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六百四十四章 三星凌月

正文 第六百四十四章 三星凌月

    (第1/1页)

    “放心吧,我会把连同花荣在内的几颗全部给你带回来的,到时候你就只能靠老子了!”穆弘转过头去以后,脸上露出了更加狰狞的笑容,如果宋江可以看到的话,只怕会立刻打消让他出马的念头。

    花容虽然叫破了花荣箭阵的名号,可即便花荣的第一组箭阵是诱敌之用,但箭矢就是箭矢,始终都是杀人的利器,由不得陈丽卿不出手,连珠四箭自桦皮鹊华塔渊弓上射出,击落花荣四箭后依旧飞出老远,显出了陈丽卿不输花荣的强劲弓力。

    但陈丽卿弓上的反击也就到此为止,因为她已赫然发现,她面前所有可以活动的空间和方位全部都被花荣封锁的死死的,她要是敢不顾一切地持弓反击的话,那么等着她的结果,必然是数箭攒身,死在当场。

    没可奈何,陈丽卿只得放下桦皮鹊华塔渊弓,重新拿起梨花古定枪,双手使劲,将梨花枪犹如风车一般转了起来,“叮叮叮叮”连续好几声轻响,陈丽卿只感手上巨震,竟然连人带马被打退好几步。

    “八、九、十……”陈丽卿被逼退第三步时,便是已然知道花荣的箭术在其之上,只是她生性好强,即便是输了也想着要输的漂亮,心下暗暗打定了一个主意,待数到“十二”的那一刻,她竟然将梨花古定枪向上一抛,飞快地拿起放在马上的桦皮鹊华塔渊弓,照着花荣就是“嗖嗖嗖”的三箭,“来而不往非礼也,你花荣也接我三箭试试!”

    陈丽卿的这三箭,乃是在她败给了庞万春之后,苦心孤诣地钻研之下,好容易才研究出来的,被其自己称为“三星凌月”的绝技,就见三支箭矢化做三点寒星,朝着花荣疾速飞去。

    “你也太小瞧花某了,这等连珠箭竟然也拿出来现!”花荣微微摇了摇头,张弓搭箭便是同样的三支箭矢迎了上去。

    “嘿嘿……姑奶奶的箭,可不是那么好接的!”陈丽卿见花荣这么随便地射出三箭,不由冷冷一笑。

    就在六支箭矢即将相撞的那一瞬,陈丽卿的三支箭矢竟然在半空中发生了一点偏移,贴着花荣箭矢的下方便飞了过去,左右两支更是划出一道清晰可见的弧线,朝着花荣的双肩飞去。

    这一变故,让花荣不禁一愣,旋即笑着摇起头来,“敢出来的,果然都是有着几把刷子的!”双臂猛然抬起,放在与肩齐平的位置,原本迅捷的两箭,在即将飞近花荣肩部时,忽地像是受到了什么牵引一般,“唰”的一声,贴到了花荣的手臂上。

    陈丽卿看得目瞪口呆,她想过很多种化解的方法,就是没有想到过花荣这一种,不过她也是一个聪慧之人,很快便是想明白了其中关节,拾起梨花古定枪,指着花荣喝道:“花荣,枉你被称为“小李广”,竟然使出磁石这等下作的手段,便是赢了,你又有何面目继续立足于世!”陈丽卿嘴上这般喝骂,心中却是不以为然,“姑奶奶的第三箭,便是你用磁石,也休想接的下来!”

    就像是听见了陈丽卿的心声一般,在半空中慢慢飞行的第三箭,竟然无故快了起来,目标直指花荣的咽喉,花荣没有想到在左右两箭玩出花样的同时,中间这一箭也是被陈丽卿玩出了花样,只是这箭速越来越快,快到他根本来不及用磁石或是其他办法来化解,索性将心一横,把身子一矮,将嘴一张,将来箭牢牢地咬在了口中。

    “啮箭术……”陈丽卿吃惊地看着这一幕,用力地捏了捏手中的桦皮鹊华塔渊弓,有心再展绝技和花荣见个高下,可是她却知道,在见到“啮箭术”的这一瞬,她的心便已经乱了,哪里还能射出打败花荣的箭矢来,恨恨地放下手中弓,指着花荣喝道:“花荣,算你厉害,不过姑奶奶也没有输,咱们下次再见高下!”

    “这便想要走了吗?有没有问过老子!”花荣笑了笑,还不等他开口,粗豪的吼声却是在花荣的身后响起,还算凌厉的破空之声传来,若是有人懂得听音辨位的话,当是可以听出,这破空之声的终点,赫然便是花荣的脑袋。

    “哥!小心!”

    “无耻!混帐!”

    两声惊呼同时响起,只是这个时候,无论谁想要救花荣都已是来不及,能救花荣的,只能是他自己。

    “穆弘吗?终于忍不住要出手了吗?”相较于惊叫的陈丽卿和花容,花荣无疑要镇定许多,似乎就像是知道会有这么一回事一般,朝着身后静静地喝道。

    “花荣啊花荣,我是该说你无知,还是胆大!”朴刀冰冷的刀锋在触到花荣后颈的那一刻,便“嘎”地一声停了下来,“你没有想到吧,你会有这么一天,死在老子这个,你一向瞧不起的人手中!”

    “穆弘,这般地自作主张真的好吗?”花荣就似没有感到死亡就在自己身边一般,依旧如往日那般,语气中满是蔑视,“不要没有杀成我花荣,反将自己的命赔进去!”

    “把自己的命赔进去?”穆弘的脸上露出古怪的神色,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花荣啊花荣,死到临头了还要胡说八道,你莫不是想说,有本事你就叫上三声“谁敢杀我”试试?”

    “谁敢杀我?哈哈……”花荣的脸上露出嘲讽般的笑容,“我花荣可不会什么未卜先知,但是我可以告诉你,自从你踏上这个战场的那一刻起,你就注定要死在这里!”

    “哈哈……真是好笑!”穆弘放声地狂笑起来,高举起手中的朴刀,“老子什么时候死,只有老子自己能够决定,什么时候轮到你姓花的来定了!不过,老子告诉你,你的命却是要由老子来决定,这便给老子死吧!”朴刀一闪,恶狠狠地劈了下来。

    “无知真是可怜!”花荣轻轻地摇了摇头,连看都懒得去看穆弘一眼,“若是你上来就动手,说不得我花荣真会死在你手上,只是你这么废话了半天,还想我死在你手上,与白日做梦何异!”

    花荣的话,就像是一个信号一般,两支无声的箭矢,伴随着两声娇斥,狠狠地射在了穆弘的双臂上,“穆弘,去死吧!”

    “花荣只能死在姑奶奶的手上,几时轮到你这等败类了!”

    “双臂中箭的穆弘如何还握得住朴刀,就听“哐当”一声,朴刀狠狠地砸在了地上。

    阅读网址:m.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