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超能力争霸正文 第85章:背后的点点息息

正文 第85章:背后的点点息息

    “知道,所以我全要了。”

    东城川的确有点贪心,毕竟是他人家传之物,现在都把三分之二给你了,你还不满足?开玩笑,你特么的找架打啊?

    (不过事情并没有如此展开,可见王子的思路不是你们这群渣渣所能及的。哈哈!)

    “没问题,”这老狐狸肯定在谋划着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事,看吧显现了,老人嘿嘿一笑,“不过嘛……”

    “那我走了。”东城川也不是无牙老虎的,怎能忍得下别人的戏弄呢?一不做二不休,明的不行就来暗的,东城川是这样想的,既然不给那我偷不行吗?在这家族偷点东西应该不能,毕竟东城川不会自己动手,他只会叫西普去,西普现在是黑曜石,行动方便嘛,物尽其用。

    “换个要求。”老人坐着双手拱着下巴,眯着眼看着欲要离开的东城川不禁感叹时光的飞逝,感慨自己已经老人,赞叹现在的人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长江后浪推前浪,自己这一辈都会死在沙滩上,这一句输得心服口服了。

    “哦?”其实东城川也有点慌,生怕老人不上当,而自己要做亏心事才能解决,不过现在大鱼已经上钩了,即使内心有点激动,不过还是装着淡定的问道,“说说看。”

    “你要入赘我们高桥家,”老人的如意算盘打响了,有声有色的响着,“我高桥家有六个和你同龄的女孩,而且个个如花似玉,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倾国倾城,随你挑,如果你能力全要了,这也不妨。”

    老狐狸,绝对有几十年的功底,这么诱人的条件,相信不少浪子早抱着他的腿叫爹了,而且东城川知道这里的女孩真的是特别的漂亮,那些形容词用得挺好的。

    面对如此诱人的条件东城川会怎么应对呢?真是急死人了,难道一代小枭雄要败在石榴裙下?别开玩笑了,这个玩笑并不好笑。

    “这样啊,”东城川微微点头,显得有点心动的样子,“深情”的看了眼老人,缓缓回答道,“不用送。”

    东城川岂会败在女人上,更何况现在自己身边有哪一个女人会输给这里的人。

    PS:渡边雪,清纯可爱,有点傲娇。

    佐藤冉,性情开朗,忠贞不渝。

    古河两女,乖巧懂事,固执可爱。

    佐藤筱,青涩天真,能文善厨。

    一丹莉,学生会长,胸大有脑。

    复习一下人物,不用感谢我,因为我姓雷,别人都叫我做峰哥的。

    (呃,等等,有点邪恶了,王子我写的都是正经小说,怎么能允许这么多的女人呢?不行得制约一下才行,不然川哥会把持不住“走火”的。)

    言归正传,这些低等诱惑怎么能迷惑东城川呢?堂堂的掠夺者传人岂会死在石榴裙下,死也要死在床上,不,死在战场上。

    “哼,区区色,怎能诱惑我。”东城川直接无视了老人的诱惑,高傲的回答道,“后会无期。”

    这一局老人输了,输得很切底,完败了,本以为胜利已经握在手里了,谁知道东城川却是带刺的荷花。

    东城川抱起灵儿踏出大殿,仰头失望了一会,没想到终于还是要做小人。

    “东城家族的东西又不能夺回来了。”老人略带颓废的坐在椅子上感叹道,因为他又错失了一个让家族高飞的机会。

    本来听力尖锐的东城川却偏偏听到了这句话,赶紧踏回半只脚,把灵儿放回了原位,一本正经的看着老人,一口气问了三个问题,“你刚才说到东城家?你知道什么?现在在哪里?”

    老人被东城川的举止吓愣住了,就一句话就能令他如此失态?到底有什么内幕呢?老人的确感兴趣,不过他更感兴趣的是,天不灭高桥家,机会来了。

    “呵呵,小子,莫着急。”老人故意的停顿了一下,捊了捊白须,一副笑淫淫的样子。

    “我答应你,我娶你高桥家的人,赶紧告诉我。”此时的东城川已经被高桥两字蒙蔽了意识,可见他是多么的急,恨,与迷茫。

    鲨鱼上钓了,就看这鱼竿和钓鱼人如何作出判断和行动了,要么大丰收,要么人财两空。

    “其实,这三颗永恒之石就是东城家族的人送给我父亲的。”老人掏出三颗,呵护有加的鹅卵石大小的石头,认真一看才发现它是透明的,里面只有一滴颜色。

    “还有呢?”东城川固然会吃惊,这石头原来不是米勒一族传承的,东城家族到底有何来头?

    “那人说,如果三十年后有一个姓东城的来这里,就这把一个盒子给他,这石头就送给我们。”老人看着三个石头不禁想起小时候的场面,眼角已经有点泛湿,显然有过一段沧桑的经历。

    看到这样的老人,东城川也放下了架势,都是有情人,都是不幸人。

    “你父亲应该很尽责保护好那盒子吧?”东城川声音有点温和了。

    “的确,四十岁被暗杀,族人被屠,那年我六岁。”老人没有感觉,不过眼泪已经洗刷着他苍老的脸庞,临时昔日的不如意。

    东城川顿时愣住了,没有追问为什么会被暗杀,因为自己已经猜到一半了,只是默默的站在老人前面。

    “对不起,盒子被抢走了。”老人自然有莫大的歉意,毕竟他人给厚礼要保护好的东西却被抢走了,真是没脸见东城川了。

    “不,你们没有错。”东城川自然会有点责备之意,不过人家都被屠了,你还能说什么呢?把祸都惹给了他人,自己走什么资本说别人?

    “不过他们无法打开盒子。”老人似乎有了一点可以挽留的东西,“盒子被我父亲加上了结界,解开的办法只有我和父亲知道,外人根本无法打开。”

    “哦?”东城川也有点安慰了,毕竟这盒子可能是自己的家族预测到自己要来,留给自己的信物,怎能被外人夺取呢?“那现在盒子在哪里?”

    “这个……”老人犹豫了,的确有点犹豫了,犹豫该不该告诉东城川,因为那个地方并不好到达。

    “好吧,我自己去找线索。”东城川有点期待了,因为由此可知自己并不是家族的弃子,他们还记得自己,这令他有了继续下去的动力,并且父母的双亡应该没想象的这么简单,肯定有什么不为人知的东西。

    (呵呵,又要结束了啊?好不舍啊,那就让才疏学浅的王子我给大家作首诗吧。)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知家族仍还在。

    得来全不费工夫,族人被屠护诚信。

    山重水复疑无路,多年疑惑得以解。

    柳暗花明又一村,欲为父母查内因。

    长风破浪会有时,踏破苍穹寻内幕。

    直挂云帆济沧海,披荆斩刺不所辞。

    欲渡黄河冰塞川,阻碍坎坎迎面来。

    将登太行雪满山,困难堵堵塞地铺。

    为报父母生死仇,欲登苍穹破天地。

    (哇(⊙o⊙)哇,王子好文采,我初中呃呃呃知识都回来了,奖你两票。)


同类推荐: 末世之恶魔领主诸天记行无限武者道时空商号环城术士世界冒险传奇无限制穿越季无限兑换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