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六百七十七章 无奈地追击与断后

正文 第六百七十七章 无奈地追击与断后

    比起张伯奋的淡泊来,张仲熊的功名、激进之心无疑要强了许多,一路上除了要士卒加速,还是要士卒加速,以至于韦扬隐看不过去,劝他让士卒放慢速度,以保证体力,以便届时厮杀,却不料被他以放慢速度会被周昂抢走功劳为由,生生顶了回去。

    韦扬隐无奈,毕竟张仲熊乃是张叔夜的次子,也算是他的半个主子,虽然有时候自己也能对他们说教一下,但更多的时候,只能是按着命令来,眼下便是如此。

    尽管张仲熊拼了性命的追赶,可是当他带着兵马赶到的时候,就看见周昂已然是打破了唐军的营盘,正在那里清剿残余的唐军。

    见着此景,原本已是疲劳不堪的张仲熊不知从哪里来的力量,竟然红着双眼,破口大骂起来,“TND,怎么可能,怎么可能,给老子上,给老子把功劳抢过来!”

    “二公子,万万不可!”韦扬隐听了此令,不禁吓了一跳,连忙伸枪拦在了前面,“二公子,周昂将军所率的也是我大宋的军队,你若是因为抢功而攻击友军,与造反何异,还请二公子三思!”

    张仲熊不是不明白个道理,只是见到唐军营盘被破,一时昏了头而已,如今被韦扬隐这般一说,立时便醒悟了过来,只是他更好面子,便是没有好气地喝道:“那依着你的意思,咱们就这么看着他周昂把功劳全部抢走不成?”

    “二公子,你不觉得很奇怪吗?”韦扬隐没有回答他,却是伸手一指,开口反问道。

    “奇怪?哪有什么奇怪的,本公子只知道,咱们再不上去,连最后那里打扫的活都抢不到了!”张仲熊扫了他一眼,没有好气地答道。

    “……”韦扬隐讨了个没趣,不自然地笑了笑,面色随之一正,“看这营盘的大小,唐军少说也有着十余万,便是十余万头猪,想要杀个干净,怕也要杀上几天几夜,他周昂才多少人马,怎么可能这么快就将唐军杀尽?”

    “你是说……”张仲熊不是蠢人,只是一时钻进了死胡同,如今被韦扬隐这么一点,立时反应了过来,狠狠地一拍大腿,“对啊!我怎么没有想到!传令下去,全军绕过唐军大营,继续朝前追击!”

    刚停下喘了一口气的士卒,听到张仲熊这个命令,不由得一个个翻起了白眼,怎奈张仲熊根本就不是他们能够吃罪得起的,只能是将兵刃扛上肩头,撒开两腿继续跑了起来。

    在经过唐军营盘,远远地看见周昂指挥手下收拾残局的时候,张仲熊的心头一动,伸手招来几名队正,对他们耳提面命了一番之后,很快便是听见一个声音响了起来,“多谢周大将军承让,匪首的人头就交给咱们去取!”

    “多谢周大将军承让,匪首的人头就交给咱们去取!”

    “多谢周大将军承让,匪首的人头就交给咱们去取!”

    一个士卒的声音,周昂可能听不见,可上千士卒的声音,便是数里开外,都是可以清清楚楚的听见,正在指挥兵马打扫战场的周昂听见了,本就因为没有宰上几个唐军而感郁闷的心里,越发地郁闷了起来,雄壮的身子更是在马上一颤,险些一个倒栽葱,跌下马去。

    好容易稳住了身子,看着身遭盯着自己的将校,周昂气得是不打一处来,恶狠狠地咆哮了起来,“都看什么看,还不都是你们这些废物,还不赶紧给老子集合兵马,老子告诉你们,若是让张仲熊那小子跑到老子头里去,老子就用这斧子,一个个地开了你们的脑壳!”

    震怒之下的周昂,哪里是这些副将敢招惹的,忙是去集结兵马,就在周昂等得渐渐没有耐心的时候,就伍完见气喘吁吁地跑了过来,“大人,兵马集结完毕!”

    “哼!立刻出发,不赶上张仲熊,谁都TND别想吃饭!”周昂大喝一声,看也不看伍完一眼,便是绝尘而去。

    “快,都跟上!”伍完不敢怠慢,他知道盛怒下的周昂,说什么是什么,连忙指挥兵马跟了上去。

    张仲熊、周昂的心中,因为没有宰上几个唐军而郁闷,却殊不知在前方十余里处,还有着比他们更郁闷的人。

    见愁坡,离开唐军宿营的望月山约摸十五里的样子,袁朗带着三千兵马,正在那里等着宋军的到来。

    往日里,只要是有仗可打,袁朗的表现虽不像縻貹、马劲这些好战分子那么起劲,但也绝对是两眼放光,浑身上下都是使不完的劲,可是今日奉命带着三千人马断后的他,却是像个霜打的茄子一把,蔫得不能在蔫了。

    非但是他如此,就是身为副将的张俭和三千兵马也无不是如此,“袁将军,你说唐王和许先生这是什么意思,又是让咱们断后,又是不让咱们去和宋军死拼,末了还得找机会败在他们手上,”扭头看了看面色发黑,嘴上还叼着一根草秆的袁朗,“俺老张也算打了几年仗,从来就没遇见过这等军令的!”

    “TND,你没遇见过,难不成老子就遇见过了!”袁朗将口中的草秆一吐,没好气地瞪了一眼张俭,异常郁闷地喝道,“你小子还算不错了,只是让你带着兵马一起退,可老子呢,竟然还给老子规定了招数,说什么必须打上五十招,不到五十招绝不允许败……你说说,我袁朗的武艺便是比不上卢俊义、林冲,可也算得上是武艺高强吧,到了还要败给宋军那些窝囊废,这叫个什么事啊!”

    “唉,谁说不是呢……”张俭听了,长长叹了一声,耷拉着脑袋附和道,“袁将军你还有机会过上几招,可俺老张却是连过几招的机会都没有,要被那些个窝囊废像兔子一样撵,想想就TMD窝囊……”

    “唉……”袁朗也是低着脑袋叹了一声,左手不自觉地捂到了胸口,耳边却是响起来许贯忠的话语,“袁将军,当你部兵马败退下去,至西面五十里处的燕尾谷重新集结以后,就是打开这封信的时候,只是你要牢记,没有到得燕尾谷,万万不可打开此信,若是因为你提前打开此信,而使我军功败垂成的话,你就将是我大唐的千古罪人……”

    “袁将军,袁将军……”就在袁朗暗暗发愣之际,耳边传来了张俭的急呼声。

    “啊………”袁朗有如大梦初醒,忍不住惊叫了一声,待见是张俭唤他,面上不禁一红,“张将军,可有什么事?”

    “袁将军,你还好吧!”张俭看了袁朗一眼,颇为关切地问道。”

    袁朗摇了摇头,示意张俭不必担心,有话但说就是,张俭点点头,“探子来报,宋军离咱们还有不过两里地了!”

    :。: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