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六百七十五章 踪迹

正文 第六百七十五章 踪迹

    虽然张叔夜险些被斩,心中也是也是有些意兴阑珊,可是当他回到军中,看到自己从兖州带来的兵马,看到那一张张鲜活的面孔,不知为何,张叔夜的心中又是升腾起一股浓浓的战意。

    立时派人将张伯奋、张仲熊、韦扬隐等人找来,不管他们是否热意,命令他们多派斥候,四处打探唐军的下落,他无论如何都不信,号称“寸土必争”,能将几十万兵马堵住琢州五天的唐军,会这般轻易地放弃琢州。

    兖州兵马无愧于宋军中屈指可数的精锐,这些斥候也没有让张叔夜失望,不过两日的时间便是发现了唐军的行踪,那斥候如获至宝,连忙快马赶回琢州,却不知自己实是从鬼门关走了个来回。

    就在这斥候离开后没有多久,从唐军临时营地的营门闪出陈丽卿和刘慧娘的身影来。

    “慧娘妹子,你说这姓李的和姓许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宁可让那宋军发现咱们的行迹,也不准咱们射杀他们,”陈丽卿面上露出恨恨之色,放下桦皮鹊华塔渊弓,显然对不能射杀宋军斥候而耿耿于怀,“而且你看看,还要让营中的将士们装出死了爹娘的样子来,你说说看,这要是宋军打来,咱们该怎么办!”

    “陈姐姐,你这是替唐王和许先生在着急吗?”刘慧娘莞尔一笑,开口打趣道。

    “……我……我……哪……哪里担心他们了,我……我……只是……只是……”陈丽卿不禁为之一噎,脸上也是飞起了红云,口中喃喃了半天,也没有说完一句囫囵话,看着刘慧娘脸上似笑非笑的样子,不由得一跺脚,全然是一副小女儿的姿态,哪里还是那个威风八面的“女飞卫”,“慧娘妹子,你取笑我……”

    “不逗你了,”刘慧娘见了陈丽卿的模样,不由轻轻地笑了笑,转过身去看了看,忽地开口问道,“陈姐姐,你觉得唐王和徐先生是什么样的人?”

    “哼!”陈丽卿闻言,不由得撇了撇嘴,没有好气地说道,“两个无耻的奸狡小人,提起他们就来气!”

    刘慧娘笑着摇了摇头,她如何会听不出这是陈丽卿在使小性子,“放心吧,这一战咱们赢定了!”

    “诶?就这……”陈丽卿脸上露出惊疑之色,伸手指了指身后,但很快便摇了摇手,“算了算了,懒得管了,反正这些门道你比我熟悉。”

    “什么,你说唐军没有走远,只是跑到了琢州以北七十里的望月山?”听得斥候的回报,张叔夜当场愣在了那里,他想到过很多种可能,就是没有想到唐军离自己竟然如此之近。

    “七十里,太好了!”张仲熊恨恨地一击掌,兴奋滴看向了张叔夜,“父亲大人,我这便领兵出城,入夜前便可赶到,明日父亲大人便可提着匪首李俊辰的人头去见高封,好好的威风一把!”

    “大人,末将以为二公子说的甚是!”韦扬隐也是站起来附和道,“那些贼寇自取死噜,大人何必迟疑,要知此乃天赐大功与大人,若是不取,必遭天谴啊!”

    张叔夜面皮抖了抖,嘴唇微微动了动,目光扫过颇为兴奋的张仲熊和韦扬隐,落在了张伯奋的身上,“伯奋,你怎么看!”

    “我?”张伯奋的面上不由露出苦笑,他不奇怪张叔夜会开口问他,但他却知道眼下不管他怎么回答,都会有人恨上他,毕竟张仲熊、韦扬隐那灼热的目光一直凝视在他身上。

    仔细地想了想,在张仲熊期盼的目光中,张伯奋徐徐说道:“唐军无端撤离琢州城,却到七十里外的望月山安营,这里面会不会有什么阴谋?”

    “哎哟,我的大哥啊,这能有什么阴谋,”张仲熊闻言,急得直跺脚,“那些反贼哪里是无端撤离,分明是挡不住我大军的连日攻击,狼狈而逃,你要是不愿意,我就自己去!”说罢,也不管张叔夜同意不同意,扭头就走。

    只是他没有走出几步,猛地扭过头来,看向还站在那里的韦扬隐,“韦将军,你还愣在那里做什么,赶紧走啊!再不走,只怕这反贼又要跑了!”

    韦扬隐抬头看了一眼张叔夜,就见张叔夜微不可查地点了点头,便是起身,朝着张叔夜和张伯奋一抱拳,便和兴冲冲的张仲熊一起离开。

    待得二人的背影再也看不见,张伯奋方才对着张叔夜开口道:“父亲大人,你为什么不拦着二弟和韦将军,您也应该知道,这很有可能是贼寇的陷阱啊!”

    “陷阱?”张叔夜看了张伯奋一眼,脸上露出无奈的笑容,“伯奋啊,你认为我不让他们去,就不会有人去了吗?”

    张伯奋一愣,话语也是为之一噎,面上也是如同张叔夜一般,浮起了无奈的表情,“是啊,老二他们不去,也会有人去的……”

    “林冲!肯定是林冲那个狗贼还没死!”当高封在听说唐军就在七十里外的人望月山时,不知为何,脑海中第一时间浮现出林冲的面孔,从主位上“噌”地跳将起来,对着前来送信的孙静嚎道,“快,快,赶紧命令众将,命令他们兵发望月山,一定要把匪首李俊辰和林冲的首级取回来!”

    “林冲?”孙静颇有些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这和林冲有什么关系?这厮不是叫王进给骂死了吗?”

    “骂死?嘿嘿……这怎么可能!”高封冷笑两声,脸上装出一副高深莫测的表情来,“本帅活了这许多年,就没听说能骂死人的,更不用说是王进了!更何况这厮与我高家仇深似海,他有没有死,难道本帅还不知道吗?”

    孙静懵了,这理由也实在是太过于强大了,强大到孙静好半天都没有缓过劲来,傻傻愣愣地站在那里,高封见了他这般模样,顿时不喜起来,阴着一张脸喝道:“怎么,难道本帅说的不对吗!”

    高封的一声大喝,让孙静回过神来,看着满脸阴霾的高封,孙静心中“咯噔”一跳,谄媚的笑容立刻回到他的脸上,翘起大拇指说道:“大帅说的是,是下官糊涂了,被大帅这么一说,真有一种拨开云雾见青天之感,大帅放心,下官这就去安排,定然拿回反贼的首级向大帅报喜!”

    “去吧!”被孙静的两句马屁一拍,高封的脸上立刻“转阴为晴”,“记住了!本帅一定要见到林冲的脑袋!”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