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二百六十八章 史上最大规模的单挑 6

正文 第二百六十八章 史上最大规模的单挑 6

    第二百六十八章 史上最大规模的单挑(六) (第1/1页)

    “哈哈……爷爷难道还怕你不成!”韦豹双锏一分,仰天打了个哈哈,驱马上前挥锏就打。

    不想韩存保却是连招架都不招架,手握方天画戟的中段,戟边的月牙直接便是朝着韦豹的手腕割去,这一下要是挨实了,莫说是脉门经络,就是整个手掌,也得叫韩存保给割了。

    韦豹虽然武艺高强,但几时见过这等打法,立时被吓出一身冷汗,连忙将手收回,本待要喝骂时,不想那韩存保却是如同附骨之蛆一般,紧紧盯着韦豹握锏的右手,半截画戟舞得是又快又急,招招不离韦豹的脉门,逼得韦豹手忙脚乱,口中骂声不断,句句不离韩存保祖宗十八代。

    韩存保能做到节度使的位置上,对于这等垃圾话早就有所免疫,当下只做是充耳未闻,手上的动作却是又快了几分,看那架势,分明是打定要将韦豹手掌割下的主意。

    韦豹的心里甭提多憋屈了,一身的武艺被韩存保这等从未见过的打法憋的根本没有施展的余地,当然他自是不知道原本轨迹中呼延灼所遭受的待遇,如果他能知道的话,相信定然会欣慰许多。

    就在韦豹着急该当如何扭转战局甚至是反败为胜之时,左侧方忽地掀起一股凌厉的劲风,朝着颈项之间卷来,韦豹大惊,想要招架亦或是躲闪时,却发现自己所有的生路都被韩存保封得死死的,只能是眼睁睁地等着那股劲风临体。

    卞祥追着韩存保而来,瞅着韩存保在短短的时间内便是压制住了韦豹,眼珠子骨碌碌一转,便是悄悄地闪到一旁,待见韩存保胜券在握之际,瞅准冷子便是掣斧杀了过来,看见韦豹那变色的面孔,卞祥的心里甭提多爽了。

    就在卞祥心里美得不行的时候,就听得刺耳的声音在耳旁响起,“哟……今日可算是开了眼界,原来这宋军打仗,都是喜欢以多胜少,喜欢以二打一,只不过在我大唐的土地上,可由不得你们!”一个黑色的影子在卞祥的瞳孔中出现,慢慢地越放越大。

    “草……”卞祥好容易才找到这么一个机会,就这么被人给破坏了,心中的憋屈可想而知,可是相比起战功来,无疑是自己的小命更加重要,毕竟再大的功劳,再多的奖赏,也必须要有命去享受才行,急忙收回砍向韦豹的大斧,终是险之又险地竖在了自己的面门之前,架住了呼啸而来的铁锤。

    “栾廷玉!”卞祥看了一眼来人,咬牙切齿地从牙缝中挤出三个字来,“坏某好事,便用你自己的人头来还吧!”大斧如同车轮一般,朝着栾廷玉碾压的过去。

    虽然栾廷玉迫得卞祥回斧自守了一招,但是瞅瞅卞祥那粗如牛腿的手臂,再瞅瞅自己这不及卞祥手臂一半粗的手臂,无论如何都是明白自己的力量远不及卞祥,当下使出一套平素从不轻易使出的锤法,非但与卞祥缠斗在了一起,更是在半道便破坏了卞祥的攻势,让卞祥除了暴怒之外,也是没有一丝的办法。

    虽然栾廷玉缠住了卞祥,让韦豹免于遭到毒手,但是韦豹的下风却始终没有变过,甚至还有愈来愈招架不住的趋势,韦豹自思若是这般下去,自己非得成为唐军的罪人不可,心中踌躇再三,终是将牙一咬,拼着让韩存保在自己的手腕上划出一道血口,趁机将左手的金锏当作暗器一般朝着韩存保掷了出去。

    虽然韩存保对付短兵刃有一套,但这却不包括韦豹这突发奇想的一击,立时被打了个正着,还算健硕的身子在马上晃了晃,再也拿捏不住方天画戟,一口鲜血就此喷出,软软地跌下马来。

    “废物!”

    “韩老弟!”

    “韩将军!”

    “老韩!”

    韩存保落马的那一刻,宋军阵上立时哄闹了起来,虽然高封是在那里跳脚直骂韩存保是废物,但是项元镇、王文德等人都是第一时间冲了出来,意图抢回韩存保,就见项元镇手打搭强弓,全然不顾自己的手指是否能够承受,箭矢一支接着一支飞出,就像是在半空中组成一条全部由箭矢组成的鞭子一般,狠狠地抽向了韦豹。

    “哼!你会使弓箭,难道我便不会了吗!”雷炯冷冷地哼了一声,“即便我不如你,但我雷炯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小瞧的!”旋即便是如同项元镇一般,使出连珠箭,对着项元镇的来箭射去。

    项元镇瞅见有人坏他大事,不由得大怒,朝着王文德大吼一声,“文德,你去救人,我来会会这厮!”

    “好!”王文德干脆利落地点点头,狠狠地一夹座下马,战马吃疼之下,更是快上了几分。

    项元镇猛然一勒座下马,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双眼中闪过两缕精芒,强弓上同时搭上三支特制的羽箭,猛地一松手,便是射向了雷炯的上中下三路。

    “哼!不就是连珠箭吗,难道雷某人便不会了吗?”雷炯一眼便是认出了项元镇所使的技法,冷冷地哼了一声,如法炮制一般地抽出三支羽箭,照着来箭射了过去。

    雷炯满心以为自己这三箭出手,定然可以击落项元镇的三支羽箭,可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项元镇用的乃是四石强弓,他用的不过是二石弓,弓力上的差距,使得六箭相撞之际,他的三支羽箭立时被弹了开去,而项元镇的三支羽箭只是微微颤了颤,依旧朝他飞来。

    “这……”雷炯不由傻了眼,完全没有想到会是这么个结果,一时间也是忘了继续阻击来箭,他忘了,但高可立没忘,一直便是将注意力放在项元镇、花荣等人身上,瞅见项元镇的三箭几乎没受任何影响,虽然他的心中也是震惊不已,但时刻牢记自己职责他,连忙取过自己的雕弓,照着来箭,便是射出了自己的箭矢。

    不得不说,比起雷炯来,高可立无疑要聪明上许多,估摸着自己的弓力也是不及项元镇,是以他这三箭并没有按着雷炯的箭路去射,而是将目标放在了箭矢中段,当铁制的箭头射中木制箭杆的那一刻,自是将来箭全部击落,也正是因为他有这般头脑,所以在原本的轨迹中,不被方腊重视的他和张近仁一起,连诛韩滔、彭?二将。

    “高兄弟好箭法……”雷炯回过神来,忙是向高可立竖起了大拇指,只是他那些奉承的话还没有出口,便是觉得肩上一疼,低头看时,就见一支羽箭正正地插在自己的肩头。

    阅读网址:m.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