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六百四十九章 五杰尽没

正文 第六百四十九章 五杰尽没

    比起毕定书、柏能胜、裘杰拓来,何有勇、石少谋无疑要现实得多,毕竟这二人所奉信的是,“银子要有命来享用”,是以哪怕在暴怒之中,他们最重视的还是自己的小命,指挥着收下那些军士一拥而上,打算将王寅乱刀分尸。

    在他俩的意识中,只要人够多,哪怕你有着通天之勇,也注定只有死路一条,是以他二人非常笃定地夹杂在士卒之中,打算等王寅死在乱刀下后,在他的尸体上补上几刀,也算是给裘杰拓一个说法。

    可是在这个世上,并非是所有人都如同他俩预想的那般,也有些许多不能用常理来预想的人,就像是眼前的王寅一般,就见他将一杆浑铁钢枪使开,“一夫当关,万夫莫敌”的气势在他的身上弥漫开来,虽然没有如梦似幻的枪花,但却有着干脆利落的高效,每一枪下去,必然带起一蓬血花,一人一枪一马生生地拦在林冲身前,无人能越过雷池一步。

    “这……这还是人吗?”

    “太强了……”

    “就跟一个怪物一样……”

    随着王寅身前尸体的慢慢增多,宋军士卒的胆气也开始动摇了起来,非但手中的兵刃慢了下来,就连脚下的步伐也是出现了后退。

    “GRD,谁敢后退,老子就先剁了他!”何有勇发现士卒们开始后退,气得怒不可遏,愤愤地咆哮一声,一刀削去三个士卒的脑袋,无头的颈间喷出的鲜血立时将他浇成一个血人,骇得众士卒猛然刹住了脚下的步伐,转头冲向王寅。

    比起何有勇的用血腥震慑来,石少谋却是要阴狠得多,阴测测地笑了一声,扭头朝着身后大喝一声,“来人啊,给老子放箭,狠狠地射!”

    身后的弓箭手听了,齐齐愣在了那里,一个队正模样的人走到石少谋的身边,颤着声音说道:“大人,前方可都是咱们自己的弟兄,这一通弓箭下去,岂不是要连自家兄弟一起射了,末将……”

    “噗”的一声,那队正的人头飞得老高,一道血柱将石少谋浑身淋了一个通透,石少谋却是管不了那么许多,有如地狱饿鬼一般地指着一众弓箭手喝道:“再有不放箭者,便是与此反贼同罪!”

    那些弓箭手碍于石少谋的淫威,只得是纷纷拉开手中的弓弩,不大功夫,淋漓的箭雨便是落了下来,箭雨落下的那一刻,惨叫声便是此起彼伏,再也没有停歇过,虽然这些围攻王寅的士卒,没有想到他们已是被石少谋当作棋子一般的抛弃。

    可不得不说,石少谋这一手玩得非常的漂亮,既要护卫林冲,又要应对宋军,再加上从天而降的箭雨,使得王寅疲于应付,一个疏忽之下,手臂上便是中了一箭。

    尽管何有勇、石少谋连三流武将都算不上,但眼力还是有一些的,瞅见王寅中箭,二人不由得欣喜若狂,面露喜色地咆哮起来,“反贼已然中箭,现在不上,更待何时,都给老子上!”估摸王寅手臂受伤,便是打着吃定他主意的二人,更是手持兵刃,混迹在士卒之中,朝着王寅杀去。

    俗话说,乐极容易生悲,王寅受伤了是不假,但往往受伤的老虎才是最可怕的,就见王寅双眼一眯,猛地将浑铁钢枪朝前一掷,就见一道乌光如离弦之箭一般,将何有勇以及身后的一名士卒像糖葫芦一样串在了一起。

    何有勇低头看了看胸前的半截枪尾,无论如何都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但是胸前传来的剧痛和体内力量的流逝,都告诉他这一切都是真的,口中“呜呜”地叫了两声,在无限的不甘中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石少谋见到何有勇在不远处倒下,不由得又惊又喜,惊的是王寅中了一箭还有这等战力,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喜的是何有勇这一死,这斩杀林冲的大功就全归了他一人,满怀敬畏地看了一眼手无寸铁的王寅,石少谋猛地坐直了身子,声嘶力竭地吼道:“那厮手上没兵刃了,大家伙一起上,把他给我剁成肉泥!”

    “噢……”听了石少谋的话,那些士卒一个个眼中都是放出兴奋的光芒,口中嗷嗷叫地冲了上去。

    看着蜂拥而至的士卒,王寅的脸上闪过一丝冷笑,猛然将手一探,抓起两名离得最近的士卒,当作双锤一般,朝着向自己涌来的士卒砸去。

    普通士卒哪里见过这等阵仗,可是一心要拿下林冲和王寅人头的石少谋,哪里会去管这些,再度放声叫道:“给老子上,老子倒要看看,这厮能抓得起几个人!”

    在石少谋的严令之下,往往王寅才抓起一人,挥动不过两三下,便是被宋军乱刀分尸,不大功夫,在王寅的身周便是出现了一堆残肢断骸,而王寅也是累得气喘吁吁,毕竟这人的份量,比起浑铁钢枪来,自是要重上不少。

    目睹到这一幕的石少谋,就像是看到了无数从天而降的元宝一般,竟然在马上站了起来,指着王寅道:“这厮不行了,都给老子上,拿下首级者,赏银百两,拿到碎肉者,赏银五两!”

    别看石少谋身边的士卒都是来自汴梁的禁军,但这并不代表他们军饷就很快,恰恰相反的,他们几乎没有一两俊翔,要不是高俅需要士卒帮他做事的话,只怕这些士卒早就已经饿死了,是以在听见石少谋的叫声后,一个个都是红着眼睛,喘着粗气地围了上去。

    “你这厮说谁不行了!”就在石少谋幻想着王寅变成一对碎肉之际,耳边猛然传来了异常陌生的声音。

    “什么人!”石少谋不禁大吃一惊,在原地四下里张望了起来,视线所及之处,一个金色的枪头越放越大,在他满是惊骇的目光中,狠狠地撞在了他的脸上,锋锐的枪尖立时穿透了他的面孔,带着花白的脑浆从后脑突了出来。

    卢俊义双臂一用力,竟然使得丈许的金枪,整个从石少谋的脑中穿过,而后更是不管枪身是否湿滑,直接自石少谋的后脑抽出长枪,一枪闪翻几名士卒,“什么人敢欺辱我的兄弟!”

    卢俊义的动作,犹如兔起鹘落一般,快得让那些士卒根本没有反应的时间,待得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石少谋已是横尸当场,看着石少谋惨死的模样,所有的士卒都是下意识地后退了几步,毕竟钱虽好,但也要有命花才行。

    也不知是谁叫了一声,“快跑啊!”那些原本朝着王寅蜂拥而去的士卒竟然齐齐转身,朝着不同的方向急窜而去,动作之快,便是卢俊义也甘拜下风。

    :。: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