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六百九十八章

正文 第六百九十八章

    (第1/1页)

    论起有耐心来,宋江也许可以算得上是这个最有耐心的一个,他从天色渐暗的时分开始,便是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看着黑点大小的唐营中灯火通明,一直到二更时分左右,负责窥视唐营的贝应夔遣人来报,说唐营的人声已然消失,诺大的营盘中除了巡逻的军士外,不见任何人的踪影时,他才从静立的状态中恢复过来。

    “弟兄们,咱们扬名立万的时候到了,只要宰了李俊辰,咱们就是朝廷最大的功臣……”宋江说到“李俊辰”三个字时,不知不觉地加重了声音,面孔也是不自觉地扭曲了起来。

    “哥哥,咱们要不要等贝应夔打开营门以后,咱们在带着兵马过去”,就在宋江慷慨激昂,说得正起劲时,吴用忽地出言打断道,“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心里突然七上八下起来,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一样!”

    宋江闻言,不由得一愣,但很快便是哈哈大笑起来,指着吴用喝道,“学究怕是有些杞人忧天了,贝兄弟都打探的清清楚楚,反贼就剩些守夜巡逻的士卒,只要把他们解决了,这一战我们就赢定了,更何况……”宋江的脸上闪过一丝阴霾的笑容,用只有两个能够听见的声音说道,“更何况这份大功岂能落在他人手里,要落也只能落在咱们的手里!”说完,伸手在吴用肩上拍了拍,朝着刘唐等人招了招手,便是在他们的簇拥下,朝着唐营驰去,只余下吴用一人若有所思地站在原地。

    “这便是哥哥你的真实想法吗?既然这样,那岂不是……”看着宋江等人越走越远的背影,吴用的心头渐渐升起了一种陌生的感觉,就似从来没有真正认识过宋江一般,一种别样的情绪在心头蔓延开来,“那么,我是不是也应该要……”吴用的脸上也是掠过一抹从未有过的坚定。

    “一、二、三、四……快,只有三十息的时间,该死的反贼,这巡逻的队伍怎么这么频繁……”贝应夔的口中嘟囔了两句,轻轻地一挥手,从他身后立刻闪出几道人影,在夜幕的掩护下,朝着唐营的栅栏摸了过去。

    虽然不用贝应夔亲自动手,但是他的紧张程度,绝对不弱于前面动手的几人,冷汗顺着他的鬓边轻轻滴落,一双拳头紧紧地握在胸前,口中不止一遍地重复着,“一定要成啊……”

    正念叨间,一亲信跑到他的身边,在他的耳边轻轻地说了几句,让他的面色也是为之一变,“他怎么来了?难道就这么见不得老子立功?就这么想把全部的功劳都占了吗?”

    正想着要不要命人去拦住宋江时,就听得身边传来一声惊呼,“老大快看,马六他们搞定了!”贝应夔心中一惊,忙去看时,就见前方闪起了约定的暗号,忽明忽暗的火光,让他的心头升起难以抑制的狂喜,低喝一声,“弟兄们,都随我来!”至于宋江,这个时候早就不知被他遗忘到了哪个角落。

    “老大,幸不辱命!”看着贝应夔率兵赶了过来,马六颇为兴奋地窜到他的面前,大声地汇报起来,吓得贝应夔一把捂住了他的嘴巴,“你给老子小声点,如果因为你的关系,惊动了这伙反贼的话,老子一定把你生吞活剥了!”

    马六惊疑地点了点头,待得贝应夔将手松开,他长长地吸了一口气,大拇指朝着身后不远处指了指,“老大,你也未免太小心了,不就一些巡逻的罢了,对兄弟们来说,还不是手到擒来!”

    贝应夔顺着所指看去,就见不远处,五、六具唐军军士的尸体正躺在那里,不由得面露兴奋之色,用力地拍了拍马六的肩膀,“好小子,不愧是老子手下的大将!”也不等马六有所表示,便是将头一低,从栅栏的缺口处钻了进去。

    不得不说,马六等人确实是破坏栅栏的行家,缺口虽然不大,但却能让三个人同时钻过,而且不显拥挤,没多大功夫,贝应夔连同其手下便全部由缺口进到了唐营之中。

    “老子把丑话说前面,谁要是敢给老子丢脸,老子回去非活剐了他,”贝应夔看了一眼一众手下,直接便是将手一挥,“按着先前的安排,各自去吧!”

    众手下心头一颤,皆用力地一点头,便是各自带着引火之物,朝着自己的目标摸了过去,贝应夔正想动时,心中却忽地一动,伸手招来两名手下,指了指栅栏的破洞,“给老子把洞封了,然后再来找老子!”说罢,带着人头也不会地走了,留下两名手下在那里面面相觑,不知贝应夔到底什么意思。

    贝应夔给自己安排的任务,乃是烧粮,在他的印象中,不管什么军队,囤积粮草的地方,永远都应该是重点看护的所在,如果他能在重兵的看护下,将唐军的粮草一举焚尽,那么不管高封是否愿意,都必须承认他的功绩。

    可是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带人走在唐军的营中,就像是步入无人之境一般,除了偶尔遇上那么一、两支巡逻的队伍,根本就看不见一个人影,照理来说,这种情形对于他来说,是再好没有的了,可是他却急得满头大汗,原因说来也很简单,他在满是营帐的唐营中迷路了。

    避开又一队唐军的巡逻队,贝应夔伸手拭了一把额头的汗水,一把揪过马六,轻轻地狠声喝道:“马六,你TND的带的是什么路,反贼的粮草呢,你不是说你知道反贼的粮草在哪里吗?”

    马六被贝应夔抓在手中,心中也是非常的憋屈,有心想要争辩几句,但熟知贝应夔秉性的他,知道自己若是争辩的话,只会激起贝应夔更大的怒火。

    就在他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时,脑中猛地闪过一个念头,伸手朝着贝应夔身后一指,急声道:“老大,天黑看不清方向,咱们这是走岔了,朝着这个方向走,一定能找到反贼的粮草!”

    “嗯?”贝应夔回头看了一眼,脸上露出将信将疑之色,伸手放开马六,语气带着浓浓的杀气,“如果你再带错路的话,老子一定取下你的人头!”说完,也不等马六带路,转身便走。

    “ND,如果还找不到,老子也不等你来杀,直接嚷嚷两嗓子,看到时候是谁死!”马六心中恶狠狠地想道。

    阅读网址:m.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