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五百七十三章 琢州“到手”

正文 第五百七十三章 琢州“到手”

    张叔夜燃起斗志,打算第二天重整旗鼓,再和李俊辰的唐军好生的较量一番。

    只是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当第二天一早张伯奋、韦扬隐二人亲自引军攻城之时,竟然没有遇到任何的抵抗,莫说是这些日子折磨的宋军欲仙欲死的箭雨,便是往日人影潼潼的城头上,也是鸦雀无声,寂静一片。

    张伯奋、韦扬隐几乎是不费吹灰之力,便是带人爬上了城头,原本以为唐军会在城内与宋军大战上一场的二人,没想到将整座琢州城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有发现一个唐军,不对,莫说是唐军,就是合城的百姓也是不知了去向,整座琢州城就像是座死城一般,死气沉沉的,若不是偶尔还会有上几声狗吠或是猫叫的话,只怕任谁都会认为这是来到了酆都鬼城了。

    见此情形,莫说是这二人,便是一个傻子也知道事情有所不对,连忙飞骑告诉张叔夜知晓。

    张叔夜得到消息,不由大吃一惊,连忙传下令去,一面要所有人三缄其口,在其没有查清事情原委之前,不得走漏消息,一面飞骑赶往琢州城,以其能从城中找到些蛛丝马迹,辨明唐军去向。

    张叔夜此举固然是老成之举,但他却低估了高封、孙静对功名利禄的渴望,以及二人在军中所散布眼线之广,几乎是在到达琢州城的同时,琢州城陷落的消息,已然是传入了高封、孙静的耳中。

    高封获得消息,不由得大喜过望,也顾不上自己衣冠不整,连滚带爬地跑出帐外,在一众将校鄙夷的目光下,仰天震臂高呼,“哈哈,这琢州终于是拿下来了,老子倒要看看,现在还有谁敢说老子不谙军事!”面色一肃,对着气喘吁吁的孙静喝道,“孙静,传令下去,大军立刻开拔,进驻琢州!”

    张叔夜正在城中与张伯奋、韦扬隐商讨着唐军凭空消失,琢州城空无一人的事情,忽地就见钱丰着急忙慌地跑了过来,口中不住嚷嚷着,“大人,大人,不好啦,不好啦!”

    张叔夜见状,面色不由一黑,要知道他治军甚严,岂容手下这般失态,就在他要发作时,张伯奋抢先一步,指着钱丰喝道:“钱丰,你这是做什么!这般冒冒失失的成何体统,还不与我跪下!”

    被张伯奋这般一喝,钱丰浑身一激灵,立时单膝跪倒在地,对着张叔夜抱拳道:“大人,并非是小的有心冒犯,而是却有急事要向大人禀报!”

    “急事?”张伯奋一愣,偷眼瞄了瞄张叔夜,见他面色如常,并未有什么不快,便是放下心来,“你倒是说说有什么急事,你当知道若是欺骗大人,会是一个什么样的下场!”

    “末将岂敢!”钱丰对着张伯奋一抱拳,焦急的神色再度挂到了脸上,“不是末将存心要打扰大人,而是那高大帅和孙大人已然率领大军朝着琢州开来……”

    “什么!”张伯奋又惊又怒,他没有想到在张叔夜下了封口令后,竟然还有人敢将消息泄露给高封知道,两步窜到钱丰跟前,一把将他从地上拎起,“钱丰,是不是你个混蛋走漏的消息,你给我说!”双目中凶光毕露,全然一副只要钱丰回答不合心意,便要饱以老拳的样子。

    钱丰有心想要解释,可是他被张伯奋死死地揪住前襟,那指节好死不死地还抵在他的气道上,让他觉得呼吸都非常困难,更莫要说是开口说话了。

    就在钱丰手脚乱摆,心中认定自己就要这么憋屈的死去时,耳边传来了张叔夜颇为落寞的叹息声,“伯奋,松手吧,老夫相信钱丰,他不是一个会乱嚼舌根的人!”

    “可是……”张伯奋扭头正要争辩几句时,瞳孔猛然一缩,便悻悻地松开了手,“算你小子运气!”

    钱丰死里逃生,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地喘息着,看向张叔夜的目光充满了感激之情,正待要挣扎着给张叔夜行礼时,就听张叔夜对张伯奋说道:“去吧,去迎大帅进城吧!”声音的悲凉与无奈,即便是钱丰听了,也是觉得心头堵得慌。

    “父……”张伯奋待要开口拒绝,可是张叔夜却早已佝偻着身子,背了过去,张伯奋心中虽是有着几百个、几千个的不愿,但最后只能是狠狠一跺脚,“传令下去,大开城门,恭迎大帅入城!”

    高封志得意满地坐在琢州太守府的主位上,虽然张叔夜没有到城门前来迎接他,让他的心中感到微微的不爽,但拿下琢州的这份喜悦,早就将这微微的不爽冲到了九霄云外。

    在安排完报捷的信使,又享受了一番孙静、松江等人的阿谀奉承之后,高封难得地坐正了身子,面上也是带着佞臣特有的笑容,开口问了起来,“如今这琢州是拿了下来,接下来该如何进兵,各位可有什么方略?”

    “那还用说嘛,自然是继续进军,直到把那什么李俊辰的脑袋给拿下来!”程子明做为高俅的亲信,对于高封并不怎么感到惧怕,尤其是在琢州之战中,他几乎没有什么功绩,心中正憋着一口气,想要在接下来的大战拿到足够多的功劳,是以高封才说完,他便立刻跳了出来。

    “老程说的对,大帅,这么明白的事还需要问什么,只管一路杀将过去,有一个杀一个,有两个杀一双,定要杀得那伙反贼肝胆俱裂,让天底下的人都知道,只要敢造反,就是这个下场!”比起程子明来,胡春的杀性重了许多,以致于他一开口,在座的所有人都是觉得浓浓的杀气迎面扑来。

    “说得好,果然不愧是俺的大哥!就是该这么做,要将那些反贼大杀特杀,将他们彻底地斩尽杀绝,哈哈……”程子明越说越是兴奋,说到后来更是忍不住做了一个“切”的动作。

    就在二人在那里幻想着自己大杀四方,甚至是取下了李俊辰的人头时,不知从哪里传来“扑哧”的轻笑声,将二人从自己编织的美梦中惊醒过来,感受到四周射来的火辣辣的目光,饶是二人面皮厚如城墙,也有着一种招架不住的感觉。

    胡春黑着脸,目光在四周游走了一遍,阴阴地说道:“我二人的话便有这般好笑不成?哪位若是对我二人的话有意见,不妨站出来名言,这般藏头藏尾,算是个什么东西!”

    “咳咳……二位将军此言差矣!”

    :。: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