。

    当然这时候的余颖也查不下去,因为药材什么,她还没有找到出处。

    反正,正常的凡人是做不出这个东西的。

    事实上,皇宫里的出入一般是查得比较严格,某些药物不可能是那些低等宫女、内侍弄进来。

    所以,只会是那种有些身份的人才能搞进来。

    这一刻的她,怀疑自己的对手是一样的异类。

    另外,余颖脑海里还有一个想法:这种秘药也属于外来的。

    最终猜想了半天,余颖还是不知道对手的更多资料,因为可值得怀疑的人真心不少。

    而时间就这样过去,终于有一天几个妃子被解除了禁足。

    因为那一对双胞胎已经到了满周岁,准备开始抓周的时候。

    这时候的云孺子,已经终于能从床上爬起来,甚至走上一段时间。

    当然,她的身体还是很虚弱。

    她本身就是娇弱,在怀孕的时候又胡思乱想,身体自然不好。

    要不是太子妃盯着,只怕在产后大出血而亡。

    对于这一点,余颖是特别注意的,以预防有可能传出来留子去母的传闻。

    毕竟在古代,孩子的夭折率还是很高的,所以世人才是这么看重多生男孩。生得多了,才能保证有足够多的孩子长大成人。

    而太子妃只有一个亲儿子,明显太少。

    事实上,在京城里的人家知道太子妃救出云孺子后。

    都是有几分吃惊的,毕竟这时候只要微微阻挡一下,就可能让那个云孺子死掉。

    没出手害死云孺子,就已经是大善

    还救下云孺子?太子妃还是太年轻,没有经过什么事情。

    真正聪明的话,就应该不救云孺子,让她去死,把那个龙凤胎的男孩牢牢抓在自己手里。

    万一太孙在中间夭折掉,太子妃就需要再有一个儿子,那么这双胞胎中的兄长就可以用得上。

    对于这种想法,余颖是根本不会想。

    说起来,只有太孙才是余颖看重的,因为太子妃的任务就是他。

    至于云孺子的孩子,余颖做不到虐待,也不会出手害他们,但也不会去揽事,所以还是亲娘活着好。

    她虽然出手救人,却无意养什么便宜儿子,养子什么的不好搞定。

    而余颖之所以救她,就是防备去母留子这种舆论出现。

    不然,等到那两个孩子大了,有人在他们耳朵旁边说些有的没的,只怕会要去找事。

    皇帝倒是在经历过这些事情之后,在心里对太子妃少了几分警惕心。

    云孺子倒是真心疼爱两个孩子,不过她身体很弱,所以更多的事情都是依靠皇帝派去的人,照料着。

    当然余颖作为东宫的女主人,给予那些负责照顾的人很多特权。

    甚至特意叮嘱自己的手下人说:“孩子还小,所以要是有什么事情要赶紧来禀告,以防耽误时间。”

    就这样,两个孩子就这样平平安安地度过周年。

    甚至,两个孩子长得是白白胖胖的。

    到了抓周那一天,东宫一下子忙碌起来。

    不少人来送礼,余颖已经分配好了人手,甚至专门抽调出一些最能干的人,负责查缺补漏。

    作为主人,余颖负责接待贵客。

    说起来,余颖是蛮佩服这些女人的,一个个笑语盈盈,其实说不定在心里不停的骂人。

    当然她们的表情是无懈可击的,该笑就笑,到了后世都是影后级的人物。

    作为主人的余颖,也是带着合宜的浅笑,神态上落落大方,见过这些宫妃以及王妃、官夫人。

    毕竟余颖也算是修炼有成,也属于影后。

    不过在和人交谈的时候,余颖猛地感觉到有人在窥视着自己。

    当然这种窥视很是轻微,一般人根本就无法察觉,甚至那一种被窥视的感觉很快就消失了。

    余颖很想问问旦旦在吗?

    然而旦旦最不喜欢这种宴席,所以识海里的它正在打坐。

    余颖打消让旦旦注意一下的主意。

    她带着笑容,扫了一下全场,这里的人都是女人,都是些非富即贵的,那么是谁在窥视自己?

    只是入目处都是一个个笑意盈盈的脸,没法判定。

    不过,余颖在扫了一遍之后,就没有做任何动作,只是接着品茶,然后就等着抓周的仪式开始。

    而这时候,太孙已经跑过来说:“母妃,皇爷爷让把弟弟抱过去。”

    “好的!”余颖笑着说。

    然后,让奶娘把孩子送过去。

    回过头来,她就发现有些女眷的神色有些不怎么对劲,余颖却装作没有看见。

    然后就见原主的大嫂有些紧张,仿佛知道些什么。

    余颖朝她一笑,这个笑容让大嫂有些放心,但还是决定有机会和自己小姑子说说。

    而,有人看到余颖的表现,却是有些担忧的。

    这位太子妃比她想象中,还要优秀。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同类推荐: 夺舍之停不下来垂钓诸天无敌修仙升级系统穿越从山贼开始英雄联盟之无敌抽奖系统当烟云散去万界随心系统极品圣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