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六百五十二章 左右两翼

正文 第六百五十二章 左右两翼

    也算是天无绝人之路,就在兖州军马即将奔溃之际,韦扬隐即时击败了召忻,回到了军中,以刚猛无俦的枪法,十六枪打败王林,更是以一己之力力扛邓宗弼、张应雷两大猛将,方才止住了败势。

    右翼靠着韦扬隐回位的即时,暂时稳住了阵脚,但是左翼却没有这般的幸运。

    虽然贾居信的反应很快,也及时找到了闻达、李成这般的大将来带头冲锋,但是他还是疏忽了一点,就是闻达、李成这样的将领,因为某种目的去斗将,或许可以胜任,但是要他们去指挥军马,又或者是领兵冲锋的话,或许还是曾经的牌军索超、周谨更合适一些,尽管他二人曾经贵为都监。

    虽然张勇在武艺上不敌二人,但在长铁枪的帮助下,使得张勇轻松地摆脱了二人,继而指挥兵马层层阻截,就似用棉布吸水一般,将二人精气神逐层逐层的进行消耗,直到达到自己的目的为止。

    二人哪里知道张勇的想法,一步步地按着张勇的想法走了下去,等二人反应过来的时候,却是早已陷入了重围之中,身后的军马更是被唐军远远地阻隔开来,莫要说是救援他们,便是自保都成问题。

    “闻达、李成,你二人也算是天下知名的豪杰,何必去为那个昏君送死,还是投降吧!唐王文韬武略无不胜那个昏君百倍,只有在唐王的麾下,你们才能真正的尽展所长!”张勇一面指挥,口中一面喋喋不休地开始了劝降。

    “嘿嘿……老子虽然不是什么忠臣,但也绝对不会去归顺什么反贼,”李成冷笑两声,“闻达兄,你的意思呢?”

    “哈……那还用说,当然是杀出去,老子不信了,就这些个反贼,还能阻住老子的去路!哈哈……”沉沙刀一如既往地犀利,砍翻了几名朝闻达递刀的士卒,张狂的笑声响起,全然没有身陷重围的自觉。

    “既然这样,那不知道老子能不能挡住二位呢?”闻达的笑声未落,一个冷厉的声音,夹杂着一丝微不可查的破风声传入了闻达的耳中。

    “什么人?”闻达武艺是高了,可是对于暗器却没有什么好办法,喝问的同时一拉战马,一支小小的标枪擦着他的鬓角飞了过去,在他的脸上留下了一道血口。

    “辛从宗!”闻达到底还是做了一些准备工作,在看清标枪的那一瞬,脑海中立时浮现出一个人的名字,咬牙切齿一般地吼了出来,“无耻小人,竟敢背叛朝廷,还不速速来闻某刀下受死!”

    “哼!昏君无道,空有良将却只知卑颜屈膝,似这等朝廷不保也罢!”辛从宗从士卒中走了出来,丈八蛇矛指着闻达,“闻都监,你是个聪明人,当知道良禽择木而栖,与其保这等昏君,不如归顺我大唐……”

    “给老子闭嘴吧!”闻达恶狠狠地一刀劈了过去,面目狰狞地咆哮道,“老子生死大宋人,死是大宋鬼,想要闻达似你这般无耻地归顺反贼,却是想也别想,你还是乖乖地交出脑袋来吧!”

    “哼!老子怕你不成!”辛从宗的眸中闪过一缕厉芒,丈八蛇矛荡开闻达的沉沙刀,手上一紧,便是对闻达发动了猛烈的攻击。

    闻达到底厮杀已久,气力也是衰减的厉害,如何还能抵得过辛从宗,不远处的李成见了,抖枪接连挑死几名士卒,“闻达兄,我来助你!”

    “助他?还是先想想你自己吧!”粗豪的声音带着一丝轻蔑,突兀地响了起来。

    “什么人?”李成手上不停,口中却是下意识地问了起来。

    只是没有人回答他,回答他的,是两柄呼啸而来的枣瓜锤。

    反应并不算快的李成,在这一刻就像是心灵神至一般,在双锤即将砸到面门的瞬间,将天王护心枪一竖,堪堪挡住了这两锤。

    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个满脸胡须,络腮胡子根根立起,宛若钢针一般,虽然说李成接的仓促,但刚猛如涛如海的劲力,震得他双手发麻,胸口也是如同遭到雷击一般,座下的战马更是在这一击之下连退好几步,在撞开了好几个士卒之后,险些将李成掀翻在地。

    李成还算有着几分本事,强忍着双手和胸口的不适,硬生生地用护心枪往地上一杵,稳住了身形,从牙缝中好容易挤出三个生冷的字来,“陶震霆!”

    “哐”的一声,陶震霆双臂一震,枣瓜双锤间发出一声巨响,“李成,投降吧!你们是不会有机会的,还是跟着我大唐一起去北疆打异族来得痛快!”

    “打异族?哈哈……”李成惨笑两声,伸出发颤的手指指着陶震霆,“亏老子当年还以为你陶震霆是个磊落的汉子,想不到你竟然也是一个无耻小人,分明就是聚众造反,想要颠覆大宋江山,却说要老子去打异族……废话少说,想打便来,大不了一死便是!”

    “果然够倔的,也罢,一切都待老子拿下你再说!”陶震霆双臂一分,抡起枣瓜锤便打。

    比起高可立来,雷炯指挥弓箭手的水平无疑要高出了许多,毕竟他也是知道,唐王李俊辰是一个非常喜欢用远程攻击消灭敌军的人。

    就见他指挥从辛从宗、陶震霆处要来的五千铁甲刺枪兵,按照外、中、内三层,围成三个老大的圆圈,三丈长的刺盾枪一律对外,远远看去,就像是一个长满刺的刺猬,让人根本无从下口。

    圈子的中心,则是他带来的长弓兵,这些长弓兵按着雷炯的口令,将箭矢一蓬接着一蓬地朝着宋军倾泻过去,让宋军死伤惨重。

    “TND,给老子冲,早晚都是死,留在这里当靶子,还不如搏一把,只要冲过去,大家就都能活!”张大能朝着地上吐了一口带血的唾沫,一马当先朝着长弓兵的方向冲了过去。

    有了带头的,自然就会有追随者,张大能的动作立时得到了响应,大批的士卒口中怪叫一声,便是跟着他朝长弓兵发起了冲锋。

    雷炯不怕你有人来,最怕是没有人来,瞅见张大能带着大队人马冲了过来,面上冷冷一笑,手上令旗一摇,“外圈持枪蹲下,中圈前进两步,全力突刺!”

    “哗喇喇……”铁甲刺枪兵立时按照他的命令行动起来,身上的铁甲叶带起一阵响动,手中的三丈刺盾枪更是带起“呼呼”的风声,冲在最前的士卒立时成了枪下亡魂,而冲的最猛的张大能同时被五、六杆刺盾枪穿透,像一个血葫芦一般,非常难看地死在当场。

    :。: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