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六百八十三章 咱们同生共死

正文 第六百八十三章 咱们同生共死

    (第1/1页)

    放火固然是暂时阻住了宋军的攻城,也是让挣脱束缚的张仲熊暴跳如雷,但这动作,何尝又不是宋军攻势太猛,守军有些招架不住的心酸表现。

    朱仝何尝不知道这个道理,原本以为根本用不着这招,可不想宋军的攻势实在猛烈,猛烈到了他连喘息的功夫都没有,迫不得已只能这么做。

    趁着城下的大火还在燃烧,朱仝将邹渊、邹润叔侄揽到一处,语气中透着一份凝重,“两位兄弟,这玉田县咱们怕是守不住了……

    “这怎么可能?”邹渊、邹润不觉一愣,要知道二人乃是绿林出生,从未正儿八紧地打过守城战,在他俩看来,他们能打退宋军一次,就能打退两次、三次,更何况李俊辰给他们的命令只是守上一到两天而已。

    朱仝不比二人,他到底做过几天兵马都头,知道些守城的事情,长长叹了一声,伸手撕下一片布条,替邹渊包扎了一下手上的的伤口,“二位兄弟,你们可看到了城下的这把火?”

    二人不明其意,但还是点了点头,“但凡守城作战,放火阻敌,乃是最后不得已的办法,如今这宋军只是攻了一次,咱们便要这么做,那接下来,咱们还有什么办法阻敌?这般下去,莫说两日了,便是今日都熬不过去!”

    “朱将军,这当如何是好?”二人听了,面色大变,邹润更是伸手抓着朱仝的胳膊,厉声疾呼起来。

    “如何是好?”朱仝咧嘴一笑,伸手摸了摸自己颌下的长须,“无他,唯死而已,朱仝没有别的本事,只能以此来报答唐王的大恩!”

    “将军,宋军动了!”邹渊正待说话时,耳边却是传来军士凄厉的叫声。

    “什么,这么快!难道这些宋军不知道火能烧死人吗?这便要冒火攻城吗?”朱仝愕然,猛然长身而起,对着邹渊、邹润喝道:“你二人速速去城中查看,将那些能残留在城中的百姓纠集起来,趁宋军还没有打破城池之际,赶紧从北门离开,到左近的山中的躲藏起来!”

    “此事容易!”邹渊应了一声,转而对着邹润喝道:“邹润,你还不快去,这是朱将军的将令!”

    邹润脸上露出不服的神色,待要反驳时,就听得邹渊将眼一瞪,厉声喝道:“怎么,这不但是朱将军的将令,还是叔父的命令,你不听还是如何?”

    邹润没办法,只得是转身朝着城下跑去,不多时便是在城下响起了他的叫声,“随我来!”

    “邹兄弟,你这又是何苦,你当知道朱某……”朱仝看了一眼邹渊,言语间带着不无埋怨地说道。

    “哈哈……大丈夫死得其所,人生幸事!想我邹渊浑浑噩噩了小半辈子,直到遇见唐王,才知道应该做些什么,朱将军有心决死一战,又岂能没人陪你一起上路?”邹渊洒然一笑,转而对着城上的军士叫道,“弟兄们,都给老子记住了,杀两个不嫌多,杀一个不嫌少,给老子放开了狠狠地杀,绝不能叫宋军小瞧了咱们!”

    比起朱仝,邹渊无疑与那些军士走的更近,经常混迹在一起,听得他的叫声,那些军士扯起嗓子嚷了起来,“两个哪够,少说也要杀上五个!”

    “去你的,五个你就满意了,果然够没用的,老子定要宰上十个!”

    军士的应和声,让朱仝的脸上也是变了颜色,胸中升腾起一股豪气,“好,今日咱们同生共死!”

    先前一波攻城的失利,让张仲熊颇有些恼羞成怒,王义和数百士卒的死更是让他心疼不已,在他看来,这些都是他和张伯奋、韦扬隐抢功的本钱,如果在玉田县损失太大,他又有什么力气去继续追击下去。

    有念及此,他全然不顾手下副将的反对,从全部的士卒中,挑出身体最强壮的五百人,连同他在内一共五百零一人,都是钢刀、圆盾的装备,扛着云梯再一次朝着玉田县发起攻击。

    不得不说,张仲熊在时机的把握上,远远超出了在场的每一人,便是朱仝也远远及不上他,当他带人堪堪赶到城下时,燃烧了小半个时辰的大火刚刚熄灭,只余下几具没有烧尽的云梯仍在冒着火苗。

    虽然城下满是残肢断臂,焦黑的尸身还在那里散发着阵阵臭味,灼人的热浪也是一浪高过一浪,让连同张仲熊在内的所有人都是不禁大汗淋漓,只是张仲熊根本顾不上这些,一面将圆盾顶在头上遮挡弓箭,一面指挥士卒架设云梯攀爬。

    朱仝、邹渊对于张仲熊的做派也是颇为佩服,但佩服归佩服,敌对的立场,注定了双方只能活下一方,巨木、巨石又一次顺着云梯滚了下去,将宋兵一一扫落下梯,寒闪闪的大刀,一刀接着一刀,将那些敢于冒头的宋兵剁了下去。

    “蠢货,都给老子从反面爬!”看着自己精选出来的士卒如同下饺子一般地掉了下来,张仲熊又气又急,口中疯狂地咆哮了两句,忽地抢上前去,一把推开准备攀梯的士卒,攀着云梯的反面,手脚并用地朝着城头爬去。

    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那些副将一跳,只是等他们反应过来时,张仲熊已然爬到了他们够不到的地方,“绝不能让二公子出事!”那些副将的脑中同时闪过这样一个念头,纷纷抢到最近的云梯,学着张仲熊的样子,手脚并用地向上爬去。

    虽然这些副将比起张仲熊、朱仝来,还是显得有些不够看的,但是比起邹渊以及唐兵来,无疑要强上许多,也是很好地替张仲熊分担了压力。

    压力轻了不少的张仲熊,微微喘了一口气,双脚在云梯上一勾,伸手在城头上一搭,反身跃上城头的同时,钢刀随之一挥,砍死两名企图趁他立足未稳,将他挤下城去的唐兵后,口中虎吼连连,左挡右劈,在城头上奋力砍杀起来。

    唐兵虽然精锐,但比起张仲熊来,又哪里够看,更何况城头地方狭小,根本容不得很多人一拥而上,短短功夫,便是有着七、八名唐兵死在了张仲熊刀下,朱仝见状,哪里还顾得上那些正在攀爬的宋兵,提刀便是奔着张仲熊而去。

    朱仝不知道的是,张仲熊要的就是他离开城垛,如今见朱仝果真离开城垛,朝他杀来,张仲熊的嘴角不由挂上了一丝冷笑,口中暴喝声再起,刷刷两刀砍翻眼前唐兵,照着奔来的朱仝就是一刀,“反贼,乖乖受死吧!”

    阅读网址:m.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