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中文书库
首页梁山之梦正文 第六百二十七章 史上最大规模的单挑 5

正文 第六百二十七章 史上最大规模的单挑 5

    第六百二十七章 史上最大规模的单挑(五) (第1/1页)

    见得韦扬隐搦战,那些个知道杨再兴、高宠、余化龙合三人之力,以车轮战方拿下此人的将领,脸上不禁都是浮起奇怪的表情,偷眼瞄着李俊辰。

    李俊辰没有说话,只是坐在马上,微微蹙着眉头,细细打量了一番韦扬隐,忽地开口叫道:“金成英将军,可想与这韦扬隐过上几招?”

    “啊?”金成英全然没有想过李俊辰会点到自己的名字,不由有些傻眼,看了看韦扬隐手中碗口粗细的五指开锋三棱镔铁枪,再看看自己只有杯口粗细的镔铁龙舌枪,面色一红包,口中不由得呢喃了起来,“末将……末将……”

    “怎么,那人你三人何等的威风,何等的不可一视,今日怎地全部做起了缩头乌龟,”韦扬隐哈哈一笑,“如此也好,只有缩头乌龟才能活得长久,才能命长些!”

    “呸!谁死还不一定呢!”召忻闻言,不由得大怒,也不等李俊辰发话,便是骤嘛冲了出来,手中的凤翅镏金镋如同一轮耀日一般,照着韦扬隐面门劈来。

    韦扬隐虽然外表粗豪,且一脸的满不在乎,但是心下却格外小心,见召忻来势汹汹,忙是双手持枪迎了过去,一声闷响过后,二人竟齐齐后退两步。

    韦扬隐一面暗暗地活动着有些酥麻的右手,一面厉声喝问道:“本将找的是杨再兴、高宠、余化龙三个小儿,你这厮是为何人?却是这般急着投胎,若是如此,本将送你一程又有何妨!”

    “呸!你个奸臣的走狗!”召忻狠狠地啐了一口,双手上在镏金镋一摩挲,“瞪大你的狗眼,张大你的狗耳,给老子听清楚了,老子便是召忻!”

    “召忻?”韦扬隐的口中念叨了一遍这个名字,确定自己却是没有听说过,眼中隐隐露出了一丝不屑,“这是个什么东西,我听说过林冲、卢俊义,却是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什么召忻,既然你要来给老子送人头,老子收下又有何妨!”

    “我管你是召忻,还是召再兴,既然你敢来,就要给老子有死的觉悟,着爷爷的家伙!”五指开锋三棱镔铁枪就似活了一般,微微分开的五指就是如同人的五指一般,指向召忻的周身要害。

    “连我内侄都打不过的废物,还敢这般喘大气,真的不知死活!”召忻的鼻子明显有被气歪的征兆,镏金镋一竖一劈一撩,在化解韦扬隐攻势的同时,亦是回敬他一镋,枪来镋往,一时间也是斗了个旗鼓相当。

    “哼!平日里一个个都是鼻孔朝天,牛的不能再牛了,怎地临到沙场对决,便是一个个成了软脚蟹了,果然是个顶个的废物!”高封看了阵,还不待发话,耳中却是传来一阵破锣般的声音,立时将他气的满脸通红,头顶上也是有着袅袅白烟升腾。

    “混帐东西,是何人这般放肆!”孙静也是被气得不轻,做为高俅的心腹,他是无论如何都必须向着高封说话,眯着小眼四遭看了看,见无人应答,眼珠子咕噜噜转了转,便是指着宋江喝道:“宋江,你平素不是自负对朝廷忠心耿耿吗,怎地今日却是缩在后面,还不与我吧起刀枪,去取下反贼的首级!”

    宋江听了,顿时好不尴尬,讪讪地笑了笑,面皮抖了又抖,好半天都是说不出一句话来,晁盖是个一根肠子通到底的汉子,虽然他曾经立誓不与李俊辰为敌,但当他见到宋江被孙静刁难时,只觉得一股热血直冲天灵盖,掣起自己的长刀,厉声大叫道:“公明兄弟是文臣,这等厮杀之事,自有我等!”便是头也不回地冲了出去。

    晁盖一时脑热冲了上来,却是惹得唐军阵上一片哗然,再怎么说他也曾在梁山呆过,而且他的叔父晁说之至今还在大唐,为大唐贡献着自己的一份心力,如今瞅见晁盖要与大唐为敌,让那些熟知当日情由的将领,如何不怒火中烧。

    “当年违反军令在先,如今又是助赵宋来攻,这厮的脸皮怎地如此之厚,他哪里有半点像晁老先生!”韦豹虽然粗鲁,但不知为何却与晁说之关系甚佳,狠狠地一夹座下马,金装锏左右一分,“我代你叔父好好教训你!”照着晁盖的面门就打。

    “我姓晁的事,何需你姓韦的来管!”晁盖自是认识韦豹,也是知道其武艺在自己之上,但是开弓没有回头箭,他晁盖好歹也是江湖上的一号人物,如何肯就此认输,暗暗地一咬牙,口中大喝一声,挺起长刀迎向了长刀。

    虽然晁盖膂力过人,是个力能扛鼎之辈,但沙场争锋又岂是只有膂力便成的,更何况单论膂力,韦豹未必见得就会输于他,膂力、武艺均不及韦豹,晁盖又如何会是韦豹的敌手,堪堪斗了不过八、九个回合,便被韦豹瞅准一个空当,狠狠地一锏打在他背脊之上,当即惨叫一声,一口血箭夺口而出,身子也是径直朝着马下落去。

    “就这点本事也敢学人上阵厮杀,却不知如此只会平白枉送性命?”韦豹冷冷一笑,双锏归于一手,弯下腰便是去提晁盖。

    “嗖”,韦豹还未触及晁盖,一支羽箭后发先至,正正地射在韦豹的手前,若不是韦豹手缩得快,只怕这一下便是要射穿他的手掌。

    “花荣!”韦豹的身上不禁沁出一身冷汗,咬牙切齿地地低喝一声,猛地抬起头来,“花荣,有胆的便光明正大的出来见我,这般暗箭伤人算什么本事!”

    “TND,你叫花小子出来,花小子就出来,岂不是很没面子,老子来陪你玩玩如何?”卞祥“呸”了一口,将大斧扛到肩上,一抖缰绳,便是一脸痞相地走了出来。

    “你还是给我回去好好呆着,似你这般模样,还是莫要出来丢人现眼的好!”卞祥走不到三步,便是听到了韩存保冰冷的声音响起,紧跟着便是一缕劲风在他身边擦过,唬得卞祥的座下马直立而起,险些将卞祥掀翻在地。

    “混蛋!”亏得卞祥骑术还算不错,加之力量过人,死命地夹住马腹,这才免于出丑,待得战马平息下来,他也不及安抚战马,抡起大斧便是冲将出来,“姓韩的,你给老子把话说清楚了!”

    只是韩存保哪里会去理他,虽然他对王焕等人甚是尊重,但也仅限于此,似他这般出生的人,如何能瞧得起卞祥这等出生的人,慢慢将手移到方天画戟的中段,对着韦豹遥遥喝道:“欺负一个废物算什么本事,有本事便和我比划比划!”

    阅读网址:m.


同类推荐: 贞观闲王锦绣大明大明望族醉枕山河抗日猛虎军战国明月我来自2008灭明