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五百六十九章 劫粮

正文 第五百六十九章 劫粮

    第五百六十九章劫粮

    东方哮只觉得他非常的委屈,他自认不惧天下的任何人,可不知为何,偏生就是打不过卢俊义,以致于接连两次败在了卢俊义的枪下,使得好端端的一个大将,如今竟然沦落到了要来对付反贼的劫粮队伍,让他在不知不觉中也是愁白了头。

    “老大,你说咱们这是在这里做什么?来了都两天了,除了啃草根,连个鬼影子都看不见!”吴成的嘴里叼着颗草根,斜靠在一棵树上,有力无力地抱怨者。

    “是啊,咱们两个倒也算了,没甚名气,也没甚本事,可是老大你乃是大名鼎鼎的“九原虓虎”,怎地也能这般对你不是!”吴成话音落下,潘浚便是接了上来,全是一副不甘示弱的样子。

    二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将原本就为此心情不佳的东方哮搅得更加的焦躁起来,一个“鲤鱼打挺”从地上翻起身来,朝着二人咆哮道:“够了,都TND给老子闭上鸟嘴,都被发配到这鸟不拉屎的鬼地方了,还不让老子省省心,你们TND想做什么!”

    别看二人先前叫得挺凶,如今这东方哮一发火,二人立时便蔫了,耷拉着脑袋杵在那里,连屁都不敢放一个。

    二人以为自己装个怂,服个软,东方哮便是能够放过自己,殊不知东方哮最喜欢的便是硬骨头的汉子,似他们这等装怂的表现,是他最为反感的,上前一人赏了一个大耳刮,指着二人的鼻子喝骂道:“瞧瞧你们的怂样,就你们这副德行……”

    “报!”东方哮才骂得两句,便是听得一高亢的叫声,“启禀将军,前方三里处有反贼突袭我军押粮队!”

    “哈,终于来了,老子可算是把你们等来了!”东方哮闻报,哪里还顾得上收拾二人,仰头哈哈一笑,几步窜到自己战马跟前,提起铁方梁骑上战马,也不管手下人是否知道,口中高喝一声,“反贼,你东方爷爷来了!”一溜烟便没有影了。

    吴成、潘浚二人不禁瞧得目瞪口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是有些不知所以,待得二人反应过来时,东方哮早就不知道跑去了那里,二人无奈,只得整顿好兵马,让先前报信的斥候引路,紧赶慢赶地追着东方哮去了。

    尽管蔡京、高俅等人不谙兵事,但几人总算还是知道粮草的重要性,在接连两拨粮草被唐军劫掠后,终是慌了神,忙是召来了邱玄,命他必须拿出一个应对之策,以保证粮草能平安到得前方大军军中。

    邱玄听闻这个要求,心中气得是直骂娘,怎奈他现在端的是蔡京、高俅的饭碗,只能是搜肠刮肚地为他们想办法,总算他还有着几把刷子,想出了一个在他自己看来,都不算办法的办法。

    可蔡京、高俅哪里会管他的办法怎么样,只要不动摇他们的地位和利益,哪怕是把整个汴梁卖了,他们都不会皱皱眉头,在得到办法的第一时间,便是吩咐下去,按照邱玄所想的那般行事。

    “分瓣梅花计”,原本是一个用来脱身的计策,但是在邱玄这里,却是变成了一个将数量庞大的粮草化整为零,以几辆或者几十辆粮车为单位进行运送,虽然让那些负责押送的士卒怨声载道,可不得不说,这计策还是非常有效果的,尽管依旧被唐军劫掠焚毁不少,但还是有着相当数量的粮草被送至了宋军营地。

    原本以逸待劳的唐军,在邱玄此计下,不得不四处疲于奔命,张叔夜、贾居信接报后,细细地密谋了一番之后,便是派出了包括东方哮在内的不少将领,去押粮队经过的路上,清剿唐军。

    虽说燕云之地以平坦的平原地形为主,但在平坦的地方,也难免会有丘陵和山地,而此刻在崎岖的山路上,一支由十几辆粮车组成的运粮队正蹒跚而行,与之相伴的是一个个有气无力,慢慢吞吞的宋兵。

    如果有别的选择的话,哪怕是再苦再累,这些宋兵都不会选择押运粮草的活计,毕竟先前那两拨运粮队的事,对他们来说并不是什么秘密,只是苦于高俅的严令,使得他们明知是条不归路,也不得不踏上这条路。

    待得粮队来到一片相对空旷、开阔点的山坡时,已是时近中午,领头的宋将瞅着身后一个个没精打采的模样,脸上露出一丝苦笑,没奈何,只得摆摆手,命令士卒埋锅造饭,好生休息一会。

    没多大功夫,米饭、野菜混合着肉香在山坡上弥漫开来,那些有气无力的士卒闻到这味道,立时生龙活虎起来,一窝蜂地朝着炉灶挤了过去。

    就在他们抢了饭菜和肉,准备大快朵颐的时候,突然一声惨叫从不远处的草丛中传来,很快就看见无数的唐军随着解宝从草丛中杀了出来。

    “草,敌袭!”带队的宋将看得眼睛都直了,一把扔下手中的饭碗,拔出腰刀,大声的嘶吼了起来,希望那些士卒能拿起武器,和他一起对付唐军。

    只是这些宋军士卒,在看见唐军冲去的那一刻便是吓破了胆,莫说是叫他们拿起自己的武器了,就是连手中的吃食也顾不上,连滚带爬地朝着山坡下滚去,偶有几个胆子大些的士卒冲了上去,可是以他们的战力,如何会是精于天下的唐军的对手,没两下,便是被唐军杀得死的死,逃的逃。

    “快,快些点火!”解宝见宋军四散逃逸之后,便慢不迭迭地命令了起来,“你们几个动作快些,把咱们带来的东西,放到粮车最底下去!”

    “宝哥,咱们这是在做什么,好好的劫个粮,怎地一会要放火,一会又不要放火,一会又要往里面加点东西,这到底是什么意思?”有军士一边干,一边满腹牢骚地问道。

    “叫你干你就干,你小子哪来的这么多废话!”解宝二话不说,上去就是一个锅贴,拍得那军士一个踉跄,“唐王怎么安排,咱们怎么做就是了!你们几个干完了没有,干完了就赶紧撤!”

    “兀那贼寇,胆敢劫爷爷的粮草,给爷爷留下命来!”东方哮愤怒的咆哮声远远地传了过来,听得唐军军士心中一颤,不由自主地朝着解宝看去。

    “哼!来了吗,既然你们来了,那咱们就该走了!”解宝的脸上笑了笑,朝着手下喝道,“都干完了没有,干完了就走了!”

    唐军来得快,走得也快,等东方哮快马赶到得时候,就看见好几辆已然烧到一半的粮车,气得他朝着地上狠狠地砸了一梁。

    阅读网址:m.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