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六百三十章 史上最大规模的单挑 8

正文 第六百三十章 史上最大规模的单挑 8

    第六百三十章 史上最大规模的单挑(八) (第1/1页)

    孙静嘴上是应了一声,可其实他哪里敢靠近交手的所在,装模作样地到后面晃悠了一番,便是回到了高封的身边,朝着高封点了点头。

    高封咧嘴一笑,眼中淫光大放,彷佛已经看见陈丽卿束手就擒,被剥成了一只大白羊,就等着他去享用了。

    高封在那里白日做梦,认为项元镇很快就能拿下陈丽卿,殊不知项元镇也是有苦难言,他之所以选择与陈丽卿比试武艺,是认为以陈丽卿的年岁,既然精通了箭术,定然不擅武艺,可甫一交手之下,才知道自己错的非常离谱,陈丽卿的武艺之高,在他们的老兄弟中,除了王焕和张开,怕是无人能挡,而他若是不使无影箭,或许还能和陈丽卿好好过上几招,但如今只能是勉力支撑。

    王文德救得韩存保才刚刚归阵,便是见到项元镇在陈丽卿的攻势下左支右绌,颇有些顾头不顾腚,也顾不得自己刚刚归阵,口中咆哮一声,“休得伤我兄弟!”便是飞骑出阵,直指陈丽卿。

    “混蛋!两个大老爷们欺负一个女子,算什么英雄好汉,有本事和我史进比划比划!”王文德的目的实在是太过明显,还不等他靠近陈丽卿,便是听见唐军阵上一声大喝,史进舞动三尖两刃刀,催马出阵直取王文德。

    “史进?呸……”王文德照着地上,狠狠地啐了一口,“都以为老子们好欺负是不是,随便什么货色都想上来欺负一下,今天就让老子宰上几个,让你们知道老子的枪,也是TMD能捅死人的!”当即一拉缰绳,便是迎向了史进。

    “兔崽子,照爷爷的家伙吧!”不等挨进史进,王文德便是伸手探入鞍囊之中,暗暗取出一支手戟,照着史进便是狠狠地扔了出去。

    若是原本的史进,定然是凶多吉少,要知道他是原本的轨迹中,少有的躲闪弓箭、暗器能力为零的将领,可是在如今的大唐,尤其是在和石宝、厉天闰多加接触之后,认识到了自己在这方面的不足,是以虚心向唐军中的各位暗器高手讨教,专门练就了一套暗器流星锤的功夫,瞅着两人间的距离已是暗器的攻击距离,也是伸手探入暗器囊中,取出流星锤照着王文德抛了过去。

    既然用了暗器,那么对着的自然是对方的要害,也正因为是都对准了要害,使得两般暗器在本空中便是撞在了一起。

    二人不由齐齐一愣,旋即便是朝着对方狠狠地瞪了一眼,像是心有灵犀一般地一起朝着地方啐了一口,“TMD,这个孙子!”

    “GSD,狗日的东西!”

    二人又是一愣,继而脸上同时浮起狰狞之色,厉声喝骂道:“该死的东西,你骂谁!”

    “混帐东西,你敢骂老子!”

    “吃老子一枪!”

    “着爷爷的刀吧!”

    二人口中不干不净地骂着,手中的刀枪狠狠地撞在了一起,虽然二人的武艺在所有交手的人中,只能算得上是中等,但是二人的凶狠、拼命程度,却是超过了任何一对。

    做为这个时代的神箭手,花荣对于那些可以和自己比肩的神箭手总是有着一种惺惺相惜之情,庞万春也好,项元镇也好,都莫不是如此。

    当他看见项元镇以呈败相,甚至随时都会有姓名之忧时,便是再也忍不住,心中再一次对李俊辰说了一句“抱歉”,便是伸手在马背上轻轻一拍,缓缓地走了出来。

    “花荣兄弟,你这是……”宋江见花荣走了出去,心中没由来一喜,旋即又是一紧,连忙开口叫道,“你这是要做什么?”

    “哥哥……”花荣止住战马,头也不回地开口道,“小弟不管你与那唐王李俊辰之间有什么过节,但如今咱们既然在朝廷任事,就要多想着朝廷谢,难道你看不出那项元镇将军已然支持不住了吗?”

    “……”宋江不由一噎,阴沉着面色杵在那里,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诸如昝仝美等本想乘机给花荣上些眼药的人,见着宋江这般模样,也是一个个牢牢地闭上了嘴巴,唯恐引火烧身。

    不过宋江到底是这个时代厚黑学宗师级的人物,稍稍吸了两口气,便是挂起了招牌似的假笑,也不管花荣看不看得见,朝着花荣的背影一抱拳,“花荣兄弟说的是,只是你一个人去,愚兄实在放心不下,便让天锡兄弟随你一起上阵……天锡兄弟,你意下如何?”

    “嘿嘿……好说!”李天锡阴阴地笑了笑,提起自己的蛤蟆槊,走到花荣的身边,随意地瞥了花荣一眼,阴阳怪气地喝道,“小李广花荣,走吧!”

    花荣看了一眼李天锡的背影,忽地又扭头看了一眼宋江,嘴唇微微动了动,但最终却还是一个字都没有说出来,轻轻摇了摇头,便是一夹战马,朝着项元镇的战团迫去。

    李天锡提着蛤蟆槊,慢慢地走向唐军,眼睛在场中的几处战团来回扫视着,“嗯……这林冲、孙安、召忻什么的都是高手,老子怕不是对手,那栾廷玉、秦明那里,老子怕也是挤不进去,倒是那张勇、徐方、徐京什么的,老子就是动动小手指,就能把它们碾死,老子还是当从他们几个身上下手才是!”

    李天锡打定了主意,重重地一抖缰绳,便是驱马朝着张勇的战团跑去,只是他跑出不过十来步,眼角的余光瞥到唐军阵上走出一人来,瞳孔猛地一缩,连忙用力地一拉缰绳,战马骤遭此变,当即人立而起。

    “孽畜,还不给老子老实点!”李天锡到底是李天锡,口中大喝一声,双腿用力一夹,挥拳在马头上重重一击,那战马立刻便老实了下来。

    待得战马消停了,李天锡看了来人一眼,脸上露出了复杂的神色,似笑不像笑,似哭不是哭,面皮轻轻地抽动了不知多少下,猛地将蛤蟆槊往地上重重一杵,戟指厉声喝道:“石宝,你还有脸来见我!你怎地不去你的江南,怎地不照你的父母遗命,去扶保什么明教了!”

    石宝看了看李天锡,又看了看李天锡杵在地上的蛤蟆槊,平静地说道:“师兄,你何时去学的这般邪毒兵刃,你莫不是将师傅他老人家的遗命给忘了不成?”

    “你别给我说这些没用的!”李天锡猛地一挥手,双眼中布满了血丝,死死地盯着石宝,“今天既然遇上了,你就老实地告诉我,你是要跟着那什么伪唐,和我这个师兄为敌,还是和我这个师兄一起,剿灭那伪唐!”

    阅读网址:m.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