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六百五十一章 张仲熊的心思

正文 第六百五十一章 张仲熊的心思

    辛从宗几人循声看去,就见卢俊义和王寅二人正匆匆赶来,对于这二人的武艺,辛从宗等人自是再放心不过,朝着许贯忠一抱拳,“许先生放心,那左右两翼便是交给我等!”齐齐一抱拳,四人便是一分为二,各自招呼一声,带着兵马迎向了张叔夜、闻达等人的兵马。

    “卢将军,此事可是……”许贯忠也不等卢俊义喘上一口气,便是自怀中取出纸条晃了晃,焦急之色满布脸上和眼眸之中。

    卢俊义看了许贯忠一眼,郑重地点了点头,许贯忠见了,只觉得心中的一块大石瞬间落了下来,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整个人也是松弛了下来。

    “许先生,你这是……”王寅见许贯忠如此,不由关切地问道,说来也怪,平素素来低调的王寅和许多人都合不到一起,偏生和许贯忠关系甚是融洽,这也不得不说是一件怪事。

    许贯忠感激地看了王寅一眼,旋即摇了摇头,脸上很快便是恢复了往日的神色,指了指杀声震天,血腥味越来越浓的战场,“卢将军、王将军,虽然我们知道了这件事,但是唐王还不知道,他还带着我大唐的精锐在前方冲杀,我要你们做的,就是杀进去,然后将唐王平安地带回来,你们能做到吗?”说着,双眼中透出凝重,牢牢地盯着二人。

    卢俊义二人的目光中也是透出了几许凝重,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便是对着许贯忠抱拳道:“许先生放心,但叫我二人还有三寸气在,定然不会让唐王有任何闪失!”

    王寅拉转马头,正待要走时,身后再度响起了许贯忠的声音,“王将军,石宝将军等人亦是陷入了混战之中,你二人可先会同他们一起……”

    “末将省得了!”王寅转过身来,郑重地点了点头,面上忽地露出了一丝笑容,“许先生,你可信得过末将?”说完,便是长笑两声,跃马扬起枪朝着宋军杀去。

    “我自是信得过你们……”出神地望着王寅等人的背影,嘴角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我大唐固然离不开唐王,可也离不开你们这样的大将!”

    俗话说,“父子连心”,在张叔夜与张伯奋带着兖州兵马,以及宋江和部分将领的兵马自右翼发动攻势时,张仲熊便似有所感应一般,猛地卖了一个破绽后,手中的一对赤铜溜金大瓜锤,照着王天霸就是叮铃桄榔一通乱砸,迫得王天霸不得不连退好几步,以避开其锋芒。

    原本王天霸以为张伯奋突然爆发,乃是为了和自己拼个生死出来,是以在退后的同时,紧了紧手中的笔捻挝,准备和张伯奋拼了的时候,却不想张伯奋扭头就跑,就像是一条溜滑的泥鳅一般跑回到兖州兵马的队伍中。

    “弟兄们,都跟我来,今日要让那些反贼知道,咱们兖州男儿的厉害!”张伯奋才一回到兖州军中,便是扯着嗓子大叫一声,让原本士气、斗志并不算太高的士卒精神不禁一震,“大公子回来了!”

    “太好了,大公子来了!”

    “有大公子在,咱们就一定不会败!”

    兖州军马因为张伯奋的归来,军心不由得一震,不但是原本在王林等将的攻击下,不住后退的脚步就此停下,而且还奇迹般地稳住了阵脚,与唐军交织在了一起,打得难分难解。

    当然并不是所有人都欢迎张伯奋的归来,他的兄弟张仲熊便是其中之一,看了一眼被张伯奋一言而鼓起军心的士卒,张仲熊的一张脸黑得都可以滴下墨来,朝着张伯奋的方向看了一眼,朝着地上恨恨地啐了一口,“TND,每次都是这样,只要我有一点机会,就会想尽办法的插进来,你这个做大哥的,就这么见不得我这个兄弟建功吗?”

    “二公子,咱们该怎么做,是不是要继续上,只要您的一句话,咱们都听您的……”不知什么时候,宋江在刘唐的护卫下,竟然也是挤到了张仲熊的身边,厚黑的脸上闪过不为人查的笑容,对着张仲熊略带挑拨地说道。

    “哼!姓宋的,别以为老子不知道你打的是什么主意,”张仲熊轻蔑地瞥了一眼宋江,旋风雁翎刀一指,“你给老子记住,老子是姓张的!”

    “你……”刘唐闻言大怒,正待要翻脸时,宋江忙是一把拉住了他,脸上陪着笑,“二公子说的是,二公子说的是……”

    “哼!谅你也不敢……”张仲熊含糊不清地嘟囔着,目光却是没有离开过张伯奋的身上,“TND,老子绝不能叫你再抢了老子的风头!”口中恶狠狠地嚎了一声,怪叫着挤向战团。

    “个个,你为什么要拦着俺,如今这混战的模样,便是宰了这厮也没人知道!”张仲熊微微走远,刘唐便是出言埋怨起了宋江。

    “嘿嘿……”宋江阴阴地一笑,“为什么要宰了他,刘唐兄弟,你要记住,有些人留着他,比宰了他更有用处!”

    刘唐哪里听得懂这些,大咧咧地摆摆手,瓮声瓮气地喝道:“哥哥怎么说,俺怎么做便是!”

    除了张仲熊,对与张伯奋落跑最不满的怕就是王天霸了,本来还在因为张伯奋“叮铃桄榔”一通乱砸而有些微微兴奋,准备在张伯奋攻势稍缓之后,和张伯奋好好较量一番,却不想张伯奋竟然调头就跑,让王天霸无论如何也不能接受,就像是一个人蓄力准备了半天,结果却是一拳打在棉花上,甭提有多别扭了。

    挥动笔捻挝劈死几名想乘机捡便宜的宋军士卒后,王天霸狠狠地一夹座下马,朝着张伯奋愤愤地喝道:“张伯奋,你算是个什么男人,有种的便来和你王爷爷见个高低,莫要只会学那童贯,做些没有卵子的事来!”

    兖州军马都是张家父子一个个招募,再有张伯奋、韦扬隐等人辛苦训练所成,当他们听见王天霸说张伯奋只会做些没卵子的事时,一个个都是气得义愤填膺,朝着王天霸怒目而视,恨不能立时将王天霸生吞活剥了。

    只是在战场上,岂容他们这等分心,更何况在这个节骨眼上,高可立带着飞羽翎骑和长弓兵成功地迂回了过来,邓宗弼、张应雷二人也是带兵从右面包抄了过来,在天上铺天盖地的箭雨,地上悍将精锐的合围打击之下,即便是有着张伯奋的鼓舞,兖州军马还是在渐渐地向着奔溃的边缘迈进。

    :。: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