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七百零四章 卑鄙!无耻!

正文 第七百零四章 卑鄙!无耻!

    第七百零四章 卑鄙!无耻! (第1/1页)

    “不好的事?”闻达听了,不满地扫了一眼李成,用说教一般的口气喝道:“李成,你也是多年的老军伍,跟闻某一起那么多年了,怎地还是这般胆小,若你还是如此不堪一用,便趁早回大名府去,莫要耽误闻某建功立业!”

    “……我也只是说说……只是说说,想我大宋几十万大军压境,剿灭区区反贼不过举手之劳罢了……”李成尴尬的笑了笑,口中阿谀之词不要钱地喷出,拼命地讨好着闻达,就似平日里闻达讨好周昂、高封那么做一样。

    闻达白了他一眼,没有再理睬他,却是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作为沙场宿将,他知道,眼前没有人找他们这一支的麻烦,不代表他们就是安全的,一旦唐军朝着他们发起攻势,就一定会是雷霆万钧的一击。

    这人一旦认真了起来,那么情形立刻就不一样了,闻达也好,李成也好,都是敏锐地注意到跟在自己身后的士卒越来越少,几乎是每走几步都会有一个士卒无缘无故地失踪,李成正待要出言提醒时,不想闻达却是将手一伸,阻住了他的动作。

    李成微觉诧异,可是当他看见闻达的动作时,便是立刻明白了过来,伸手朝着士卒挥了挥,示意他们先走,自己却和闻达一起,举起手中的兵刃,凝神定志地等待着士卒失踪的那一刻。

    他们并没有等上多久,当最后一名士卒出现在了他俩的视线中时,从地面上猛地伸出一只手,径直朝着那士卒的双腿抓来。

    “等你很久了,给老子受死吧!”李成的双眼中闪过一缕杀气,护心枪电射而出,朝着地面上狠狠地刺去。

    “噗嗤”一声,一股血箭随着护心枪的刺入飙了出来,李成见了,面上露出一丝得色,但更多的却是残忍的笑意,双臂猛地一用力,口中大喝一声,“起!”将藏在土下的唐兵整个拎了出来。

    “嘿……小子,到了下面,记得告诉阎罗王,杀你的,乃是老子闻达!”虽然闻达也会鄙视李成,但二人在配合上,却是天衣无缝,在李成将唐兵拎出来的那一刻,闻达的大刀已经抡了起来,目标正是那军士的脑袋。

    “在本庄主的面前,还敢说要取我手下兄弟的性命,你闻达还是第一个!”大刀还没有挨到那军士,一道金光伴着一句人声,从着火的帐篷中一穿而过,召忻就似从天而降的战神一般,在架住闻达大刀的同时,将他生生地震退了好几步。

    “嘿……哪里钻出来的,不知道这里还有你李成爷爷吗?”李成眼瞅着闻达被生生逼退,不由得冷哼一声,护心枪微微一震,朝着召忻的后心就刺。

    唐军中最多的就是用枪的高手,擅长快枪的高手更是数不胜数,李成的这一枪,若是落在他们的眼中,定然要被他们嗤之以鼻,但是召忻却是置若罔闻,就似全然不知道有这一枪一般。

    就在李成这一枪快要触到召忻后心时,就听得一声娇笑响起,“在奴家的面前,想要杀奴家的相公,你李成未免也太不将奴家放在眼中了吧!”

    李成听见这个声音,心头不禁为之一震,不知为何,他只觉得一股浓浓的危机正从身后袭来,这危机是他有生以来从未遇到过的,让他浑身上下的汗毛也是倒竖起来,他知道,这危机若是落在他的身上,足以致他于死地,可是让他就这般放弃到手的功劳,让也让他心有未甘。

    终于,对自己小命的珍惜,终是超过了对功劳的渴望,他猛地虎吼一声,生生地收回长枪,在身后犹如孔雀开屏一般地转了起来。

    “叮”的一声清响传来,李成只觉得虎口处巨震一下,双手猛然一松,护心枪也是险些脱手飞出,也算他是个极要面子之人,无论如何都不愿在人前失了面前,用尽了全身的气力,方使得护心枪牢牢地握在了手中。

    “哟,还不错,接了奴家一记飞刀,竟然还能好好地坐在那里,也算是个人物!”高粱催动胭脂马,从起火的帐篷后绕了出来,脸上也是带着颇为赞许的笑容。

    “我道是谁,原来是高梁你这不要脸的妖妇!”李成瞥了一眼高粱,眼中满是鄙视之色,“你和召忻不好好地呆在你们的召家庄,跑来这里相助反贼,难道你们就不怕死吗?”

    “姓李的,你骂谁是妖妇!”高粱的脾气本就不好,更是听不得有人骂她,如今李成当面骂她“妖妇”,岂不是正戳中她的痛处,脸上的笑容浅浅隐去,双眉一竖,指着李成厉声喝骂起来。

    “骂什么,难道就那么重要吗?”李成本想答话,不想闻达却是抢在了他的前面,指了指身后的士卒,满脸得色地喝道,“不管你们是真心投靠反贼,还是假意投靠反贼,如今你们只有夫妇二人在此,而本将却是有着那么多的手下,即便你们都是战神投胎转世,今日也说不得也要将命给本将留下!弟兄们,给本将上!”

    召忻夫妇闻言,又看了看自二人身后涌出的大量士卒,面上皆不由浮起古怪的笑容,高粱更是在掷出五把飞刀,杀死冲在最前面的五名士卒后,开口喝道:“你们两个是不是忘了什么事了?”

    闻达闻言不禁一怔,“忘了什么?”

    “老子哪怕是把什么都忘了,也不会忘了取你们这对狗男友的性命!”李成可不管高粱说些什么,挥动手中的护心枪,指挥士卒朝着二人压去。

    “自作孽,怨不得我们夫妇收了你!”召忻苦笑着摇了摇头,口中猛地呼哨一声,顿时地面上传来了剧烈的震动,不多时地面竟然整个塌陷了下去,将整个奔跑在上面的士卒全部陷了进去。

    闻达、李成二人,在地面传来震动的时候,便是知道事情有所不妙,连忙驱马后退,这才幸免落入坑中,也算二人退得及时,若是晚上一步,只怕就会和那些士卒一般,摔落坑中。

    二人听着坑中传来的惨叫声,大着胆子探头看了看,就见唐兵正不停地挥刀砍杀落入坑中的士卒,二人不由得急了,连声叫道:“赶紧拿起刀反击啊!”可是摔进坑中的士卒无不是摔得七荤八素,筋断骨折的也是大有人在,根本就无力与早就在坑中等候的唐兵厮杀,只能是眼睁睁地看着唐兵挥刀斩杀自己。

    “卑鄙!无耻!”眼见手下士卒无力反击,闻达不由得抬起头来,通红的双眼瞪着深坑对面的召忻夫妇,牙缝中好容易挤出四个字来。

    阅读网址:m.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