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一次性总裁,别嚣张!正文 194.第194章 第一次病情发作

正文 194.第194章 第一次病情发作

    “敢欺负二小姐,这点惩罚算轻的,你还有脸哭。”

    波尔蒂奶妈不耐烦,命令佣人丢她进去——

    季安安被扔进房间,听到房门倒锁。

    身体跌在地毯上,像一团被舍弃的垃圾……

    季安安爬起来,看着被打肿的双手,捧在嘴前吹气。好疼。

    豆大的泪水一颗颗落在手心里,季安安委屈难过地哭着。

    北冥少玺攥着手机,直录她被丢进房间,捧着手心哭泣的画面。

    他坚硬的心脏一下子软化,抽痛。

    可是很快,他那股魔性的血又涌起来了……

    【想吃我做的东西很简单,等你放出来以后,我可以经常做给你吃。】

    烈酒一杯杯灌下,火辣地烫着他的心脏。

    她只要对他有一丝好,他都不会舍得伤害她。

    为什么她要把所有的坏展现给他一个人?

    北冥少玺灌着威士忌,将喝空的酒瓶一个个粉碎在地。

    哐当——碎裂的声音不时炸响,碎片飞溅。

    没有一个佣人敢靠近他。

    北冥少玺越喝神志越清明,季安安跪在地上摊开手挨罚的画面,也越清晰浮现。

    她大眼睛里滚动的泪花,像重锤砸在他胸口。

    摇摇晃晃地走进健身房……

    他没有戴拳击套,手在粗粝的沙包袋里重重地砸,近乎自虐地挥洒着汗水。

    ……

    季安安哭了半个小时,眼睛肿肿的,又饿又泪,默默爬起来去盥洗室洗漱。

    自从苏家落难以后,遇到再痛苦的折磨,她哭得跌到,鲜血淋漓……也没有伸手拉她一把。

    季安安每次哭完,都是自己擦泪,渐渐地她明白——

    如果这世界上没有疼爱她的人,流再多的泪都是废水。毫无作用。

    擦干净脸,她沉沉地倒在床上。

    眼睫湿润,她委屈扁着嘴进入梦乡。

    爸爸……妈妈……

    一阵蚀骨的疼痛在侵蚀着她,痛得她惊醒。

    身体的骨头,像被万箭刺穿,钻心的颤栗,痛得她瞳孔缩紧。

    她的牙关剧烈地发抖,像掉进一个搅拌机,身体一点点被磨碎。

    五脏六腑都绞碎了。

    ……

    砰,又一个手下被撂倒在地,肋骨断裂,直不起身。

    北冥少玺看着一排倒在地上的保镖,浑身流着汗水,身上多处淤青、伤痕:“起来!”

    保镖在地上滚着起不来,求饶。

    北冥少玺重伤累累,这种畅快淋漓的痛让他在爆发中发泄苦闷。

    他嘴角沾着血迹,像浑身挂伤的地狱之王,走进起居室。

    季安安痛得颤抖,听到开门声,她像在绝境中的人寻求帮助——

    剧痛却让她发不出声音!

    季安安亲眼看过妈妈在痛苦中萎谢……

    所以,这是她第一次病情发作?

    除了难以承受的剧痛,还有孤独的恐慌。她害怕闭上眼就醒不来了。

    她希望被他抱在怀里,陪着她,不要让她一个人慌得没底。

    北冥少玺盯着床上痉挛的小身影,菲薄的双唇抿成冷酷的线条。

    她两次用病骗他,今晚才被教育,还学不乖?!

    他强硬冷下脸,视若无睹地走进盥洗室,大力甩上门。


同类推荐: 不可思议的奇幻之旅西游之八戒全能系统万界超神论坛最强神话帝皇诸天仙武我有无限装备栏傲娇总裁,你好!一次性总裁,别嚣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