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六百三十九章 趁早自己割了去

正文 第六百三十九章 趁早自己割了去

    (第1/1页)

    董平死了,一员悍将就这么死了,宋江心疼的差点从马上摔下去,然而高封、孙静二人却视若无睹,依旧在那里撇撇嘴,小声商量嘟囔着,也许在他们的眼中看来,只有周昂这样的将领才是可以信任的,其他人不过是他们手中的一颗棋子罢了。

    战事在继续,随着一员员大将的身殒落马,余下的将领也是施展开平生全部的所学,以期将对方斩于马下。

    东方哮硬着头皮与卢俊义抠抠索索地打了二十个回合,非但没有取得一点点成果,而且在卢俊义那神出鬼没的麒麟金枪,双臂、双腿、面颊上留下了好几道伤口。

    痛楚,能够削弱一员大将的斗心,让他心生恐惧,但也能激起悍将的的野性和血性,从而放开手脚殊死一搏,眼下的东方哮便是如此。

    “好痛啊……这种彻骨钻心的疼痛,已经十几年……不,二十多年没有尝过了吧……”东方哮眯起眼睛,感受了一把身上创口处传来的阵阵疼痛,看着眼前金光纵横,如幻似真的金枪枪影,“什么时候开始,我东方哮要被人这般压着了,这还是我东方哮吗……不,老子是东方哮,“九原虓虎”的东方哮!”

    东方哮是个单细胞的生物,几乎就是脑子想到哪,人便动到哪,就在他思毕的那一刻,正主导攻势的卢俊义猛然间觉得一股极强,犹如洪荒猛兽般的气势在东方哮的身上爆发开来,脸上不禁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用只有自己才能听见的声音说道:“爆发吧,就等着你爆发了,我卢俊义什么都不缺,就缺你这么一颗有份量的人头!”

    东方哮一旦克制了自己对卢俊义的恐惧,完全了放开了手脚和卢俊义交手,那么卢俊义再要想像先前那般压制住他,就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毕竟东方哮的武艺,在这个时代,也是处在最顶尖的那么一撮。

    一个是马急枪快,一个是力大梁沉,兵刃交加间更是夹杂着深深虎吼,时而真幻夹杂的金光压过乌云,时而乌云冲破阻碍反制金光,刺、挑、砸、捺、拨、崩,二人尽展所学,看得观战的人都是痴了,便是花荣也是看得忘了自己的使命。

    虽然有那么一句俗话叫做,“一将拼命,万夫莫敌”,但是这个莫敌也并非是什么时候都如此,尽管东方哮依旧虎吼连连,声震全场,铁方梁重逾千斤,连卢俊义也不敢正面硬撼其锋,但是他终究不是什么完人,身上却是有着卢俊义先前给他留下的枪伤。

    东方哮鼓动身上所有的力量,挥舞铁方梁一气砸了七十多招,虽然逼得卢俊义不得不躲闪,让他狠狠地出了心头的一口恶气,但当他想微微松下一口气,然后再一鼓作气拿下卢俊义时,一种前所未有的眩晕感,充斥在他的头上。

    “这是……”东方哮雄壮的身子不禁在马上一晃,忍不住便是要伸手去抚额时,卢俊义却是冷冷一笑,“哦,终于有所反应了?先前你是痛快了,那么现在你就继续不痛快吧!”麒麟金枪就似化做一道金线,只奔东方哮的咽喉。

    晕乎乎的东方哮,只感到一阵厉风朝着自己袭来,本能地将头一侧,让过了咽喉要害,但却无法避开肩头,就听“噗嗤”一声,金枪狠狠地在他的肩上扎出一个血洞。

    “嗷……”东方哮残嚎一声,彻骨的疼痛在这一瞬间压过了脑海的晕眩,让他整个人也是清醒了过来,尽管他到现在还是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头晕目眩,但他却知道自己不能再打下去,如果再打下去,只怕连自己的小命都要交代在这里。

    右臂鼓起最后的一丝力量,挥梁逼开卢俊义,一拉战马,扭头便走,只是到了嘴边的肉,卢俊义又岂会放过,“东方莽夫,留下人头与我!”

    照雪麒麟驹乃是天下间少有的神驹,比起东方哮的坐骑来,自是不可同日耳语,眼瞅着渐渐逼近东方哮,卢俊义正要探出麒麟金枪之时,一股难以言喻的危机感涌上心头,连忙伸手一拉缰绳。

    照雪麒麟驹跑得正爽时,被卢俊义猛地一拉,“唏聿聿”地长叫一声,马身跟着人立而起,卢俊义虽然是斜着身子,但他却清晰地看见地上的那一支斜插的箭矢。

    “什么人……”卢俊义心头狂跳,在暗暗庆幸的同时,扬声高喝起来,可还不等他将一句话叫完,一声轻利的破空声便是朝他袭来。

    纵然卢俊义有着天下间少有的武艺,但身子悬于半空之中,金枪根本就不足以发力,“想我卢俊义一身本事,难道就这般憋屈地死于小人之手不……”

    “如意子莫要误我!”就在卢俊义惋叹之时,而后却是传来了熟悉的叫声,强劲的风力自耳旁擦过,堪堪撞中面前的箭矢,双双坠地。

    “小乙!”卢俊义自是听出了是谁的声音,满怀惊喜的大叫一声,原来自卢俊义出马以后,唯恐卢俊义遭人暗算,是以燕青也悄悄地跟了出来,将目光死死地盯在了卢俊义的身上。

    在东方哮调头逃跑,卢俊义驱马追赶时,燕青的心中本能地升起一起不祥的预感,在打马赶上的同时,也是将自己的强弩拿在了手中。

    也亏得是李俊辰在拿下了燕云之地后,将军中将领的战马全部更换了一遍,这才使得燕青能在最后关头赶上卢俊义,以弩箭救下他一命。

    从卢俊义追击开始,到燕青弩箭救人,不过只是弹指一瞬间罢了,待得麒麟驹四蹄着地,卢俊义双眼一翻,双目中神光四溢,麒麟金枪指着宋军喝道:“果然都是一些奸狡小人,除了会暗箭伤人之外,还有什么本事,如果你们的胯下还长着那根家伙,便出来和卢某人见个死活,要是不敢的话,嘿嘿……”卢俊义冷笑两声,“趁早自己割了去,免得在这世上给你祖宗丢人!”

    是个男人,都不能接受这样的侮辱,更何况是从军之人,一时间,宋军将士无不是义愤填膺,愤而出阵者更是比比皆是。

    尽管愤怒带给了那些将士与勇气,但是勇气却代表不了武艺,虽然抢着出马的将是多如过江之鲫,可却没有人可以接得下卢俊义一枪,不多时,卢俊义的周遭已经躺了不下三十具尸体。

    浓重的血腥味,将萦绕在宋军将士心头的血气之勇完全驱散了开来,看向卢俊义的目光中,也是渐渐地充满了恐惧之色。

    阅读网址:m.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