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六百八十六章 你我各取一纸

正文 第六百八十六章 你我各取一纸

    宋军都能张仲熊攻城掠地的消息,极为重视情报的唐军自是没有理由收不到,当这条消息在唐营中传开的那一刻,立时引起了轩然大波,不解者有之,怜惜者有之,愤怒者有之,嚷嚷着要杀回去,取下朱仝人头者更是比比皆是。

    “滚出去!”帅帐之中传来一声暴喝,跟着便是看见秦明灰头土脸,一脸晦气地从帅帐中冲了出来,早已守在帅帐外的众将见他出来,立时便围了上去,颇为急切地问了起来,“秦将军,唐王怎么说?”

    “唐王可是同意咱们调头杀回去,宰了朱仝那畜生!”

    “还有邹渊那狗贼,真不知道他们叔侄差别怎么那么大!”

    “秦将军,你倒是说话啊!”

    “是啊,你倒是说句话啊!”

    众将你一言语我一语的,全然没有注意到秦明的一张脸愈来愈黑,“够了,你们想知道,自己问唐王去!”终于,秦明不堪其扰,猛地暴喝一声,强行分开众人,在众目睽睽疾奔而去,留在一众大眼瞪小眼的将领。

    “秦将军这是怎么了?”

    “不就是问问他,唐王到底让不让咱们去,至于发这么大的脾气吗?”

    “要不,咱们再出一个人进去问问?”

    “你们是不是一个个都闲得发慌,觉得没有事情可以做是吗?既然这样,你们给本王去把所有的兵器都擦上一遍!”被众多将领先后请战,搅得本就有些心浮气躁的李俊辰,听得帐外鼎沸的人声,气得几步走到营帐口,对着众将厉声地斥责起来。

    众将见李俊辰发怒,顿时一个个都是闭上了嘴巴,但却又不甘就此离去,不由得都将目光集中到了孙安的身上。

    感受到众人的目光,孙安不由讪讪地笑了笑,他虽不欲出头,但此时此刻,却由不得他不站出来,“唐王……”

    不想孙安才刚说了两个字,李俊辰两道锐利的目光便是扫了过来,看了一眼孙安尚包扎着的大腿,厉声道:“孙安,你一个负伤之人,跟着在这里瞎胡闹什么,莫不是觉得你受了伤,本王便不会处置你了不成!”

    “……”孙安语塞,面上一红,口中呢喃了两下之后,正待要开口时,就听得李俊辰的话音又是响了起来,“如果你觉得你的腿伤已然无碍,那么便和他们一样,给本王去把全军的兵器全部擦拭一遍……”

    “末将这便去休息,这便去休息……”孙安的鬓角边立时滚下两滴冷汗,对着身边的两名军士悄悄使了个眼色,那两名军士久随孙安,自是知道他的意思,连忙搀起孙安,飞也似的走了。

    孙安走了,李俊辰锐利的目光又在其余众将的身上一一扫过,“怎么?你们还留在这里做甚?难不成还等着本王亲自去给你们擦拭不成?”

    众将浑身一激灵,连忙大摇其头,不等李俊辰再发话,扭头就跑,像李衮、项充几个冒失些的,更是险些和迎面走来的许贯忠撞个满怀。

    “唐王,他们这是……”许贯忠朝着李俊辰一拱手,满脸错愕地伸手指了指疾跑的众将。

    “哼,吃的太多,不务正事,给他们找点事做,也好给他们消化消化!”李俊辰看了一眼众将的背影,转而看向许贯忠,“许相和卢将军此来,怕也是为了朱仝背唐投松的事情吧!”

    “一切都是瞒不过唐王!”许贯忠的脸上浮起一丝笑容,指了指身旁的卢俊义,“虽然我知道朱仝此事的底细,但是架不住卢将军的水磨功夫,只得陪他来见一见唐王,请唐王为他解惑……”

    “许相,你这是……”卢俊义闻言,不由得急了,脸上罕见的浮起一丝潮红,“不是说好了不把末将说出来的,怎地就……”

    “哎哟,还真是有这么回事,”许贯忠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对卢俊义报以歉意的一笑,继而转向了李俊辰,“既如此,就还请唐王替卢将军一解心头疑虑,不知唐王意下如何?”

    “摊上你这么个师兄,真不知道是我的运气还是晦气,”李俊辰在心中腹诽了一句,面上却是苦笑一声,将二人迎进了帅帐。

    “唐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朱仝怎地这般便投降了?末将听说,当初在梁山的时候,这朱仝不愿归顺,你也没有一句怨言,依旧是好吃哈喝的供着他,如今这厮好容易归顺了,却是演出这么一出,你倒是和末将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进得帅帐,还不等屁股挨着小凳,卢俊义便火急火燎地问了起来,与先前在帐外的沉静相比,完全就是两个人。

    看着眼前满脸焦躁的卢俊义,李俊辰无奈地摇了摇头,看了一眼忍俊不禁的许贯忠,不知为何,在心头忽然生出一个主意来,对着卢俊义说道:“卢将军,你且少安毋躁!”

    “许相,相信你也是知道朱仝投降的真意,”李俊辰安抚了卢俊义一句,转而看向了许贯忠,脸上露出了一丝玩味的笑容,“既如此,你我二人便各取一纸,在纸上书写朱仝归降的原因,可好?”

    许贯忠不觉一愣,但见李俊辰脸上的玩味笑容,便是明白了他的心中所想,不由觉得好气又好笑,长长地叹息一声,起身道:“既然唐王有此雅兴,贯忠自当奉陪!”说着,便是自案上取过一纸,奋笔疾书起来。

    李俊辰件许贯忠埋头疾书,也是取过一纸,“刷刷”地写了起来,不大功夫,二人便是书写完毕,“许相,既已写完,你我不妨一同打开,请卢将军做个见证,如何?”

    许贯忠自是没有异议,施施然将面前的纸打开,卢俊义低头一看,就见上面端端正正写着“身在曹营心在汉”,卢俊义小声地念诵了一遍,不敢置信地看着许贯忠,“许相,你是说朱仝这厮……”

    许贯忠点了点头,卢俊义的眼中满是不信的光彩,口中喃喃道,“这不可能……这不可能……这厮带着宋军连下四县,怎么可能……”

    “这有什么不可能的,为了取信宋军,莫说是四县,便是十县、二十县,也当舍得,”李俊辰自位上站了起来,长长地叹了一声,将自己所书之纸塞在了卢俊义的手中,“卢将军,论武艺,当今天下能与你对敌者,不过寥寥数人,但是你要记住,莫要因为武艺高强,就闭塞了原本的平等视人的心窍……”

    卢俊义低着头,缓缓打开手中的纸张,就见上面赫然写着“待时反戈一击”。

    :。: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