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六百四十章 大名府“双壁”

正文 第六百四十章 大名府“双壁”

    (第1/1页)

    正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虽然卢俊义加入的有些晚,但是也曾经听说过两大骂将张三、李四的名头,尽管以他的身份不可能真的去学二人泼皮无赖一般的骂阵方式,可是能学上几句,在关键的时候用出来,即便不能激得敌军出马,也可以将人气个半死不是。

    尽管那些宋军又一次被卢俊义激起了火气,可是当他们看见地上那一具具血淋淋的尸首,再大的怒火也会在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一个个低下脑袋,对卢俊义的骂声只做是没有听见。

    他们可以做缩头乌龟,但是高封却绝对不允许他们这么做,尽管他是没有听清卢俊义骂了些什么,但这丝毫不妨碍他挥舞手中的马鞭,向那些士卒倾泻怒火,“废物,废物,那么多人被一个反贼堵在那里,骂得连上去一战的勇气都没有,给本帅上,即便是死,也给本帅死上去!”

    高封说到底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宗族子弟,哪怕是扯起嗓子嚷嚷,也只是周遭的将校士卒可以听见,可饶是如此,也是那些将校士卒的心中升起的不快,“合着你的命是命,咱们的命都不是命,那卢俊义这么凶恶,上去就是送死,谁愿意去谁去,反正老子不去!”

    高封见没有人搭理自己,怒火更炙,手中的马鞭又是没头没脑地朝着那些将校士卒抽了过去,只是这一次他还没有抽上几下,便是听见了孙静的声音,“大帅,你且暂息雷霆之怒……”

    “哼!喜怒?”高封哼了一声,一边抽一边喝道,“想要老子息怒,难道你孙静上去把那厮宰了不成?”

    “下官……下官……”孙静的面皮抽了两抽,讪讪地笑了笑,“下官手无缚鸡治理,自然是做不得这是,可却有人能做得此事……”孙静说着,伸手朝着卢俊义的方向指了指。

    高封将信将疑扭过头去,就见宋军阵中走出两骑,看那方向正是走向那卢俊义。

    卢俊义正在那里寻思要不要就此转回时,却听得“嘀哒嘀哒”的马蹄声响起,“总算舍得出来了吗?”卢俊义的心头闪过一丝喜意,抬眼去看时,脸上却是露出惊容,“怎地会是你们?”

    “如何就是不得我二人?”走在头里的闻达听了,面上也是露出一丝勉强的笑容,“幼麟兄果然是好身手,非但大败东方哮这等猛将,而且连没甚本事的将校也杀了不少啊!”

    “你……”卢俊义的面色一僵,两道浓眉立时竖了起来,全然没有乍见熟人时的喜意,声音中也是透着几许寒意,“闻达,两军交战,死伤各安天命,原本卢某念在你我相识一场,本不欲为难你二人,不想你二人竟这般嘲讽于卢某,今日卢某说不得要向你二人讨教一番!”

    “嘿嘿……卢俊义啊卢俊义,认识这么些年,本将还是第一次发现,你真是够狂的啊!”李成驱马上前两步,走到闻达的身边,阴阴地笑了两声。

    “狂妄是建立在实力的基础之上,”面对李成的挖苦和嘲讽,卢俊义傲然一笑,脸上满是自信的笑容,“难不成你二人还觉得卢某的实力不如你二人不成?旁人不知你们底细,难道我卢俊义还不知你们这大名府“双壁”的底细吗?”

    闻达与李成相互对视一眼,彼此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阴深的笑意,就见闻达缓缓上前两步,自身后取过一根又长又宽的布条,“幼麟兄,你可知道我闻达为什么会被冠以“大刀”之名?”

    “又或者,你可知道我李成为什么会被冠以“天王”之名?”李成也是如闻达一般,自身后取过一根布条,与闻达唯一不同的是,他是走向了卢俊义的右面,而闻达却是走向了左面。

    “哈哈……”卢俊义却是仰头哈哈一笑,对于闻达、李成的心思,他自是再了解不过,毕竟在大名府的那些年里,他没有少和二人打交道,“收起你们那点可怜的心思吧,还是听卢某一句劝,就此退去,那么卢某还可以看在往日是情份上,留你二人一条狗命,如若不然,嘿嘿……”

    “哈哈……”闻达、李成同时大笑起来,笑声中满是轻佻之意,“不然怎样?你莫不是想说,如若不然,就要我二人的狗命?”

    “你二人既然知道,那还不赶紧……”卢俊义将麒麟金枪横在马背上,双手抱胸,全然是一副不将二人放在眼中的样子。

    “既然这样……”闻达笑吟吟地开口说了一句,脸上猛然变了颜色,与李成二人同时暴起,扯开手中的布条,“老子们倒想看看,你是怎样取走我二人的性命!”

    “九阳沉沙刀!”

    “天王护心枪!”

    卢俊义是个武痴,对于神兵利器都有非常深刻的认识和了解,是以当二人扯下布条的显出兵刃的那一刻,便是认出了两般兵器。

    “还算有眼光!”闻达、李成二人的脸上露出诧异之色,他们截然没有想到卢俊义一眼便是认出了自己的兵刃,“不过认出来又能如何,今日你注定要丧命在闻某的刀下!”

    “哈哈……”闻达的话,又是引来卢俊义的一阵大笑,双手一错,便是将麒麟金枪握到了手中,在二人身上扫过,“莫说是你们这两块了,便是那黄忠、项声重生,又能耐卢某何!废话少说,来吧!”

    卢俊义的话虽然说的慷慨豪迈,一副不把二人放在眼中的样子,但实际上却是打起了百分之两百的小心,毕竟在他看来,能用这般神兵者,定不会是好相与的,哪怕这个人之前表现的极为窝囊。

    “既如此……”闻达、李成不着痕迹地交换了一记眼神,“那便给本将纳命来吧!”刀枪并举,沉沙刀起处,就像是卷起一个漩涡,护心枪所过,就似划过一道流光,从左右两侧直去卢俊义。

    “来得好!”卢俊义双眸闪过一抹精光,麒麟金枪在他手上一颤,枪尖朝着闻达大刀的来处急抖,幻出五、六朵枪花,任凭那漩涡吸力在怎么强大,旋转在怎么块,都无法将这枪花粉碎、崩离;枪尾却是朝着那道流光的来处一点,就似计算好的一样,和流光正正好好地撞在了一起。

    “哼!幼麟兄不愧是幼麟兄,果然是武艺高强,那么这招又是如何!”李成瞅见自己的一枪被卢俊义化解,忿忿地哼了一声,抽手收回护心枪,双手急抖间,一片枪幕便是出现在了他的身前,朝着卢俊义压了过去。

    阅读网址:m.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