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六百七十八章 袁朗的五十招

正文 第六百七十八章 袁朗的五十招

    “TND,总算是来了,老子这辈子就没干过这么窝囊的差事,下一次打死老子也不干了!”袁朗的双眼猛地一亮,根块便是暗了下去,嘴里嘟囔了一句,愤而大喝道,“还能喘气的,都拿起你们的家伙,跟老子一起去和那些窝囊废玩玩!”

    “哦……”三千兵马齐齐应了一声,只是这个声音在袁朗听了,都是止不住的牙疼,“TND,真是窝囊废遇上了窝囊废,就看谁更窝囊些!”

    张仲熊仗着比周昂起步早,一路更是火急火燎的赶路,待得临近见愁坡时,他的身后只剩下不到三千人,其余的兵马早已不知落到了哪里。

    韦扬隐有心开口提醒他,等等掉队的士卒,可是每每话到嘴边,看到张仲熊那双眼通红的样子,便又是将话咽了回去。

    “这样不行,即便是追上了唐军,只怕到时候也会没有体力与唐军作战了!”这个念头在韦扬隐的脑海中再度闪过,正当他思定,准备不惜一切地开口劝阻时,就听得前方张仲熊的笑声,“哈哈,果然是让老子赶上来!反贼,给老子纳命来!”

    韦扬隐听了,抬头去看时,张仲熊已是拍马舞刀冲了上去,不由急得大叫,“跑那么做什么,难道都没吃饭吗?二公子出事了,本将军把你们一个个都喂了王八!”

    这边韦扬隐急得要死,殊不知那边的袁朗在心里也是将张仲熊骂了个半死,要知道在宋军攻打琢州的那些日子,张仲熊可没有少露面,身为守城将领的袁朗又怎会不认识他。

    “TND,怎么来了这么个孙子,老子两挝就能送他回姥姥家,可是……可是……唉……”看见张仲熊的那一刻,袁朗的眼中不禁放出光来,正想着要要怎么拾掇张仲熊时,许贯忠的话却是在他的脑海中跳了出来,让袁朗的面色也是为之一僵,双挝是紧了又松,松了又紧,看得张俭颇为奇怪。

    “袁将军,要不让我去收拾这个姓张的小子?”张俭见袁朗面色有异,不由小心翼翼地问道。

    “你什么你,这关你什么事!”袁朗嘴里骂了一句,用力一夹战马,双挝一双,身子歪歪斜斜地朝着张仲熊迎了过去,“姓张的小子,着你袁爷爷的家伙!”

    “MD!总算让老子遇到一个像样点的贼寇了!”张仲熊双眼一眯,卧刀的双手上青筋一暴,旋风雁翎刀带着强烈的风声,朝着袁朗的面门劈去,“死去吧!”

    “嘿嘿……想要老子死,只怕你还没这么好的牙口!”袁朗嘴上虽然不饶人,可是手上的动作却明显慢了一拍,举起的双挝也是那么的有气无力。

    “哐”的一声,袁朗的双臂猛地向下一沉,双挝几乎降到了脑门上,面上的肌肉亦是忍不住抽了抽,“哟,瞧你那五大三粗,孔武有力的模样,没想到就是一绣花枕头,既如此,你的人头,本公子就笑纳了!”张仲熊的脸上闪过狰狞的笑容,手腕一翻,雁翎刀顺势朝着袁朗的脖子就抹。

    “哎哟,好厉害!”袁朗口中怪叫一声,虽然动作看起来很慢,但在间不容发的关头,双挝还是出现在了雁翎刀之前,架住了这一刀。

    “啊……”志在必得的一刀,被袁朗挡住,张仲熊只感一股热血直冲天灵,瞬间失去了理智,口中“哇哇”怪叫两声,雁翎刀有如风车一般,照着袁朗没头没脑地砍了过去。

    袁朗自接了断后的任务以来,便是有个心病,那便是“五十招”的指标,一直以来,他都是在想着要怎么才能完成这个任务,如今见张仲熊势如疯虎一般,雁翎刀挥得飞快,心中不由大喜,口中“三、四、五、六……”数开的同时,双挝也是快了几分,将张仲熊砍来的每一刀都是接了下来。

    人到底不是铁打的,虽然张仲熊凭着一股血气,一口气砍出了三十余刀,但他终究不是韦扬隐那等好手,加之袁朗没有控制好手上的力道,兵刃相交的反震之力,早就震得他双臂酥软。

    本打算微微喘上一口气,舒缓一下手臂的酥软,可袁朗并不知道他的想法,见他收回雁翎刀,不由得急了起来,毕竟此时离他那五十招的指标还差了一些,一张嘴便是如同张三、李四二人一般,各种损人的话从中喷了出来,“哟哟哟,这便没力了吗?莫不是昨夜在哪个婆娘身上用的力太多了,这便软了不成?”

    袁朗的嗓门一向够大,以至于他的话清清楚楚地传进了张俭的耳中,平素里有些木衲的张俭,在一刻就似神灵附体一般,催马走了出来,脸上带着男人都懂的笑容,上下扫了两眼张仲熊,“那怕是不能吧,似他这瘦不啦叽,浑身没有上下没有三两肉的样子,哪有小娘子会喜欢,怕是去找的兔儿爷吧!”

    张俭的话一出,袁朗立时扭过头来,上上下下将张俭打量了一番,就似第一次刚见他一般,远处的韦扬隐更是张大了嘴巴,这般精彩的骂人,他何时听见过,而做为当事人的张仲熊,一张脸涨的通红通红,手上、脖子上的青筋一根接着一根暴起,想他张二公子活到这么大,几时被人当过“兔儿爷”!

    “老子砍了你们!”有道是愤怒会给人无尽的力量,张仲熊本已干涸的身体里,不知从哪里又生出了力量,一震手中的雁翎刀,朝着袁朗、张俭二人同时砍来。

    “这么猛!”袁朗见势,不由得吓了一跳,举起双挝迎上去的同时,对着张俭吼了一句,“电子扎手,快跑!”

    “啥?”张俭被袁朗一吼,一时间有些摸不着头脑,下意识地问了一句。

    袁朗气急,正待要补一句时,就听得张仲熊冰冷的声音传了过来,“放心,他跑不了,老子会把你们两个,还有那些反贼全部送到下面去!”雁翎刀刀光一闪,朝着袁朗卷了过来。

    “TND,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袁朗一架双挝,色厉内荏地吼了一句,口中装模作样地连声大吼,“嘿……哈……吼……”

    “听哐啷当”一阵乱响,眼瞅着堪堪打到了五十招,袁朗的心中暗暗地松了一口气,眼眸深处闪过一缕精芒,左手挝向上一迎,微微锁住张仲熊的雁翎刀,右手挝朝着张仲熊的面门便是掷了过去。

    张仲熊几曾想到过,袁朗还会有这等招数,不由得大吃一惊,连忙撤身闪避,待他闪开这一枝短挝,刚刚转过来时,迎面又是闪过一道亮光,袁朗却是将另一枝短挝掷了过来,张仲熊无奈之下,只得是挥刀挡下了这一击。

    “哈哈,姓张的小子,爷爷不陪你玩了,你自己留这里玩兔儿爷吧!”袁朗趁着张仲熊挥刀的空当,远远地跑了开去,朝着不远处的唐军大吼一声,“点子扎手,弟兄们撤!”

    :。: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