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六百三十七章 “小守”花荣

正文 第六百三十七章 “小守”花荣

    “我叫王寅!”王寅异常平静地说了一句,指了指酆美喝道,“我知道你叫酆美,当年五方阵让你跑了,今日说什么也不会让你再跑了!”

    “哼!大言不惭!”酆美见王寅叫破自己的名字,心头不由一颤,但很快便是暗暗骂了自己一声,不过是一个知道自己名字的废物罢了,有什么好怕的,提起飞星龙旋刀指向王寅,“今日还不知道谁取了谁的脑袋!”

    酆美大喝一声,催马扬刀便砍,王寅看了一眼,微微摇了摇头,面上露出惋惜之色,“你心已乱,如今想要凭着这样的刀法胜我,却是想也别想!”

    酆美愈加的恼怒起来,“给某死来!”飞星刀去势更快,其中更是带上了三分狠绝之气。

    王寅一边叹息,一边将浑铁枪一竖一推,在封住酆美这一刀的同时,枪尖也是就势一指他的咽喉。

    酆美势在必得的一刀被王寅如此轻松的化解,心中又羞又愤,深知这次抢着出手可能是他最后的机会,不由得暴吼连连,飞星刀闪起更加耀眼的刀光,朝着王寅卷去。

    “石兄弟,咱俩也去吧!”卢俊义瞅了一眼抢先出马的几人,却是忽地笑着对石宝说了一句,武艺到了他这个份上,实则很少能有入眼之人,能主动开口对着石宝说话,说明了他对石宝的认可。

    石宝似是没有想到卢俊义会主动开口和他说话,不由也是一愣,但很快便是反应过来,对着卢俊义一抱拳,“一切都由卢将军做主!”虽然他强自按耐心中的喜意,但略略颤抖的话语中,还是露出了他心中无尽的欢喜。

    卢俊义也是听出石宝话中的喜意,只是对此景早已见多的他,已是见怪不怪,面上微微一笑,一夹座下的照雪麒麟驹,便是走了出去,石宝不敢有所怠慢,连忙跟了出来。

    周昂的心神一直便是放在了唐军阵上,在见得卢俊义走出来后,眼神中明显闪过一丝慌乱,可一直便是以宋军第一高手自居的他,又如何允许自己出现这等事情,便见他一扭头,对着东方哮说道:“东方将军,那反贼阵上又出来两个,你我一人一个如何?那使刀的虎背熊腰,看起来不甚好对付,便交由我来对付,至于那个使枪的,便交给将军了!”

    话音才落下,唯恐东方哮起什么幺蛾子,他几乎不等东方哮有什么反应,便是纵马而出,宣花斧抡了两抡,对着石宝嚷道:“石宝,可有胆子和你周爷爷过上几招!”

    东方哮听了这话,甭提有多气了,可除了在心中大骂周昂无耻的同时,却也没有丝毫的办法,感受到身旁高封、孙静那颇为不善的目光,东方哮无可奈何,只能是硬着头皮走了出来,对着卢俊辰厉声嘶吼起来,“姓卢的,那人叫你个废物捡了个便宜,今日可有胆子与你东方爷爷见个生死!”

    卢俊义听见东方哮的叫声,心中不觉好气又好笑,麒麟金枪抬起,“东方哮,既然你这般不知好歹,急着想要去超生,那卢某成全你,又有何妨!”卢俊义对着石宝一点头,照雪麒麟驹就似知道主人的心意一样,撒开四蹄冲向东方哮。

    “石宝,咱俩也别闲着了,咱们也开始吧!”瞅见卢俊义的战马开始加速,唯恐被殃及池鱼的周昂忙是大叫一声,催开赤脚铁华骝,堪比车轮的大斧生显逼人的寒光,朝着石宝压去。

    “来吧!”石宝咧嘴一笑,脸上带着的是浓浓的自信,因为在唐军日久的关系,使得他对那些技巧型的武将多少有些发怵,但对于力量型的武将,他却是发自心里的喜欢,不为别的,就为他掌中把削铁如泥的泼风刀和囊中那百发百中的流星锤。

    而东方哮瞅见宛如一道轻烟一般而来的卢俊义,有心掉头就跑,但想到高封的眼神,使得他还是打消了这个念头,口中发出一连串壮胆般的咆哮,重视举起铁方梁迎向了卢俊义。

    只是他的这番举动落在花荣眼中,却是让花荣默默地摇了摇头,“花荣兄弟,我军虽折损了几位将军,但如今周将军等人纷纷上阵,相信定可斩将而归,你眼下这般动作,落在了高大帅的眼中,只怕会让他心中不快啊!”宋江虽然暗恨花荣心向李俊辰,但他总算还是知道,自己离不得这个兄弟,瞅着他长吁短叹的样子,终是忍不住开口斥道。

    “哥哥有所不知……”不知是花荣的性格中“小守”的成分过大,还是因为他太过重视宋江,被宋江这般斥责了几句,心中竟然流过阵阵暖流,目中也是流露感激之色,略带哽咽地对着宋江说道,“其余几位姑且不论,且说那东方将军那日败在了卢俊义的手上,对于那卢俊义已然生出一种本能的畏惧,若是让他对付唐军其他将领,怕是没有任何问题,但偏生周将军又将这卢俊义留给了他,只怕这……”

    “这……”宋江闻言面色大变,也顾不上什么失态不失态,忙是伸手抓住了花荣的胳膊,“兄弟,你此言当真!”

    花荣伸手将宋江的两只爪子自手上拿开,颇为认真地看着他,“兄长,花荣几时打过什么诳语?”

    宋江的面皮抽了抽,皮笑肉不笑地干笑两声,讪讪地嘟囔了一句,“愚兄这不是……”不等话说完,他的脸上便变了颜色,变脸之快,便是这个时代的戏子也是甘拜下风,“兄弟,你莫辞辛劳,再出马一次,万万不可叫那卢俊义伤了东方将军的性命!”

    对宋江心生感激的花荣,对于宋江的命令自是无有不从,对着宋江正色一抱拳,“哥哥放心,只要有我花荣在,莫说是东方将军,便是保得场中每一个将军无碍,也不是什么难事!”

    “好,果然不愧是“小李广”花荣!”宋江猛地一击掌,开口赞了起来,“愚兄虽然武艺不精,但也愿和兄弟一同上阵,救助各位将军!”一提手中缰绳,竟然真的准备打马而出。

    “哥哥,哥哥……”花荣慌了,连忙夺过宋江手中的缰绳,“哥哥,你且放心在后方观看,但叫唐军伤了一员将军的性命,我花荣宁愿从此封箭归隐!”说罢,掣过自己的描金画鹊弓,头也不回地奔了出去。

    只是花荣奔的太快,全然没有看见此时的宋江,嘴角处分明挂着一丝奸谋得逞时才有弧度。

    阅读网址:m.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