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六百三十三章 绣戎刀与蛤蟆槊的宿命

正文 第六百三十三章 绣戎刀与蛤蟆槊的宿命

    (第1/1页)

    高粱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走出来,她只觉得在冥冥一直有一个声音在呼唤她,尤其是当她看到蛤蟆槊的时候,这种感觉尤其的强烈,使得她不由自主地走了出来。

    石宝正在勉力支撑着李天锡的进攻,不是他应付不了李天锡,而是同门学艺、自小照顾的这份情谊,不是说割舍就能割舍得了的,有了这样一份牵绊,让他如何能施展自己的武艺。

    “石将军,能否将此人教与我来对付!”勉力架开李天锡一招攻势,石宝的耳边猛然传来一个女声,不觉微微一愣,一道红色的身影便是挤了进来,绣戎刀一摆,架住了李天锡当头一击。

    深知石宝武艺高强的李天锡,心神前所未有的集中,是以高粱这猛一插进来,他便是感觉到了不对,收回蛤蟆槊正待要喝问时,眼角的余光却是瞥见了高粱手中的绣戎刀,这目光便是在也离不开绣戎刀了。

    “召夫人,你这是……”依着石宝的暴脾气,对于插手自己战事的人,轻则怒骂,重则取其性命,但自从归入李俊辰麾下,他的脾气有了很大的改善,尤其这高粱夫妇还有高宠的武艺根本不在他之下,由不得他不刻意压制自己的脾气。

    “还请石将军行个方便,这是……”

    “这是我和她之间的宿命!”不等高粱说完,李天锡阴沉的声音便是响了起来,“你狗日的,给老子滚吧,以后再也不要让老子遇见你了!”

    “师兄……”

    “滚!”李天锡丝毫不给石宝颜面,声嘶力竭地喝骂道。

    石宝无奈,只能是看了李天锡一眼,又是看了高粱一眼,期望这个女人能够看懂自己的意思,出手之间留有分寸。

    待得石宝退开,李天锡又是看了一眼高粱手中的绣戎刀,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声音中似是带着历史的沧桑一般,“想不到……真想不到,跟着宋江哥哥来讨伐反贼,竟然会遇上绣戎刀的传人,既然这样,说不得要好生的我比划一下,我倒要看看,这数百年来压得我这一脉抬不起头来的绣戎刀有多厉害!”

    “李将军,你真的不再考虑一下石宝将军的建议……”高粱咬了咬嘴唇,紧了紧手里的绣戎刀,强自按耐下心中的战意和冲动,再次开口劝了起来。

    “闲话少说!”李天锡断然地一摆手,平端起蛤蟆槊,指向高粱的前胸,“这是你我的我宿命,是谁也不能更改的,还是来吧!”

    “好一个借口!好一个登徒子!”李天锡的动作,让高粱的面上不禁一红,朝着地上啐了一口,“既然这样,我便成全与你!”胭脂马一夹,绣戎刀一摆,如一道红色的闪电,朝着李天锡的颈项、前胸之间就是一刀。

    “好快!”李天锡的面上满是凝重之色,全然没有了往日的轻松和随意,毕竟在他接过蛤蟆槊的时候,了解到蛤蟆槊过往,这份沉甸甸的仇怨就像一块巨石一般,压得他几乎喘不过气来,抬起蛤蟆槊照着刀的来路,便是刺了上去。

    不想高粱这一刀只是虚招,目的便是为了引动蛤蟆槊,见得蛤蟆槊一动,便是娇叱一声,手腕猛然一翻,绣戎刀的速度一涨,朝着三腿蛤蟆的身子削过去。

    高粱满心以为,自己这一刀下去,定然会将这只三脚蛤蟆的身子整个削去,却不想这李天锡的反应比他还要快,在刀锋触及蛤蟆身子的那一瞬,将手猛地一缩,却是正正地避开了蛤蟆身子。

    “我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姓,但你能继承绣戎刀,当知道绣戎刀与蛤蟆槊之间的恩怨,每一代的传人都是一样的招数,你觉得我李天锡难道还会这么傻,继续中这一招不成!”李天锡的面上露出一丝讥讽之色,不知为何,心中种种的负担也是轻了不少。

    “哼!”高粱没有说话,只是冷冷哼了一声,暗暗将银牙一咬,“既然流传下来的招数不管用,那么我就用自己的招数,只不过……”高粱的妙目一转,又是一刀砍出,瞅那样子,分明是对准了槊杆。

    “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真以为我李天锡还会如那几代传人一般不成,”高粱目的如此明显的一刀,李天锡立时便分辨出了这一刀的走向,口中嘟囔着讥讽了一句,“现在就让你瞧瞧我李天锡的厉害,这几百年的宿命,该当由我李天锡来改写!”蛤蟆槊槊杆一挑,反手便用杆尖刺向高粱。

    二马飞快地一错蹬,“叮叮”的碰撞声传入耳中,到了李天锡、高粱这个身手级别,自是没有那么容易中招,可李天锡不知为何,只是觉得手上似是轻了不少,低头去看时,才是发现那只三腿蛤蟆,不知何时已然少了小半个身子还有一条腿。

    “臭婊子,爷爷撕了你!”才放下大话的李天锡如今却被高粱一刀削下小半个蛤蟆,脸上哪里还挂得住,面目狰狞地嘶嚎一声,扬起缺腿蛤蟆照着高粱便砸,“给爷爷死来!”

    李天锡一心想着要扭转蛤蟆槊的命运,却不知道自己如今这个动作,已然是走上了数代蛤蟆槊使用者的老路,在李天锡面目扭曲的这一瞬,高粱似乎看见杨凡等人的虚影像是附在了李天锡的身上,正张牙舞爪地朝她扑来。

    “如果这是我高粱的宿命,那么我相信我一定能砍下你李天锡的人头!”高粱是一个以泼辣、悍勇著称的女子,又如何会怕这李天锡,轻叱一声,绣戎刀一翻便是一刀撩了上去。

    绣戎刀的刀锋在蛤蟆槊的槊杆上掠过,就听得“咔嚓”一声,在李天锡不可思议的目光中,蛤蟆槊应声而断,断成了两截。

    “老子和你拼了!”李天锡手握断成两截的蛤蟆槊,不由悲从中来,双眼立时红了起来朝着不远处的高粱看了一眼,口中悲愤地咆哮一声,将断杆朝着高粱一掷,抡起半截蛤蟆槊,便朝着高粱而去。

    高粱一扬刀,击落了槊杆,看着李天锡不知死活地冲上来,妙目中闪过一丝煞气,“真当老娘不会杀人不成!”绣戎刀一侧,远远地看去,就像是李天锡自己迎着刀锋撞了上去。

    看似李天锡是莽莽撞撞地撞了上去,可在他的心里却是有苦说不出,有心勒住战马,但是手脚却全然不听他的使唤,冥冥之中似乎有着一个声音,“槊断了,人也没必要活着了,去死吧……”

    “嗖”,就在他即将挨到刀锋的那一刻,不知从哪里飞来一支箭矢,狠狠地射中了他座下的战马,战马遭此一击,人立而起,猛地将李天锡掀翻下马。

    阅读网址:m.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