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七百零一章 做戏的宋江

正文 第七百零一章 做戏的宋江

    乍一听见这个声音,宋江的脑海中闪过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快跑,只是在他的身子将转未转之际,李俊辰的声音再度响了起来,“怎么,你宋江的胆子什么时候这么小了,连见本王一面的勇气都没有了吗?”

    “本王”两个字传来,就似晴空霹雳一般在宋江耳中炸响,一股无名之力瞬间充斥在宋江的体内,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背着双手走了进去。

    “好久不见了,李兄弟!”进得帐中,就见李俊辰一人手捧书卷,端坐于主位之上,让宋江在心生丝丝佩服的同时,也是生出无比的嫉妒,面上挂起一贯风格的虚假笑容,朝着李俊辰盈盈一抱拳,“当日一别,不想李兄弟今日已是裂土为王,当真可喜可贺!”

    “宋江啊宋江,你我在清风山下初识,到如今也算有些年头了吧……”李俊辰放下手中的书卷,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笑容。

    “可不有些年头,想当年李兄弟单枪匹马的英姿,宋江至今还是记忆犹新……”宋江眼见李俊辰的脸上泛起笑容,心头没由来一松,鬼使神差地接着话头说了起来。

    “你也知道那么些年过去了……”李俊辰轻轻地说了一句,双眉猛然一竖,如刀似箭的目光刺向宋江,“为何你这厮却是没有丁点长进,如今更是伙同异族来犯我大唐疆域,原本还以为你是个有底线的汉子,如今却是我李俊辰看错了人!”

    “……”宋江闻言,不禁为之一噎,一张黑脸立时涨得通红,颤着手指指着李俊辰,似是费尽了九牛二虎之力一般,才从牙缝中挤出三个字来,“李俊辰……”

    “本王如何?”李俊辰自位上长身而起,傲然地看着宋江,眼中满是鄙夷之色,“似你这般自称“及时雨”,面上仗义疏财,实则趋炎附势,一心只想用手下人的血去染红你的前途,如今更是不惜勾结异族,本王真是不知,似你这等无德无行之人,如何还能立足于世间,不如就此死了算了!”

    李俊辰骂得激烈,宋江的脸面也是越来越红,呼吸也是越来越急,待得李俊辰话音落下,宋江的身子也是如同被吹倒的树木一般,径直倒了下去。

    “哥哥!”刘唐、吴用大吃一惊,连忙抢上前去,这才没有让宋江摔倒在地,就见宋江面如金纸,瞪着两只无神的眼睛,嘴唇无力地哆嗦着,吴用心中一动,连忙俯下身去,耳朵贴在宋江嘴边方才听清,“快……快……杀……杀……了……他……”

    吴用乍一听之下,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转头去看宋江时,就见宋江的眼底深处闪过一丝狡黠,心头不禁为之一黯,默默地哀叹一声,起身一指李俊辰,“你们还看着做什么,匪首就在眼前,还不赶紧拿下他,好替宋江哥哥报仇,真家兄弟,还不动手!”

    “嘿嘿,李俊辰,你也有今天,可还记得老子真大义吗?”真大义听见呼唤,身子猛然一跃,镔铁齐眉棍照着李俊辰搂头就打。

    “真祥麟,你兄弟上了,你怎地还不上!”刘唐见真祥麟还在自己身后没有动静,开口喝骂了一句,“你不上,我便上了!”一震破到,便是冲了上去。

    真祥麟看了一眼真大义,又是看了一眼刘唐,不知为何,紧了紧手中的干红西缨镔铁龙舌枪后,身子却又是朝着人后缩了一缩。

    看着迎面而来的一棍一刀,李俊辰笑了,笑得是格外的畅快,只是这笑声落在吴用的耳中,却是隐着无尽的杀机,正待要开口叫回二人时,李俊辰冰冷的声音响了起来,“你们以为本王在这里,就真的没有任何准备了吗?给本王下去吧!”

    “哧啦”一声传来,帐篷的顶篷忽然裂开,黑漆漆的夜空下,大锤和巨耙直直地朝着真大义和刘唐的头颅而落,若是打实,二人的脑袋定会像西瓜一般,被打得四分五裂,自己的生命受到威胁,二人哪里还有心取李俊辰的性命,口中大叫一声,同时做出“举火燎天”的架势,朝着头上一迎。

    虽然二人的力气不算小,但是大锤和巨耙上的力量明显超过了他们的想象,微微一隔,便是被轰落在地,也算二人跃的不高,手上有些气力,不然这一击便是要了二人好看,就在真大义一个“鲤鱼打挺”,准备翻身而起时,脚下却是传来一阵剧烈的震动,“这是怎么……”

    真大义的脑中的念头还没有转过来,便是觉得脚下一松,只听得“轰”的一声,他和刘唐身下的地面全部陷了下去,扬起了漫天的尘土。

    “刘唐兄弟、真大义兄弟!”宋江躺在吴用的怀里,亲眼目睹了尘土的扬起,不由得急了,也不顾手下诧异的目光,也不管自己是否能够看清尘土中的情形,上前几步,趴在地上大声地喊了起来。

    “咳……咳……哥哥……快……快走……”真大义断断续续的声音从尘土中传来,听那声音,就似受了极重的伤势一般。

    “兄弟,兄弟,你在哪里?”宋江听见他的声音,连声问了起来,只是真大义只出了一声,便再没有声音了。

    宋江急了,有心扑进尘土之中,可又怕其中有什么陷阱,不由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

    这尘土扬起虽大,但平息的也快,没有多大的功夫,就是平息了下去,待得尘土彻底的平息下来,一个圆形的巨坑出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而宋江恰恰踩到了巨坑的边缘。

    看着满布锋锐枪头的深坑,真大义、刘唐惨死的尸身,又看了看被几根巨柱支撑着的黑色棺材,以及手持大锤的汤隆和手持巨耙的陶宗旺,宋江哪里还不知道这是一个专门等着自己前来的陷阱,双膝一软跪倒在坑前,捶胸顿足地嚎啕大哭起来,“真大义兄弟,刘唐兄弟,是宋江害了你们啊,都是宋江害了你们啊,你们不该死的,该死的是宋江,我这便下来陪你们……”嚎着,宋江竟真的朝坑中扑去。

    “哥哥,哥哥……”潘元、真祥麟本想施以暗算,偷袭李俊辰,但见宋江如此动作,只得是抢上前来,死死地保住宋江,“哥哥,你可千万要保重身子才是,你若是有个什么闪失,岂不是叫这反贼看了笑话,大义和刘唐兄弟也不是白死了……”

    宋江本就只是装装样子,听得真祥麟如此一说,立时就坡爬了下来,狠狠地瞪了一眼李俊辰,“李俊辰,你给我等着,终有一日,你会知道宋某人的厉害!”

    :。: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