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六百七十六章 城门口的冲突

正文 第六百七十六章 城门口的冲突

    张仲熊、韦扬隐的动作不可谓之不快,不过两柱香的功夫便是整完兵马,朝着琢州城的北门奔去。

    哪知待他俩带着兵马赶到北门之际,却是被把守城门的将领孙灏拦了下来,说是没有高封或是孙静的手谕,任何人不得出城,张仲熊心急出城,哪里会想到这些,当下陪着笑脸,好话说尽,不想那孙灏油盐不进,非要看到手谕才肯放行,张仲熊无奈,只得交代韦扬隐约束兵马等候,自己准备返回去找张叔夜。

    就在他准备返身之际,身后又是传来一大串急促的马蹄声,张仲熊心道不妙,忙是回头去看,就见周昂带着大队人马奔了过来。

    “TND,抢功的来了!”张仲熊心中暗骂一声,面上却是堆起了笑容,迎着周昂叫道,“这不是周将军嘛,这么着急忙慌的,却是要去哪里?”

    周昂正急赶路间,虽然他也料到会有人动这个抢功的心思,却不想还会有人叫他,忙是勒住了马匹,“原来是张二公子,还有韦扬隐将军,二位带着这么多的兵马,准备做些什么?”

    张仲熊朝着城门努了努嘴,“在下与韦将军有些事物要出城一趟,不想却是被这孙灏拦了下来,说是要高大帅或事孙大人的手谕才可出城,周将军若是没有,还是莫去那厮那里找晦气了!”

    “哈……”周昂仰天打了个哈哈,朝着张仲熊一抱拳,“还有这等事不成?周某如今也是没有大帅的手谕,可周某倒要看看这孙灏可有张二公子说的这般牛气!”说罢,双腿一夹战马,便是奔着城门去了。

    “嘿嘿……让你去,让你牛,老子倒要看你有没有这个出去的本事!”看着周昂的背影,张仲熊冷笑了两声。

    可不想让他大跌眼睛的是,适才在他面前牛气的不行的孙灏,竟然像个孙子一般地对着周昂点头哈腰,开城门的动作甭提有多利索了,张仲熊还没有反应过来,周昂的人马便已是穿过了城门,扬长而去。

    “等一下!”看着厚重的城门,发着“嘎吱嘎吱”的声音,朝着中间合拢,张仲熊只觉得一股无名火直冲天灵盖,丹田之中一股怒气冲上喉头,猛地跑了两步,愤怒咆哮了一声,吓得那远处的孙灏,不禁也是一哆嗦。

    孙灏惊魂未定地转过头去,只觉得眼前为之一花,整个身子也是一轻,耳边也是传来了张仲熊激愤的吼声,“好啊,我且问你,你不是说要高大帅或事孙大人的手谕才可以出城,那周昂也不曾有这些东西,你为何偏生放他出去!你今日若是不给张某一个说法,便是将官司打到大帅那里,张某也绝不罢休!”

    “嘿嘿……”孙灏见是张仲熊,一颗心立时放了下来,朝着他冷笑了两声,“张仲熊,张二公子,你也知道那是周昂周大将军,太尉跟前的红人,咱不放他出去,难道还放你出去不成?实话和你说了吧,本来只是想和你耍弄耍弄,你既然这般不给老子面子,那老子也不需给你什么面子!只要老子还镇守这北门,你张二公子就休想从这出去,你若是想要打官司,不怕告诉你,孙静孙大人便是老子的族叔!”说着,却是将两眼一翻,不在理睬张仲熊。

    孙灏的一番话,把张仲熊气得是一佛升天,二佛出世,一张脸白了又红,红了用青,青了又白,白了用红,就跟京剧的变脸一般,来回变换了七八趟,最后是涨得通红通红,就跟煮熟的虾子一般,脑袋上更是冒起袅袅白烟,一双眼中满布血丝,提起拳头朝着孙灏的面门便打,“老子捶死你!”

    孙灏立时被吓得魂不附体,拼命地挣扎了起来,可是他就像他自己说的那样,他是孙静的族侄,有那么一个牛掰的叔父,他孙灏又岂会有什么本事,只得是削尖了嗓子吼了起来,“救命啊!救命啊!救命啊!”

    “你就给老子好好地去投胎,下辈子这双招子放亮一些!”张仲熊扭曲的面孔显得格外的狰狞,有如狼嚎一般地叫道。

    “哎……二公子,住手吧!”就在张仲熊的铁拳即将触到孙灏面庞的霎那,韦扬隐伸手搭在了他的胳膊上,堪堪阻住了他这一拳。

    “韦将军,你这是何意?”张仲熊自知自己的气力不及韦扬隐,不由得收回拳头,忿忿地看向了他。

    “二公子,你这又是何苦?”韦扬隐看了他一眼,伸手自他的手上救下孙灏,面上带起一缕苦笑,将他引至一旁,小声地说道,“二公子,这厮在无能,也是孙大人的侄子,咱们大人已不见容于大帅,若是在获罪于孙大人,只怕……”

    韦扬隐的话虽然没有说完,但话里话外透出的意思,却是将张仲熊惊出了一身白毛汗,身上的戾气更是消失得无影无踪,眼神中透出几许凝重,事关其父张叔夜,由不得他不慎重,“那韦将军的意思……”

    “唉……二公子放心,此事交与末将来处置便是!”韦扬隐伸手在他的肩上拍了拍,便是来到了孙灏的面前,将他揽到一旁,小声地细嗦了一阵之后,便是听得孙灏颤巍巍的声音响了起来,“打……打……打开……开城……门!”

    “既如此,韦某便是谢过孙将军了!”韦扬隐见城门已开,便是笑着朝孙灏一抱拳,回到张仲熊的身边,笑着说道,“二公子,末将幸不辱命!”

    “韦将军不必多礼!”张仲熊淡淡地开口说道,随即伸手一招,“将士们,随我来!”一马当先朝着城门急奔而去,其麾下的兵马紧随其后,从城门处鱼贯而出。

    “张仲熊,此仇不报非君子,你给老子等着!”孙灏看着张仲熊渐行渐远的背影,双眼中射出两道仇恨的光芒。

    “韦将军,你到底和那姓孙的说了些什么,他竟然这般爽快地让我等出城?”稍稍离得城池,张仲熊按耐不住心中的疑问,开口对着韦扬隐问了起来。

    “呵呵……”韦扬隐不自然地笑了笑,伸手自怀中掏出一块银光闪闪的物什,颇不自然地说道,“天下熙熙攘攘只为财,似孙灏这等不学无术之辈,自然将此物看得更重,有此物在,要他做什么,他都欣然照做!”

    “TND,大好的河山,都是败在了他们的手中!”张仲熊听了,忿忿地骂了一声,“弟兄们,加快速度,给我追上周昂那厮,剿灭反贼的功劳,绝不能让与他!”

    :。: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