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七百零七章 周昂败

正文 第七百零七章 周昂败

    (第1/1页)

    卢俊义本待再劝,可周昂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就见周昂一紧手中的宣花斧,催开座下马,奔着卢俊义到了面门就是就是狠狠的一捅。

    周昂这一捅,又快又急,换作一般的将领,还真是躲不开,就算是躲开了这一下,也决计躲不过周昂下一记的回斧,即便是躲开或是架住这一击,周昂也会有别的后招取他性命。

    只是卢俊义又岂是一般人,早早便是看破了周昂的用意,嘴角微微上扬,挂着一丝冷笑,牵住马头向左微微一让,在避过斧子的同时,麒麟金枪自身后探出,在周昂斧面上一点,将宣花斧点开的同时,连人带马退开了两步,堪堪让开了周昂最佳的攻击距离。

    “嘿,好一个卢俊义,果不愧是枪棒天下无双无对”,周昂冷笑一声,面上露出了意料中的神色,双手顺手斧柄向下一滑,双手攥住柄尾,身子一矮,就着卢俊义点来的方向将宣花斧一抡,朝着卢俊义的太阳穴便砸了过来。

    周昂这一手,有些出乎了卢俊义的意料,让卢俊义也是暗暗点头,“你周昂有张良计,难道我卢俊义就没有过墙梯嘛,你未免有些太小瞧我卢俊义了!”手中的麒麟金枪倒持,双臂用力向外一封。

    “铛”的一声,斧枪相交,周昂不由得大喜过望,要知道他对自己的臂力有着绝对的自信,最喜欢看到的,就是对方在自己臂力的压迫下,在绝望中一步步地走向死亡。

    “怎么回事?”周昂的双臂用了用力,却发现卢俊义的金枪纹丝不动,眼中露出一丝惊骇,“老子已经用了八分的气力,怎地这卢俊义还能抵得住,他到底使得是枪还是刀,竟然能有这么强的力气!”

    “怎么了,周大将军,你难道就这点力气不成?”卢俊义敏锐地将周昂的这丝惊骇收进眼底,心中微一思忖,便是知道了其中原因,嘴角微微上扬,故做轻佻地说道,“若是如此的话,只怕你今日只能死在此地,即便唐王再欣赏你,但要是知道你是个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的话,定然不会怪责卢某!”

    “老子……老子……老子和你拼了!”原本只打算使出八分力气,和卢俊义周旋上一会后,便借着四处起火的帐篷,从而想办法逃离唐营,如今被卢俊义这般一激,胸中的火气“噌噌”往上冒,哪里还会记得自己的打算,口中愤愤的咆哮一声,“老子和你拼了!”包裹在铠甲中双臂上,一根根的青筋暴起,赫然使出了全部的力量,宣花斧用肉眼可以看见的动作,朝着卢俊义压了过去。

    “老子和你拼了!”这句话不仅是周昂打算和卢俊义拼死一战的决心,更是对手下士卒的一种暗示,告诉他们此刻就是拼命的时候,再不拼只能在这里等死,那些士卒微微愣了愣,便是在队正、伍长的率领下,张牙舞爪的冲了上来。

    “放箭!”这些士卒才冲了不过十来步,便是听得一声中气十足的声音响起,起火的帐篷猛然向上一掀,尘土一阵飞扬,一个个人头从土里探出,手上持着明晃晃的弩箭,在各自将校的指挥下,大量的弩箭掀起一阵狂涛,像割麦子一般将冲锋中的宋兵射倒在地。

    大片大片的宋兵被扫倒在地,若是死了,就此得到了解脱,也许是件好事,但要是没被射死,那对他、对其他宋兵来说,就不是什么好事了,声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听在活人的耳中,只觉得瘆人的紧,浑身上下的汗毛根根倒竖,心中忍不住的发颤,手上的动作也是下意识地慢了下来。

    周昂鼓着全身上下所有的力量,看着斧刃一分一分地逼近卢俊义,心头正暗爽时,声声的惨叫如同炸雷一般在他的耳中响起,唬得他浑身一激灵,鼓起的气力一泄,手中的大斧也是一松。

    “不好!”等周昂反应过来,心中大叫一声时,却是早已晚了,卢俊义的麒麟金枪早就抵在了他的咽喉上。

    “卢员外,卢将军,卢俊义,你赢了!”周昂低头看了一眼抵在咽喉上的金枪,脸上露出的惨然的笑容,将手中的宣花斧往地上一扔,指了指身后的士卒,“周昂的命就在这里,你随时都可以拿走,只是这些弟兄,还请卢将军能够饶过他们一命!”

    “这事有何难!”卢俊义笑了笑,头也不回地喝道,“小乙,传我将令,让兄弟们住手!”

    “好嘞!”燕青应了一声,取出一支响箭朝前一射,尖锐刺耳的声音就此响了起来,唐军的弩手听了,纷纷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但就这不大的功夫,周昂手下的士卒几乎就没有能够站着的了。

    “那些受伤的士卒,只要他还有一个口气在,我大唐机会尽全力救治,周将军大可以放心……”卢俊义朝着身后一挥手,一队队的军士从他的身后跑了出来。

    周昂听了,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对着卢俊义一抱拳,高声喝道:“周昂多谢卢将军厚意!”

    “不必如此,”卢俊义朝着周昂摆了摆手,脸上带着盈盈笑意,“这些将士和我们一样,都是汉人,两军对阵,死伤各安天命,但如今他们已放下手中的武器,那我大唐自是不会让一个汉人死在这里,所以周将军大可不必如此,倒是周将军……”

    “卢将军的意思,周昂自是明白!”周昂对卢俊义的心思,可谓是洞若观火,不等他把话说完,便是将手一伸,阻住了他的话头,“只是忠臣不是二主,我周昂久在大宋,岂可做这背主之人,若是卢将军觉得我周昂还是条汉子的话,那这劝降的话就莫要再说了!”

    卢俊义的目光静静地盯在周昂的脸上,周昂也是毫不畏惧地烦瞪了回去,“原来如此,倒是卢某唐突了!”朝着身后招了招手,随口吩咐道,“来人啊,带周将军下去休息,记得要好生安置!”

    自有军士应了一声,带着周昂便是离开了,待得看不见身影时,燕青忍不住问了一句,“主人,这周昂武艺这等高强,又对赵宋这等忠心,主人好不容易制服了他,为何不将他当场斩杀,反而……反而……”

    “反而这等厚待,是吗?”卢俊义戏谑地看了一眼燕青,替他把话说了出来。

    在卢俊义面前的燕青,与在旁人面前的燕青,绝对有着天差天远,听了卢俊义略带调侃的话,让燕青顿时不好意思起来,卢俊义也没有继续调笑他,开了一眼烟雾迷漫的夜空,悠悠说道:“其实这些道理你都懂,只是你的心里忘了唐王一直说的那句话,我们都是汉人!”

    阅读网址:m.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