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六百八十五章 果然是好啊

正文 第六百八十五章 果然是好啊

    (第1/1页)

    “哈哈……”张仲熊大笑两声,伸手将朱仝从地上扶了起来,对着身后招招手,“来人啊,快带朱将军还有这些弟兄下去休息,别忘了叫医匠替他们重新包扎一下伤口!”

    “多谢二公子!”在朱仝的带领下,邹渊以及那些残存的唐军军士心不甘情不愿地朝着张仲熊行礼致谢。

    待得朱仝等人被带下去后,心有不甘地姚涛红着双眼朝着张仲熊吼道:“二公子,难不成咱们就真这么算了,让这些反贼堂而皇之地进到咱们兖州军中?那王义、褚浩,还有那么多兄弟岂不是白死了!”

    “这么算了?怎么可能!”张仲熊阴测测地笑了笑,伸手朝着姚涛,还有其余几员副将招了招,小声地吩咐道,“你们几个把我这伙反贼盯住了,只要他们有什么风吹草动,就立刻给我正法……”

    “太好了,末将这便去宰了他们!”姚涛听了,脸露兴奋之色,拔脚就走。

    “混账!本公子要杀他们,又何必去辛苦收降他么!”张仲熊勃然大怒,冲着姚涛厉声喝道,“你们几个都给本公子听清楚了,此去一路北上,暂时还离不得这几个反贼,只要他们没有异动,就权且留着他们,待得剿灭了反贼,杀了匪首李俊辰,他们几个就随你们处置,听清楚没有!”

    “知道了!”姚涛几个听闻还要和朱仝他们同行好一段日子,都是有力无力地回了一句。

    “本公子怎么带了你们这几个东西!”看着几人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张仲熊也是无奈地摇了摇头。

    在张仲熊的计划中,在打下玉田县之后,便是要继续进军,以便能彻底甩开张伯奋、韦扬隐,可不想玉田县一战,他损兵折将,虽然真正战死的将校士卒有限,但伤者比比皆是,不得已只得在玉田县修正了两天,方才得以继续上路。

    原本以为自己会因此落后的张仲熊,打算进军伊始便全速突进,不想朱仝却是站出来制止了他,在姚涛等人充满敌视的目光和张仲熊惊讶的目光中,指出了一条截然不同的进军道路来。

    看了看朱仝所画的线路,吴卿心怀鄙夷地撇了撇嘴,“你说这条路好走,就这条路好走了不成,你这厮记住,当一天反……”

    “够了!”吴卿的话还没说完,便被张仲熊愤而喝止,伸手指了指吴卿,“没用的东西,自己找不出路来,却来指责别人,若你还是这般的不长进,便早些给本公子滚出兖州军去,现在还不赶紧给本公子退下,莫要继续在这里丢人现眼!”

    吴卿被张仲熊一通好骂,一张脸涨得和猪肝一样,恨恨地瞪了一眼朱仝,便是头也不回地退了出去。

    “都给本公子记住了,朱仝将军既然弃暗投明,就是咱们自己人,以前的种种不快就这么过去了,要是谁还敢揪住不放,就休怪本公子翻脸无情!”张仲熊冰冷的目光在姚涛等人身上扫过,虽然姚涛他们知道张仲熊是在做戏,但是触到他那目光,还是让他们的心头直突突。

    “传令下去,即刻出发,朱将军为全军先导,一定要抢在老大和韦扬隐的前头拿下匪首的人头!”看了看不在言语的众将,张仲熊不在啰嗦,当即命令道。

    “得令!”

    朱仝到底是朱仝,虽然在北地没有呆多少时日,但凭着自己的直觉和过人的记忆力,愣是找出来一条前往平峪县的捷径,当张仲熊的军队如同神兵天降一般出现在平峪县外时,平峪县守军惊得目瞪口呆,全都张大了一张嘴,久久不能合上。

    张仲熊可不会管这些,不做任何停歇,立时挥兵攻城,平峪县的守军因为宋军的突然出现,全然没有准备,仓促应战之下,非但守城器械严重不足,士气更是低迷,仅仅是一个冲锋,便被宋军攻上了城头,继而拿下了平峪县。

    张仲熊简直不敢相信真的,在他看来,这平峪县即便在是不堪,最起码也能打上几个回合,如此轻易的获得胜利,让他不禁喜上眉梢,四下里找了找,却是没有看见朱仝的影子,不由得急切地问着身边人,“你们可曾看见那朱仝了?”

    “朱仝?”护卫在他身遭的士卒自是没人知道朱仝的去向,恰巧姚涛这时跑了回来,听得张仲熊问话,不由搓着牙花子说道,“朱仝这厮狠呐,杀起那些反贼来,比咱们都要狠上几分,就好像他从来没和那些反贼一伙过,二公子,依末将看,咱们是不是……”

    “哼!”张仲熊白了他一眼,四下里看了看,方才有些恨铁不成钢地喝道:“你跟着本公子也有些年头了,什么时候能长长脑子,你看那朱仝大杀反贼,就敢保证他没有异心,没有使那苦肉计……”

    “……”姚涛有心回嘴,却也知道张仲熊说的是事实,只得耷着脑袋,任张仲熊谩骂。

    “你给本公子记住了,必须时时刻刻把朱仝,还有那些反贼给盯住,不管他们做了什么,都不能受到影响,只要他们露出一丝不对的地方,就立刻给本公子宰了,听清楚没有!”张仲熊声音中透着几分狠戾,让姚涛不自禁地哆嗦了一下。

    “二公子放心就是,这几个反贼,就交给我姚涛了,只要他们敢动,末将定然会第一时间取下他们的项上人头!”在张仲熊的军中,说起最恨朱仝的人,姚涛认第二,就绝没人敢认第一,听了张仲熊的话,姚涛眼中露出凶光,恨恨地应了下来。

    虽然张仲熊及其心腹对朱仝等人百般防范,但不得不说,在朱仝等我帮助下,其所部进军如履平地一般,翻山越岭,攻关夺县,就如同吃饭喝水一般简单,短短十天时间,助张仲熊连下文田县、平章县、周武县三座县地。

    消息传来,宋军中一片震动,被困在益津关下的张伯奋、韦扬隐得到消息,默默地交换了一记眼神,旋即便指挥兵马,对着益津关发动了更猛烈的攻势,作为长兄和大将,他们无论如何都不愿自己被张仲熊超过。

    而孙静收到这个消息,不敢做任何的逗留,第一时间找到了高封,将此消息告诉了他。

    高封获讯,不由仰天哈哈大笑起来,指着孙静说道:“孙静啊孙静,果然是足智多谋,不过是略施小计,便是使得那张家兄弟不得不拼命地为我所用,好,果然是好啊!”

    阅读网址:m.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