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六百五十七章 暴怒的高封

正文 第六百五十七章 暴怒的高封

    高封这几日的心情着实不错,不但是因为宋军攻城有了很大的进展,已经不止一次地攻上了琢州城头,而且手下几个善于琢磨心思的虞侯,不知从何处,给他弄来了几个契丹美姬,让他结结实实地过了一把瘾。

    原本他打算就这么和几个美姬胡天黑地地胡闹下去,坐等大军功成,然后返回汴梁,可是一件突如其来的事情,让他却是无论如何都坐不住了。

    任谁都知道,声色犬马是要耗费很大的体力,似高封这等人,更是对食物有着极高的要求,哪怕是在行军打仗之中,也是如此。

    当他看见两名虞侯端来的食物既少又差时,一张脸立时黑了下来,一把推开怀中的美姬,两步窜到虞侯的面前,伸手猛然一掀,食物和酒水就似下雨一般,将两名虞侯淋了个通透。

    “该死的东西,你们就给本帅吃这个吗?便是本帅家的吓人都不吃这些,”高封阴着一张脸,恶狠狠地瞪着二人,“来人啊,把这两个废物给本帅拖下去砍了!”

    那两名不由大吃一惊,慌忙跪倒在地,磕头如捣蒜,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诉起来,“大帅,大帅,饶命啊,大帅……不是我们想要这样,是……”

    “啪”,高封狠狠地拍了一下桌案,“嚎什么嚎,是什么是,有屁话就赶紧给老子说!”

    那两名虞侯早就被吓破了胆,说话哪里还能利索的了,几乎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让高封听懂。

    “混账东西,那孙静、张叔夜都是干什么吃的,出了这么大的事,竟然敢不让本帅知道,他们莫不是想要造反吗!”高封一脚踹翻两名虞侯,大步走了出去。

    帅帐之中,孙静、张叔夜、贾居信等人相对而坐,几个人脸上都是充满了苦涩,毕竟这么大的事情,就算他们竭尽全力地去隐瞒,也是隐瞒不了多久的,“几位,如今这事,你们看该如何处置才好?”孙静沉默了半晌,还是第一个开口问了起来,“嵇仲兄,依你看,该怎么做才好?”

    张叔夜的脸上写满了疲惫,鬓角处的斑白彰显着他的辛劳,这些日子以来,他可谓是忙前忙后,非但营中的大小事务他要管,便是前方的攻城战他也要管,若不是今日孙静要他留下议事,只怕他早已赶到琢州城下,指挥军马攻城了,听得孙静问他,苦涩地笑了笑,轻轻地摇了摇头,“还能有什么办法,只能是禀报朝廷,请朝廷尽快遣人押送粮草来此!”

    “可是,嵇仲兄你也知道,已经先后有两拨粮草被反贼给毁了,军中的存粮也只够本月之用,若是下一拨粮草再出现什么意外,那大军……”孙静说着说着,只觉得一股寒气自脊梁升起,直达天灵,让他不寒而栗。

    “孙静,你TND都干了些什么!”就在孙静手脚发凉的时候,高封的咆哮声猛然从外传了进来,孙静听见声音,正要起身时,就看见高封面目狰狞地走了进来,不由分说便是一脚踹在孙静的身上,将他踹翻在地。

    高封踹翻孙静,兀自还不解气,还待要上前追打时,张叔夜赶紧扑了上去,拦腰抱住高封,口中大声嚷道:“都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给我把人分开!”

    贾居信等人这才如梦初醒一般,一拥上前,拉手的拉手,抱腿的抱腿,好歹将两人分了开来,只是高封像吃了火药一般,不停地在那里挣扎着,眼中满是凶光,“放开本帅,放开我,我要宰了他,本帅要宰了他!”

    “大帅,大帅,临阵斩将,与军心不利,更何况杀了孙大人,与高太尉大人面上也不好看啊!”张叔夜紧紧地抱着高封,焦急万分地喝道。

    乍一听到高太尉,高封便是如同遭到雷击一般,整个人立时清醒了过来,心中暗道一声“好险!”,毕竟他清楚地知道,孙静在高俅心中的位置。

    “哼!”高封狠狠剜了一眼孙静,便是对着张叔夜喝道:“放开本帅!”

    张叔夜听见这个声音,不知为何,竟然下意识地松开了手,高封哼了一声,径直走到主位上,狠狠地一拍桌案,“你们谁能告诉本帅,为什么军中会缺粮,我们的粮草都用到哪去了!”

    在张叔夜等人的眼中,高封一直便是一个来“镀金”的纨绔子弟,即便是有着高俅的关系,也从未将他真正放在眼里,今番高封猛一发火,却是将他们全部震慑在了那里。

    要说这时候,应该由孙静回话才是,可是孙静才被高封收拾了一番,哪里还有胆子站出来,张叔夜无奈,只得是上前两步,开口说道:“大帅,通常行军打仗,最多只会携带三个月的粮草,可此番我军兵力太过庞大,加之离中原甚近,想来押粮要方便许多,是以只带了一个月的粮草……”

    “这些本帅都知道,”高封不耐烦地摆了摆手,“本帅现在要知道的是,为何我军的粮草会不济,为何连本帅的酒食都被缩减了!”

    张叔夜听了,不由得愣在了那里,他原先不明白高封为何会如此暴怒,但此刻他却是明白了过来,原因竟然只是他的吃食受到了影响,每每思及至此,张叔夜只觉得自己的心在流血,“前线将士浴血厮杀,你连问都没有问过一句,只是在意自己的吃食……”

    只是张叔夜也明了高俅是何等器重高封,面上苦涩地笑了笑,“大帅,不是我等想要缩减大帅的酒食,实在是被逼无奈,迫不得已而为之,那汴梁押送来的两拨粮草,全都被反贼给半道给劫了……”

    “混账!”高封听到粮草被劫,气得是怒不可遏,“噌”地一声站了起来,怒声喝道,“孙静!张叔夜!你们也不是第一天用兵的人了,如何还不知道粮草的重要性,为何不派大军押送,为何会被那些反贼一次、两次地将粮草劫走,莫不是你们故意而为之!来人啊!”

    “大帅!大帅……”二人听了,慌忙是跪了下来,“不是我……”

    “大帅,可否听贾某一言?”一直冷眼旁观的贾居信,适时地上前一步,抱拳说了一句。

    “你?”高封斜着眼打量了贾居信一番,终是勉强地点了点头,“你有什么话,赶紧说!”

    贾居信不可置否地笑了笑,对着高封道:“大帅,粮草被劫,并怪不得二位大人,怪只怪那些反贼太过奸狡……”

    “哼,本帅自是知道这些,不需要你再来重复,若是你没有办法,就给本帅滚!”高封不耐地出言打断道,看那样子,分明就是向找人出气。

    “嘿嘿……办法吗?”贾居信阴阴地笑了笑,“只要大人这般去做,定然可保无虞……”

    阅读网址:m.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