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六百五十四章 便是上天入地,也要取其性命

正文 第六百五十四章 便是上天入地,也要取其性命

    第六百五十四章便是上天入地,也要取其性命

    唐军的无故撤退,尽管让张叔夜等有识之士觉得非常的不踏实,但不管怎么说,唐军撤退总是不争的事实,兵力上占据绝对上风的宋军岂会错过这个机会,疯狂地朝着琢州城涌来。

    只是许贯忠既然会请李俊辰撤兵,又岂会不做好万全的准备,当最后一名唐军军士进入琢州城,厚重的吊桥拉起的那一刻,随着许贯忠的一声令下,密密麻麻宛若倾盆大雨一般的箭雨,便是从城头倾泻下来,将那些冲在头里的宋军射得人仰马翻。

    韦扬隐、闻达等人原本想就势随着唐军冲进城去,可不想却遭到了迎头痛击,非但是士卒大片大片的倒下,就是闻达、李成、张仲熊也是挨了好几箭,不得不退了下去。

    韦扬隐却是勃然大怒,只因为冲在最前面的士卒大多都是他的麾下,那份惨重的伤亡瞬间让他红了双眼,五指开锋三棱镔铁枪一指城头,声嘶力竭地怒吼道:“反贼,有本事就出来见个高低!”

    “见过傻的,就没见过这么傻的!”回城后第一时间赶上城头的高可立,躲在城垛之下瞥了几眼,嘴里轻轻地嘟囔了几句,猛地直起身子,“着爷爷的家伙吧!”

    这居高临下的一箭,当真是快若流星,韦扬隐措不及防之下,被狠狠地射中肩头,眼前不由一黑,险些一头栽下马去,也亏的身遭副将手快,一把扶住了他,“将军,咱们还是先撤吧,这琢州城池高深,没有大量的攻城器械,只怕死上数万兄弟,都攻不下来啊!”

    韦扬隐恨恨地看了一眼城头,无奈地点了点头,“撤!”

    韦扬隐撤了下去,剩下的将校就如同没头苍蝇一般,乱哄哄地咋呼了一阵,便是败了下去,高封得到消息后,有心要拿下几颗人头来平息怒火,可在孙静、张叔夜等人的连番劝说之下,终是打消了这个念头,并传下命令,大肆打造攻城器械,准备一鼓破城。

    琢州城中,唐军大将汇聚一堂,虽然这一战斩杀好些宋军将领,而且还将王焕、孙立带了回来,可是栾廷玉、徐方、厉天佑等人的死,林冲、史进的生死不知,让众将心中升起戚戚之感的同时,也是对李俊辰的撤兵命令生出了极大的不满。

    在不满的人中,滕戡也许是最最不满的一个,他原本有机会机会出战,只是因为自己的迟疑,导致慢了一步,而就是因为这一步,使得他步步慢,结果十几场单挑,他没有一场是赶上的,到头来只是砸死了几个士卒,让生性刚猛的他情何以堪,如今更是不待捂热椅子,便是跳了起来,瓮声瓮气地喝道:“唐王,咱们为什么要撤,虽然那些东西比咱们人多,可是咱们的兄弟哪一个不能以一当十,想要把那些孙子干掉,不是手拿把攥的嘛!”

    “是啊!”方杰跟在滕戡之后跳了出来,在他看来,只要再给自己半盏茶的功夫,他就一定能宰了王文斌,如今这一撤,却是让他前功尽弃,如何还能不气闷,“王文斌那个狗东西,就这么让他捡回一条命,让人如何能不恼!”

    “是啊!就差那么一点就能把那些狗东西击溃了!”

    “就差那么半柱香的功夫,再多这么半柱香,不对,只要小半柱香的功夫,咱们就一定能击穿那些狗东西的阵势……哎,可惜了!”

    众将你一言我一语的,无不是都在那里叹息自己多么的不走运,彷佛只要在多上那么一丝运气,自己想做什么就能做成什么一般。

    方杰抱怨了几句,忽地瞥见厉天闰微闭双目,不由奇怪地挨到他身边,小声地问道:“厉将军,你对付的可是贝应夔那个叛徒,就这般让他跑了,你不觉得可惜吗?”

    “可惜?嘿嘿……行军打仗就没有可惜一说,今天没有斩了他,只能说明他未到命绝之时,等到他命该绝之日,这厮便是想跑也跑不了!”厉天闰双目一睁,两道寒光在方杰身上掠过,“倒是你们,一个个的在唐王面前大呼小叫,真以为斩了几员宋将,就是什么了不得的功劳,唐王就不会杀你们了不成,还是听我句劝,赶紧向唐王请罪的好!”

    “嘶……这……”方杰听了,不由倒吸一口凉气,忙是抬头朝着上座的李俊辰看去,就见李俊辰眯着眼睛,若有若无的杀气在他的身上时隐时现,方杰心头一跳,忙是朝着李俊辰跪了下来,“唐王,方杰一时不察,冒犯唐王威严,还请唐王恕罪!”

    方杰的动作,让滕戡等众将齐齐一愣,似如梦初醒一般醒悟过来,纷纷朝着李俊辰跪了下来,“唐王,末将等一时不察,冒犯唐王威严,还请唐王恕罪!”

    “哼!好啊,一个个都好得很啊!”李俊辰冷冷地哼了一声,微闭的双目缓缓睁开,凛冽的寒光自双眸中射出,在众将身上掠过,唬得众将心头一跳,正七上八下时,“看看你们一个个的德行,哪里还有半点大将的模样,活脱脱地都是一个个山贼土匪,来人啊……”

    “且慢!”许贯忠适时站了出来,对着李俊辰行礼道,“唐王,如今正逢大战,不宜重罚,更不宜斩将,还请唐王法外开恩,从轻发落!”

    “这……好吧,今日权且饶过他们,”李俊辰微微颌首,“不过死罪可逃,活罪难饶,所有人全部官降一级,待罪留任,若是遇敌不前,作战不利,则两罪并罚!”

    “多谢唐王法外开恩!”滕戡等人齐齐应声,便是退到了一边,再也不敢多嘴。

    李俊辰没有去管他们,将目光牢牢锁定在许贯忠的身上,“许相,到底是怎么回事,现在你可以与本王,还有众位将军好好说一说了吗?”

    “这……”许贯忠的脸上露出迟疑之色,显然心中充满了顾虑。

    “许相只管放心,在座的都是我大唐的精英,绝不会行出卖大唐的事来,许相放心就是!”李俊辰对于自己的这个大师兄再为了解不过,见了他的模样,便是知道他再想什么,遂开口替他解惑。

    “那……好吧!”许贯忠低头沉思了片刻,终是点了点头,转过身来,深邃的目光在每一个人的身上掠过,“各位将军,徐某稍后所言,事关我大唐的生死存亡,是以只要有人敢将此事泄露,那此人必为我大唐的死敌,便是上天入地,也要取其性命!”

    阅读网址:m.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