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六百九十一章 开始了

正文 第六百九十一章 开始了

    第六百九十一章开始了

    尽管张叔夜哭天抢地地希望宋军可以减缓甚至放弃进军,但是这个的时候高封,已经被林冲的死讯刺激的忘记了一切,如果这个时候谁敢在他面前进言减缓进军速度的话,那么这结局定然会和张叔夜一样,是以孙静、贾居信等人都是聪明的闭上了嘴巴。

    而张伯奋、韦扬隐在得知高封的大军开始北移的消息后,便是望着益津关的城头久久没有说话,长长地叹息了一声之后,便是让士卒收拾停当,择路前行,与张仲熊会合去了。

    高封一路紧赶慢赶,不几日便是行到了张仲熊扎营之处,张仲熊岂敢怠慢,早几日便是扩大了营盘,如今更是带着营中大小将校出迎,隔了老远便是跪在了路旁,口中高呼“罪臣张仲熊参见大帅,愿大帅扫平北疆,功标千古!”

    高封听了,就似在三伏天喝了酸梅汤一般,心中甭提有多舒坦了,伸手指了指张仲熊说道:“张嵇仲这般不知进退,怎地生了你这么一个好儿子,也罢,这便起来吧,前面引路,带本帅去瞅瞅那反贼的营寨!”

    张仲熊愕然,忙是抬头朝着高封看去,只见高封满脸笑意,丝毫不似作假,越过高封去看孙静,就见孙静脸上满是无奈,心中正思该如何是好时,就听得高封喝道:“怎地还不带路?”

    张仲熊没有办法,只得是起身,乖乖地在前面给高封带路,约莫两柱香的功夫,一座白色的大营便是出现在了高封的眼前。

    尽管高封已经知道林冲的死讯,可是当他看见唐营一片白缟,还是忍不住仰天狂笑,指着唐营喝道:“林冲啊林冲,当年你可曾想到过会有今日,当年你不知好歹,今日你那个娇滴滴的老婆,本帅一定要将她给抓回去,本帅的兄弟可是想念的紧啊,哈哈……”

    看着高封渐渐有些忘乎所以的样子,孙静不由得轻轻咳嗽两声,对他小声道:“大帅,此地离匪巢着实近了些,若是贼寇趁机突袭的话……依下官愚见,大帅看也看了,是否可以就此回转,待打破贼寇之日,大帅便是想看上几日几夜,下官也定当奉陪,不知大帅意下如何?”

    “你……”高封看了一眼孙静,脸上露出一丝意兴阑珊的笑容,“也罢,就容这些贼寇在多活几日!”回头看了一眼唐营,重重地哼了一声,便是头也不回地走了,让额上已然冒汗的张仲熊终是松了一口气。

    高封大军的到来,早有唐军的斥候报与李俊辰知道,看着旌旗招展,刀枪如林,连绵近七十里的宋军大营,不少唐军将校的脸上都是露出了一丝惧怕的表情。

    许贯忠自是将所有人的面色都收进眼底,进而对着李俊辰大声说道:“唐王,宋军虽众,但在许某看来,却不足为惧!”

    许贯忠此言一出,立时把所有人的目光全部吸引到了自己的身上,就连李俊辰也不例外,就听许贯忠继续说道:“我唐军乃是天下骁锐,虽不能以一当百,但足可以一当十,而且我军主场作战,军械齐备,天时地人和皆在我;而宋军远道而来,看似兵强马壮,实则外强中干,尤其是几十万大军的人吃马嚼,每日所耗的粮草都是一个天文数字,加之我军的劫粮队依旧活跃,相信宋军的粮草定然不敷,只要我军能胜得宋军一两阵,那宋军内部定然会因粮草不敷而生嫌隙,到得那时……”许贯忠没有继续说下去,但眼中闪烁的光芒,却已然告诉众人,他想说的是什么了。

    “许相之言,甚合本王之意!”李俊辰听得也是眼前一亮,目光暗暗扫过,见众将校脸上的惧色悄然隐去,取而代之的却是浓浓的战意,当下不在迟疑,沉声喝道,“传令下去,命人赶制一杆白帆,上书“报仇雪恨”,明日一早,全军素缟,出营迎敌!”

    在李俊辰看来,高封的性子好大喜功,既然亲率大军前来,那必然会急于出战,只是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高封的好大喜功竟然到了这等程度,就见他金盔金甲,锦衣玉带,纵马立于阵前,周昂、东方哮、闻达、李成、韦扬隐等众将手持兵刃,在高封身后一字排开,旌旗飘动,刀枪如林,阵容甚是严谨。

    高封亲自出马,虽然让李俊辰有些惊讶不已,但论及两军交锋,李俊辰又岂会怵他高封,唐军营门大开,队队军士鱼贯而出,各安其位,李俊辰白衣素甲,在卢俊义、金成英、辛从宗等将的簇拥下,走了出来,一杆上书“报仇雪恨”的白帆高高挂起,随风飘荡。

    高封之所以会亲自出马,并走在最前慢,就是为了亲眼看一看,唐军是如何被消灭的,可不曾想,他还没有看见唐军被消灭,反倒先看见了半空中飘荡的白帆,脸上的笑容顿时僵在了那里,恼羞成怒地瞪了一眼李俊辰,脑中一片空白,将琢州城下斗将惨败的事情忘得干干净净,手中的马鞭朝前一指,“谁与本帅拿下反贼!”

    东方哮正待要动之时,就听得耳边响起一声,“末将愿往!”一骑已然绝尘而出,东方哮定睛去瞧,只觉得此人甚是陌生,不由下意识地问了一句,“此是何……”

    只是还没有等他把“人”字说出口,他便是觉得没有再问的必要了,那将已然被飞马而出的卢俊义,手起一枪刺落马下。

    “没用的东西!”高封的口中骂了一声,左右看了看,“哪位将军出马,替本帅除去此獠!”

    高封满以为只要自己开口,众将自当是踊跃向前,可不想众将却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彼此间好生谦让了一番,却没有一人动弹,顿时让高封的面皮上挂不住了,轻轻地抖了抖面上的肌肉,伸手一指程子明,厉声喝道:“程子明,你不是号称是太尉府第一高手,为何今日却驻足不前?若汝这般贪生怕死,待得凯旋之日,本帅定要上奏太尉,好生治一治你这欺瞒之罪!”

    程子明听了,握枪的手紧了松,松了又紧,臂上的肌肉一块块的鼓起,面孔白了红,红了青,青了黑,终是将牙一咬,瓮声喝道:“tnd,脑袋掉了不过碗大的疤,老子和你拼了!”一挺五指开锋枪,骤马杀向卢俊义。

    一个人一旦升起拼死之心,那么想要战死就不是那么容易了,程子明便是这般,一杆五指开锋枪舞得飞快,倒是和卢俊义战了个旗鼓相当。

    网址:

    ps:书友们,我是暮雪人,推荐一款免费app,支持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huaiyuedu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