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六百三十四章 十节度的悲歌

正文 第六百三十四章 十节度的悲歌

    (第1/1页)

    虽然李天锡的陡然落马,让高粱吃了一惊,但是高粱却知道,似李天锡这等会使蛤蟆槊的人,定然是十八般武艺精通,如果让他就这么跑了,天知道他有没有备用的兵刃,亦或是换过兵刃再战。

    就见她将牙一咬,将刀一举,将马一催,便是朝着李天锡杀来,显然是打了毕其功于一刀的主意,让宋军从此再无这样一个高手。

    尽管高粱想的很好,但现实却容不得她取走李天锡的性命,莫说那救下李天锡一命的神秘弓箭再一次射在了高粱的马前,将其阻下,就是石宝的泼风刀也是后发先至,拦在了李天锡的跟前。

    “哼,好一个小李广,好一个暗箭!”高粱从来就不是一个只吃亏不报复的人,伸手勒住了战马,反手取出三柄飞刀,凭着感觉便是掷向了花荣所在的位置。

    飞刀出手,她便是再也不管花荣那里,反而饶有兴趣地打量了石宝一番,“石宝将军,你可知道你此举非但是对大唐的不忠,也是对昔日明教的不忠?”

    “石宝焉能不知……”石宝苦笑一声,旋即面色一正,对着高粱抱拳道,“还请高将军行个方便,至于唐王那里,石宝自然会有所交代!”

    “既如此,石将军便看着办吧!”高粱也是个干脆的人,瞅着取李天锡的性命已是不可能,索性是卖个人情给石宝,将胭脂马一拉,施施然归阵去了。

    石宝看了看高粱的背影,幽幽地长叹一声,猛然伸手自战袍上撕下一片,反手扔到李天锡的跟前,“师兄,也许这是我最后一次这么叫你了,就像你说的那样,你我割袍断义,从此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再遇上的那一天,莫怪小弟刀下无情!”说完,仰天长啸一声,头也不回地奔回本阵。

    李天锡愣住了,呆呆地看着地上那一片破布,想要伸出手去将破布拾到手中,可手才探出便是定了那里,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唉……去把李兄弟搀回来吧!”宋江面色一暗,对着左右吩咐了一句,当然宋江手上还有别的牌,可如果他就这么打了,那么他也就不是宋江了。

    “贼寇就是贼寇,即便是披上朝廷的衣甲,还是一群废物!”一直便是在后面静心观看的周昂,看到这会终是不屑地撇撇嘴,提起自己的宣花斧,驱马走到高封的马前,抱拳喝道,“大帅,还是让末将去吧,在任凭那些废物打下去,只怕咱们的士气都要叫他们给浪费的一干二净了!”

    “周教头这便要去吗?”孙静看了一眼仍在意淫中的高封,忙是开口把话接了过来,“我军将列千员,怎会需要周教头出马?依下官看,周教头只需在后放掠阵即可……”

    “诶……推官大人此言差矣!”东方哮也是驱马走了过来,“常言道,狮子博兔,亦用全力,更何况就如周将军所说,任凭那些废物出马的话,只会拖累我军士气,是以……”

    “哼!”孙静会给周昂面子,因为周昂是高俅所器重的人物,但对于东方哮,他就不会那么客气了,尤其是东方哮之前还吃了一场败仗,不由冷哼一声,皱眉呵斥道,“本官和周将军说话,哪里有你这个败军之将说话的地方,还不快快与本官退下!”

    东方哮的一张脸不由臊的通红,似他这等心高气傲之人,本想就此扭头而去时,场中的战局却是发生了新的变化。

    项元镇到底年岁已高,再加上征讨田虎时身受重伤,虽看似痊愈,但终究还是伤了根本,面对陈丽卿变幻莫测的枪法,一个不慎之下,被陈丽卿找准了一个空档,自左肋出突进,在项元镇左肋上狠狠地刺了一枪。

    项元镇再遭重创,眼前不由一黑,口中大叫一声,身子伏在马上,扭头就跑,陈丽卿本待要追上去就此了结项元镇的性命,花荣及时赶到,以弓箭阻住陈丽卿的去路,方才救下项元镇的一条性命。

    瞅见到嘴的鸭子飞走,没有刘慧娘的安抚,陈丽卿的暴脾气立时便爆发开来,指着花荣骂道:“花荣,你个GNYD,除了会暗箭伤人,你还会些什么,有本事就正大光明的和姑奶奶较量较量,别TND尽做些没卵子的事情!”

    陈丽卿大暴粗口,听得两军阵上目瞪口呆,刘慧娘俏脸微红,伸扇掩住颜面,“丽卿也真是的,一个黄花大闺女,怎地这般口无遮拦的……”

    花荣面皮薄,被陈丽卿这般一骂,俊脸也是不禁一红,拨马便往自家阵上奔去,陈丽卿哪里肯放,用力一夹座下马,娇斥一声,“花荣,今日说什么也不会让你这般走了!”

    花荣退了,但陈丽卿的言语却是惹恼了孙立,一挺虎节钢枪,便是杀了出来,“哪来的不要脸的贱货,这般的不守妇道,花荣兄弟不与你一般见识,俺孙立却是要给兄弟讨回一个公道,照爷爷的家伙吧!”

    “呸,原来你就是那个孙立,待老娘擒你回去,让你这辈子都去替老娘倒洗脚水!”梨花古定枪急抖,朵朵枪花,罩向孙立。

    孙立将枪交与右手,左手取出虎节钢鞭,右枪左鞭,连消带打之下,将陈丽卿所有的攻势化解于无形,陈丽卿见了,愈发地大怒,梨花古定枪的攻势更甚,将孙立整个裹在其中。

    项元镇的败阵落在杨温、徐京的眼中,在二人的心中同时升起一股悲哀,徐京架住杨温攻来的长枪,继而向下一压,开口喝道:“杨小子,住手吧!不用再打了吧!”

    杨温用力抽了抽自己的绿芦枪,发现根本抽之不动,不禁有些气馁地看了一眼徐京,“徐老哥,你这又是何苦?你当知道我乃杨家……”

    “打住打住!”徐京连忙开口叫道,“我自是知道你的出生,但你也知道大唐这里也有杨家……”

    “不要和我提他!”杨温见徐京提及杨志,不由得勃然大怒,身体里猛地生出一股力量,绿芦枪向上狠狠一掀,掀开徐京的压制,猛地大吼一声,“我和你拼了!”

    徐京见杨温这势如疯虎的模样,心中暗暗摇头,只得是再度舞动钢枪,和杨温战在一处。

    项元镇败阵,生死不知;杨温势如疯虎,和徐京战成一团;而和林冲交手的王焕,则是陷入了危机之中。

    尽管王焕的脾气很不讨喜,但是以他的身手来说,在宋军中绝对是前五,乃至前三的存在,尤其是那一手自花枪演化而来的钢枪枪法,更是天下间所有的绝技。

    阅读网址:m.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